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真假千金:做个恶毒女配(15)@

作者:兰桂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楚湘回学校的时候坚持自己打车回去,不肯让邵母送。邵母就坐在车里看着她离开。

    之前她一直以为,楚湘是怕自家误会她想攀附邵家,才对外保持距离。直到今天两人这么交心地聊了一中午,她才发现,这小丫头比她想象的要聪明得多,和他们保持距离应当是目前有什么计划,让人知道她有靠山不方便。

    邵母知道楚湘没那么单纯之后,非但没厌烦,反而更喜欢她了。他们这个圈子就是一个变相的弱肉强食的世界,太纯太弱的人可留不下。以前楚湘是因为陈家环境差没有成长的机会,现在进了他们这圈子,将来一定能长成让人惊艳的模样。

    午休时间不长,楚湘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快上课了。

    校园里没什么人,楚湘快步往教学楼的方向走,路过一处花坛时,被等在拐角的楚萱叫住。

    楚萱从拐角处走出来,看着瘦了一些,精神也不太好。她上下打量着楚湘,眼神里带着恶意,“楚湘,你不肯回家,说什么要自力更生,靠的就是这个?”

    她鄙夷地冷笑一声,“你校服里头的衬衣、脚上穿的鞋,都是名牌货,你不是穷得吃不上饭了吗?怎么有钱买名牌?”

    楚湘敢穿当然有正当的理由,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校服,淡淡地道:“楚萱,这几天我没找你,你倒是找到我面前来了。既然这样……”

    楚萱瞬间警惕起来,瞄到不远处的监控才放下心,“你以为学校是你能任意妄为的地方,上次是我不小心,我不会再给你那样的机会。”

    楚湘抬头看她,背对着监控挑眉笑了一下,“妹妹,你怎么这么傻呢?听说你们这个圈子里讲究杀人不见血,我这段时间和他们相处,学了不少东西。你说我还会不会像上次一样亲自对付你?你难道没觉得你身边冷清了许多吗?”

    不等楚萱想明白,楚湘就转身走了。要上课呢,她这个好学生可是不会迟到早退的。倒是楚萱,她已经提心吊胆好些天了,在学校里都不敢自己落单,生怕楚湘把她怎么样,现在突然听楚湘说已经“动手”了,她哪还有心情去上课?

    她重生一次没把自己当真正的学生,连假也没请,随意找个偏僻的地方坐下,拿出手机不住地在朋友圈滑动翻找,接着又挨个打开朋友们的微信翻聊天记录。

    从朋友圈就看得出来,这段时间她熟悉的那些朋友过得都很不错,逛街玩乐,生活多姿多彩的。

    再看聊天记录,他们刚知道癞蛤^蟆那件事的时候,还都关心她,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后来消息就越来越少,到现在更是好几天没人联系过她了。

    她想到楚湘说的身边人都冷落了她,心里升起不安。楚湘到底做了什么?是不是在外面到处乱说冤枉她什么了?那些人难道都信楚湘?要不怎么才这么几天就疏远她了?

    楚萱心里有鬼,一点风吹草动都无法安心。就像上次楚湘在电话里让她猜下一次会怎么对付她,会什么时候对付她,她就提心吊胆,生怕楚湘逮到机会对她不利。

    而这次,她自己想的主意低调不见人,除了上学就躲在家里,还为了不让人看笑话不怎么和朋友联系,那大家减少和她的联系不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吗?可楚湘这么一说,她就怎么想都觉得是楚湘在对付她了。偏偏她还不知道楚湘做了什么,这种未知最让人闹心。

    楚萱想到那天在更衣室里发生的事,楚湘当时的语态神情还历历在目。她想跑跑不了,想打打不过,想呼救,外面却刚好没有人,连拼命的挣扎都无法动弹半分。

    当时那种感觉太绝望了,楚湘按住胸口,脸色苍白,真的每次想起都胸闷气短。可那次虽然害怕又生气,事后她还是没太在意,毕竟楚湘这种暴徒不可能在别人面前动手,她只要不落单,楚湘不会怎么样,她只担心楚湘还有别的手段。

    现在这手段来了,她却猜不出看不透,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楚萱想了半天,努力捋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还是无果。她滑动手机屏幕,在微信好友里翻找半天,最后找了个算是她的“小跟班”的人。

    最近我姐姐很爱出去玩,她和大家相处得怎么样?聊得来吗?

