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48章 做我的奴隶(1)@

作者:孤影欲随风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看看这是谁!”揭开罩在头上的麻袋,布满灯烛的宫殿,气派不输皇城。

    “杀了登徒,谭军士气必遭重创,我军可趁机夺取都城,完成大业。”天玄子谏言道。

    “这个人,确实该杀。”谭深拔出长剑,双手握住剑柄,居高临下将登徒踩在脚下,剑刃抵在喉咙上。

    登徒口中塞满异物,想叫叫不出,最后的大笑保命绝技也无法施展,这次真的要完了吗?

    “害本王远离都城。”谭深的剑刃从喉咙移到心脏,“去死吧!”

    拓跋雪从梦中惊醒,仿佛听到登徒痛苦的呻吟。帐外篝火穿过门帘映在拓跋雪的眼中,是风?是人?刚刚似乎有黑影钻进帐中,“登……”

    “嘘!”灵巧的黑影翻滚到拓跋雪的床前,捂住拓跋雪的嘴,低声解释:“嫂子莫怕,是我,莫三,军中有变,快随我离开。”

    拓跋雪将信将疑,过去这两天常能见到登徒与莫三攀谈,两人关系似乎不错,听闻帐传来阵阵吵闹,夹杂着兵刃撞击的金属声,或许莫三所言非虚,遂立即起身随莫三割帐逃生。

    两人出了军营并未走远,拓跋雪立即询问登徒下落,莫三无法继续隐瞒,只能讲出实情,“谭军中了叛军圈套,全线溃败,上将军带去的兵马损失惨重,上将军至今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这两天拓跋雪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如今竟成了真。

    “嫂子莫要担心,上将军武力超群,也许只是突围时走散,过几日就会回来。”莫三安慰道,实则心里也没有底,派出打扫站场收回的尸体,确实没有登徒的,但有几十具被烧的焦黑,难以辨认,很难说其中是否就有登徒。

    拓跋雪默默望着远方,篝火通明的营帐像希望更像绝望。若不是遇到登徒,她定然要嫁于权势熏天的族长,亦或是战功显赫的勇士,不论嫁给谁,嫁入那个氏族,终究都要在离别和被离别的担忧中度过此生。谭国并没有给她的命运带来任何改变,她终究要经受担惊受怕的煎熬与生离死别的痛苦,而且,这一天来的比预料的更早。

    “嫂子,上将军对属下有知遇之恩,若非上将军提拔,属下至今恐怕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百夫长,属下心中上将军就是至亲之人。属下定竭尽全力寻找上将军下落,将上将军寻回。如今鞠将军被夺了兵权,由宫里派来的禁军指挥使接管平叛,鞠将军担心鸟指挥使乱来,令属下出此下策带嫂子先离开军营,明日随鞠将军返回都城。”莫三先是表明个人立场,并将鞠守仁的计划转达。

    “我不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别想就这么甩下我。”

    “鞠将军会送嫂子回登府,属下若有上将军的消息,定第一时间通知登府。”莫三对登徒最初只是感激,感激对自己的提拔,泉城之战后,莫三对登徒产生了一丝丝崇拜,这次得知登徒孤军深入巴戎,化解两国危机,斩杀巴戎第一名将任天正后,莫三对登徒陷入狂热崇拜,堪称军中第一登吹,此时此刻,莫三对登徒崇拜之余,又有了些许羡慕。

    本以为拓跋雪就是登徒寂寞难耐从巴戎拐回来的,得知拓跋雪出身名门后,认为是政治联姻,如今看来,绝非如此。从驰援泉城时的小萄,到如今的拓跋雪,登徒身边始终有大美女陪同,又都对登徒死心塌地,若是让莫三再见登徒,定要向上将军请教一二,结束他这二十多年的老处男生涯。

    “帮我准备一匹马,我会亲自去找。”拓跋雪拒绝了莫三建议,仍坚持自己去找登徒下落。

    “嫂子回都城,其实属下还有一事相求。”莫三只能使出最后一招安抚拓跋雪,外面兵荒马乱,若真找到登徒,再把拓跋雪丢了,让他如何交代。

    “什么事?”拓跋雪将信将疑。

    “当年上将军支援泉城时,军中有一员大将,名叫顾墨。原是禁军大将军,现在升任上将军,但是个闲职。希望嫂子回到都城,找机会联络此人,邀他伺机脱身,与属下一见。”

    “有什么重的事?听上去并不紧切,回都城后再见也不迟。”拓跋雪猜测这只是莫三编造骗她回都城的借口。

    “这一战结束,生死未知,即便活下来,也不会回都城。”莫三解释道:“这事很重要,还请嫂子务必转达。”

    “可是……”拓跋雪犹疑不决,重要?看不出有什么重要的地方呀?

    “上将军入营时就询问过顾墨下落,这事真的很重要。”墨三暗示道。

    “好吧!”看莫三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既然登徒也想见这个人,那便随鞠守仁先回都城,传达消息后,随这个顾墨一同离开都城寻找登徒便是。

    见拓跋雪终于答应回都城,莫三算是松了口气。

    太阳刚钻出地平线,鞠守仁带领少量亲卫离营反都,拓跋雪在双方商定好的地点回合,随鞠守仁踏上反都之路。

    陪都内,谭深心满意足坐在行宫龙椅上,虽然只是行宫龙椅,但感觉并没有什么差,谭深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坐进皇城龙椅。

    “咳咳……”昨夜登徒认为自己死定了,现在感觉还活着,眼眯成一条缝,熟悉的脸正注视着他。

    “周婉……”登徒下意识唤出她的名字。

    “贱人。”

    登徒离开意识到眼前并非周婉,而是周玲。

    “你……咳咳……”登徒全身无力,手脚冰冷,想动动不了,想说说不出。

    “你的命是我捡回来的。”周玲掐住登徒的脖子,威胁道:“你的命是我的,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奴隶,我的奴隶不准在提起那个贱人的名字,否则……”

    “咳咳咳……”登徒无法呼吸,缺氧使他陷入幻觉状态,眼前看到的一切,听到的一切,都变的极不真实。

    “一定是死后综合症,很困,很累,很不舒服,在睡一会儿吧!或许到站就能见到阎王。”登徒闭眼暗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