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真假千金:做个恶毒女配(17)@

作者:兰桂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楚母听了楚父的话一愣,“什么笑柄?发生什么事了?她们在上课,我先回家了。”

    楚父十分烦躁,“现在外面传我们两口子脑子有病,苛待亲生女儿,不给她饭吃,还包庇虐打她的歹人,把个赝品当宝贝一样捧着。她们两个不知道在外面干了什么,胡说八道的,你赶紧把人接回家,好好问清楚!我这边有个客户要争取,晚上回去。”

    “等等,你听谁说的?这假的吧?什么不给饭吃?谁虐打她了?”楚母瞪大了眼睛,无意中一抬头,却看见一个佣人有些心虚的模样。她心里一突,难道还真有这些事?

    楚父气道:“给发给你一张照片,据说那是楚湘被打出来的伤,打她的就是陈家人。她还营养不良,在外头不回家就是怕我们关她禁闭不给她饭。要不是今天那个客户的助理提点我一句,我现在还闹不清楚怎么回事呢。别问了,快去接人。”

    楚父说完就挂了电话,楚母看向刚才心虚的佣人,有点捋明白了,“楚湘关禁闭的时候,你没给她送饭?”

    佣人忙说:“太太,那次、那次说小姐偷东西,然后她坚决不承认,先生就生气地说不给她饭吃,所以我、我就没送饭。”

    “后来呢?她一共关过五六次禁闭,你都没给她送饭?”楚母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佣人低下头,“我以为先生、太太的意思就是关禁闭不给小姐吃饭,毕竟小姐做的事太气人。”

    楚母气得脑袋发晕,“她再气人也是我女儿,轮不到你教训。除了第一次太生气说不给她饭吃,后来哪次提过这茬?我不都说的是叫她回屋反省?什么时候不让她吃饭了?”

    佣人感觉这话头就跟要问罪似的,也不乐意了,“太太之前也没问过,我以为就是这个意思。”

    确实,如果她关心女儿,问上个一两句就能知道女儿没吃到饭,归根结底不还是她这个当妈的不上心吗?楚母被佣人怼了一句,顿时气得心口发疼,她脸色泛白,捂着心口喝道:“收拾你的东西滚,把薪水结了,我用不起你这种人。”

    楚家佣人薪水高,在这里做工是好工作,但这几个月总有各种事,那次楚萱丢东西还搜查了她们,这回又挨骂,在楚家一点都不舒心。这佣人也是年轻,受不得气,翻个白眼就把身上的围裙扯下来丢到地上,“当谁愿意干似的,就你家这乱七八糟的样子,指不定干下去还倒霉呢。”

    “你!赶紧滚!”楚母脸色更白了,连忙让人拿了药过来吃上。等缓和一会儿之后,她又叫司机送她去学校,这次提前和班主任打了招呼,说家里有急事,必须接楚湘和楚萱回家。

    楚湘之前就在学校里看见楚母了,还派了乾坤镜跟着楚母,自然知道是什么事。楚萱呢,因为前一天才告了状,这会儿还以为是楚母找楚湘算账呢。

    其实也差不多,楚萱告状就是觉得外头这些事瞒不了多久,还不如自己说出来,能减轻点自己的嫌疑,让爸妈去收拾楚湘。只不过楚萱没想到班主任对楚湘印象那么好,和楚母说了那么一大堆话。

    有时候外人的话很能点醒人,楚湘在医院的时候就在楚母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了,班主任的话无疑是给这颗种子施肥呢,让楚母再次怀疑上了楚萱。

    她们两个收拾好书包出去,就看见楚母坐在车里的后座等着她们。楚萱先上后座甜甜地笑道:“妈,你怎么亲自过来?有事给我打个电话就行啊。”

    楚湘直接去了副驾驶坐着,表情冷淡连招呼都没打。

    楚母没接楚萱的话,皱眉看向楚湘,“你在外头说我们苛待你?家里的佣人没给你送饭是她自作主张,我刚知道这件事,已经把她辞退了。”

    楚湘“哦”了一声,“我没和别人说你们苛待我,同学看见我的体检报告,猜出来的。”

    “你体检报告怎么了?”

