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二百六十六章 相反真意

作者:今断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ww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p>

    “你们该忙你们的忙你们的,不用管我?我要想上山,还用你们带?我不会走怎地?”

    看着两个走过来,想要带他上山的两个弟子,极乐公子毫不客气地说道。

    被极乐公子这般数落了一番,两个弟子不由涨红了脸,不知该当如何。

    “你们先去忙吧。”李正遣走了两个弟子,而后面现怒容,看向极乐公子:“极乐公子,你来,我们欢迎,不过既然来此做客,就要有做客的本分,你连主人的安排都不听,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若不是真心来此做客,我们的大门开着,我请你,离开!”

    对面李正的斥责,极乐公子却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反而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半晌,停下来,对李正说道:“李兄,你这气度,不行啊!怒伤肝,小心伤了肝气,你混元如一的神气出现裂缝!”

    李正只是冷脸看着他。

    生气?李正又怎么会因为他而生气,只不过是适当地表现自己的不满而已。

    “李兄,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该当及时享乐才对,何必这般苦着脸?苦着脸是活,开怀大笑也是活,你这又是何苦呢?”

    李正道:“我用你给我讲大道理?”

    极乐公子这才稍稍收敛,说道:“李兄,我娘子还没到,我在这里等她,难道有错?李兄也是金丹之境,连个前因后果都不问,就这般乱发一通脾气,我要明言正告李兄,李兄这可是先入为主了!”

    李正也不由失笑,怪道极乐公子不愿意先上去,原来是在这里等他娘子。

    不过要说到前因后果……

    李正道:“极乐公子既然要等娘子,为何不早点言明,要说前因后果,也是极乐公子没有言明这个因,导致现在这个果,而且,从长远看,极乐公子一向不按常理出牌,我们本不是同道之人,我又何必对公子客气?”

    “今日之果,都是前日之因。”

    “哈哈哈哈!李兄思路清晰,逻辑严谨,怪不得能够进入金丹,小弟佩服!李兄且先去忙,我等娘子到了,我们俩自己上山,倒不用再劳烦李兄了。”极乐公子说着,从怀中逃出一个紫金葫芦,朝嘴里灌去,登时酒香弥漫。

    极乐道宗,讲究放开心怀,及时行乐,所以极乐公子丝毫不顾及是在别人家地盘上,直接自顾自地饮起酒来,不过李正知道,极乐公子绝对不像他表现得这么简单。

    能进入金丹之人,都要融合“相反真意”,却不知极乐公子的相反真意是什么?

    所谓相反真意,倒也不一定截然相反,享乐的反面,可能是苦闷,也可能是哀伤,也可能是克制……

    有极乐公子在这里,本来准备先行上山的李正,因为不放心,只能暂且留下。

    看李正不走,极乐公子再次凑过来,将紫金葫芦朝嘴里灌了几口,朝着李正抛来,口中则是道:“一个人喝酒真有点闷,李兄陪小弟喝一点?”

    李正心念一动,那抛来的酒葫芦又朝着极乐公子飞去,说道:“你想喝,让你娘子陪你喝吧,我可没这个闲情!”

    极乐公子接过酒葫芦,在葫芦上轻轻一拍,登时空气之中的酒香浓郁了数倍,前一段时间,刚与师父胡奔痛饮一番,尝到了半醉之中微醺滋味的李正,马上就感觉心中馋虫被勾了起来。

    极乐公子却是眼神魅惑,慢声说道:“李兄,真的不饮吗?”

    李正心神一动,馋虫都没了动静,大袖一挥,空气中的酒香也被他拂到了高空之中。

    极乐公子大呼一声:“哎呀,不能如此浪费!”

    袖袍一卷,将飘到高空之中的酒香又给卷了回来,然后小心地封入酒葫芦之中。

    极乐公子瞪了李正一眼,嘟囔道:“真是个大猪蹄子,这般美酒都忍心糟蹋。”

    估计是李正的举动让他彻底死心了,蹲在一边自顾自饮酒,懒得再搭理李正。

    李正求之不得,正好落得清闲,一边与门下几个弟子闲聊,一边等着其他客人到来,而实际上,他的一半心神都还放在极乐公子那里。

    一方面是怕极乐公子捣乱,此处是云山宗的山门,极乐公子也不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不过搞些小把戏还是可能的。

    另一方面则是细细地体味着极乐公子的情绪变化。

    金丹之人,如果没怎么接触过,很难了解到对方的“相反真意”,当事人也一般不会自己暴露出来。

    金丹之境对敌,已经不是简单的武力对抗,倒是心志上的对抗更为激烈。

    若是被人摸到“相反真意”,想到克制之法,一旦对阵,那就会被人拿捏得死死的。

    就说现在,李正的相反真意都没几个人摸得清。

    不要说别人了,甚至李正自己都讲不清楚。

    相反真意有时是一个简单的东西,有时又是纠缠的一团,李正感觉,自己的相反真意就是一团东西,好像什么都沾点。

    当然,也可能是他境界不够,未能归纳出这团东西背后的本质。

    李正此时观察极乐公子,就是想要看下极乐公子的相反真意是什么。

    金丹之境,都不会随意暴露自己相反真意,不过言谈举止之间,总会不经意留下痕迹。

    李正当然也不指望这一会就能看出极乐公子的相反真意,只不过能多了解一点,就多了解一点。

    极乐道宗门内有着两个金丹之境,在东青域也能排进前十,以后说不定还要打交道,而对于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物,当然是越早摸清他的脾气越好,省得不经意之间被他闯出什么祸患。

    过了一会,又送进去两个小宗门之人,极乐圣女也到了,远远看到正在地上饮酒的极乐公子,娇滴滴说道:“哎呀亲亲宝贝,想死你了,抱一个,香一个!”

    极乐公子看到极乐圣女到来,合上酒葫芦,飞身迎了上去,两人就这般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知羞耻地抱在了一起。

    下面看到的弟子都羞红了脸,两人在空中却还是纠缠不休,为免有伤风化,李正只能大喝一声,将两人唤醒。

    极乐圣女依依不舍地从极乐公子怀中抬起头,白了李正一眼,说道:“哎呀,虐狗了呢!亲亲宝贝,等回家去,给你吃个饱,给这些单身狗一点生存空间。”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