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430章 反咬一口 (求订阅、月票)@

作者:牛油果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妙华此言一出,院中众人纷纷一惊,看向江舟。

    江舟先是怔了怔。

    乍一听,还有点方。

    以为自己吹牛吹破了皮,老司机翻了车,被人逮了个正着。

    旋即觉着不对,除非这老小子也是穿越来的,不然这经文只可能是自己的,也只能是他的!

    反应过来,便以为这老小子是想颠倒黑白,巧取豪夺。

    顿时气乐了。

    “你家的?”

    江舟伸手环指周围:“妙华尊者,你不妨再好好看看,我这里,还有什么是你家的?”

    “一并说出来,看上了都一起搬走吧?免得落下了。”

    院中的人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妙华尊者。

    江舟这番阴阳怪气的话一出,他们就反应过来了。

    妙华尊者此言,可不就是有点看上别人家东西了,想要强抢过来的意思吗?

    这倒也能理解。

    此刻院中的人,要说从来没有抢过别人东西的,八成是没有几个。

    不过他们大多都是强取豪夺,不屑用手段。

    明明是自己起了贪念,反过来强说别人偷了他家的东西。

    这样的手段吃相,就未免太难看了些,令人不耻。

    妙华尊者以往的名声德望是极高的。

    江都城的人,不大相信他会做这种事。

    但此时院中,却不仅是江都人。

    还有不少是汇聚在江都的仙门子弟。

    以己度人,他们可不会把这和尚想得多高尚。

    在众人怪异的目光逼视下,妙华神色不改:“江施主不必巧言相逼,贫僧此言绝无半点虚假,更无强夺施主宝经之意。”

    “只是适才施主所诵之经,确实是敝寺立教根本,万万是不会错的。”

    “说来惭愧,敝寺的净世经,不久之前为绣衣盗所窃,若贫僧所知无差,当时那绣衣盗在逃离之时,曾逃入施主宅中。”

    他没有往下说。

    但人群中已经有人用异样的眼神看向江舟。

    若如妙华所说,还真有可能。

    该不会那绣衣盗,本就是受此人指使?

    听闻那盗帅楚留香,与其也是同门。

    绣衣盗当初也是以盗帅之名聚众起事。

    这么一来,还真都对上来了。

    “哼!”

    一向很少在江舟面前插话的纪玄忽然冷哼一声:“这位大师,也未免太过忘恩负义了吧?”

    “当初我家公子确实是出手擒住了绣衣盗,也从其手中夺回了一部经书,但当晚就嘱咐纪某还回了尊胜寺。”

    “若是我家公子盗的经,那又何必多此一举?”

    妙华尊者皱眉不语。

    红衣法王却已脱口而出:“原来经文真是你还回去的?”

    话一出口,他就反应过来。

    周围众人却用更加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二人。

    合着你们是恩将仇报来了?

    红衣法王满脸通红,哪怕他天生一张黑脸也挡不住。

    黑红黑红的。

    不过哪怕他对自己这位同门也很不爽。

    这一次,他却不好袖手。

    事关尊胜寺名声,他也不好做缩头乌龟。

    顶着一张黑红的脸,硬着头皮站了出来:“江施主,妙华所言,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确实未曾存有歹意。”

    “江施主此经……确实与我寺《净世经》多有相似之处,江施主若是不信,贫僧可以将寺中宝经原本取来,让诸位鉴别。”

    江舟见红衣法王的神态不似有假,心中不由犯起嘀咕来。

    妙华尊者他自然信不过。

    道貌岸然的人他见多了。

    红衣法王虽然与他算是有“过节”,但此人吊在门前时,也算与其有过不少接触。

    此人行事极其十分不靠谱,本性却不像奸邪之人。

    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

    经文这东西不是衣服也不是脸,还能撞吗?

    江舟正寻思间,人群中有人发出笑声:“若我所知不错,贵寺的《净世经》,不过是一部‘无字天书’吧?”

    “一堆白纸,你便是拿出来,也无人能看得懂啊。”

    此人在“无字天书”四个字上故意咬得很重,暗讽之意溢于言表。

    “哼!”

    红衣法王对别人可没有这么好脸色,环眼一瞪:

    “有玄母教主和……和这位前辈在此,以两位的道行修为,都是当世最为德高望重的前辈,当能分辨真假,你若不服,来和贫僧打上一架!”

    “你……!”

    那人面色一滞:“现在说的是经文之事,谁与你说这个?”

    “哼。”

    一声冷哼从癫丐僧鼻腔喷出。

    他此时已经从定中回神,外表也看不出有什么所得。

    但旁人却隐隐有种错觉般的感应,似乎……他没有这么癫了?

    癫丐僧翻起眼皮道:“净世经老子也瞧过,狗屁不通的东西。”

    见妙华欲要争辩,直接挥手打断道:“你也不用否认,不过你说的也并非是假话。”

    “两者确有几分相似之处,只不过哪个是偷来的,可就未必了。”

    院中众人微微哗然。

    听癫丐僧这意思,似乎反倒是尊胜寺的立教根本竟有可能是“抄袭”江舟师门的?

    这要是真的,传出去八成天下仙门都要震上几震。

    尊胜寺是什么所在?

    足以在阳州一地称尊的佛门法脉。

    虽不入圣地之流,却也是传承数千年的名教大宗。

    其立教根本若是抄来的,还抄得不全。

    尊胜寺名声先不说,这背后的意味可就有点令人心惊了。

    抄来的残经都有成就一个千年名教法脉,那江舟背后的师门有多恐怖?

    别人在暗自议论。

    江舟心中颇有几分古怪之意。

    要不是他自己心里清楚,都要怀疑这癫丐僧是不是他的托儿了……

    妙华皱眉道:“这位前辈,您是佛门前辈,怎也如此信口雌黄?”

    “屁的佛门前辈!”

    以癫丐僧的癫性,竟也不与他计较,只是呸了一声,翻着眼皮道:

    “你若不信,让人取来净世经,只要你不怕这劳什子经外传,老子自然有法子让你们瞧瞧经上文字。”

    妙华尊者紧皱眉头,似在犹豫。

    “好!”

    红衣法王却是直接大叫一声:“贫僧这就亲自回寺中一趟,取来宝经一验!”

    “江施主,贫僧非是针对你,只是事关尊胜寺名声,此事必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了。”

    江舟摇头沉声道:“此事查个清楚也好,江某虽与人无争,却也不能任人污蔑,更不能让人盗了师门宝经,却不闻不问。”

    说着话,他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的脸皮……

    他这是准备抓住机会反要咬一口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