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54章 神秀@

作者:牛油果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_app("我有一卷鬼神图录");</script>

    【诛斩守尸鬼一,赏阴灵膏一】

    【阴灵膏:生人有魂魄,亡人有功德。恶尽曰功,善满曰德,皆出于业。——佛门采亡人功德善恶之业,炼就此膏,为炼神壮魂之宝药。阳精如火,阴灵如风。涂抹于身,化为阴灵之风,吹尽三魂七魄,壮魂固魄。魂壮魄固,道行之基。】

    江舟看着手里一个瓷盒,里面装着的是如浓墨一般的黏稠汁液。

    有点像守尸鬼图录里出现过的那种恶心的东西。

    不过和守尸鬼那股腥臭的味道不一样,其中散发出阵阵异香,如兰似麝。

    有点点失望,不是法宝仙器就算了,给部绝世神功、仙术道法也好啊。

    不过这东西能强壮魂魄,入到外面,绝对是让人觊觎的好东西。

    虽然不是肉眼可见的好处,却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普通人想要修炼魂魄,练武读书就行,不过要达到极高深的境界才能涉及到魂魄的层次。

    仙道却不同。

    据说仙道入品藏秘,便是一个磨炼神魂的筑基过程。

    那些仙门中的道修佛修之流,想必是有类似的法子,不过必然是十分珍贵的。

    江舟趁着夜深人静,脱得精光,直接将这盒中的阴灵膏抹到身上。

    这东西用法也简单,抹遍全身便可。

    一盒用完,刚刚好将全身抹匀。

    像墨一样漆黑的膏,抹到身上,就变得淡了。

    慢慢地向透明转化。

    在这个过程中,江舟只觉得有一股股阴凉的风,吹遍自己全身,从每一个毛孔之中渗透进去。

    里里外外都觉得阴凉无比。

    时间一长,甚至觉得自己就像置身于一个阴冷潮湿的地窟中,透骨的阴冷,让人难以忍受。

    还真是像图录上说的一样,化成阴风吹人魂魄。

    这是发自灵魂的冷啊。

    好在也并不是真的难以承受,比起龙刍草要自己剖开心口塞进去的痛苦和精神折磨,简直是小儿科。

    就这么抖了小半个时辰,身上的膏药全部变成得透明。

    江舟知道药效过去了。

    人的身体强壮,好处是看得见的。

    魂魄强壮,虽然看不见,感受却更加明显。

    只这一会儿,他就觉得精神大振,思维都变得清晰了许多。

    连因为刚才发出的三刀带来的疲惫,都减轻了许多。

    这是感受得到的变化。

    魂魄强壮稳固,阴邪鬼祟之物也更加难以动摇他。

    用游戏术语来说,智力+1,意志+1,耐力+1,阴邪属性抗性+10~!

    在这个作为诱饵的当口,也算是一阵及时雨。

    江舟清理掉身上的药渣,干脆抱着斩妖刀,和衣坐在榻上假寐。

    用过阴灵膏,他的精神比睡上一觉都好,根本不用再睡。

    他还真怕那个凶手杀个回马枪。

    不过那凶手显然没这么大的胆魄。

    一直到了第二天,江舟已经再次来到陈府,也没有再等到那个“回马枪”。

    虽说“凶手”已经伏法,但尤许不知道是认为江舟要假戏真做,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

    似乎遗忘了这门亲事是假的。

    亲自带了一队巡妖卫和江舟一起来到陈府。

    说是要为他撑场子。

    爱女出嫁,虽然陈员外不打算大操大办,却已经备下喜宴,宴请少数亲友。

    只等喜宴一过,江舟便可以接走“新娘”。

    说是一切从简,陈府却已经处处张灯结彩。

    江舟走在其中,看着满是喜庆之气的陈府,叹了口气。

    这都什么事儿啊?

    还好不用真的拜堂,要不然就算是假的,他也会不干。

    前厅。

    陈老爷正满面红光,忽见一个仆侍从外面匆匆进来。

    “老爷,门外有一个和尚求见。”

    “哦?”

    陈员外闻言不在意道:“可是要化缘?今日大喜之日,你便将他请入府中,在偏厅备上一桌素席款待便是。”

    仆侍道:“老爷,那和尚是要求见江公子,而且他不愿进来,要江公子出去见他。”

    陈员外怫然不悦:“岂有此理。”

    江舟这时正好走过来,听在耳中,不由说道:“陈员外,还是让我去看看吧。”

    “这……那好吧。”陈员外看见是他,只好点点头。

    江舟独自来到陈府门前,便看到一个身穿月白僧袍的和尚,正背对着他。

    “可是这位大师要见在下?”