    “营养不良。”

    楚湘平淡的四个字惊住了楚母,她倾身拉住楚湘的手臂,“你营养不良?不可能!”

    楚湘把手臂抽出来,回头看她,“怎么不可能?医生检查的,还能有假?楚萱她爸妈经常不给我饭吃,心情不好就打我,我病了还让我出去摆摊,我当然身体不好。回楚家过的什么日子我就不说了,不过我最近在外面一直在调养身体,好很多了。”

    楚萱脸色一变,什么叫她爸妈?这话太诛心了,她爸妈虐待楚湘,楚湘回到亲爸妈身边也没好日子,直到现在出来生活才能调养身体,说得好像他们一大帮人欺负楚湘似的。

    楚母这会儿却想不了这么多,她突然想到楚父发给她那张照片,她还不知道真假。她拉住楚湘,一把撸起楚湘的袖子,看到上面纵横交错的伤痕时,她整个人都懵了。

    陈家凭什么虐打孩子?她把陈家的女儿如珠如宝的养大了,陈家居然把她女儿打成这样?她脱口就道:“你怎么不告诉我?!”

    楚湘把袖子整理好,用不在乎的语气说:“这些楚萱都知道,我以为她早就告诉你了。你们不计较,可能是保护她爸妈吧,不然自己的女儿被打成这样还能送出去五百万,也真是太圣母了。”

    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稳稳地开车,心里却觉得楚家家宅不宁了。

    楚母猛地扭头去看楚萱,楚萱急忙解释,楚母却不肯听,“刚才楚湘说她营养不良还有露出那些伤的时候,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你早就知道了?楚萱,你居然瞒着我们?”

    楚萱忙道:“妈,我前两天才知道的,我以为你们知道。”

    就算前两天知道的,这么触目惊心的伤痕,楚萱回家居然提都没提,问都没问一句,哪是她的正常反应?

    楚母太阳穴一突一突地跳,感觉头特别疼。她突然问楚萱:“更衣室那件事,是你做的?为什么?你不愿意和楚湘一个学校?那你说就是了,为什么做这种事?”

    楚萱惊讶道:“妈你不信我?我那天把脸都搓红了,差点搓掉皮,我怎么可能对自己这么狠,我有病吗?”

    楚萱哭了,“妈你现在怀疑我故意害姐姐?我为什么要害她啊,你们这么疼我,我的生活和以前根本没区别,我有什么害她的理由?”

    有什么理由?当然是争继承人的位置。

    这理由放在以前,楚母不会想,现在却想得太多了,各种阴谋论都往她脑袋里挤,她又不舒服,几乎没法好好思考,楚萱的哭声吵得她头更疼了。

    楚湘看着窗外没有出声,这些事就像后宫争斗一样,谁得了圣心,就算嫌疑再大皇上也不会怀疑,谁让皇上不喜,就算谨守规矩也处处都是错。说白了就是双标,就是随心所欲,把自己当成可以主宰别人命运的人了。

    但这样的人疑心病也很重,信任有一点裂痕就能越来越大,直至崩塌。

    她的画功全世界也没人比得上,除了因为某一世是世界级的画家以外,还因为她上万年来画符的精确度和手速。她和别人对战都能凭空画符,在挣扎的楚萱脸上画个逼真的癞蛤^蟆有什么难?

    当然,她的精神力足够强大,别人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这件事无解,从事情闹开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说谎的只能是楚萱,而不是她。

    到家以后,楚母让楚萱回房,自己带着楚湘去了书房。她要看楚湘的体检报告,楚湘没犹豫就给她了。

    楚母皱眉问:“你的体检报告一直放在书包里带着?”

