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346章 太难了

作者:七月新番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虽然经历了一场摔玺闹剧,但刘贺好歹是送走了,可群臣又要面对一个尴尬的局面:未央宫又空了!

    “今年不顺啊,是不是年号取茬了?真如烨烨震电,不宁不令,‘元霆’绝不是什么祥瑞,而是灾异啊。”已经有人在如此低声嘀咕了,经历了大汉前所未闻的废帝后,群臣仍心悸不已。

    目前大汉又皇太后上官氏临朝称制,玉玺等都交给她保管,小太后自然是大将军的提线木偶。但这只是临时应急,霍光再专权,也不敢学伊尹,来一出摄行政当国,以朝诸侯,那就真说不清了,吕后再厉害,也得挑两个小皇帝装点门面呢。

    新帝必须快些确定,尽管大将军心中已有定数,却仍假惺惺地坐于庭中,召丞相以下一一进去谈话,让他们提出人选。

    杨敞这厮太没担当,连玉玺都敢躲,又被废帝之事吓到,此刻已开始打摆子,告病回家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而御史大夫蔡义也说不出名堂来,张安世则小心翼翼,说唯大将军之命是从,不太敢直接提出他期望的那人。

    九卿亦多是如此,原因无他,经历了孝昭和废帝刘贺后,群臣都意识到,做大将军的皇帝,实在是太难了!

    这位置已经不再是香饽饽,反成了烧红的烤架,谁知大将军会不会上瘾再废一位?到时候举荐者岂不是要一起受难。

    直到光禄大夫丙吉入内,才有了明确的提议。

    “大将军,人选其实只剩一个了。”

    这点其余人也明白,可他们都不敢说,唯独丙吉这老实人直接提。

    丙吉拜道:“将军事孝武皇帝,受襁褓之属,任天下之寄,孝昭皇帝早崩亡嗣,海内忧惧,欲亟闻嗣主,发丧之日以大义立后,所立非其人,复以大义废之,天下莫不服焉。”

    “方今社稷宗庙群生之命,皆在将军之一举。诸侯宗室或血缘疏远,或暴戾无行。唯独孝武皇帝遗诏所养曾孙名病已,下吏昔日在郡邸狱中时见其幼少,至今十**矣,通经术,有美材,行安而节和。今随军北上,在朔方为粮吏,愿将军详大议,先使入侍。”

    “皇曾孙么?”霍光却沉吟不言,丙吉知道霍光的顾虑。

    “大将军莫非在担忧巫蛊之事?”

    对啊,巫蛊,这是噩梦,是大汉头顶萦绕的阴影,也是霍光对是否立刘病已,最后一点顾虑。

    霍光不会给巫蛊翻案,也不许其他人翻,那涉及到给孝武皇帝定性,甚至威胁到数十年来变法制、击匈奴的正确与否,威胁到霍光现在仍在坚持的国策,他和兄长梦寐以求欲实现的愿景。

    这正是那群关东儒生做梦都想推翻的,他们极尽努力,想要将孝武”缓兵之计“的轮台诏,说成是罪己诏。如此霍光延续其征伐开拓之策,就是彻头彻尾的犯错。

    谁会傻到掘自己的根呢?

    “巫蛊已经被孝武皇帝定案了,何来翻案之说?”丙吉却如此一口咬定。

    “巫蛊事多不信,孝武皇帝知太子惶恐无他意,而车千秋复讼太子冤,上遂擢千秋为丞相,而族灭江充家,焚苏文于横桥上,及泉鸠里加兵刃于太子者,初为北地太守,后族灭全家。上怜太子无辜,乃作思子宫,为归来望思之台于湖,天下闻而悲之。”

    这些都是事实不假,但身为孝武近臣的霍光,最清楚其中内涵。

    他那时候避巫蛊之嫌,辞去职务躲在家里,毕竟姓霍,多少有点瓜葛啊,小心沉寂了一段时间。幸好他霍子孟平日为人低调,更没有糊涂到卷进去,孝武知他与卫太子无往来,故一直留着霍光。

    熬过了对卫太子的清算,熬到了孝武皇帝改变心意,听车千秋之劝,开始对巫蛊里上蹿下跳的那批人动手,霍光才被重新重用——车千秋也不蠢啊,正是他告发了放走卫太子的田仁,得到提拔,却又反过来为卫太子喊冤,老双面人了。

    可惜马上就要绝后了,霍光已决定诛杀其子,出塞八百里而还的虎牙将军田顺!

