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0305 门墙生隙

作者:衣冠正伦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随着河东王率众离开,来俊臣也在金吾卫街徒们的保护下去往南省,聚集在城西月堰的时流各家,也都快速散开,将此间所见冲突转述别人。

    发生冲突的双方,河东王乃是宗枝少俊,秀才高誉,其人久离归都,已经引起世道各家的趋迎。

    至于来俊臣,那就更不用说了,其人乃是继周兴之后,另一个让朝野闻风丧胆的酷吏人物,年初政事堂宰相班子几乎被集体颠覆,便是其人手笔。

    这两个人俱是非凡人物,彼此爆发冲突,且来俊臣险些被河东王当街打死,可想接下来朝野之间必然会引发新一轮的震荡。亲眼目睹其事的时流各家,对于事态后情也都各有各的看法。

    从感情上而言,这些时流们自然心向河东王。少王虽然也不乏非议缠身,但总体上而言,无论出身、才貌俱都容易让人心生好感,这一次当街行凶,也不乏人为之喝彩,对少王更生好感。

    但好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们却都不大看好河东王。

    一则来俊臣的猖獗是有目共睹的,圣皇陛下对其宠眷纵容也深,其人入事以来,单单由其人攀诬入刑乃至于身死的宰相与南衙大将们,便有数人之多。至于其他名门或是大臣,遭殃的更是数不胜数。

    二则少王虽然也享圣眷,但毕竟远离时局数年之久,朝堂上几乎没有什么声援。而且从河东王最后的爆发开来,来俊臣是已经打算牵引已故雍王的旧事,要将少王一家一网打尽。

    已故雍王李贤,本就是一个不可轻易触及的敏感话题,如果这件事被牵引出来,即便是有人因为同情而想要暗助少王,也要因为担心遭受牵连而不敢轻易置喙插手。

    当然,朝堂上或会引起的纷争还在其次,众人也都明白,这一场冲突最终走向如何,关键还是在禁中圣皇陛下态度如何。

    事情发生不久之后,便有人见到刚刚被罢免宰相之位的魏王武承嗣、包括其他武氏诸王,全都匆匆入宫。意图如何也很明显,武氏诸王们近来连失重位,极大可能是想借这一次机会打压河东王,以重振威风。

    相对而言,真正旗帜鲜明、赶在第一时间入宫支持少王的则几乎没有。

    如今李氏一门宗枝本就凋零,唯一能够在女皇面前说得上话的只有一个太平公主而已,但太平公主眼下还在忙于帮助少王安顿家眷,不能赶在第一时间入宫。

    事情刚刚发生,少王处境局面已经大大的不乐观,也让人对此充满同情与担心。

    禁中山斋院,薛怀义身穿紫红色的僧衣,脑壳上抹着香油、显得越发的油光锃亮,此时正端坐高台,手持经卷宣讲佛义。

    高台周围聚集了大量的宫女宦者,一副专心听讲的模样。尽管他们也不知薛师究竟在讲什么,但此一类的无遮法会几乎每天都要举行,如果不参加,那就是不尊佛法、摆明了要找小鞋穿。

    薛怀义在台上照本宣科的诵读,他对这一类的佛会兴趣不大,但却比较享受这种受人追捧的感觉。

    可是讲着讲着,却发现台下许多人悄悄散去,这不免让他大感不满,合上佛卷怒声道:“作此无遮会,法施于众,不辨贵贱上下,为的就是扫除你们的贱性孽根,各人受惠,不珍惜这样的法缘,难道是想永生沉沦畜生道?”

    听到薛怀义怒声,下方那些宫人也慌了神,一些本来已经退出一段距离的人又忙不迭返回来,叩告道:“请薛师恕罪。诸位大王贵人入宫,殿中乏人侍奉,所以才要……”

    薛怀义听到这话,脸上便露出好奇,下了高台追问道:“诸王一起入宫,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河东大王今日归都,右台来中丞阻路,被大王喝令拿下,当街殴打、几近身死……”

    宫人不敢隐瞒,快速将事情交代一遍。

    “河东王今日归都了?”

    薛怀义闻言后,脸色有些复杂,转又抬手抚摸脑壳大笑道:“几年不闻声讯,河东王倒是气性渐长,都敢招惹来俊臣那样的疯狗。狗贼让人生厌,也早该有人出手教训一番了!”

