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86章 又跑了 (求订阅、月票)@

作者:牛油果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哦?这丫头又惹爱妃生气了?太不像话了!”

    “说说她又闯什么祸了?本王立刻让她过来,给爱妃陪罪!”

    楚王作势大怒,但楚王妃却听得出,他言语间却是在给自家的宝贝女儿开脱。

    楚王妃生气地道:“殿下,这次你可不能再纵容她了。”

    “别的都好说,但如今她是拿自己的名节在瞎胡闹。”

    “名节?”

    楚王一愣,旋即笑着安慰道:“爱妃过虑了,怀璧这丫头虽然有些时候是爱闹了些,不过还是懂得分寸的,断然不会做太出格之事。”

    怀璧是兰阳郡主闺名,也只有这种私下的场合两人才会叫。

    “殿下,这可不是我瞎操心。”

    楚王妃生气地将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然后不悦道:

    “这老奴怕是和那个巡妖卫有什么过节,到我这里来搬弄是非,言语间必然有弄巧之处,”

    “但她还不至于有那么大的胆子,编造谎言来诓我。”

    “不管如何,这死丫头与那个巡妖卫肯定是见过面,也有过接触。”

    “她是什么身份?巡妖卫又是什么身份?”

    “哪怕什么都没有,只是从他人口中将这个小小差吏和你的宝贝女儿放到一块去说,那也是大大的不妥,坏了名声,到时我看你那宝贝女儿还怎么嫁出去!”

    楚王扶着楚王妃坐下,陪笑道:“没这么严重吧?”

    “没这么严重?”

    楚王妃凤眼一瞪:“你那宝贝女儿都害了相思了,居然还专门派人出去打听,堂堂郡主之尊,居然偷偷打听一个男人,你说没那么严重?”

    “这死丫头,我说她这些日子怎闷闷不乐的,原先只道她是在外面玩野了,回到家中一时不适,谁想她竟然是想男……”

    楚王妃气得胸前起伏,想想还是没有将那等难听之语脱口而出。

    “这样啊?那确实是怀璧的错,太不像话了!”

    楚王勃然色变:“来人,马上把郡主给本王押过来,重打二十大板!”

    “去!”

    楚王妃连忙拉了他一下,气笑道:“殿下,都什么时候了,还这般浑赖?”

    “好啊,到时我就在一旁看着,也不拦你,看你是不是真舍得打?”

    “哈哈哈,知我者,爱妃也。”

    楚王哈哈一笑,又好奇道:“爱妃啊,听你这么一说,怀璧丫头真的有心上人了?”

    楚王妃气道:“呸,什么心上人?区区一个小差吏也配?”

    又叹了口气:“心上人倒是不至于,不过,我看这妮子这些日子的古怪,确实是与那小差吏有几分相关。”

    楚王道:“哦?不知此人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能为?”

    楚王妃不在意地道:“就是吴郡肃靖司的一个巡妖卫,叫江什么……对,叫什么江舟的。”

    “竟是此人?”

    楚王的反应却出乎她的意料,露出几分诧异之色。

    不由道:“殿下知道此人?”

    “哈哈哈,”

    楚王笑道:“有过一面之缘,此子确实是有几分风流气度,不似一般差吏,”

    “而且爱妃有所不知,此人虽是巡妖卫,但其相貌文才俱皆风流,南州文坛之中也多有流传,颇得当朝宰辅青睐,更是明言,要收其为关门弟子。”

    “哦?”

    楚王妃闻言,更加诧异:“当朝宰辅?这么说来,他还是李东阳的准弟子了?”

    她神色微动:“殿下,依你看,以他的才学将来有无可能金榜录名,上得那摘星台上,揽月池边,赴一赴龙华宴?”

    楚王取笑道:“爱妃,你这脸色可变得有点快啊。”

    “啧!”

    楚王妃恼道:“殿下,事关怀璧的终身大事,莫要不正经!”

    “你当臣妾真是那等拘于门户之见,不顾自己尊重女儿幸福的毒妇不成?”

    “他若真是李东阳的关门弟子,他日能录名金榜,登上摘星台,怀璧下嫁于这等人物,也不算出格了。”

    “是是是,你楚王妃的贤名,天下谁人不知?”

    楚王笑了笑,又寻思道:“这人才学如何,本王虽没有亲眼见过,不过他的文章诗词在南州却广有流传,以文观人,确实是一流的人才,不过……”

    “却有传言,这些文章诗词,却非他所做,此乃他亲口所说。”

    “所以,爱妃你若问他能不能录名金榜,可真难倒本王了,但李东阳说过的话,却不会有假。”

    楚王妃闻言皱起眉:“这样……?”

    楚王见状,笑道:“爱妃既然请本王过来,想来是已经有了主意,你说出来,是要打要杀,本王都依你。”

    “一个小小差吏也敢觊觎本王的郡主?哼,真是不知所谓!”

    楚王妃闻言轻拍了他一下,抛了个白眼:“殿下若当真这么做,怀璧怕不是要恨死臣妾?”

    “殿下,秋祭之后,不是要开八珍夜宴吗?不如殿下你找个由头,把那人邀过来,也好当面验验他的成色?不过万万不可露了痕迹。”

    以楚王府之尊,直接去接触一个巡妖卫肯定是不可能的。

    哪怕只是悄悄派人去查,将来一旦漏了风声,传出去那都不好听。

    即便是宴请,也不可能是直接邀请一个巡妖卫,可若请一两个身份足够的人,再找个由头,将那个巡妖卫也给捎上,倒是说得过去。

    “这样啊?那倒不必这般麻烦。”

    楚王思忖半晌:“本王近日正在研读这位新晋大才所写的那半篇道论,颇有不解,正好想邀请他前来,为本王解惑。”

    “那可是让李东阳悟道破境,登临大儒的文章,即便本王礼下于他,也不算过份。”

    楚王妃喜道:“这样最好,那殿下你快快让人去请。”

    “好好好……”

    “不好了!”

    就在此时,一个侍婢突然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一见楚王也在,顿时吓得面色苍白,跪伏下来。

    “大喊大叫,成何体统?”

    楚王妃面色不善道:“究竟何事?”

    侍婢惊恐道:“郡主……郡主她不见了!”

    “什么!又跑了?”

    楚王妃神色一变:“可曾去找?”

    “都、都找了,王府内外,郡主常去之地都找遍了,没、没有……”

    “只找到郡主留书……”

    侍婢呈上一张书信。

    楚王妃接过匆匆扫了一眼,神色恼怒:“这个死丫头,肯定是找那个……”

    看了眼侍婢,她还是吞回了后面的话。

    忍着气道:“让王嬷嬷过来!”

    “是!”

    ……

    吴郡。

    原来的陈家大宅前,江舟摸着下巴,看着已经换成江宅的匾额,颇为满意。

    “没想到,陈三通竟然这般大方,你小子真是赚大了。”

    一旁燕小五不无妒忌地说道。

    江舟说道:“你怎么来了?”

    燕小五撇嘴道:“你乔迁之喜,我自然不会缺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