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二卷 天国的阶梯 (八)@

作者:过路闲人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在傍晚时分,腾龙商队的观察员终于看到了驿站那宽广的防卫墙,车队所有的人不由得同时松了一口气。

    车队在城墙下面停了下来,汉斯跳下车朝城墙上的重甲守卫高声呼喊:

    “嗨,特瑞,我们又从死神手底下逃了回来,你肯定想象不到我们刚从一群狂暴野猪的眼皮底下毫发无损得逃了出来!”

    “哦?我们的汉斯回来了?今天会不会比你以前执行的任务时更惊险刺激?”

    重甲士兵打开了脸部的面罩,笑嘻嘻地回应着汉斯并启动了聚集点的合金大门的开关,大门缓缓滑入数米厚的钢铁城墙之内。

    汉斯用自己的个人终端刷了一下大门内的收费处终端,然后朝身后的车队招了招手:

    “老规矩!大家找一块空地将车队安置好,然后可以自己找地方放松一下!不过要记得在12点之前回到营地,在巡逻队休息之后,只有天知道那群寄宿的杂碎会对你们做出什么事情来!”

    “明白了,头!”

    车队的小伙子们稀稀拉拉得回应着,这帮精力旺盛的小伙子们显然没有把自己老大的话放在心上。

    往下前往西京的路上,这是最后一个有联盟士兵驻守有着正常秩序的中继站了,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他们都只能在各方势力建造聚集地里休息和补给。

    那可是完全是没有任何法律约束的地方,堪称是亡命之徒和罪犯的天堂,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可以在哪里做任何的事情!而相对的,像他们这样的弱者,则可能遭遇上所有你能想象到欺凌!所以每次回西京时在这个设备比较完善的休息站狂欢,已经成为了这些年轻人固有的项目。

    汉斯摇了摇头,放任那些年轻人离去,在这个朝不保夕的年代,适当的宣泄压力是保证自己不崩溃的重要手段之一,而这个中继站对弱者还是相当友好的,能够进入这里的都是有一定身份和底蕴联盟成员,汉斯至少不用担心自己商队的成员被人莫名其妙得杀害。

    另一边,脱下自己笨重装备的云鸢正拉着刘雨馨飞奔,一边还拼命地催促:

    “快点啊!这里可好玩了!”

    刘雨馨则是一脸的无奈,逛街什么的他可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在旧时代他就没什么机会得到零钱,自然也就没有逛街的习惯,唯一的爱好也只有逛一逛不要钱的书店和图书馆。

    让刘雨馨意外的是云鸢居然将他拉到了一个十分喧嚣的超大型建筑物面前,看起来像是一个被废弃的三层厂房,正大门上面的霓虹灯招牌上闪烁着“夜世界”红黄蓝相间的彩字。里面传出来的鼎沸人声,喧嚣的音乐,迎面而来的扑鼻酒精味道,一下子就让刘雨馨明白了自己来到了什么样的一个地方。

    刘雨馨犹豫了,故事中各种意外一般都由酒吧中产生,不太喜欢惹是生非的他对酒吧什么的可没有什么期望。

    刘雨馨止住了脚步

    “不要吧?”

    云鸢挽住他的手将他架了进去,不屑地说道:

    “怕什么?有我呢!到了晚上,有点意思的地方也只有这里了!”

    驿站当中自然还有其他的娱乐场所,但那都是像汉斯那样的高阶进化者才能涉足的地方,像他们这些普遍只觉醒一两次的人,也只能夜世界酒吧寻求刺激。

    等刘雨馨一走进酒吧,才发现里面还真得如同云鸢所说里面什么都有!

    带着扑鼻香味食物在客人间游走的小贩,向客人的女伴们兜售美妆物品还漂亮首饰的投机者,拿着各种精良工具和设备的手工者。甚至能偶尔看到背着巨大背包在各个包间里来回穿梭的巨汉,背包被撑起来的鼓囊处明显能看出各种武器的轮廓。

    这也与他心目中大家拼命喝酒和唱歌跳舞的酒吧相差太大了!

    看刘雨馨一脸的诧异,云鸢面露得色,朝柜台里的酒保打了个响指:

    “照旧给我来一杯鸡尾酒,另外……再来一杯相思情浓吧”

    “好咧,一杯鸡尾,一杯相思情浓!”

    没几分钟,一杯鸡尾酒和一杯由口味绵甜红酒调试的相思情浓就被推到了他们面前。

    看着云鸢那期待的眼神,刘雨馨取下了自己的面罩将自己面前的复合酒饮上了一口。

    青春美丽的云鸢本来就够抢眼的了,一进来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刘雨馨取下面罩时更是引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察觉到自己被其他人瞩目,刘雨馨又赶紧将面罩戴了回去,但为时已晚。

    “帅哥,怎么以前从未见过你?”

    一位高挑性感的美女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刘雨馨的身边,长相倒是十分甜美,就是因为浓妆艳抹而让人觉得有些过分妖治。

    “哼!”

