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46章 刀出夺命! (求订阅、月票)@

作者:牛油果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曾几何时,肃靖司手持金敕,上至王孙公卿,下至贩夫走卒,无不敬畏胆战。

    只因“肃妖靖平”四个字一出,那是真的无论大小官员,贵胄庶民,都可以先斩后奏。

    不服?

    可以,告到金阙御前去。

    只要你有本事活得下来。

    但,那张金敕不是当今下的,而是出于帝稷之手。

    数千年来,时过境迁,早已经渐渐为人淡忘。

    当年六司初设,各司都平起平坐,分庭抗礼。

    肃靖司更是隐隐有超然其余五司之势。

    即便典礼司也要退避三舍,敬畏三分。

    哪里像现在?

    虽然说不上没落,依旧是个庞然大物。

    但始终不像从前了。

    别说朝堂之上,一郡太守便能节制,还得看诸候王脸色。

    即便是内部,也是与各部衙门、各级官员,早就牵扯不清,层层节制,环环勾连。

    肃妖靖平四个字,也早已经失去了当年的光辉。

    几乎沦为了一群“官员”,在官场上的口号。

    当然,斩杀除魔之事,自然还是照做的,毕竟这便是他们在官场上的立足之本,断断丢不得。

    只是这里边终究有几分钻营苟且,有几分威风煞气?却难以计量了。

    江舟带来的这几个巡妖卫里,除了乙三四,其他都是司里的老人,肃靖司当年的传说虽然遥远,却还是听过的。

    听的时候就向往不已。

    可想想如今自己等人办案之时,对下倒还罢了,对上,那是处处策手策脚,甚至有时还得看人脸色。

    有不少案子分明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却因为与某某有牵扯,就不得不装聋作哑,甚至还要主动为其从中遮掩。

    久而久之,他们也都习惯了。

    曾经的热血不再,变得与之同流。

    如今竟然听到有人再次当着人前,说出了那一句话,着实是令人恍惚。

    而这些铁骑,大抵也是听过此类传说的。

    若是别人说的,他们只会觉得可笑。

    虽然帝稷不是前朝,但一朝皇帝一朝臣。

    隔了几千年了。

    你拿前朝的剑,斩本朝的官?

    滑天下之大稽!

    只是说这话的是眼前这个肃妖校尉。

    区区几步,聊聊几句话间,周身煞气浓郁得几乎透出了血腥味。

    正因他们都是百战之兵,才更明白这种气息的恐怖。

    军中大将也没有这般恐怖的煞气。

    让他们怎能不惊惧?

    “嘿,先斩后奏?好大的威风!”

    那将领静默片刻,忽而冷笑一声,抬起铁指,环指周遭道:

    “这里有我四十八个儿郎,个个都要阻你,你若抗拒,还要杀你。”

    将领面罩上两点寒光闪烁,冷意弥漫,缓缓道:“你倒是敢斩一个给本将瞧瞧?”

    其话音一落,一众铁骑默默举起手中刀枪,直指圈马前静立的江舟。

    “大人……”

    四个巡妖卫虽然脸色苍白,却也慢慢上前几不,站到了江舟身后,紧握斩妖刀。

    神色紧张,目光却决绝坚毅。

    “呵呵……”

    江舟沉默片刻,那将领以为他怕了,发出一声嗤笑。

    忽然见一道金光如线。

    “嗬……嗬……”

    一个骑士忽然捂着喉咙,发出一种漏气的痛苦声音。

    身子猛地挺了两下,便从马上一头栽落。

    沉重的铁甲砰的一声砸在地面,四脚抽动了几下,顿时无声。

    这不过是发生在一瞬间,令人猝不及防。

    “……”

    四周一片死寂。

    铁甲将领两点寒星一滞,透出一丝茫然。

    旋即猛地扩大,死死盯着江舟。

    目中怒意如潮!

