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四百四十章:夜里博弈斗狠

作者:小鱼大心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顾九霄走了,白云间也走了,剩下楚玥璃和顾喜哥干瞪眼。

    眼瞧着日头下沉,前来吊唁的人都纷纷离开,整个侯府再次沉寂在一片压抑的痛苦之中,令人无法喘息。顾喜哥又哭了一阵后,含泪睡下。

    许太医来到梧桐阁,声称要给楚玥璃号脉,看看是否需要喝些药调理一下。

    楚玥璃将许太医请进屋内。

    许太医在楚玥璃的手腕上垫着一方丝帕,这才按下手指,仔细诊脉片刻,收回手,道:“小姐脉象虚弱,气血两亏,当真要仔细调养才是。”

    楚玥璃道:“那就有劳太医了。”

    太医摆了摆手,从袖口掏出一个眼睛大小的盒子,打开,将一颗黑红色的药丸取出,放到楚玥璃的桌子上,道:“小姐可把此丸用水调开,服下,夜里当能安稳入睡。”

    楚玥璃收起药丸,道:“谢太医。”

    许太医微微颔首,垂眸离开。

    楚玥璃拿起药丸看了看,然后对守在门口的丫头道:“璎珞,给我拿个勺子来。”

    璎珞应下,转身离开,片刻后,送上一个勺子。

    楚玥璃倒了半碗水,将药丸扔进碗中,用勺子搅了搅,对璎珞道:“再取些糖来。这药,应该挺苦的。”

    璎珞应下,再次离开。等她回来时,发现碗中的药都被喝干净了,只剩下浅浅的一点药渣,而楚玥璃正皱着眉道:“快,糖给我,太苦了。”

    璎珞忙将糖递上。

    楚玥璃一抬头,将糖送入口中,而后站起身,去洗漱。

    璎珞问:“小姐可需要璎珞做什么?”

    楚玥璃含糊地回道:“不用,我自己可以。”

    璎珞退出,楚玥璃挑眉一笑,翻开手心,手中赫然躺着两颗球。一颗红黑色的药丸,一颗橘色的果糖。而今,住在顾府,必要步步为营。顾喜哥吃什么,她就吃什么,总不会错。至于这些药丸,还是算了吧。

    楚玥璃简单洗漱过后,就躺下了。

    璎珞见屋里吹灯,没了动静,忙去向长公主回禀消息。

    长公主将人打发走后,勾唇一笑。

    顾管家道:“恭喜长公主得偿所愿。”

    长公主道:“那楚玥璃素来狡诈,若是一击即中,本宫还觉得无趣呢。交代给你的事儿办得如何?”

    顾管家道:“长公主放心。小人已经吩咐妥当了。”

    璎珞回到梧桐阁中,偷偷向楚玥璃的房间里张望,却始终没听见什么动静。

    忽然,传出开门的声音,吓了璎珞一跳。仔细一看,发现开门的竟然是顾喜哥。于是立刻屈膝施礼,道:“小姐……”

    顾喜哥将手指竖起,放在唇上,发出嘘的一声,然后示意她躲开。

    璎珞得了长公主的吩咐,要看住楚玥璃的一举一动,有事情随时向她禀告,却不知道长公主有何打算。而今,自家小姐要进楚玥璃的房间,她也没觉得有何不妥,便退下去休息了。

    顾喜哥蹑手蹑脚地进了楚玥璃的房间,来到床旁,动手去掀楚玥璃的被子。

    楚玥璃本是背对着顾喜哥侧躺着,当顾喜哥伸手时,她突然翻身坐起,吓了顾喜哥一跳。

    顾喜哥捂着心脏道:“阿璃姐姐,是我,喜哥。”

    楚玥璃问:“什么事儿?”

    顾喜哥回道:“我想起你的箭伤,晚上没有换药,就拿了金创药来。”晃了晃手中的小瓷瓶,“这是大内秘药,可好用了。”

    楚玥璃笑了笑,道:“我自己来吧。”将攥在手中的发簪重新藏到枕头下。

    顾喜哥道:“那怎么行?箭都是你自己拔的,我若再不做些什么,会心里有愧的。我二哥也不知道怎么了,性情大变。阿璃姐姐,你不要生他的气,等他过劲儿了,定会和你道歉的。”

    楚玥璃点了点头。

    顾喜哥起身,来到桌前,提起遮光的灯罩,露出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让满室亮起雍容华美的光亮。楚玥璃对比了一下白云间送自己的夜明珠,和眼下这颗,顿觉差距不是一星半点的大。嗯,若是把这颗夜明珠戴在头上,那可真是……挺有“笑果”的。

    顾喜哥帮楚玥璃脱下小衣,取下渗血白布,将金创药往上洒,然后为楚玥璃重新包裹住伤口,这才瞪着两只满是渴望的眼睛,道:“阿璃姐姐,我能和你一起睡吗?”

    楚玥璃点头。

    顾喜哥重新将夜明珠罩上,欢喜的躺在床上,将身子悄悄往楚玥璃的方向挪了挪,这才闭上了眼睛,然后……絮絮叨叨地开始说起了话。她的声音很小,若不仔细听,还真听不清。等她自己说够后,人也就睡着了。

    楚玥璃忍俊不住,摇头一笑,暗道:真是个讨喜的小丫头。

    实则,二人年纪相仿。

    楚玥璃侧躺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后背有些发麻,当即意识到,那药不对劲儿!

    她防火防盗防黑手,却没防着顾喜哥!然,若真是顾喜哥有心下毒,她绝不会这么安心地躺在自己身边睡觉。由此推断,定是有人在喜哥的金创药里动了手脚。

    楚玥璃立刻爬起身,下了地,将发簪往头上一插,然后扯掉背上的白布,抓起水盆,直接就倒在了身上,冲掉那些药粉。

    声音太大,惊动了顾喜哥。她支起身子,迷糊地问:“阿璃姐姐,你怎么了?”

    水盆掉地,发出咣地一声。

    守在外面的护卫立刻冲进屋内,就要去抓楚玥璃,结果……却错抓了顾喜哥。

    顾喜哥大惊失色,用被捂着自己尖叫道:“啊!!!”

    隔壁,白云间和顾九霄都没有睡,闻听这声尖叫,立刻飞奔而去。

    聚宝阁和梧桐阁之间看似只有一墙之隔,其实墙中间还留有一个小门。白天打开,晚上落锁。

    顾九霄一脚踹开小门,冲了过去。白云间紧随其后,连四轮车都忘了坐。甲行拔出长剑,严阵以待。

    屋里,护卫们怕“楚玥璃”叫出声,立刻用布塞住了她的嘴,然后将床单一把扯出,一分二位。一名护卫将半张床单缠在“楚玥璃”的脖子上,就要勒死她。另一名护卫则是将半张床单穿过房梁,准备将死尸挂上去。这动作,倒也算得上是配合默契了。

    楚玥璃倒在墙角,竟无人注意到她。她勉强睁开眼睛,然后拔出发簪,往自己腿上一扎,强迫自己清醒了三分,这才一跃而起,直接用发簪刺入那名勒紧顾喜哥脖子的护卫的眼睛上。

    护卫发出惨叫:“啊!”松开了顾喜哥。

    楚玥璃在另一名护卫抽刀之前,直接将发簪送进了那人的喉咙里,拔出时,带入一片血雾,喷了一脸。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