    小跟班马上回复:萱萱姐,楚湘和大家都处得不错啊。她简直有毒,学什么会什么,好多东西明显第一次见啊,像骑马、打高尔夫什么的,她学一会儿就能跟大家一起玩了,有的我还不会呢。

    楚萱脸色有些难看,楚湘学习能力强,她上辈子就知道,但她不知道是这么强。怪不得上一世她在外地读完大学回家时,楚湘的学识气度就都学得很好了。

    她这辈子特意让爸妈讨厌楚湘,不请老师教导楚湘,结果楚湘现在居然和朋友出去玩也能学点东西,还真是一点机会都不错过。

    小跟班没等到她回话,想想觉得她可能想听些坏话,就说:不过我还是看不上她,装什么呀,整天一脸清高的,说什么要靠自己努力得到的钱才可靠,以后不要楚氏,都留给你。她要真那么清高,脱离楚家呗,还赖在楚家干什么?

    楚萱一愣,急忙拨电话过去,“你说真的?楚湘说她不要楚氏?”

    “真的!萱萱姐,好多人都听见了,她还强调了两遍呢。就是装呗,她那么说之后,我听见有人说你过分,不回陈家、不认爹妈,就等着抢楚氏呢。对了,她还说这些天长见识了,梦想也改了,要往更高的地方拼呢,呵,说的好听,不就是贪慕虚荣吗?萱萱姐你不用搭理她,像她这样的没一个能有好下场。”

    紫萱心里却一点没放松,楚湘要往更高的地方拼有什么奇怪的?上辈子楚湘就拼成了楚氏董事长。可楚湘为什么说不要楚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了,以后继承楚氏不是自打脸吗?

    楚萱现在一点不敢小看17岁的楚湘,挂了电话皱着眉思量,总觉得有什么事不对劲。楚湘似乎离楚家越来越远了,这原本就是她的目的,如果能一直这样发展下去,她将来一定能继承楚氏,成为楚家唯一承认的大小姐。可她为什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提着心始终放不下?

    小跟班虽然比她家世差很多,看着普通人比也是个娇养长大的富二代,楚萱的电话说挂就挂,有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意思,这是看不起谁呢?

    小跟班低声骂了几句,却不敢不搭理楚萱。楚氏是她家公司最大的客户,得罪不起,对着楚萱这个备受宠爱的假货,她不愿意也得捧着。

    不过她也不乐意让楚萱好过,想了想,她就把楚湘手臂伤痕的照片发给了楚萱,萱萱姐,还有一件事,楚湘在陈家被打得太狠了,还让大家都知道了,现在不少人同情她呢,都说这伤是替你受的,你欠她一辈子。还说你和楚先生、楚太太都挺狠毒,表里不一。

    她这些话虽然是在转达告状,但还是像在骂楚萱一样。楚萱一口气堵在心口,脸都黑了。

    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小跟班回复得很无辜:都是玩乐闲聊的时候说的,没几句真话。萱萱姐你之前说想静一静,我就没打扰你。今天看你问起来了,我就把我能想到的都说了。其实还有挺多事儿的,就是我不是没回都能遇上楚湘,而且有的都忘了。

    有的事都忘了?那也就是说楚湘还干了很多别的事?