    而孝武也手段狠辣,先依靠江充、苏文,以及马通、马何罗等贰师系的将领列侯,扑灭卫太子作乱。利用他们,对卫太子一系赶尽杀绝。然后再反过来将其定罪,统统干掉。

    妙啊,真是妙,这就是孝武的作风,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与其懊恼后悔,还不如顺便为孝昭继位扫清障碍。

    和霍光如今打算对田延年、张安世做的事,简直如出一辙。

    至于思子宫,真是是孝武皇帝真情流露?

    霍光在孝武身边三十年,只见过一次这位皇帝的脆弱,那就是李夫人死的时候。

    而思子之事,按照孝武薄恩寡仁的行事风格,更像是利用父亲原谅儿子的假温情,用来掩饰为父不父,为君不君而逼使太子作乱的尴尬行径:

    你看,父亲是受小人奸佞蒙蔽,儿子也是受小人怂恿,父子皆无错,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啊。

    既然父子皆无错,那错的,当然就只是臣下了。

    对孝武皇帝而言,他宽恕、思念的是一个死人,也只能是死人。至于仍能造成威胁的活人,依然要继续穷追猛打!

    所以一边思子宫已建,一边卫太子党羽继续定罪杀戮,连年不决,要么远迁敦煌,要么关在郡邸狱里,皇曾孙也从襁褓中关到后元年间呢。

    要谈思子之情么?让曾孙坐四年牢那种。

    这一切,霍光都看在眼里,也直到临死前,孝武皇帝才忽然宣布要大赦,将郡邸狱里受巫蛊牵连的人放出来,下遗诏养皇曾孙于掖庭。

    那一刻,才是他真正的“思子”和产生了一丝懊悔吧,而以霍光辅政,除了看出霍光能当大任,尽心辅佐孝昭外,甚至还有一点让他保全那小曾孙的意思。

    “少卿。”霍光抬起头,明知故问:“听说当年孝武皇帝遣使者入郡邸狱,不论轻重,数千人皆杀之,也是你拦住了内谒者令郭穰?‘他人亡辜死者犹不可,况亲曾孙乎而孝武皇帝’,正是这句话让孝武收回了诏令,大赦天下,皇曾孙由此得出啊。”

    那会丙吉还没做大将军长史,垂首道:“只是尽职而已,下吏还曾寻找乳母养育皇曾孙,让医者救治他,只是此事下吏从未敢告知他人,今日一一白于大将军!”

    “你是皇曾孙的恩人。”霍光是知道的,但二人从来没捅破这层纱,也欣慰丙吉能说实话。

    丙吉道:“不敢,此事只告于大将军,只在此室中说起,出去之后吉定缄口不言,更不会让皇曾孙知晓。”

    “其实世人都清楚,当年默许狱吏救治皇曾孙,为丙吉撑腰拦住使者郭穰,说服孝武皇帝大赦,下遗诏让皇曾孙入宗室籍,又将张贺调到掖庭抚养皇曾孙,长大成人后许其到尚冠里居住的人,是大将军啊!”

    霍光笑而不言,不承认,也不否认,这是否是霍光习惯性“两手准备”的一环呢?

    而丙吉掷出了最后一席话:“只要皇曾孙能明白这点,定会对大将军感激不尽。他与废帝不同,其外家许氏,不过是掖庭老宦,无奸佞小人在其侧。识大体,愿意为国赶赴前线。又知恩图报,孤身入朝,必感大将军厚举,更不会糊涂到为巫蛊翻案!”

    “君恩臣虽死必报,臣岂敢对君有恩呢?”

    霍光一挥手,只让丙吉退下,只感慨地对他道:“少卿啊,老夫最欣赏你的一点,便是你总是对我说实话,不自作聪明,这一点,极好!”

    ……

    “大将军还是欲召皇曾孙入侍?”

    等田延年这废帝急先锋监斩完安乐等昌邑旧人后,霍光才召他入内商议。

    “无人比他更合适了。”

    霍光显得心不在焉:“广陵王已前不用,及燕刺王反诛,其子不在议中,近亲唯有卫太子孙在民间。”

    “正因为他是卫太子之孙,才不能立啊。”田延年力劝,他仍然力图描绘一个跨越了十多年时间,仍团结一致,满心都想扶持皇曾孙上位,然后与霍氏为敌的“卫太子党”来。

    霍光却一笑。

    就算是真的,他也不会畏惧。

    对霍光来说,卫太子是什么人?亲戚?

