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五六六章 美洲的新局面

作者:混吃等死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各位兄弟姐妹们,刚才蒂雅首领向大家宣读了营规、队规和战斗纪律等诸多条款,这些东西,确实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大家的自由。但是大家仔细想一想,若是我们能够提前半年就有这些东西,那我们怎么可能会丢掉潘帕斯草原,丢掉巴塔哥尼亚。怎么可能会在退进安第斯山脉后还接二连三的遭到西班牙强盗的袭击?既然大家都坚持到了这个时候,那说明各位都是真正的义士,而真正的义士,是不怕约束的。因为,我们连杀头都不怕,还会怕纪律吗?”</p>

    就在圣地亚哥海面上的战斗打响后二十天,在安第斯山区的义军营地里,蒂雅也在张宏等人的指导下完善了营务管理等诸多条款,正式开始了整军。</p>

    在义军残余的三千多人里,主要分成三个山头:其一是在厄瓜多尔、秘鲁境内跟着蒂雅、柳科一路走来的老战士。其二是圣地亚哥附近的矿工。其三则是潘帕斯草原、巴塔哥尼亚高原上的劳坎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很小的山头,都是义军一路行来,沿途吸收进队伍里的。</p>

    一个团体内部,有各种派系实属正常。一般来讲,当这个团体处于发展上升期的时候,各个派系之间的矛盾是次要的——发展可以掩盖甚至缓解矛盾。然而,当一个团体陷入困境后,各种矛盾就会暴露并且进一步激化。现在,义军内部三个大山头之间,大小山头之间,乃至纯粹的印第安土著和西印混血儿之间,都有各种各样的矛盾。</p>

    所以这次整军,不光是军事上的需要,也是这个团体政治上的需要。</p>

    当然哪,这么多的山头,要建立统一的军纪,自然是需要把这些山头里的带头人物都叫过来一起洗脑,呃,不,是统一思想。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场重要的会议。</p>

    会议的主持人是朱盛淼,作为蒂雅的男朋友,这位先生已经能够熟练使用至少三个部族的印第安语,西班牙语也能勉强应付日常对话。加上他到底是商人出身,应付各种临时突发情况也有经验,所以这位是天然的主持人。</p>

    “各位,军纪、营规的事情就说到这里。接下来,请大家欢迎,我大明海军陆战队司令官,张宏少将为大家讲话。”</p>

    会议室啥的是不存在的,大家就是露天席地的坐了一大圈而已,而且印第安人也不会鼓掌捧场。所以在朱盛淼介绍完了后,张宏也只有稍稍有些尴尬的走到了圆圈的中央。</p>

    “各位,我们这支队伍的名字叫做殷地安独立军。那么,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呢?当然就是要通过我们的奋斗,摧毁西班牙人在这里的统治,建立我们殷地安人自己的国家。那么,这个目标该怎么去实现呢?</p>

    我们必须要承认,西班牙人非常强大。他们科技发达、武器先进,正规军也训练有素,其指挥官更是经受了多年大规模战争的锻炼而经验丰富。他们在美洲已经建立了有效统治近百年,在各个地方都是根深蒂固。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我们不能妄想在短时间内就能拥有和对方正面对决的能力。</p>

    所以,我们要实现独立建国的目标,在当前阶段,唯一能做的,就是游击战!而且是多点开花的游击战!要让西班牙人在美洲各地的统治都出现反抗的火星,要让他们在美洲各地的统治都受到打击。这些反抗和打击,从单一来说,或许是渺小的。但是,当诸多的火星聚集在一起,那就是焚毁西班牙在这片土地血腥统治的焚天巨焰!</p>

    所以,在接下来的斗争中,我诚恳的建议蒂雅首领,以及各位骨干,把这有限的队伍再进一步的拆分。我个人认为,起码在保留主力的前提下,还要再拆分出三支甚至更多的队伍。以后,在安第斯山脉上的老营就是义军的总基地,是骨干培育的学校。培育成熟一批骨干,就让他们下山,去西班牙的各个所谓的总督区拉队伍,打击西班牙人在各个中心城市之外的庄园、矿区,袭击他们的交通线</p>

    各位,我再强调一次,我们的敌人此时此刻非常强大。以我们殷地安人现在的力量,是不能单独正面对抗而获取完全胜利的。我们的办法,就是在整个美洲掀起大范围的游击战,通过游击战,让全美洲的数百万殷地安人都知道我们的存在,使得他们即便不参加我们,也能对我们保持善意。使得西班牙人感到在美洲大陆要维持统治的成本实在太高以至于得不偿失。最终,他们将不得不改弦更张,改变今天他们在美洲大陆的残酷统治,使得广大殷地安人的境遇有所好转。</p>

    之后,随着大明、奥斯曼等国家对西班牙予以正面的打击,西班牙国力必将巨幅衰退。那个时候,我们的独立事业必然得到完全的成功!”</p>

    看着在圆圈中央侃侃而谈的张宏,蒂雅心里一阵气苦: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哎,也是,据说这位张将军虽然没有进过皇家军事学院,但是在那个号称专出精英的方山学校里念了八年的书。可比自己这个只在皇家军事学院里学了三年的人强多了。</p>

