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49章 彩毫记 (求订阅、月票)@

作者:牛油果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一座雅致幽静园子里。

    “彩毫记?”

    “这是燕五爷那位朋友写的?”

    这一个如春水般娇柔秀美的女子,看着手上薄薄的几张纸,有些惊讶地抬头道。

    “是呀姑娘,婢子也没想到,这位五爷的朋友,竟然还能写这么一手好字。”

    刚从江宅回到寒香园的兰香脆声道。

    她久侍苏小小身侧,见过不知多少达官权贵,才子名仁,即便大儒也不是没有见过。

    耳濡目染,眼力眼光都非常人可及。

    知道只这几个字,就称得上大家风范。

    而且她还从来没见过这般字体,秀逸行云,便又笔锋如刀,轻柔与刚劲两种矛盾无比和谐地融汇。

    兰香想起江舟样貌,微微恍神。

    “姑娘,那位江公子人长得可真是俊得很,但这本子,看名字就很一般了。”

    苏小小略带调侃道:“怎么,小妮子春心动了?”

    兰香俏脸一红:“哎呀,姑娘您说什么呢?”

    苏小小见她模样,知道那位江公子估计是真的俊得很。

    她这小婢跟着自己这么久,眼光不知道养得多刁,能让她露出这般模样的,可真是难得。

    轻轻笑了笑,这字让她多了几分兴趣,纤指轻捻,翻阅起来。

    这一看,脸上的的漫不经心便慢慢消失,眼中的惊讶越来越浓郁,

    到最后,更是为之动容。

    苏小小作为玉京城里的戏曲大家,她的文才也是很出类拔萃的。

    琴棋书画,无不精通。

    许多名士都未必能与她相比。

    若非如此,怎会引得堂堂大皇子对她倾心?

    “洒落天才,昂藏侠骨,风流千古青莲……”

    “万金如土,一日散如烟。官供奉淋漓诗酒,傲睨至尊前……”

    “名花邀彩笔,遭谗去国,湖海飘然……”

    “宝剑秋呼风雨,彩毫夜饮虹霓……”

    “名擅雕龙,诗成倚马,清思裁云翦水,未抒天外冥鸿翅。且养山中隐豹姿,男儿生自奇……”

    “天才磊落自髫年,斗酒淋漓诗百篇。长庚入梦太白君,仙姿现世是青莲……”

    苏小小忍不住念出声来,念着念着,仿佛亲眼见着那位斗酒百篇,诗成倚马,万金如土,傲睨至尊的谪仙人。

    都有些痴了。

    半晌才喃喃道:“好一个李太白……好一位绣衣郎……”

    苏小小虽然对此事本不太在意,但说合的人是燕小五,别人不知这位的身份,她却清楚。

    虽非皇子,其身份之尊贵却也与皇子无异。

    自然也着意去查探过。

    知道这位明明是肃靖司的肃妖校尉,却有着几分文名,最近还得了陛下亲赐绣衣郎出身。

    若是正儿八经的绣衣郎,她自然不会小看。

    不过这种恩荫的出身,却让她产生了误解,以为对方是着什么背景,才能与燕小五这样的人攀上交情。

    却没想到事实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似乎她想岔了啊。

    苏小小不由叹道:“想不到小小吴郡,竟还有如此人物,写得出这般奇文奇人,倒是我鼠目寸光,小视天下人了。”

    兰香在一旁撇嘴道:“姑娘,说起才华,有件事还真是有意思,这姓江的竟然敢自称才高八斗,真是好大一张脸。”

    苏小小诧异道:“才高八斗?这是什么说法?”

    兰香咬了咬手指,想了一会儿才道:“嗯……听燕五爷说过,好像是说什么他……天下之才共一石,他独占八斗?对!就是这样。”

    “天下之才共一石,独占八斗?”

    饶是苏小小已经对写出这奇文之人已经十分高看,但听到这样狂妄的话语也不由一怔。

    旋即哑然失笑。

    原来是一个狂生。

    即便再有才,谁又敢如此夸口?

    岂不是将天下读书人都视如无物?

    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狂生她见得多了,与她也没什么关系,何必理会?

    “可惜,要是真有文中这么一位谪仙人,倒是真的配得上才高八斗这四个字,”

    “如若殿下得知,也定会折节相交,唉……”

    “殿下在司春殿里也不知道如何了,他自小尊贵,也不知受不受得了司春殿里的清冷?”

