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10章 勒马,问谁雄! (求订阅、月票)@

作者:牛油果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江舟从空中收回目光,对贺惊弦的喝问毫不理会,看也不看。

    骑在马上,面色一肃,朝天拱手一拜,高声道:

    “下界小辈江舟,拜请伏魔帝君垂聆示现。”

    天上黑云重重密布,低压压令人窒息。

    数十万大军汇集,却森严无声。

    肃杀之气弥漫,令人胆寒。

    “他在干什么?”

    城头范缜等人也已看到阵中变化。

    相隔数里,城头上多是文人儒士,并非人人能看清、听清。

    即便是范缜这等离大儒只一步之遥的名士,肉身也只比寻常人强些罢了。

    耳力、目力却也没有达到离谱的地步。

    还好有谢步渊等人听得分明。

    谢步渊神色古怪,将江舟的动作话语重述了一遍。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

    “这是何为?”

    “难道他背后尚有高人?”

    “我倒是记得,传闻这位江校尉师门颇为不凡,当初平蛮将军府失宝,便是其同门所为,闹得平蛮将军灰头土脸,却连人影都摸不着,”

    “还有不久前令浩然现世,为我儒门再添圣道的谪仙人,也与其同出一门,莫非是在唤其门中长辈?”

    “伏魔帝君……”

    “好霸道的口气,你们可有听过此名号?”

    “敢自号帝君,且冠以伏魔二字,若非是失心疯,便非是等闲之辈。”

    众人议论纷纷之际,范缜眼中惊疑不定,看向谢步渊,低声道:“你可听清了?他真是自称下界小辈?”

    谢步渊道:“不过相隔数里,我岂能听错?”

    旋即脸色微变:“你是怀疑……”

    范缜低喝道:“噤声!”

    谢步渊一滞。

    心中已经掀起狂涛。

    下界……

    既称下界,那自然就有上界。

    “上界”是什么,一般人不知道,他们如何不知?

    但即便是他们,也不敢将之宣之于口。

    不仅是他们不敢,当世所有知晓这两个字的人,恐怕都是讳莫如深。

    若真是如他们所想,还真不知是祸是福……

    大军阵中。

    “嗯?”

    贺惊弦看着保持着望天而拜的江舟,半晌没有动静,不由眉头一皱。

    不耐道:“装神弄鬼,不知所谓。”

    “本将再问你一次,是降,是死?”

    他已经将手中令刀高举。

    大有江舟敢言不降二字,他便要其人头落地之势。

    江舟却仍旧不闻不睬。

    令贺惊弦心中恚怒不已。

    若非萧别怨有言在先,他早已下令将其乱刀诛戮。

    即便如此,他高举的令刀也已经重重挥落。

    就算要活捉,也必要给他个教训。

    否则他日他还有何威严掌军?

    却见一动不动的江舟忽然动了起来。

    望天而拜的双手缓缓放下。

    只是这么一个微小的动作,却已经令贺惊弦神色猛然一惊。

    只因眼前之人,已经完全变了。

    与其说变,不如说是凭空换了一个人。

    哪里还是那个唇红齿白,如白面书生般的小子?

    赤面蚕眉凤目,绿袍金铠青巾。

    丹凤眼,面赤如丹。

    身九尺,川渟岳峙。

    高踞马上,三缕美髯垂胸,于万军肃杀之中,随风轻拂。

    一双丹凤眼微阖,似睡非睡。

    不知为何,此人一动不动,连眼都未睁。

    贺惊弦却如同背上、心头同时降下了一座大山。

    压得他背弓欲折,窒息难言。

    不仅是人,就连其坐下马,也变了个模样。

    原先的那马,一身华赤,鬃尾黑亮,无愧神骏二字。

    如今马的模样却是连鬃尾都变成了赤红之色。

    红得刺目,红得惊心。

    体长愈丈,矫健如龙。

    马首高昂,竟如人般扫视周遭数十万大军,透出不屑之意。

    城头。

    “这、这是怎么回事?!”

    亲眼见着江舟大变活人,无声无息地变成了另一个人。

    哪怕众人都是身居高位,见多识广,也尽皆惊诧莫名。

    “难道是……”

    “龙虎道拘灵遣神之术?!”

    “不对!拘灵遣神之术乃是龙虎道中历代天师拘拿天下灵妖怪魔,制成一张神谱,门中真修可以天师令法役使。”

    “但拘灵遣神,是以人役灵,唤请虚神附体,借力附身,并不会如此改换形貌。”

    “可他……”

    “他这分明是变了一个人!”

    “我想起来了……传说上古之时,有神灵不灭的仙佛,能借凡人之身示现,难不成……”

    “不可能!那只是上古之民编造的传说!”

    众人惊震之时,军阵中。

    贺惊弦咬牙苦苦支撑着那若有若无的压迫,一条大脊被压得咯咯直想。

    他紧咬牙根,一个一个字地艰难地吐出:“你、是、谁!”

    “某,关羽。”

    却见此人双眼未睁,轻抚长须,淡淡吐出几个字。

    一股萧杀之意陡然随这三个字平地而起,刮过数十万大军。

    清清楚楚地传进每一个人耳中。

    却深深烙印在了每个人心中。

    数十万大军,寂静如死。

    城头上众人,瞠目不语。

    谁都识此人,也不闻此名号,陌生得紧。

    偏偏只这三个字,便令人听到了无边傲气,如嶽神威,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无论敌我。

    “啊——!”

    贺惊弦骤然发出一声尖嚎。

    因为他再承受不住了。

    这一声不叫出来,他的脊背都要断了。

    这一声叫出来,他似乎终于摆脱了一丝那如嶽威压。

    “杀!”

    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用尽全身力气,奋力挥起令刀。

    同时打马转身,逃也似地跑回大军之中。

    数十万大军的拥护,才令他得以稍安,喘出一口气来。

    喊杀之声震天。

    数十万人齐动,大阵倾刻而起。

    竟能迎着此人的威压扑杀而去。

    如蚁如潮的大军瞬间淹没那一袭绿袍金铠。

    “唏??~!”

    座下赤骏陡然高扬双蹄。

    数百士卒轰然倒飞。

    赤电一线,直插入大军之中。

    一袭绿袍,一柄长刀。

    人头起,残躯落。

    宝马骤驰似虎,青龙飞舞如轮。

    鬼神见了须瞋,马下人亡身滚。

    血如雨纷落!

    城头众人只觉从那绿袍之人被大军淹没,到势如破竹,杀穿整个大阵,冲入中军,不过是眨了个眼的功夫。

    才堪堪回转中军的贺惊弦听得马蹄声如雷震响,背后寒毛陡然一炸,须发直竖。

    惊魂乍起之时,念头未起,便觉天旋地转。

    视线急速转动,高高升起。

    转动间,他看到了数十万大军呆立。

    一人横刀立马,闭目拂须。

    他们在惊什么?怕什么?

    “咚……”

    人头落地。

    贺惊弦再无意识。

    怀水荡荡,群山如戟。

    风云晦暗,旌旗摇荡。

    赤兔嘶风,青龙偃月,惊煞千里沙场。

    数十万军无颜色,失魂落魄胆欲裂。

    城头众人也是脸色苍白,双手颤颤……

    是惊,是惧,也是激动如狂!

    心中全是那独立万军之中,手抚长须,闭目养神的神人身影。

    马如电,刀如雪,气如虹。

    手起头同落,凛凛快哉风。

    勒马,问谁雄!~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