    “阿弥陀佛,正是。”

    一声清朗佛号,那僧人缓缓转过身来。

    江舟才看清对方的容貌

    一张脸如若刀削斧凿,丰神如玉。

    气度更是出尘,皎洁仿若明月。

    不由暗叹:好俊的和尚,都快赶上我了。

    和尚双手和什,微微一礼:“小僧法号神秀,有礼了。”

    神秀?

    砚山神女水淹吴郡那晚,那个搞出了一尊百丈金刚的和尚?

    当初那几位高人都是立于高天之上,凡人根本难以看清。

    不过江舟事后在肃靖司听人议论过,知道那些人都是何方神圣。

    其中便有一个和尚名为神秀,是某个仙门派遣到吴郡监天司坐镇的仙师之一。

    江舟心中电闪,朝和尚回了一礼,说道:“在下似乎与大师素昧平生。”

    神秀和尚道:“小僧略通观人辨气之术,施主印堂发黑,乌云罩顶,当是有灾厄临身,特来相助绵薄之力。”

    “哦,是吗?”

    江舟眉头微皱。

    任谁没头没尾地听到这种话都不会高兴。

    又是这一句,能不能换句台词?

    之前那个乞丐疯僧,也是一样的说词。

    “敢问大师,在下有何灾厄?”

    神秀和尚俊脸上却反露几分疑惑:“小僧也看不出,不过施主自有吉祥伴身,想来当能逢凶化吉。”

    江舟心中一惊。

    吉祥伴身?

    该不会说的是太乙五烟罗吧?

    江舟道:“神秀大师,你既说我有灾厄临身,又说不知,还有,既然我有吉祥伴身,能逢凶化吉,那又何需大师相助?”

    神秀似乎语滞,江舟竟从其眼中看出几分窘迫之色。

    又见他垂下眼睑,低声道:“小僧所言,句句属实,施主虽有吉祥伴身,但天机无常,小僧学艺不精,尚不能堪破,还请施主收下此物,或能护得施主周全。”

    他从腕上退下一串念珠,递了过来。

    江舟满心疑惑,接过念珠,放在手上看了两眼。

    刚想说话,却见神秀和尚合什一礼,便转身离去。

    看得他满头雾水。

    嗯?

    江舟忽然又低头去看手上那串白玉念珠,心中一动,闪过某件事物。

    这玩意儿眼熟啊。

    急忙抬头喊道:“神秀大师!”

    神秀和尚回过身来:“施主唤小僧何事?”

    江舟走到他面前,打量他几眼,笑道:“神秀大师,你这念珠……恐怕不是要送给在下的吧?”

    神秀和尚眼中微光闪烁,垂着眼睑道:“小僧不知施主何意,若是无事,小僧告辞了,还请施主多加小心。”

    说完,再次转身离去,脚步比刚才更加匆匆。

    这个神秀大师……看起来有点纯洁啊……

    江舟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莫名生起这么个念头。

    江舟回到陈府,正想去正厅找尤许。

    尤许既然出现在这里,说明他并没有放弃捉拿真凶的打算。

    也该和他通通声气了。

    却碰上一个陈家丫鬟脚步匆匆地走了过来。

    “江公子,我家小姐有请。”

    “哦?”

    江舟心下微感诧异。

    陈家小姐在这时候找他干嘛?

    难道是眼看就要“嫁人”了,坐不住了?

    江舟带着几分疑惑,便让丫鬟带路。

    先去看看也好,这位陈家小姐太神秘,绝对不是一无所知。

    若是她愿意坦白,这场戏可能也不用继续演下去了。

    穿过几个院落,来到一座清静雅致的阁楼前。

    丫鬟回头道:“这里就是小姐闺房了,江公子请进。”

    江舟见她似乎是让自己进去,不由道:“不大方便吧?”

    丫鬟只是低着头:“小姐说过,只让江公子一人进去,江公子请吧。”

    江舟眉头微皱,抬起头,看到楼上的窗中,映出一道妍丽的身影。

    只好点头踏了进去。

    踏上阁楼,江舟发现里面已经挂满红纱,一根根红烛点亮。

    映照得楼中一片红光,满是喜庆之意。

    江舟迎面便看到楼中摆着一个个桁架,上面挂着一件件衣物,都是大红的金丝霞帔。

    至少有二三十件。

    却不见陈家小姐的人影。

    楼中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

    令这一片喜庆的大红之中,透出几分诡异幽冷之感。

    江舟深吸一口气,掉头就想离开这里。

    “公子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呢?”

    一声幽幽的轻笑声不知从何处响起。

    牛油果说

    感谢“书友20200109093704823”同学打赏233~“地狱般生活”同学打赏100~那啥,你们都在养吗?现在收藏挺不老少的,咱的部队很有些规模了,但是票票一天咋只有百来张,不到百分之一……月票更惨了,不到千分一……人都到哪里去了……我很害怕啊~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_app2("我有一卷鬼神图录");</script>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