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32章 “相爱相杀”@

作者:牛油果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一条水廊弯弯曲曲,从柳堤岸边,直入怀水江面。

    水廊的尽头,一座亭台在水雾中若隐若现。

    隐约可见一个的娉婷绿影,斜倚亭栏。

    一道白影蓦然从天而降,足尖在江面上轻轻一点,如蜻蜓点水,又再腾身而起,横掠江面。

    迅如飞凫,飘然如仙。

    “呵呵……”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亭中女子语声清悦,隐带幽怨,似乎在向情人诉说委屈一般。

    江舟缓步步入亭中。

    不为所动,将她那方手帕扔了过去,神色淡然道:“写得这么肉麻,你也不知羞?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如今身有底气,他本就是带着彻底解闷这一桩恩怨的来意。

    也不必再和对方虚与委蛇,玩什么蜜里藏刀的把戏。

    “才几日不见,你怎变得如此绝情?”

    薛荔接过手帕,轻咬薄唇,楚楚可怜:“你叫人家为你守身如玉之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

    江舟脸皮微微跳动,深吸一口气道:“你再不说,我可就要走了。”

    薛荔闻言,耸耸肩,露出没劲的表情。

    “你这人,怎么一天一个样?”

    她一双大眼在江舟身上上下打量,口中啧啧道:“你不穿那破差服倒是一副好模样,说你是巡卫妖都没有人信,倒像是哪家世家公子。”

    “不过变得没意思了,还是以前好玩。”

    江舟虚着眼,露出轻浮的笑意:“那要不要我变回去,和你好好‘玩玩’啊?”

    领悟到江舟话中重点,薛荔脸上反而隐隐浮现红晕,羞恼地啐了一口:“呸,无赖!”

    江舟不屑道:“明明是一个不知人事的雏儿,就不要和我装什么多情女子了。三月之期早已过去,你既然约我出来,不会是真的想我吧?说出你的目的吧。”

    “哼。”

    薛荔皱了皱眉,知道这人脸皮极厚,便收起那副妖娆姿态,露出一向明媚的笑容,却隐含讥笑。

    “目的?”

    “呵呵呵呵……”

    “我反倒想问你一句,当初你只是一个来历不明,手无缚鸡之力,一无是处的流民,你觉得你能有什么用?我又能对你有什么目的?”

    “那倒也是。”

    江舟闻言也没有恼羞成怒的意思,这本来就是事实,他也早已经想到了。

    “说起来,当初若非你将我自云梦深处带出来,又为我指路,或许我这师门历练,才刚出门便要受挫,这样一说,你也算对我有恩。”

    事实上后果可能比他说的更严重,因为他根本没有什么师门,要不是妖女送他出来,自己刚穿越之时,恐怕连云梦深林都走不出来。

    就算有鬼神图录,他也来不及发挥作用,真就死在里面了。

    江舟心里也清楚这一点。

    薛妖女或许是不怀好意,但给了他活下去的机会也是真。

    这也是他现在愿意和妖女对话的原因。

    如果不是念着这点好,仅仅只是面对一个给自己挖坑,甚至威胁自己性命的人,他早就抡刀子砍了。

    “所以,所谓的三月之期,不过是你随口编造,你根本就从来没有想过要让我做什么。”

    江舟对这一点没多少意外,没等妖女回答,又道:“你送我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流民进肃靖司,既然不是为了办什么事……”

    江舟顿了顿,半晌才试探道:

    “那想必在肃靖司里,早就有一个真正能替你办事的人,而我,不过是你随手放下的一个棋子,不外乎是为了乱人耳目,替那个真正为你办事的人打掩护,甚至为其驱使。”

    “若我猜得不错,替你办事那人,就在是我身边的某个熟人,对吗?”

    薛荔娇笑几声,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只是睁着大眼,目光流转,满是好奇地看着他。

    脆声道:“你这人真奇怪,每次见到你,都让我感觉自己走眼了,难道你口中那个师门真的存在?还有那么大的本事,能让人在短短几日间就脱胎换骨?”

    没等江舟回答,就瞪眼道:“别想否认,你当初就是在蒙骗我。”

    “灵台方寸是为心,斜月三星亦作心,你这人坏得很,摆明了拿一个虚无缥缈的名头来蒙骗我!”

    江舟见她戳破自己的牛皮,也不以为意,笑道:“我早已说过,我的师门,不在这天地间,只向灵台方寸寻,非有缘不可至。”

    薛荔撇了撇嘴,没有从他口中试探出破绽,有点气恼。

    江舟又接着道:“既然我当初不过是你一时兴起的一着闲棋,现在你又突然要见我,可是因为看到了我的利用价值?”

    “说吧,念在你当初为我指路的份上,若非违背我原则、对我性命有威胁之事,我可以答应你。”

    薛荔咬着唇,面露幽怨道:“虽然事实如此,但你这么说,有点伤人家的心呢,人家可是真的对你……怎么可能忍心看你去死?”

    下一秒又娇笑起来:“呵呵,你确实很聪明,不过你还是猜错了,我可不知道你真有本事进得了肃靖司,本来以为,你会死在路上呢,没想到,你可是一直在给我惊喜。”

    “还有哦,你以为,我说的三月即可见分晓是随口胡诌?”

    江舟道:“难道不是吗?”

    薛荔目光流转,一直明媚的笑意忽然一冷:“你可记得,我还说过一句话,三月之期一至,除非真的有一位菩提老祖出现,否则……你必死无疑。”

    江舟嗤笑道:“怎么,你要杀我?可现在早已经过了三月之期,我还是好好的活着。”

    薛荔神色微滞。

    是哦,忘了三个月早就过了,好丢脸啊……

    忍着捂脸的冲动,气道:“哼!要杀你的人,可是很多的。”

    江舟点点头:“看来,我还是被你坑了,无意间得罪了很多大人物。”

    “那可不是我让你得罪的,是你自己多事,我还警告过你哦。”

    薛荔得意道:“想活命吗?想活命就为我办一件事,这次可是真的哦,没骗你。”

    薛荔嘻笑道。

    “又是这句话,你能不能换句台词?”

    江舟看着对方一张脸时阴时晴,时媚时羞,转化自如,不愧是个妖精。

    撇嘴道:“你说说看,方才我已说过,能帮则帮,就当是还你一个人情。”

    “很简单的,你这么大本事,肯定可以做到。”

    这一次,薛荔倒没有再遮遮掩掩,明媚地笑着:“替我把肃靖司中的镇妖石毁了。”

    “……”

    江舟根本懒得追问她为什么要做这种事,眼角微微一抽,面无表情道:“你觉得我有这本事?”

    镇妖石的来历,他已经听金九说过。

    那是随随便便能毁得了的?

    虽然在肃靖司中,并不怎么禁止人靠近镇妖石,甚至很多巡妖卫经常跑去捡周边受到浸染的血煞石出去卖。

    但是,这不代表那东西就可以轻易损毁。

    当年帝稷集数千武圣、真人、尊者费时费力,才炼制出来的十八块镇妖石,分置天下,近八千年也未曾损伤一分一毫。

    可想而知,这玩意儿不是那么简单的。

    薛荔笑道:“你只要答应,我自然有做办法。”

    江舟摇摇头叹气道:“唉,看来,你我还是免不了相爱相杀了……”

    口中说着暧昧话语,手中却已抽出腰间的斩妖刀,直指薛荔。

    “动手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