    哎,当初在大明的时候,实在是不应该过多的把时间浪费在格斗、射击这些个人武勇方面的课程上啊。还是应该把社会学、心理学这些选修课多学一些的。</p>

    她在那里神思天外,圈内的张宏已经讲完了。紧接着,朱盛淼让张献忠上了台。</p>

    “各位老少爷们,啊,还有姐妹们,我叫张献忠。我来了你们这里不过大半个月,你们已经为我取了一个殷地安名字,叫做口吐芬芳。嗯,这个名字我很喜欢,以后我就是口吐芬芳了。</p>

    咳咳,按照刚才张将军的提议,咱们这义军啊得分一些小部队到西班牙人的占领区去打游击。我老张,呃,我口吐芬芳呢,主动向张将军请缨,留下来,和你们一起打西班牙人。谁让咱们都是黄种人呢,是吧?这西班牙人真tm不是东西,老子就是看不惯他们,就是要和你们一起战斗!</p>

    我呢,比较善于骑马。来这营地这么久了,你们都看到我的骑术了,其实吧,你们给我取个风中散发的名字,可能更适合我一点。哈哈哈,题外话。总之呢,我想找那么两三百个对骑术有信心的好汉,跟着我,一起回到潘帕斯草原。我们去那里袭击西班牙人的运输队,洗劫他们的庄园,掠夺他们草场上的牛羊,如果可以,我们还要想办法潜入布宜诺斯艾利斯,搞一票大的!兄弟们,怎么样?对自己的骑术有没有信心啊?敢不敢跟着我把西班牙在潘帕斯草原的统治闹翻天?</p>

    跟着我,没说的,有我口吐芬芳一口干的,绝不让你吃一口稀饭的但是,跟着我,要听号令,要努力学习汉话”</p>

    “兄弟姐妹们,我叫李自成,承蒙大家看得起,给我起名高举火把。我将率队去墨西哥,在那里打击西班牙人的统治”</p>

    “我叫高迎祥,现在的新名字是黑夜旅行者。我将率领一队去西班牙的新格拉纳达总督区,依托亚马逊雨林,在那里展开游击战我的要求和前面两位一样,鉴于殷地安部族语言实在太多太杂,所以大家以后要努力学习汉话”</p>

    不得不说,朱由栋这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对非同胞是不怎么上心的:虽说他嘴里吼着美洲的土著是殷商后裔,是殷地安人。但实际上他并不怎么关心蒂雅、柳科的学习。结果这两个家伙生生的学成了一个好士兵。</p>

    但是高迎祥这一批就不一样了,一方面是他们确实有造反天赋,一方面是朱由栋亲自给他们制定了学习计划:怎么搞游击战。</p>

    这个大课题下,具体战术只是一方面,更多是,是为了搞好游击战,在军纪、消息打探、反间以及聚拢队伍人心上花了很多时间对他们进行培训。</p>

    所以,这些家伙来了美洲,毫无生涩感,迅速的融入了进去不说,还成功的赢得了不少殷地安年轻人的好感。</p>

    会后,很多年轻人都缠着这三个家伙报名,要求跟着他们去墨西哥、新格拉纳达以及潘帕斯草原上打游击。</p>

    </p>

    “别多想,我家皇上肯定不会放任你们单干,但最终,若是能够成事,皇上也肯定会给你们印第安人一个独立的国家。”</p>

    “我知道。”轻轻的拉住男人递过来的手,蒂雅道:“我确实没有学好,不知道该怎么做一个领袖。也好,现在我就留在安第斯大营内,看他们三个能够闹出什么样的名堂来。”</p>

    “嗯,把控住老营,让所有的义军队伍都打出你的旗号,让各个分支都要把新加入队伍的年轻人派到你这里来学习军事技能,这样就足够了。”</p>

    “这次就这样了吗?下次你什么时候来?”</p>

    “我,不走了,我留在这里,跟你一起,好吗?”</p>

    “真的?”</p>

    “真的!”</p>

    “太好了!”</p>

    就在女人雀跃着骑上男人腰挎的时候,一支大约三百余人的队伍来到了营地。</p>

    “张将军,二十天前,我们在圣地亚哥附近海面和西班牙人的舰队打了一仗得益于松江号的巨炮和两艘铁甲运输舰的横冲直撞,我们勉强击退了西班牙人,但自身也损失惨重。杜司令说,这一仗之后,谁都知道义军的大致方位在哪里了。所以,除了义军要转换营地外,您也得赶紧带人撤回舰上</p>

    我们把战沉军舰上的水兵匀了部分出来,尽最大可能给义军运送了这批物资,剩下的就完全顾不得了。与此同时,我们也把王嘉胤、王自用、罗汝才三位以及他们的乡党给送来了”</p>

    “好!那我们该撤的人赶紧撤吧。哎,高迎祥,你们好好努力,希望几年之后,美洲的义军,能够开拓一个全新的局面!”</p>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