    楚湘在她对面淡定地喝果汁,“刚才我特意去宿舍拿的,你突然找我,大概就是因为一些谣言,我想你应该会想看这个。”

    楚母本来还想问体检报告是怎么被同学看见的,又是怎么传出去的,但翻开体检报告,她就说不出话了。

    营养不良、手脚冻疮、胃病、新旧伤痕……她的女儿在陈家到底受了多少苦?

    楚母捏着体检报告的手指都在颤抖,气得嘴唇发白,“他们怎么敢!”

    楚湘点点头,“他们是坏人,确实没有你们好,你们对养女比对亲生女儿还要好,楚萱遇到你们真是她的福气。”

    楚母抬头看她,这刺耳的话像一把刀一样扎进她心里,她嘴唇微颤地说:“我不知道这些事……”

    楚湘又点点头,好像一直都很赞同她的话,“你确实不知道,因为你不在乎我,不关心我,觉得把我领回来给口饭吃就是你的仁义了,甚至对我有点厌烦,又怎么会知道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楚母被她这样讽刺的语气刺到了,板起脸道:“你怎么说话的?”

    楚湘扑哧一笑,摊摊手:“这就受不了啦?你自己没尽到当妈的责任,还有脸端长辈的架子教训我?你这脸皮恐怕比城墙还厚。”

    楚母不可置信地瞪着她,“你疯了?我是你妈,你敢骂我不要脸?楚湘,我看你就是欠教训!”

    楚母腾地站起来,扬手就冲楚湘来了。哪个当妈的也不能容忍孩子骂她不要脸。

    楚湘往后一躲,也站起来,却是走近了楚母,用力将她摁在了椅子上,“我骂你不要脸怎么了?我还要骂你是智障蠢货,你被楚萱那么个东西骗得团团转,也配当我妈?”

    她抓起桌上的签字笔,在楚母面上比划了下,“要不要我给你也画一个癞蛤^蟆?正好和你心爱的女儿凑成一对母女。”

    楚母再次震惊了,“楚萱脸上那个是你画的?真是你画的?怎么可能?”

    楚湘笑说:“有什么不可能?只要本事大,什么事都能做到啊。以前那么多次,都是楚萱骗你们,只有这次,她是实话实说,为什么你们都不信她了呢?刚刚在车上,你还把她骂哭了呢,你说你不相信她,该让她多伤心啊。你当亲妈当不好,当养母也当不好,真是个废物!”

    “你!混账!”楚母气得要起身,却被楚湘按着动弹不得,她气狠了,心跳快得发慌,捂着胸口恶狠狠地道,“滚!滚回你屋里去!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东西!”

    楚湘放开她,点了点桌面上的体检报告,“这都是楚萱她爸妈的功劳啊,你说他们是不是和你们有仇?让楚萱成为你们的掌心宝,再虐待我把我教成个坏胚子,然后送我回来祸害你们。等我把你们气死,楚萱就能顺利继承你们赚了一辈子的家产了,简直完美。你说你们辛苦一辈子,打拼得现在身体这么差,图什么呢?”

    “滚!我叫你滚出去!”楚母按下内线,“来人,把楚湘关她屋里去。”

    楚湘也不急,转身拿起桌上的果子,慢悠悠倒在了自己的校服上,还抬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两下,笑说:“你也该尝尝百口莫辩是什么滋味了,记住,你怎么对我的,我就怎么对你。”

    没等楚母反应过来,房门就被打开了。两个佣人看见楚湘都愣了下,然后看看楚母面前的空杯,低声请楚湘回房。

    楚母再看楚湘,就发现楚湘低着头,脸上带泪,两边脸上竟然还有红印,像是刚被她打了两巴掌似的!再看楚湘身上的果汁,佣人奇怪的表情,楚母脑袋嗡嗡作响。

    她猛地站起来,“楚湘!你什么意思?你自己往身上倒果汁,往脸上抹东西,是想让人误会我打你?我是你妈,你竟敢冤枉我?!”

    楚湘沉默了一下,低声道:“是我自己把果汁弄洒了,不小心磕到了脸。”

    这模样,和每次楚萱冤枉她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楚母一口气梗在胸口,险些喘不上气。她看那两个佣人的表情,心生恼怒,抓起几张纸巾蘸了桌上洒的果汁就去擦楚湘的脸,咬牙道:“你抹的什么东西?还想冤枉我打你!”

