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20章 异变@

作者:牛油果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元千山不想承认。

    但他真的怕了。

    被人陷害他只会愤怒。

    被锁拿下狱,他也不放在眼里。

    甚至退一万步说,朝廷真会因此定他的罪,要他的命,他也只会不甘,而不会有哪怕一丝的惧怕。

    可现在,不过是听了这小白脸几句话,他便开始怕了。

    没有人会不怕一个能洞穿自己内心的人。

    事实上,他虽不愿承认,但从他被这小白脸算计入狱开始,他就对这人生出了极深的忌惮。

    在这个时候,江舟刚刚那一番话,就像是将他剥光,里里外外都被看得一清二楚。

    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心思,都被这个人一点一点地剖开。

    他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人能看穿他人的内心,但他知道,即便是最善洞烛人心的佛门尊者,也断然不可能直接看透他人之心。

    或许,那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超越了一品的“天上仙人”有这样的神通。

    但眼前这个小白脸,却绝对不可能是这样的存在。

    所以他才更恐惧。

    江舟将元千山的反应尽收眼底。

    心中微微舒了一口气。

    为了找到元千山的破绽,他可是想尽了办法。

    发动了自己所有的资源去搜寻元千山的一切信息。

    倒是让他看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甚至有可能连元千山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只是如他所说。

    元千山不缺钱,也没有嗜财如命的毛病。

    以他的地位,想要发财,想要珍宝,再简单不过。

    巧取,或是豪夺,都比偷盗强多了。

    甚至不需要动什么心思,放出风声去,都有无数人争抢着要送给他。

    但他一个位高权重的的将军,偏偏就喜欢偷盗他人的财物。

    怎么都不正常。

    但在江舟看来,他这个毛病,其实放在彼世也不算什么称奇的事。

    彼世的人,就是吃得太饱,什么变态的人都有。

    区区偷窃癖,再寻常不过。

    江舟没学过心理学,但他看过不少。

    而且他的“昊天镜”里就存了不少资料。

    他还仔细查阅了,发现元千山无论是经历、行为举止,都完全符合这种精神疾病的表现。

    没错,元千山就是个精神病患者。

    看他的反应,江舟知道自己没有判断错。

    “元将军好好保重,江某下次再来看你。”

    对于元千山的咆哮,江舟反而笑了笑,便转身离去。

    想让这么一个人物乖乖配合他,哪里这么容易?

    还没到那个时机,急也急不来。

    元千山眼中闪动着阵阵惊疑。

    完全摸不清这个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三天两头地来撩拨他,却又什么都不做。

    ……

    江舟从牢狱中出来,回头看了一眼那块巨大的镇妖石。

    关押元千舟的监牢就在后山石窟中,却并不属刀狱。

    肃靖司的犯人并不只有妖魔,这些人并不会和妖魔关在一起,而是另有他处关押。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刀狱,江舟心中忽然想起了薛妖女。

    他一直怀疑这妖女没有死。

    可她的尸体填入刀狱中也有一段时间了,也没见有什么动静。

    大概……早已经被刀狱中的人“碎尸万段”,变成了某种炼药炼器的材料了吧?

    再怎么说,也是五品将近四品的大妖,浑身是宝……

    即便原本没死,在刀狱待了这么久,也得死个干净了。

    “呵……”

    江舟微微失笑。

    想这么多做什么?

    反正这妖女现在已经威胁不了他。

    即便她死而复生,江舟也不想再与她有瓜葛。

    报复?

    罢了,就当还她当日送自己出云梦大山的情分。

    既然如此,她死不死,也与己无关了。

    江舟想罢,转身离开后山石窟。

    找老钱喝酒去。

    ……

    玉京。

    那高耸云天,如隔绝了天、人之界的皇城之墙中,是犹如天宫般的绵延宫殿。

    “陛下,李冢宰已经送出宫外。”

    一个满头白发的大宦官躬身站在千级玉阶之下。

    玉阶之上,一道帘幕垂落,隐隐透出一尊人影,似乎在翻阅书册。

    这人影,赫然就是大稷当今人皇,帝芒。

    “嗯……”

    那人影轻轻哼了一声,便无声息。

    白发宦官垂头侍立,不言不动。

    宏伟威严的金殿之中,只有哗啦哗啦的翻页声。

    过了许久,一个淡然的声音才从帘幕后响起:“元千山这小子,越活越回去了啊……”

    白发宦官低声道:“陛下,是否要下旨问罪?”

    “圣祖的金敕都搬出来了,岂能无功而返?”

    “这元千山近些年也确实闹得不像话了些……”

    “着天官府下道旨意,申饬一番,令其闭门思过……”

    帝芒顿了顿,又道:“朕听说,将元千山锁拿下狱的,竟是肃靖司中一个小校尉,他是李东阳什么人?”

    白发宦官躬身道:“回陛下,听闻,是大冢宰的未曾收入门的弟子。”

    “李东阳的弟子?这老顽固可是很少有能入眼之人啊……”

    声音沉吟半晌,才又响起:“再下道旨意,对其嘉奖勉励一番,赐……”

    他这一顿,白发宦官便会意道:“陛下,此人姓江名舟。”

    “嗯,此人可有功名?”

    “回陛下,此人乃流民出身,积功至肃妖校尉,并无功名。”

    虽远隔万里,白发宦官却似乎对江舟的来历了若指掌,如数家珍。

    “呵呵……”

    帝芒发出笑声道:“适才李东阳闭口不提他这弟子,在这册子上也将其名隐去,这个老顽固,难道还怕朕加害他的弟子不成?”

    白发宦官不痛不痒地说了一句:“大冢宰想来是爱徒心切,不欲其卷入这场风波。”

    帝芒语带笑意:“呵呵,既是李东阳的弟子,怎能没有功名?”

    “再下道旨意,赐其绣衣郎出身,以嘉其勇。”

    “是。”

    殿中就此沉寂,再无声息。

    ……

    吴郡肃靖司。

    江舟刚刚来到录事房外,忽见人影一闪。

    钱泰韶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出来迎他的?

    江舟微微一惊,他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待遇。

    但他很快就发现,老钱并没有看他,而是神色严肃,抬头看着天。

    “老钱,你这是在干什么?”

    江舟心里一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老钱脸上出现这样的神色。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