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26 八派争辉气焰长

作者:长桴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要知道叶定功之前便曾提及,说武当、白云剑派和慕容山庄这三家早已和朝廷达成协议,此时同时站出来争夺盟主之位,自然是要替玄武飞花门保驾护航,扫清峨眉剑派、丐帮和南宫世家这三大劲敌了,最不济也能消耗他们一番。而这三派也是江湖上久负盛名的帮派,顷刻间便已各自获得十余派支持,赞成他们争夺盟主之举。



    随后叶定功又询问是否还有要参加竞争的帮派,黑道上“弑奸盟”的盟主胥无双天也应声下场,立刻获得不少绿林帮会的支持。如此一来,再加上玄武飞花门,今日总计便是八大帮派争夺这武林盟主之位。



    眼见今日的“太湖讲武”演变成这一局面,在场群雄都是兴奋不已,只等坐观大派之间的这场大战。当中便有人说道:“记得上一任武林盟主闻天听乃是由朝廷钦定,说到底只是个虚名罢了,江湖各派也没怎么将他当回事,更没举办过似这般热闹的武林大会。如此看来,今日这‘太湖讲武’只怕是武林中十年难得一见的盛会了。”又有人说道:“莫说闻盟主,即便是再上一任统领群雄的神火教,虽然也召开过一次武林大会,却是众望所归,由各派直接推举神火教当了盟主,哪有今日这八派比武夺帅的盛况?什么十年难得一见,分明是百年难得一见!”



    众人的议论声中,大孚灵鹫寺的善因住持和白马寺的持香禅师又相继发言,要拟定此番比武夺帅的规则。经过各大帮派的一番商讨,最后决定由这八大帮派分别派人下场比试,以两两对局的方式分出胜负,从而按照“八进四”、“四进二、“二进一”的规则进行淘汰;也便是任输一场,则会立即淘汰。各派的每一场比试任派一人出战,暨中途可以随意换人,最终连胜三场留至最后的帮派,自然便是此番“太湖讲武”决出的中原武林盟主。



    至于这八大帮派相互比试的顺序,则是由在场的公证人抽签决定。于是经过在场众人推荐,按照“三显一隐一帮”的分类分别选出两位德高望重的武林名宿、合计十位公证人,除了抽签决定比试顺序,同时还肩负着裁定比试双方胜负的职责。依次是大孚灵鹫寺的善因住持、白马寺的听缘禅师、崆峒派的天引道长、玄妙观的怒真人、华山派的白掌门、昆仑派的许掌门、天行教的姬教主、盐帮的冯帮主、青城墨家的墨藏和埋剑阁的古阁主。



    待到一切商定妥当,已是晴日当头的正午时分,叶定功便请在场各大帮派稍作歇息,吩咐驻守在缥缈峰下的军士将早已备好的午饭送来。由于今日恰逢中秋佳节,除了一份简易的菜饭,前来赴会的每个人还额外送了一枚月饼,当中有不少帮派不愿触碰玄武飞花门的饭菜,便只吃了些自带的食物。



    待到众人匆匆吃过午饭,八大帮派之间的这场比武夺帅也便正式开始了。玄武飞花门作为此番“太湖讲武”的东道主,又是提议推选武林盟主的发起者,自然要出战这第一场比试,由公证人抽签决定对战的帮派。那善因住持便将写有各派名字的纸条揉成纸团,打乱顺序后选出一张,念道:“第一场比试——玄武飞花门对战武当山真武观。”



    话音落处,整个飘渺峰峰顶一时间竟是鸦雀无声,就连高台上的先竞月也是一惊,这才第一场比试,如何便碰上了有着泰山北斗之称的武当派?只听武当长老一云道长扬声说道:“有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古便有拳怕少壮之说。而我中原武林也当趁着这次‘太湖讲武’推陈出新,开启一番崭新的局面。所以真武观今日也要派出一员生力军才行,将机会留给年轻一辈。”说罢,一名武当俗家弟子已应声踏出凉棚,却是前日对阵川蜀武林时见过的武当二代弟子、江湖人称“掌剑双绝”的何争锋。



    眼见武当居然派出一名二代弟子下场争夺武林盟主之位,在场众人惊异之余,皆是议论纷纷。要知道武当一脉在东汉末年便已名扬天下,如今的掌门一清道长虽已年近九旬,却是整个武林公认的顶尖高手,只因数十年没在江湖上走动,所以才并未跻身所谓的“江湖名人榜”。除此之外,派中长老一云、一苗、和一瓶几位道长,也是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不管是论资排辈还是武功强弱,怎么也不该轮到何争锋这个二代弟子下场比试,代表武当争夺盟主之位。



    高台上的先竞月这才醒悟过来,武当派如此做法,显然是要故意放水,确保玄武飞花门能够顺利晋级。而玄武飞花门作为江湖上新成立的帮派,若是首次亮相便能战胜有着“泰山北斗”之称的武当,也足以一战成名、威震四海了。至于善因住持凑巧抽到由武当派出战,更是早有安排,只可惜身旁的得一子似神游、如沉睡,否则倒可以问问这小道士抽签时到底用什么猫腻手段。



    先竞月自然不想捡武当派这现成的便宜,幸好一旁的叶定功笑道:“竞月老弟不必担心,正所谓兵对兵、将对将、王对王,你且养精蓄锐,留足力气对付朱若愚这个大麻烦。趁此机会,正好也让我们玄武飞花门的其他高手在中原武林面前露一露脸。”先竞月听他这么说,心知何争锋此战已是必败,不禁望向高台后面那十名自宫中调来的侍卫,说道:“纵是如此,我方也得以高手迎战。若是被人看破虚假,岂非沦为笑柄?”



    叶定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顿时哈哈一笑,压低声音说道:“老弟尽管放心,一切已在掌握之中。只是这十名宫中侍卫虽是武功不俗,却到底不是自己人。似这等扬名立万的机会,当然要留给自家兄弟才是。”说着,他便朝身后的人群扬声说道:“辛师弟,便由你来打个头阵,领教武当派英雄的高招!”



    话音落处,一个背负金丝长弓、腰悬金漆箭壶的男子已大步出列,向叶定功略一行礼,也不多言,径直下台入场。先竞月见到是此人出战,顿时放下心来,原来叶定功口中这位“辛师弟”,便是原亲军都尉府前卫军的统办辛雪恨,乃是军中出身的弓术高手,素有“金箭追星”之名,即便是在整个亲军都尉府里,武功也只在先竞月一人之下,名列“十二卫”中第二。只因此人的性格异常孤僻,甚至比先竞月还要寡言少语,所以两人素来只是互相熟知,并无什么交道。



    当下这位辛统办便一路来到会场当中,一边走一边解下背后的金丝长弓,又从金漆箭壶中抽出一支金翎长箭搭在弦上。那武当派的何争锋不认识他,便抱拳说道:“在下武当二代弟子何争锋,请教玄武飞花门这位英雄的大名。”谁知辛统办毫不理会,脚下继续前行,手中弓箭已拉至满弦,将金翎长箭的箭尖瞄准对面的何争锋。待到两人之间不过八丈距离,辛统办扣弦的右手一松,长箭便离弦飞出,直奔何争锋的面门而去。



    一时间但见弓如满月、箭似流星,场中随之响起一道刺耳的割裂之声,足见这一箭的力道。而今日到场的各路武林人士生平只在江湖行走,倒是少有见到以弓箭作为兵刃的高手,眼见辛统办这一箭如此声威,都是大感兴趣,纷纷瞪大眼睛,生怕错过了今日这场比武夺帅的第一战。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