    两个佣人只看到楚湘想躲没敢躲,眼圈都红了。而楚母擦了几下则愣住了,那“巴掌印”还在,擦不掉。

    她忽然想起楚萱脸上那个癞蛤^蟆,据说洗了好多次差点搓掉皮都没洗掉。所以,那真的是楚湘画的。

    楚萱没说谎,是楚湘欺负了楚萱。

    这时楚湘后退一步避开了她的手,低着头道:“从一开始在我房间搜出楚萱的项链就是楚萱在冤枉我,我没做过的事我不会承认,太多次了,我都快记不清了。我也不想要你们给我公平,我只要出去住,不留在家里就好了。”

    楚母还没回过神来,她接受不了这么连翻的转变。楚湘也没有再和她说话的意思,“我回房了。”

    楚湘拿起书包主动回房,那个被辞退的佣人就站在走廊里看热闹,看见她进了门,还拉着那两个佣人问书房里发生了什么事。

    她才刚结完薪水,没想到还能看一场热闹。几个佣人在一块儿工作,这会儿私下里就悄悄说了书房里的事,被辞退的佣人说话最难听,话里话外都是骂楚母有毛病。

    骂痛快了,她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当然,她对外是不可能承认她犯错被辞退的,楚家的事被她添油加醋地传了出去。好多保姆都听说了,楚家这个太太阴晴不定,偏心偏得没边,明明是养女的错,偏偏打亲女儿,还都怪在亲女儿身上。

    这“故事”还挺有点传奇色彩的,毕竟疼别人的孩子不疼自己亲生的总让人有点难以理解,讨论的人就越来越多。这回说这些事的都是保姆这个圈子里的,她们说完了,她们的家人朋友也知道了,有个保姆家正上学的女儿就把这稀奇事发到网上论坛去了,一时间议论的人更多了,连打了码的“楚氏”都给扒了出来,成了一桩奇闻,只不过暂时还没发散开。

    楚母被气得不轻,她年轻的时候和楚父白手起家,特别辛苦地经营公司,身体底子都熬坏了,所以楚氏稳定之后她才在家安心当太太,主要是需要好好休养。结果这几天一次又一次的生气,刚刚还被女儿当面陷害,这种被愚弄的感觉让她一阵阵发晕。

    她靠在书房里的沙发上,闭着眼睛皱着眉头,越想越生气。楚湘之前在她面前跟个鹌鹑似的,原来都是装的!从一回来楚家就装,装到现在。好好的人会干这种事吗?楚湘分明是有所图,说不定就是想在他们面前扮乖女儿讨他们喜欢。刚刚楚湘还提到百万家业呢,肯定是想过才会提,装乖不就是想继承楚氏吗!

    现在这是看他们疼爱楚萱,装不下去了?

    楚母头痛欲裂,只能吃止痛片,可止痛片空腹吃了刺激胃,她没多久又感觉胃里翻腾,更难受了。这样根本没法好好思考,她整个人脑子都不清晰了,头昏脑涨的。

    楚父回来听说她在书房,就要上楼找她,随口问了句,“小姐回来没?”

    佣人低着头道:“两位小姐都回来了。”

    楚父感觉佣人脸色有点不太对,疑惑道:“怎么了?”

    佣人犹豫了下,低声说:“楚萱小姐一回来就回房了,太太叫楚湘小姐去书房,然后……打了她两个耳光,还泼了她一身果汁。现在太太叫楚湘小姐回自己房间反省了。”

    楚父愣了愣,楚母打人还泼果汁?难道外面那些谣言全是楚湘故意传的?所以楚母气坏了?

    他上了楼,直接去了书房。书房里已经收拾干净了,楚父看楚母好像很累的样子,扯扯领带问:“怎么回事?你打楚湘了?”

