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429章 莫打诳语 (求订阅、月票)@

作者:牛油果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江舟说了这几句话后,这些或在明中、或在暗中窥探的中,除了虞拱和随后赶来的梅清臣等肃靖司的人直接走了进来。

    毕竟在他们眼里,江舟是自己人,没什么好顾忌的。

    但也只是梅清臣等三四个主事的人进来,其余人都留在外面照应,以免那些居心叵测之人闹事。

    其他人都在犹豫。

    刚才他们可是已经见识过了。

    这看似平常的小院,可是连宝月和尚这等存在也不敢踏进去的。

    江舟也是摆明了不怀好意,想用这小院里的阵法对会宝月。

    他们进去了,要是这小子起个歹念,他们岂不是要被一锅端掉?

    这些人里,可是有不少都对江舟不怀好意的,更是不可能踏进去。

    “哈哈哈哈,江施主,贫僧当初可是求了你好几天,让贫僧到这树底下坐上一两日你都没答应,今日难得江施主你开口想邀,如此良机,断然是少得贫僧啊!”

    一声大笑,院外有人排众而出。

    众人看去,顿时一惊。

    又是一个和尚。

    竟是尊胜寺的红衣法王。

    他疯了?

    前些日子才被人吊在这院门之前好几天。

    如今又来找不自在?

    红衣法王身后,还跟着妙华尊者。

    他眼中似有疑虑,不过微微沉吟后,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连红衣法王都进去了,本有些犹豫不决的人咬咬牙,也都迈开脚步。

    陆陆续续的,进了二三十人。

    江宅的院子不算小。

    但对于外面的那些人来说却是小得不能再小了。

    这些人一进来,顿时将小院挤满。

    除了梅清臣这些“自己人”,还有红衣法王这般没皮没脸的

    其他人也没敢太靠近那两株树下。

    毕竟那里可是有两位至圣坐着。

    江舟看看人也差不多了,便道:“既然诸位不愿进来,那便就此请回吧。”

    “狐鬼,闭阵。”

    话音才落,众人便见江宅周遭浮现五座坊门,一现即隐。

    江宅却不见变化,一切如常。

    只是院中已经看不到人,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

    甚至有几位暗中窥视的入圣者也一样看不穿院中虚实。

    不由暗自一凛。

    这江宅……

    果然是暗藏玄机,极不简单啊……

    怪不得宝月和尚不敢踏入。

    江舟扫了一眼四周,发现这些敢进来的人,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至少修为道行都是常人所难及。

    其中竟还有龙虎道那位少君李伯阳。

    见江舟目光望来,李伯阳微笑点头示意。

    未曾开口,并未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要求特殊对待。

    像个普通吃瓜众一样,站在人群之中。

    他也不与入院之人客气。

    现在是他在“送礼”,该感恩戴德的是这些人才对。

    癫丐僧已经不耐烦道:“小子,戏也作足了,经文呢?”

    江舟笑道:“癫前辈莫及,难得见到两位前辈,如此缘法,可否先容晚辈请教一番?”

    癫丐僧不耐地挥手道:“有何疑问,快快说来!”

    江舟朝玄母教主道:“教主前辈,还请先一观此经。”

    玄母教主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捧着那几页经文,低着头,似乎沉浸其中。

    此时也没有理会江舟。

    片刻后,她却突然将经文一掷,落回案上。

    神光之中,隐约可见她垂下头,似乎在平心静气。

    半晌才道:“我不修佛法,此经看不得。”

    “嗯?这天底下还有你这婆娘不敢看的东西?”

    癫和尚怪笑一声,起了好奇心,伸手就要抓过经文。

    玄母教主对他出言不逊也不以为意,冷声道:“癫和尚,本教主劝你也莫看,你神魂有缺,若是发起疯来,可没人救得了你。”

    “这么邪门?”

    癫丐僧虽然疯疯癫癫,却不是疯得没脑子了。

    玄母教主此人为红尘三仙之一,高深莫测之极。

    当世之中,身在红尘,真正能冠上一个“仙”字的,也就这寥寥几个。

    癫丐僧为人癫狂,却也自问未必及得上这婆娘。

    她如今虽只是一具元神化身来此,与本尊相去甚远。

    但癫丐僧也不敢不慎重。

    犹豫之时,玄母教主说道:“江小子,你也算是文道中,怎不知‘文字,载道者也’之理?”

    “真经不落文字,否则其道自蕴,寻常人看不出玄妙也就罢了,我等若看了,两道相争,必然要分个高下。”

    “这经文,还是由你读出来吧。”

    江舟一愣。

    他还真不大知道这一说法。

    这也显露出他孤家寡人,无人指点的弊端了。

    这种念头却不能露出来。

    歉意一笑:“倒是晚辈疏忽了。”

    言多必失,江舟也不多说,拿起经文,便读了起来:“如是我闻……”

    “我有诸法之要,有不可思议大神力。”

    “若复有人一经于耳,先世所造一切恶业悉皆消灭,当得清净胜妙之身……”

    “从一佛土至一佛土,从一天界至一天界,乃至遍历三十三天……”

    “身口意净亦无苦痛……”

    “诸佛净土及诸天宫,一切菩萨甚深行愿,随意游入悉无障碍……”

    从江舟开口读经之时,经文似有种魔力,令院中众人沉陷其中,不可自拔。

    半篇经文读毕,众人恍然惊醒,眼中茫然。

    他们现在的状态有些奇怪。

    似有所得,却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刚刚江舟所读的经文,却又清清楚楚地记在脑中。

    只是回忆起来,却再普通不过。

    就是述说一尊佛陀与众生说法的画面。

    经文虽有妙义,却也不过如此。

    普通人若能常诵,或许确有导人向善之力。

    但对他们这些修行有成的人来说,却和一般的神佛志异没有多大区别。

    其中只有几人除外。

    玄母教主,癫丐僧,都闭目不语,身上散发着一种玄异晦涩的气机。

    另一边,却是尊胜寺的妙华尊者与红衣法王。

    他二人也和其他人一样,似有所得,却又无所得。

    但他们的反应却有些奇怪。

    两人相视一眼,眼中竟是无比惊疑之意。

    妙华尊者回过头来,盯着江舟手中的几页经文,目中精光闪烁。

    红衣法王低喝一声:“妙华,你想干什么?”

    妙华尊者神色变化,最终神色一定,也不理会红衣法王的低喝。

    朝双树下走去。

    “阿弥陀佛!”

    妙华尊者合什道:“贫僧有一问,江施主可否为贫僧解惑?”

    江舟有些奇怪,不过还是伸手示意道:“尊者但说无妨。”

    妙华尊者直盯着江舟双眼:“敢问江施主,是从何处得来此经?”

    江舟莫名其妙道:“自然是吾师所传。”

    哪知妙华尊者却摇头道:“施主莫打诳语。”

    江舟皱眉道:“尊者什么意思?”

    “此经分明是我尊胜寺立教之本——《大教王佛母说净世经》,怎成了施主师门所传?”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