    云鸢冷哼一声,像是一只护食的小猫强势插进了两个人的中间,咬牙切齿地对那女人说道:

    “莎莎,这可是我带来的同伴,你不要越界了!”

    这位被叫做莎莎的女人和云鸢同为经常在这里出现的顶尖美女,双方一直都在较着劲,基本一见面就是火星撞地球的劲爆场面。

    莎莎无视云鸢眼中快要喷射出来的怒火,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长长的女士专用细烟,然后喷了云鸢一脸。

    “你们结婚了?”

    云鸢没想莎莎忽然问出这些话来,被挤兑得满脸通红,好半晌才低声说道:

    “没有……”

    莎莎嘴角上绷出一丝冷笑:

    “既然你们都还没有结婚,云鸢你有什么立场阻止我与他交往?或许这位小哥对你早已腻味了呢?”

    说完又向刘雨馨展颜一笑,抛出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偶尔换个口味也别有风味哦!千万不要那么急着下决定!”

    “啊这……”

    从未经历过这种阵仗的刘雨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们这话是从何说起啊……

    现在的刘雨馨只希望这场闹剧尽快结束!

    正在刘雨馨感到异常尴尬的当会儿,“嗵!”的一声一杯大号啤酒被一只粗壮的手重重磕在了吧台,荡漾起来的酒沫子都飞溅到了刘雨馨的身上,行为异常的无礼!

    手的主人也同样的粗俗不堪,一张赘肉横生的凶脸上镶着满嘴的黄牙,一开口嘴里的臭味浓烈得能熏得人吐出隔夜饭。

    “小子,你现在不该挪一挪位置吗?”

    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站在吧台横眼看着刘雨馨,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意思。

    刘雨馨皱了皱眉头转身准备换个位置,有这么恶心的一个人在自己身边,说什么也不可能愉快得起来。

    “等等!你这个没礼貌的家伙,准备一个招呼都不打就离开吗?”

    大汉奋力得一拍桌子,跳起来的啤酒杯将其中的酒洒出了大半

    “在夜世界还没人敢这么不给我面子的!”

    这明显就是在找茬了!

    “坦克,是坦克!这家伙找到新主子越发嚣张了!”

    “有好戏看了,你们说汉斯和坦克的后台老板,他们到底谁更厉害?”

    “切~,你会不会类比?汉斯不过是一个退伍的特战队员,拿头跟人家比呢?让他原来的队长出面还差不多!”

    “别吵!好戏就要开始了!”

    ……

    在酒吧里的窃窃私语中,刘雨馨和坦克的身边人来人往的吧台瞬间被空出一个大圈,附近座位上的客人都忙不迭得结账走人,生怕被殃及池鱼。

    在两人对峙当中,一位穿着体面的小胡子从里间走了出来。他正是这个夜世界的主人鬼老七,一位资深的地头蛇!

    鬼老七一看吧台上剑拔弩张的气氛,不悦地说道:

    “坦克,你这是又想在我这儿闹事吗?”

    “鬼老七,你别插手,这是我和他的事!”

    坦克一指刘雨馨,表明了自己就是冲着他来的,坦克就是看不惯刘雨馨这种只靠一张脸去勾引女人的小白脸,今天非得让他当众出丑自己才能舒心。

    “你这是铁了心要在我这闹事了?”

    鬼老七再次厉声问道。

    像坦克那种杂碎,缓冲区的荒野上每天都要死上几个,以前说收拾也就收拾了。可最近他傍上了一个大靠山,自己在发作前也得好好掂量掂量,俗话说得好,打狗还要看主人。

    鬼老七也不知道南宫家的人为什么会看上那样一个扶不上墙的烂货。

    在中继站为贵宾们修建的休息室当中,也有人心存这样的疑问。

    “这个问题很简单!”

    南宫坤背负着手站在窗前,慢斯条理地对身后的南宫珲说道:

    “在古战国时期有一位国君想求一匹千里马,但三年过去了都没有任何人去回应他。然后国君的一位侍卫说,这事交由我去办,一定能给你个圆满的答复。国君欣然应允,命侍从全权操办此事。次日,侍从广贴布告,许诺能进献千里马者赏千金,并与数月后指使一人带着马头前来领走赏金五百。没过几个月,果然有数人牵着真正的千里马前来。”

    “千金买马骨?”

    “没错!我们家族经过了数次挫折,前景大不如前,在风险面前很多人都选择止步观风。现在我们就要表露出这样的一种求贤若渴姿态,向天下所有待价而沽的人才宣布:看吧,像坦克那种货色都能在南宫家获得足够的好处,真正的人才在南宫家是不会吃亏的!”

    “我明白了!”

    南宫珲眼睛一亮

    “所以我们不但不能嫌弃他,还要力挺他是吧?”

    “没错,所以你该出发了!去看一看这位不卖我们南宫家面子的鬼老七,背后站着那尊大神!”

    “那我现在就去!”

    南宫珲说完之后大步踏出房门,对一直等在门外的坦克小弟喝道:

    “带路!”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