    “我没有!”楚母反驳的声音有点大,“这个混账真是太能装了,我们都被她骗了。她刚才居然自己往身上倒果汁,还往脸上抹了什么东西,冤枉我打她。她还骂我不要脸,不配当妈,骂我是智障蠢货!”

    楚母想到这些,气得浑身都在发抖。楚父皱起眉,“你说什么呢?她骂你?还冤枉你打她?”

    “你不信?”楚母起身走到他面前,“她也是用这方法冤枉楚萱的,她在楚萱脸上画癞蛤^蟆,刚才还说要给我也画一个,让我们凑成一对母女。他们学校也不知道怎么查的,还说查了监控证明楚湘没去更衣室,刚才那混账都跟我亲口承认了!”

    楚父感觉她情绪太激动,有点莫名其妙,一低头看见桌上的体检报告,皱眉拿起来翻看,“这谁的……”

    话没说完,他已经看到了里面的报告,一条条,都是楚湘受苦的证据,而楚湘是他的女儿,唯一的女儿!

    他脸色铁青一片,看到身上伤痕的照片时,用力将体检报告拍在桌子上,“楚湘身上有这么多伤,你这个当妈的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她还营养不良,她已经回家三个月了,居然营养不良?”

    楚母还在气头上,脱口就道:“陈家人打她说不定是因为她欠揍,你刚才是没看见,我都想打她了,我是她妈,她怎么敢骂我!”

    楚父给气笑了,“你说什么?陈家人打她还是她错了?她活该?她是我们的女儿,是楚家的,凭什么给陈家人打成这样?你怎么想的你?啊?你帮陈家人说话?”

    楚母也生气了,“我说的话你听见了吗?我是说她不懂事,刚才她还骂我,要是她当面骂你,你不动手?”

    楚父双手叉腰,压着怒气在房里来回踱步,点点头说:“你是她妈,她回家三个月了,整天低个头不敢出声,干什么都拘谨的在那绷着。你说她骂你不要脸,骂你是蠢货?这话你信吗?她要是敢骂你,还能乖乖的在她屋里反省?这会儿不早跑了?”

    楚母满脸的不可置信,“你不相信我?我干什么跟你说谎?我说的都是真的。”

    楚父又点点头,“你说的是真的,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说学校查监控,证明楚湘没去更衣室,但是楚湘跟你承认是她做的了,就是她欺负的楚萱。你拿我当傻子呢?你想干什么呀?瞎折腾什么呢?你要教训她就教训她,找什么乱七八糟的借口?”

    楚父谈生意失败了,又喝了酒,烦躁得厉害,回家还发现女儿被虐待,妻子在这儿冤枉女儿,只觉得这个家都乱七八糟的。

    楚母想到楚湘那句话,这时才明白什么叫让她也尝尝百口莫辩的滋味儿。

    楚湘在房里悠哉地看乾坤镜实况转播呢,笑眯眯的。楚母发现真相想改变了,哪有那么好的事?原主已经死了,他们就继续和他们的宝贝养女相亲相爱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男配被我承包了[快穿]》

    每本书里都有一个作死的女配和一个苏爆的男配。

    霍薇穿成女配之后,分分钟把男女主抛到脑后!

    是脸被打得不够狠还是结局不够惨?

    把男配收了他不香吗?

    (预收文点进我的专栏里收藏哦,顺手把作者专栏也收藏一下吧!嘿嘿~)

    推荐我的完结快穿文:

    《boss打脸手册[快穿]》:满级大佬快穿成炮灰男配,照样混成**oss,谁不长眼就把谁秒成渣。

    2《头号炮灰[快穿]》:化解炮灰的怨气,替炮灰逆袭人生,肆意潇洒,虐渣翻身。

    3《快穿之护短狂魔》:狐妖护短,打脸人渣。(小狐狸第二个故事就变成人啦)

    4《时空历练记[快穿]》:穿书遭遇各种极品脑残,疯狂打脸,虐得他们打滚求饶。

    搜索文名或我的作者名“兰桂”都可以看到~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