    苏小小一时间,思绪远飞,又想得痴了。

    兰香也见怪不怪,只在一旁静立,直到有人敲响房门。

    “姑娘,白麓书院送来邀贴,邀请姑娘明日赴白麓祭月诗会。”

    一个婢女捧着张素雅的帖子进来。

    苏小小一怔:“祭月诗会?白麓书院?怎会请我这区区一个戏子?”

    兰香道:“姑娘,这有什么奇怪的?姑娘大家之,在玉京城里谁人不知?,连那些皇亲权贵都对姑娘趋之若鹜,何况这小小的吴郡?”

    “他们知道姑娘在这里,自然极力相邀,诗会中必然有许多佳作面世,若能得姑娘亲口唱出来,必会名闻天下,对那些才子名士来说也是件幸事。”

    苏小小摇摇头,这个小妮子,真是被她宠得太自大了。

    白麓书院是什么样的所在?

    她一个戏子,名声再大又如何?

    “回张帖子,就说我定会准时赴会。”

    这面子,她还真落不得。

    ……

    江宅。

    燕小五抱着手臂,绕着江舟走了几圈,满是疑惑:“江舟,我怎么感觉几天不见,你好像变了?”

    江舟并不知道这小子从他这听来的一些碎言碎语,给他编排出了一个狂生的形象。

    闻言眼皮子都没动一下:“是吗?怎么变了?”

    “说不出来,就是有点古怪。”

    他抓了抓脑袋:“好像是变得更俊了?嘶,这都快赶上五哥了。”

    “……”

    江舟扫了一眼他那大圆脸盘,一双斗鸡眼,都懒得说话。

    打开桌上的长盒。

    隐隐有一声剑鸣传出,一股厚重的锋锐扑面。

    盒中竟是一把古朴的剑。

    剑在鞘中,仍有剑气溢出,绝对是一柄难得的宝剑。

    江舟拿起剑,打量了一番,落到剑柄上:“磐郢?”

    “嘶~”

    燕小五听到,吸了口凉气,一把抢了过去,又摸又看,满脸震惊:

    “竟然把这剑也给你了,看来是真把你当女婿了啊。”

    “你知不知道?这剑是楚王府的名剑,那位楚王殿下的随身佩剑,向来剑不离身的。”

    “哦?”

    江舟抢回剑,看了几眼,嘴里道:“没事的话你就走吧。”

    燕小五两眼环睁:“你确实变了,你不再是以前那个对我很温柔的江兄弟了。”

    “锵!”

    江舟将剑从鞘中拉出一截,寒光四射。

    嘴里淡淡地吐出一个字:“滚。”

    “好嘞!”

    燕小五嗖的一声不见人影。

    江舟摇了摇头,呛啷一声,长剑出鞘。

    “好剑啊。”

    长剑在手,江舟目泛异彩。

    “咔嚓!”

    下一刻,张嘴啃下。

    一柄当世名剑,顿时崩碎,一点点被他吞入腹中。

    过了许久。

    江舟睁开双目,仿佛有两点寒光如稀世宝剑般刺出。

    “果然是宝剑,金精之气至少增加了两倍,以前那些破烂货嚼上十几把也比不上这一把”

    要不是有庚辛二气,他也不可能嚼得动这剑。

    他这三体合一的先天破体无形剑气,庚辛二气和金精之气的每一分增加,可不是单纯的一加一这么简单。

    否则也配不上神功二字。

    “啧,这下好了,要让那位楚王知道,我把他送的名剑给啃了,会不会跟我翻脸?”

    本来他是真不想收这礼,不过对方似乎知道他正在收集宝剑名剑似的,正好就送到点上了。

    看到这剑他就忍不住,直接给啃了。

    到时还真不好交代啊……

    江舟虽然这么想,但是脸上却没见半点心虚。

    反正不管有意无意,他确实是救了那位郡主一命。

    一条命换一把剑,两清,他还吃亏了。

    小指一翘,一道轻灵迅捷的剑气激射而出。

    瞬间没入地面,流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平滑小孔。

    “好家伙,上回要有这样剑气,元千山也不敢直撄锋芒。”

    江舟寻思着:“有这样的剑气,应该配得上新马甲的身份了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