    楚湘刚到楚家的时候明明那么小家子气,现在居然混得如鱼得水。真是会装,她当初看走眼了。早知道楚湘不是个单纯的小姑娘,她说什么也不会提前爆出血脉的事,把楚湘弄回来。

    楚萱后悔了,心里翻腾得难受。她是想风风光光的,不是想像现在这样,被人在背后议论,当面也没个好脸色。

    她看着那张拍了楚湘伤痕的照片,脸色有些发白,要不是当初抱错了,被打成这样的就是她。还有什么混在饭里发了霉的东西,光是想想都想吐。

    不过越是想到这些,她就越不相信楚湘会不要楚氏。受了十几年的罪,突然有百亿家产摆在那里,谁不动心?说会说“不要”?肯定是楚湘故意说出去博同情,最近楚湘太会博同情了。

    楚萱紧紧皱着眉头,觉得不能对楚湘不管不问,让楚湘在圈子里到处胡说。她是想低调点让大家忽略她一段时间,以后自然而然就淡忘关于她的那些消息了。要是楚湘这么时不时的说点什么,不管真的还是假的,大家对她的印象肯定是越来越差,这怎么行?再说她活到四十,现在被一个十七的小姑娘压一头,心里也不痛快。

    楚萱想了整整一节课,下课铃惊醒了她,她也下了决心,二话没说就叫司机来接,直接回了家。

    她从来没想过楚湘这么能折腾,好像把事情闹得越来越大了,现在还只是他们同龄人喜欢议论,长辈没多少知道的,要是继续这么下去,大多数长辈都知道了,她就真没脸了。而且这些事她必须先一步告诉爸妈,不能让爸妈从别人那儿知道。先入为主是很重要的,她一定要占这个“先”。

    隐身的乾坤镜一直飘在楚萱的不远处,跟着她回了家。楚湘在教室里看似认真听课,其实一直在神识中看乾坤镜的画面。她在这里没有灵气不能修炼,不过像乾坤镜这种本命法宝,她不用消耗灵力就能随意使用,干这种作弊的事还挺方便的。

    楚萱上课上到一半回了家,楚母自然是很惊讶。她快步走到楚萱面前,拉住她的手上下打量,语气焦急,“萱萱,你怎么回来了?不舒服?”

    楚萱还没开口就掉了眼泪,“妈,姐姐她……一直跟别人说我们的坏话。对不起,我刚开始以为她是说我,就没多问,今天才知道她还说了你们,现在我们学校的同学都说她被我们虐待了,说楚家对不起她。”

    “什么?”楚母惊讶地瞪大了眼,“我把她接回来好吃好喝地养着,还把她送进那么好的学校,怎么虐待她了?她偷鸡摸狗的不学好,整天小肚鸡肠到处算计,我都还没教训她呢,她还敢跟别人胡说八道?”

    楚萱难受地说:“可能她原来生活的地方说闲话的人比较多,所以她也养成了这种性格,不知道有身份的人都要注意言行。这几天我在学校总感觉好多人在看我,表情奇奇怪怪的,找人问了才知道他们都说我贪钱,霸着家里把她赶了出去。妈,我在学校都是帮她说好话的,我怕别人误会她,都是当着同学的面帮她说话,但是她每次都不领情,还说所有的事都是我诬陷她,我在学校待不下去了。”

    楚萱说着又哭了,这次哭得特别委屈,“妈,其实是我先提出住校的,她不知道为什么抢在前头申请了住校,回过头还说我霸占家里,我难受。好多事我都帮她瞒着你们,没跟你们说,可是她现在闹得我在学校都待不下去了,妈,我怎么办啊……”

    楚母感觉太阳穴突突直跳,心里的火一拱一拱地,“萱萱别哭,妈去把她找回来,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太不像话了!这才三个月,她这是本性暴露了,破罐子破摔?也不想想她姓什么,别人笑话我们还不是连她也一起笑话?”

