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10章 九天玄母 (求订阅、月票)@

作者:牛油果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从四面八方涌来了更多的赤甲甲士。

    倾刻间就将四周围了个水泄不通。

    手持强弓,瞄准了檐上的薛荔。

    只是数息间,便已万箭齐发。

    密密麻麻的箭雨笼罩了薛荔上空。

    在这如蝗箭雨后,还有一道璀璨的剑光如惊鸿般经天而来,照亮夜空。

    森塞的剑气似乎将万物都凝固。

    连漫天箭雨似乎都在其中变得缓慢。

    可薛荔知道,若自己真将这错觉当真,恐怕下一刻自己就要被这漫天箭雨射成蜂窝。

    还要被那剑光戮魂夺魄。

    于此绝境中,只见她不慌不忙,从怀中掏出一张枫红色的叶子,抛了出去。

    枫红色叶子脱出她手,就像一张普通的落叶,在空中随风飘飘荡荡。

    一幕不可思议的情景却无声无息地出现。

    虚空之中,似乎现出了一片古木参天,藤蔓虬结的虚幻幽林。

    虚幻的古木却有枝叶沙沙响动,巨大的藤蔓生长蜿蜒,碧绿的嫩牙破土而出,百花芳菲争相竞开。

    一幅幽林古境,万物苏生之景。

    如蝗箭雨,惊天剑虹,却都在这一瞬间真的凝固了。

    就如同时间被冻结,万物被禁锢。

    只是短短一瞬,被禁锢的箭雨和剑虹,就再次动起来。

    不过,却是骤然崩碎成了漫天的粉尘,纷纷扬扬地落下。

    薛荔伸手接住飘落的叶子,原本枫红色叶子,此时却变成了一张干灰的枯叶。

    她恨恨地看了一眼重重甲士之中:“贱人!我还会回来找你的,希望下次你还能有这么好运。”

    轻拍一下座下白鹿,白鹿顿时跃起,竟然四蹄踏空,眨眼间便踪影渺渺。

    下面的甲士虽然不愿就此放过薛荔,但想追上能御风踏空的白鹿,却也不是那么容易。

    薛荔骑着白鹿,一刻不敢停留。

    她知道自己这次刺杀不成功,想要活着离开玉京城,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她座下白鹿也不是真的会飞,只不过是短暂的御风而行。

    逃离了长乐公主府,薛荔便让白鹿从空中落下。

    借着夜色,在玉京城四处高耸的屋檐房顶辗转跳跃,躲避着巡城的禁军。

    手段尽出,好不容易才避过禁军和追兵的耳目,逃出玉京城。

    远离玉京,躲进一处深林之中,薛荔忽然从白鹿背上翻倒下来。

    趴在地上,噗的一声喷出一口热血。

    原本白皙透红的脸庞此时不见一分血色。

    “呦……”

    白鹿走到她身边,低下头来,发出呦呦鸣声。

    薛荔伸手摸了摸白鹿头上巨角,露出艰涩的笑意:“无烦,这次要不是你,我就栽了……”

    “呦~呦……”

    薛荔虚弱一笑道:“我也没想,可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我原以为殷罗哥哥被镇入刀狱,是肃靖司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谁知,竟然是长乐这个贱人从中作祟!”

    她神色陡然一变,眼中满是恨意:

    “殷罗哥哥做了多少努力,好不容易能和娘娘姐姐在一起,都是这个贱人,害得殷罗哥哥陷入刀狱,饱受镇煞之苦,害得娘娘相思成疾……”

    “我要不将她碎尸万段,挫骨扬灰,难消我心头之恨!”

    就在此时,一个令人难以形容的声音传来:“妖女便是妖女,难改恶毒本性。”

    “留你在世上,实是一大祸害,今日便让吾为世间清除一片污秽吧……”

    这声音似乎从极远处传来,又像是从天上降临。

    高高在上,又充满悲悯,如同在九天之上俯视人间,对尘世众生怀着怜悯的仙神。

    一个人影从空中飘然落下。

    这是个女人,一个很美的女人。

    一身素白如雪的广袖流裙。

    长长的衣袖和裙袂飘飘,足不沾地,悬空而立,如仙降人间,不履俗尘。

    她的美貌,竟不比薛荔稍弱半分。

    若说薛荔像是山间的精灵,是投落绿荫下的阳光,明媚灵动。

    这女子就是一股从天而降的柔媚清风,仅仅是看上一眼,就能令人骨酥。

    只是其脸上不见半点神情,过于清冷,不见人味。

    让人看上一眼,都会觉得自惭形秽,难以接近。

    薛荔见了此人,一手拂过嘴角,不着痕迹地拂去那里的血渍。

    露出她独有的明媚笑意,嘴里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明媚:

    “原来又是一个贱人,不去装神弄鬼,招摇撞骗,竟远隔万里,尾随我这个妖女到了此处。”

    “堂堂九天玄母教的圣女,竟自甘堕落,受人驱使,甘为走狗屠刀。”

    她此时虽然受内创,尖牙利嘴之风却仍丝毫不改。

    凌空悬立的女子却不见半点喜怒变化,仍是淡淡地望着薛荔。

    “不必多逞口舌,浊世滔滔,玄母济生,是污秽,就当清除。”

    其声清悦空旷,似从天上传来。

    话音未落,便见她挥舞广袖。

    其身后、足下,竟都凭空出现了一个光芒所汇聚的繁复阵图。

    其中爻卦纵横,天地风雷、水火山泽诸象俱备,缓缓转动间,似能演化世间万象。

    薛荔明媚一笑,翻身飞旋坐落白鹿背上。

    与此同时,大地突然猛地一震,成百上千的碧绿藤蔓如同一条条毒蛟,破土而出,冲天而起。

    一瞬间就有数十条藤蔓贯穿了那女子原先所站之处。

    只是穿透女子时,她的身影便渐渐变得虚幻。

    似乎只是一道影子。

    只是这虚幻的影子在藤条穿过后,又渐渐变得凝实。

    身后、足下的阵图圆盘依然缓缓旋转。

    四周虚空竟然凭空涌出了风雷火水。

    风吹过,雷劈落,水淹过,火烧过,千百藤条就已去了大半。

    薛荔明媚笑意中隐然透出丝丝冰冷。

    只在瞬息间,千百道碧绿藤条又破土重生,狂舞不休,如碧绿的狂涛一般卷向女子。

    “呵呵呵……”

    薛荔娇笑着:“贱人,凭你也想让我死?没那么容易!”

    “一起死吧!”

    两人身影瞬间被风雷水火、碧绿的藤涛同时淹没……

    ……

    匆匆数日转眼即过,又是一天清晨。

    江舟结束了一夜的诵经枯坐。

    点卯、审案、斩妖、画符、打坐、诵经、练功。

    这已经是他每日必做的事情。

    重重复复,充实繁忙。

    尤其是斩妖,短短几天,他在别人眼里就跟疯了一样,有案子就接,没案子就自己去找,四处斩杀妖魔,一天之内能出连斩十几个。

    不知道的,都以为他和妖魔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

    结果就是短短五天,刚好一共斩杀四十九个妖魔。

    真灵之数还差两个就能达到三位数。

    得到的一阳丹就有三十七颗,让他的功力道行暴增至五十七年。

    或许是他专挑九品以下的小妖小鬼,除了一阳丹外,其余的奖励都是阴灵膏阳灵膏。

    七品境界的标准,便是突破一甲子的功力道行极限。

    江舟现在距离七品仙武两道境界,只是四颗一阳丹的距离。

    现在恐怕连尤许也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有五烟罗在,谁也看不出他的短短几天就脱胎换骨一般地变强。

    就连李玄策、老钱等人,也不过是通过他的呼吸行止,才判断出他是有修为在身。

    至于具体修为,也是看不出的。

    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恐怕最多只能依靠五烟罗才能在妖女手下保得住性命,想胜她是不可能。

    只是仅仅六品境界,就要突破百年极限。

    还剩下三天时间,恐怕他再拼也不可能达到了。

    龙刍草还要十来天才能起作用,也靠不上。

    想要再提升实力,只有在外物上想法子。

    江舟思虑间,已经来到解冤堂。

    还没坐下,就有人来报,都尉召唤。

    江舟忙赶到隔壁百解堂。

    刚进堂内,就发现除了都尉许青和尤许外,还有几位熟人。

    是那日被燕小五拉去徐府见过的宋老爷,和那个中三品的文士,还有徐文卿。

    尤许一见他便拉着他笑道:“江巡卫,来来来,我给你介绍几位贵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