    牙关紧咬,一个字一个字地往蹦:“你,很好,很好……”

    江舟一言不发,收回手,又掏出一张柳叶,在手中一抹,便抹出了一柄大关刀。

    “巡妖卫听令,今有叛逆私蓄甲胄刀兵,私设兵营,窝藏妖魔,图谋不轨……”

    江舟倒斜指马上将领,目中冷然无波。

    口中抑扬顿挫,字字森然:“奉,人皇金敕,肃妖靖平,但有敢阻,杀……”

    “无赦!”

    面对数十个铁骑包围,四个巡妖卫静默了一瞬,突然举刀齐声怒喊。

    “肃妖靖平!”

    “杀无赦!”

    “肃妖靖平!”

    “杀无赦!”

    内心的惧怕,全然被一股热血压了下去。

    血如火烧!

    只觉满腔意气激荡!

    人皇金敕,先斩后奏!

    这才是肃靖司……

    这才是肃妖靖平的肃靖司!

    将领怒不可遏,怒吼:“给老子……杀!”

    四十八骑铁骑顿时动了起来。

    这些铁骑不是一拥而上。

    而是纵马彼此间左右交错,迅捷无比。

    似乱而实有序。

    铁骑交织。

    一瞬间,江舟几人只见眼前重重甲影,刀光如潮,滔滔不绝,滚滚汹涌而来。

    四面八方都是刀光。

    “当!当!……”

    一阵刀兵碰撞声,江舟五人顿时被淹没其中,彼此陷入一个个冷冽的“浪头”中。

    军阵?

    江舟手中金刀翻飞如练,将一道道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刀光截断。

    轻松随意,如闲庭信步。

    他如今超出六品的功力修为,再加上春秋十八刀本就是战场杀伐之刀。

    在这些铁骑冲杀之中,简直如鱼得水。

    如今他只是想一窥军阵之秘,同时借军阵磨砺自己的刀法。

    否则这些骑士虽然了得,个个都是至少九品的修为,结下军阵,却也挡不住他。

    那将领已骑马退至战圈外。

    他不是惧战。

    而是在观察江舟。

    像一条毒蛇一般,窥到他的破绽,随时会暴起,刹那夺命!

    “啊!”

    忽然一声痛嚎。

    是乙三四被人一刀砍在背上。

    这不是他第一次中刀,不过他早已喝下铁牛水,数次挡下了致命的一刀。

    如今在军阵冲杀下,终于被破。

    四个巡妖卫,其余三个都是司中老手。

    修为不弱,比之这些铁骑任何一个都强。

    只是人数悬殊,对方又有军阵相助,如今只有在其中苦苦支撑。

    而乙三四是被江舟破格提升,论功力修为,还是弱了些。

    江舟虽在战阵之中,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这是战阵厮杀最基本的本事。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要学会春秋十八刀,这种敏锐只是个门槛。

    听到这一声,知道自己的几个手下已经到了极限。

    眼神突地一厉,猛地往前踏出一步。

    长刀斜斜横劈。

    所过之处,刀枪俱断,无一合之敌。

    “嘶?——!”

    一匹战马受惊,扬蹄而起,嘶鸣不已。

    它背上的骑士,早已经横飞了出去。

    身在空中,就已经分成了两断。

    血如雨洒,两断残尸还未落地,江舟已经飞身骑上了那匹惊马。

    体内血气流转,这惊马竟十分神奇地瞬间顺从起来。

    打了声响鼻,四蹄狂躁地踏动。

    春秋十八刀,最强的是骑在马上的时候!。

    其中本就暗含人马和一之术!

    这马像脱胎换骨似的,四蹄翻飞,冲入了阵中。

    立马!挑袍!磨腰!绞项!缠丝!破竹!摧马!

    金刀如练,一刀快似一刀,一刀胜似一刀!

    阵中顿时残肢横飞,血如雨溅。

    江舟下手毫不留情。

    刀出夺命!

    今日他如此硬气,寸步不让,不仅是因为他心有底气。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撞破了某个秘密。

    这些铁骑不可能让他安然离开。

    即便能离开,背后掌控人这些铁骑之人,也断然不会放过他。

    那将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