    楚萱阻拦了一下,“妈,你千万别去学校,现在全学校里的人都说你偏心,不配当妈。你去了肯定受气,你别去。”

    楚母愣了下,“全学校说我偏心?”

    楚萱点点头,“妈你停楚湘的卡想让她回家,她就在学校食堂天天吃馒头,我给她卡她不要,还骂了我一顿,让我以后离她远点。我挺难受的,每天带饭就在班里吃,今天我才知道好多人说你只疼我,不在乎楚湘,让她吃糠咽菜。楚湘还说她不敢回家,怕被你们关禁闭不给她饭吃。”

    在学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吃馒头,和吃糠咽菜有什么区别?楚母脸都气红了,“她故意的!家里一直都是我们吃什么她就吃什么,她现在跑外面败坏家里的名声,这个蠢货!你在家待着,我去找你们班主任,直接把人带回来。”

    楚萱一把拉住她,为难地看着她,好像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似的。楚母想也知道没什么好事,沉着脸看着她,“她还干了什么?萱萱,不想让我生气就别瞒我,你要是早点告诉我学校里的事,哪能让她折腾这么久?”

    楚萱很小声地说:“妈,我看楚湘新买的东西都不便宜,她也没出去打工,就最近、最近她特别喜欢和一些公子哥出去玩。我问她了,跟她说不能随便收别人的礼物,她让我别多管闲事。”

    楚母眼前一黑,抬手按在额头上缓了缓才好,气得有些发抖,“这和被包养的玩意儿有什么区别?她这是丢楚家的脸!她不要脸,楚家还要脸呢!”

    “妈!妈你没事吧?快到沙发上坐下。”楚萱扶着楚母过去坐下,关心地给她端水,脸上都是担忧,“妈,你别生气了,你身体不好,我不该跟你说这些。”

    “说!你告诉我还有什么事?我以为她在学校能老实点,结果搞出这么多事。楚萱,你得知道轻重,我不知道她干了什么还怎么管她?”楚母对楚萱都生气了,“让你留下是因为我们喜欢你,你什么都不欠楚湘的,你要是因为愧疚就什么都帮她瞒着,那是害了她,也是害了楚家。”

    楚萱低着头咬咬唇,“妈,其实没什么事,她之前就和在家似的,跟谁也不说话,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那次她落水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像变了个人一样,她……她居然跑到更衣室剪碎了我的校服,还拿笔在我脸上瞎画。”

    “什么?”楚母怒气上涌,“她又剪你校服?你怎么不说!”

    楚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不敢说,王莎莎拉着我去教导处找主任了,结果主任说有监控的那边没拍到楚湘进更衣室,班里还有同学说看见楚湘在别的地方了。我没有证据,楚湘还说我自导自演冤枉她,老师和同学都信了。妈,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法说。那天、那天楚湘还在更衣室打我,她拿笔乱画的时候像要戳瞎我的眼睛,妈,我真的怕她,我不敢提那件事。”

    这是楚母完全不知道的事,楚湘偷东西、欺负妹妹、跟爸妈顶嘴、离家出走、打楚萱、要别人礼物,还说家里人坏话,简直就是个不良少女,还怎么教训都不肯改,她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女儿?!

    楚母太生气了,胸口剧烈起伏几下,身体一下子软倒在沙发上,眼睛也闭上了,双手无力地垂下。

    楚萱吓了一跳,大声喊人:“妈妈晕倒了,快来人,快送医院!”

    家里佣人跑过来,看见楚母的情况立马去拿医药箱,找出个小瓶子放在楚母鼻下,又在她两边太阳穴的位置擦了些醒神的精油。两分钟之后,楚母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想到楚湘,又气得不行。她完全相信楚萱的话,因为那天在医院里,楚湘对她就一点都不尊敬,一直拿话怼她,还说什么把真心收回之类的,冷漠得很。

    楚湘对她这个妈都是这种态度,对楚萱肯定更过分。

    不过晕了一次,她精神有点不好,也冷静了些,站起来说:“我不舒服,回房间休息一会儿,萱萱你也别哭了,妈不会让你受委屈。”

    楚母说完自己愣了下,这句话她好像说了好几次了,结果楚萱还是一次次的受委屈。看楚萱哭得眼睛通红,好像还有点害怕,她心里很难受。以前他们一家三口一直很开心,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她养大的女儿一直很骄傲、很自信,现在怎么被楚湘吓得这么胆小了?

