TXT下载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心狠手辣是希乐

作者:指云笑天道1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徐羡之的脸色一变,讶道“怎么可能呢,司马尚之可是一直在豫州前线啊,庾悦也跟了过去,听说,还策反了现在在桓玄帐下的武昌太守,他的族叔庾楷,正准备以庾楷为内应,突袭桓玄呢。这不是我们上次商议的事吗”

    刘毅勾了勾嘴角“不对,那刘牢之说玄武向人许诺,只要能干掉司马元显,打退桓玄,就把白虎一职给他。绝不象是假的。要么是刘牢之在说谎,要么是司马尚之想扔下我们单干。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刘牢之会向我和刘裕把这件事给说出来吧,毕竟,现在刘牢之在北府军中真正能依靠的后起之秀,就是我,刘裕和何无忌三人了。”

    徐羡之的脸色渐渐地沉了下来“你这样一分析,确实挺奇怪的。也许,他是在诱刘牢之出兵,毕竟以他的豫州西府军的实力,对抗桓玄,没什么胜算。但若是北府军上阵,就不一样了。”

    刘毅咬了咬牙“不管他是什么个想法,扔开我们单独跟刘牢之谈判,甚至拿我的镇守之位作交易,已经是背叛了。我早就说过,这些宗室和世家没一个好东西,不会把我们当自己人的,我们也得早作打算了”

    徐羡之的眉头一皱“你想怎么办”

    刘毅的眼中冷芒一闪“这件事上,我相信刘牢之,其实之前司马尚之的行动就很奇怪,他一直跟刘牢之联系,接触,却又通过白虎来找我,然后说乌庄之事是白虎的私自行为,火并了白虎,让我坐了白虎之位。然后自己去接触刘牢之,又故技重演,把我这白虎之位要给刘牢之。哼,就象以前他表面上听命于王国宝和司马道子,却又暗中勾结外人,把他们给消灭。我现在越来越相信,这些姓司马的,没一个好东西,正经的军国之才没有半点,祖宗的那些阴谋诡计倒是代代相传。”

    徐羡之摇了摇头“这事还是不要轻易地下结论,让我调查一下的好。如果司马尚之真的勾结庾悦,想除掉你,我们再动手不迟。毕竟,现在司马尚之手握重兵,你真的想要跟他斗,也不是容易的事。”

    刘毅冷冷地说道“庾悦是什么人,就不用说了,他是标准的那种世家子弟,绣花枕头,司马尚之就是要用他在世家间的号召力,收买世家,为自己所用罢了。至于你我,一个代表了新兴的北府军,一个是中下层士人,也是他现在需要团结和掌握的力量,所以才会暂时向我们妥协,但现在,刘牢之可以代替我,而你的位置,我估计他也会出卖给刘裕。你跟他当面对质,谈不出什么来,不如一不作,二不休”

    徐羡之的眉头一皱“你疯了么,没有实际的证据,就要对身为镇守的同党下手”

    刘毅的眼中冷芒一闪“从我们加入黑手党的第一天起,这就注定了,我们最终需要的,是搬掉头上的这些大石头,只要这些高门大族存在一天,我们就注定不得真正地扬眉吐气。如果换了你是庾悦,我是司马尚之,会容得下刘毅和徐羡之吗”

    徐羡之的眼中光芒闪闪,半天无语。

    刘毅上前一步,紧紧地盯着徐羡之“我知道,你其实在司马尚之身边,在他的西府军中,也早就留下暗线了,那个归顺他的氐人酋长杨秋,就是你的人,只要你点头,杨秋就会临阵倒戈,司马尚之的力量全在手上的西府军,这些年,他暗中地募集吴地的散兵游勇,尤其是那些有战斗经验的精兵,充实自己,企图在荆州和北府两大势力之外,练出第三支精兵,一旦他强兵在手,那以庾悦外结世家,就会转而对我们下手了,毕竟,他留着我是为了牵制刘牢之,留着你,则是为了对付刘裕,如果北府军不在了,我们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徐羡之咬了咬牙“那你干死了司马尚之,刘牢之怎么办你这样做,不是出卖刘牢之,出卖北府军吗”

    刘毅冷笑道“我早就看刘牢之不顺眼了,就他这种有勇无谋,嫉贤妒能的家伙,居然也能混成北府军主帅这么多年。这些年但凡他有点军政头脑,早就可以以强兵控制京城,挟天子而令诸候了,却给他玩成了现在这样。北府军只有在我的手里,才可以发扬光大,而我们这些中下层士人,才会有出头之日,靠刘牢之,绝不可能”

    徐羡之的眉头一皱“刘牢之确实不行,但寄奴呢他可比你强,希乐,你别不承认这点。”

    刘毅哈哈一笑“我又不否认这点,论打仗,刘裕确实比我强那么一点点,但要是论跟世家高门间的关系,他可就不如我了,别的不说,现在谢混和郗僧施这两大世家的后起之秀,可是对我死心踏地,换了刘裕,有这本事吗要治国平天下,可不能只靠一帮军汉,还得是有世家子弟来管理才行。你别以为他有个胖子就能玩转整个天下了,我告诉你,还差得远”

    徐羡之摇了摇头“你若是为了夺取北府,必会害寄奴的性命,这点我万万不会答应你。”

    刘毅笑道“这点上你最好还是信我,我跟寄奴在权力之上又没冲突,他想北伐那我让他伐就是了,将来我掌国家大权,他为大将主帅,成就一段佳话,又有何不可他想消灭世家,人人平等,也行啊,他打下哪儿就让他这样自己玩去,玩到他满意为止。”

    徐羡之有些意外“你真的肯放心让寄奴掌兵”

    刘毅微微一笑“你是了解我的,我本质上是要醒掌天下权,而不止是当个大将,从军不过是为了掌权的一条路罢了,等我有了机会,可以出将入相,自然就不在北府军中,要掌握北府军,有比寄奴最合适的吗我让他北伐,他难道还会回头打我不成这次他都没对我下手,以后就更不会啦。”

    dongjbeifuyiqiuba0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