    薛怀义对来俊臣乏甚好感,甚至还有些厌恶,那是因为他的干儿子、同样酷吏出身的索元礼,就是去年被来俊臣出手弄死的。

    这自然让薛怀义心怀不满,自觉得没了面子,虽然也当街挑衅羞辱过几次来俊臣,但其人有女皇陛下的包庇,他也不敢太狠的报复回去。

    此时听到来俊臣这家伙险些被少王打死,心里自然是有些快意的。

    听到薛怀义这么说,便有宫人说道:“薛师要不要登殿论事?眼下河东大王自投东宫慈乌台,乏于……”

    宫人们虽然身份卑贱,许多倾向不敢表达的太明显,但听到薛怀义对来俊臣不乏恶感,也是隐隐希望这位宠臣能够登殿帮一帮河东大王。

    “不去!”

    薛怀义闻言后则直接摆手拒绝道,他对少王感情挺复杂的,彼此之间虽然也有一段尚算融洽的交情,但是之后随着处境各自变化,少王待他不如往年那样殷勤,他自觉得一番真心被辜负了,再加上群众挑拨,认为少王看不起他,所以心里是有几分怨气。

    特别他的侄子冯昌嗣拒绝他所安排更好的前途而甘心留在王府,此前甚至说都不说便将其寡嫂带往西京,这更让薛怀义怀疑少王挑拨他与亲人的关系。

    “散了、散了,各自劳事去罢。”

    心事泛起,薛怀义有些烦躁,摆手驱散众人,自己也行出此处宫苑,但在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又停下脚步召来一名宫人吩咐道:“我去西华门南的道场,你去慈乌台左近端详,少王如果支应不住要求人缘,言辞恳切、态度伏低的话,再来道我。”

    且不说薛怀义这里的小心思,圣驾今日所在仙居殿外,武氏诸王们已经居在此处侧厢殿中,等待圣皇陛下的召见。

    魏王武承嗣端坐在席,看着亲徒们陆续到来,神色有些不满道:“你们各自没有事务忙碌吗?区区一个河东王,值得我亲徒大集于此议论?让外人看见,会有怎样的邪言滋生?”

    诸王闻言后,神情都有几分尴尬,刚刚抵达不久的梁王武三思则沉声说道:“河东王此子真是嚣张,来某人无论事迹如何,都是宪台大员,却被他如此殴打摧残,这是公然践踏朝威体面!此种暴行若不严惩,何以警诫后来?”

    道理是这样一个道理,但这么多人聚在此处,也实在是太引人注意,武承嗣正待抬手驱退几人,但另一侧却有人发出了不同声音:“梁王这么说,有些偏颇吧?只论少王罪过,对来某恶事却不提。河东王与来某素来不识,彼此也无积怨,如果不是来某主动挑衅欺人,哪会遭灾?”

    发声的是归来待罪已有两个多月的建安王武攸宜,其人眼下白身居家,得知城外发生的事情后便匆匆入宫,来得比武承嗣还快几分。

    听到武攸宜这么说,武三思脸色顿时一黑,拍案冷哼道:“我还没有追问,你与河东王于西京究竟有什么密谋勾结?此子性妖才邪,擅蛊惑迷人,已经警告过你多次,却还不能警醒!这一次他自己主动结怨招祸,你还要发声助他?如此行径,已经进了他的圈套还不自知!”

    武攸宜听到这话,神情自有几分尴尬躲闪,他家财重托的事情,本就是要瞒过这些亲徒,但听武三思斥他愚蠢,一时间也是愤愤不已,冷哼道:“我虽然才器草草,但也自有方寸私计,不劳梁王竟日训问!”

    武三思听到这话后更是忿忿拍案怒斥,武攸宜也是针锋相对的不做退让。

    “攸宜收声,向梁王道歉!你本就事外人,这件事与你也没什么关联。魏王殿下说的对,我家亲徒不宜俱入议论,你且随我出宫。”

    与武承嗣被同时罢相的武攸宁见二者越争越凶,连忙起身相劝,拉着武攸宜便往门外行去。

    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武三思仍是愤愤不已,怒声道:“瞧瞧他现在是个什么样子?被人哄蒙入局尚不自知,分不清楚身位何在,真当自己有了独当一面、处理人事的能力!”

    “你也收声罢!门徒尚且不能团结如一,难怪局面诸事要饱受挫折!如今身位不同,各自都是显在,说话做事都该自作检点,怎么还能将旧年故态示人!”

    见武三思仍是抱怨连连,武承嗣也忍耐不住了,指着他训斥道:“攸宜有什么别计,那还是小事。可是你呢?你府员出都之后去了哪里,当我不知?如果做出什么有损家计的恶事,我绝不放过你!”

    听到武承嗣这么说,武三思脸色更加难看,并有几分挂不住脸,起身哼哼道:“我素来行事,都唯阿兄马首以望,如此训斥,让人寒心!”

    说完后,他便也匆匆行出,不再停留。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