    楚湘如果不是她女儿该多好啊,为什么家里有这么个搅家精呢?

    楚母心烦地回到卧室,靠躺在床上。这会儿她冷静下来,心累得很,总觉得楚湘到处惹事讨人厌,楚萱也瞒来瞒去的让她心烦。学校里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应该问问老师。

    她给楚湘和楚萱的班主任打电话,刚打了个招呼,班主任就问她是不是帮楚萱请假的,还关心地问楚萱哪里不舒服,严不严重什么的。

    楚母这才知道楚萱回家竟然连个假都没请,就算跑出学校没来得及说,一路上用手机跟老师说一声也行啊。她隐隐觉得不太对劲,楚萱这是受了楚湘的影响?怎么做事情变得不靠谱了?

    楚母说了楚萱有点不舒服,然后就开始问剪校服那件事和最近楚湘在学校里的事。班主任早就想和楚湘的家长沟通了,好不容易楚母有了解的意思,她立刻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楚母,还说得非常详细,最后劝说楚母对楚湘好一些,孩子真的特别好,特别懂事。

    楚母还是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对楚湘的夸赞,一时很不适应。楚萱在这学校读两年多了,她以前和班主任通话的时候,班主任也就是说一句“很不错”。这次一连夸楚湘好几句,听都能听出班主任有多喜欢楚湘。

    她忽然想到,楚萱再懂事也只有十几岁,被楚湘欺负那么多次,会不会一时生气在她面前告黑状?故意说楚湘在学校很不好?

    她跟班主任问道:“老师,楚湘和楚萱在学校相处得怎么样?有没有闹什么不愉快?”

    这事儿就不好说了,她们两姐妹不管怎么吵都是家事,班主任想了想,说:“她们都不太喜欢对方,不过各有各的朋友,都还不错。学校里主要是学习的地方,还是以学习为主。这方面我要表扬一下楚湘,她这段时间进步非常大,各科老师都很喜欢她。倒是楚萱最近没什么精神,听课有时候会走神,是不是没休息好?”

    楚母和她聊得越多,越觉得她喜欢楚湘多一些,对楚萱反倒没什么感觉似的。楚母心里的怒气都化成了疑惑,上个月班主任不是还说楚湘在学校不太适应吗?

    她忽然想起最后一次在医院里看见楚湘的情景,楚湘那样子,是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所以之前,楚湘都是装的吗?那现在呢?也是装的?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我的完结快穿文:

    《boss打脸手册[快穿]》:满级大佬快穿成炮灰男配,照样混成**oss,谁不长眼就把谁秒成渣。

    2《头号炮灰[快穿]》:化解炮灰的怨气,替炮灰逆袭人生,肆意潇洒,虐渣翻身。

    3《快穿之护短狂魔》:狐妖护短,打脸人渣。(小狐狸第二个故事就变成人啦)

    4《时空历练记[快穿]》:穿书遭遇各种极品脑残,疯狂打脸,虐得他们打滚求饶。

    搜索文名或我的作者名“兰桂”都可以看到~

    预收文:《男配被我承包了[快穿]》

    每本书里都有一个作死的女配和一个苏爆的男配。

    霍薇穿成女配之后,分分钟把男女主抛到脑后!

    是脸被打得不够狠还是结局不够惨?

    把男配收了他不香吗?

    (预收文点进我的专栏里收藏哦,顺手把作者专栏也收藏一下吧!嘿嘿~)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