    不,一个死人,如此而已。

    活着尚且不能成事,何况是死了。

    还念着这死人的,除了给卫氏守陵的老门客外,也就张贺了,其余人,张安世、杜延年,哪怕是丙吉,目光都放在现在和未来的,看中的是皇曾孙身上的利益。

    为政者,多少都有些历史背景,谁是谁的儿子,谁是谁的亲戚,谁是谁指定的继承者,错综复杂。

    但若只记得住这些,甚至在过去十几二十年后,还沿着那些路走下去,那就永远活在先辈的影子下,成了过去的奴隶。

    背负太重历史包袱的人,是难以前进的。

    什么该甩开,什么该留下,搞清楚这点,才能向前迈步,霍光得带着大汉往前走,而不是永远留在巫蛊的影子里打转。

    但偶尔借一借那杆旗,也不错。

    “为政之道,在于逆顺。”

    霍光教训田延年道:“我虽为大将军,专天下之权,但仍没到伊尹的程度,废帝是不得不为,逆众人之意而行,朝臣虽被迫协同,心中却多有不满,苏武更去南门送废帝离开。”

    “故而接下来,我得顺势而行,如此便不能舍弃最合适的皇曾孙,而另择小宗,否则天下必疑!恐将有乱。”

    至于皇曾孙本人,霍光倒是从未担忧过,他霍光可是侍奉过孝武、孝昭两代英主的,还怕一个十八岁少年?

    田延年却道:“皇曾孙若入承大统,张安世必受其器重,若再有军功列侯辅之,恐怕复为上官桀之事啊。”

    他这是在明里暗里指向还在西域征战,一脸无辜任弘,一个有兵权的皇帝,会任人摆布么?

    “勿虑也,老夫一点不担忧张安世等人。”

    霍光显得很自信,拍着田延年笑道:“因为我有子宾啊,老夫最欣赏你的一点,便是忠贞不贰,这一点,极好!”

    此言意味深长,看来大将军依然是信赖自己的,田延年了然,下拜道:“臣永远是大将军的剑,大将军想要刺向谁,臣必使其血溅五步!”

    田延年在心中对自己道:“哪怕是刺向皇帝,不管是废帝还是新帝,都绝不迟疑!”

    ……

    到了次日,经过一日密议,新帝人选已基本确定,这次霍光确实是顺势而为,毕竟撇开可怜的广陵王后,人选就这么一个。

    甚至连苏武也表示赞同,他在任弘家遇到过皇曾孙两次,是个知礼有勇的少年郎。

    霍光遂与丞相等上奏:“《礼》曰:‘人道亲亲故尊祖,尊祖故敬宗。’大宗亡嗣,择支子孙贤者为嗣。孝武皇帝曾孙病已,武帝时有诏掖庭养视,至今年十八,师受《诗》、《论语》、《孝经》,躬行节俭,慈仁爱人,可以嗣孝昭皇帝后,为皇太后孙,奉承祖宗庙,子万姓。臣昧死以闻!”

    于是乎,才刚刚痛失好儿子刘贺的上官太后,如今又顺利升级为祖母辈。小姑娘只感觉有些荒谬,这孙子比她年纪还大。

    但再荒唐,也只能诏曰可。于是八月十四日,霍光立刻遣宗正刘德、太仆杜延年北上朔方郡,要将人在粮仓坐的皇曾孙带回来——其实早在八月十一,霍光已遣女婿赵乎北上做准备了。

    长安的群臣稍微松了口气,但也有人忧心忡忡:“这次新天子,能做几天皇帝呢?”

    是比刘贺多,还是比刘贺少?群臣都有点说不准。

    “诸君想得太好了,皇曾孙能否顺利继位都不得而知呢,毕竟做大将军的皇帝,不亦难乎?”杨恽的好友,同样生了张臭嘴的郎官盖宽尧如此讥讽。

    这话刚好被田延年听到,立刻怒斥了盖宽尧一番,让张安世将其轰出未央宫。

    虽然如愿废掉了刘贺,让大将军声威达到极盛,汉家天子的权威就像那被摔的玉玺般,缺了一角。

    但田延年心里依然有些不快,在他看来,若让刘病已即位,看似孤身入宫,但想要对付却比刘贺更难。

    幸好他在对刘贺发难时,还预先做了一件事。

    田延年抬起头望向北边,大将军的人还在路上,可他手下的死士,已经抵达朔方了罢?

    “入朝继承大统?前提是,刘病已尚在否?”

    ……

    ps:第二章在晚上。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