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真假千金:做个恶毒女配(14)@

作者:兰桂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楚湘被虐待的事不但传了出去,还传得很详尽。因为郁楠她们和楚湘走得近,问她们的人很多。大家误会楚湘已久,既然这件事爆了出来,她们自然要说清楚真相,免得大家还把楚家、陈家当好人呢。

    楚湘在两家遭受的一切,恨死他们都不为过。

    陈家无人关注,楚家夫妻偏听偏信、关楚湘禁闭不给饭吃的消息引起了广大关注。这两口子是不是脑残?他们怎么白手起家弄出那么大的楚氏的?

    有大几岁已经接触家里公司的少爷、小姐就说:“楚氏啊?不就是有点聪明还有点运气弄起来的么?房地产、电子产业这两个行业都捞上了,搭上了顺风顺水的大船。以前还当他们眼光不错,现在看也就是走大运。”

    “是啊,细想想,楚氏这三五年都在原地踏步。现在的商界丁点运气都靠不上了,人要是不够精明、不够有前瞻性的眼光,那真是会被别人甩下,楚氏就是这样。”

    这话一传开,这帮少年少女们就了解了。时代的发展造就了一批这样的人,有小部分富裕起来把学识和内涵也丰富了,自然从内到外都贵气起来。而一大部分人却全靠天赋和运气,没有及时提升自己,像楚氏这般,只能说楚父经商天赋不错,但内涵不足,已是到了天花板了。

    那这样富起来的人家,做出什么事都不奇怪,没底蕴嘛,谁知道他们的人品修养是什么样的呢?单从楚湘和楚萱这一出出的闹剧来看,楚家人就都是眼界狭窄,行事不够大气。

    楚湘本身是刚从穷人家回来的,显然以她被楚家嫌弃的程度也不会被悉心教导,这些关于楚家的负面印象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因为大家对她的要求本来就低啊。

    可楚家那三口人就不一样了,原来好歹明面上都是光鲜的,看着都人模人样的。现在呢?就像突然撕去了他们用来掩饰的假面具,让人清楚看到了他们内里的肤浅庸俗。

    虽然富贵人家龌龊事也不少,但他们遮羞布盖得好,就没人有想法。楚家这遮羞布被揭开了,大家对他们的印象就急剧变差,知道得越多,印象就越差,颇有些鄙夷的意思。

    这还是因为少年人心思比较纯粹的原因,少有的几家长辈知道了,对楚家的想法就更多了。楚家这一代只有楚湘一个女儿,最多加上个养女楚萱。目前看,她们都无法撑起公司,楚父又一日日变老,这么一块蛋糕放在这里,动心思的都盘算上了,看不上的则将与楚氏的合作都排除了。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家里这么乱,真想做好项目的都不找楚父合作,找楚父合作的都是想从楚氏捞一笔的人了。而这只是蝴蝶效应的起点,时间太短,短到楚父还没有发现不对劲,想来等他发现的时候,这份影响力已经辐射得拦不住了。

    楚湘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她上课时比谁都认真,下课时则常有人来找她出去玩。

    有她认识的、有她不认识的,反正只要有一个认识的,她就和他们一起去,打打篮球、羽毛球、乒乓球什么的。高中嘛,学习压力大,要适当放松,还要锻炼身体。

    刚开始找她的只是好奇想见见她,后来发现楚湘真的好相处,而且玩什么都能很快上手,他们就更喜欢来找她了。

    楚湘的朋友圈迅速扩大,楚萱见了心里着急,可她现在更怕楚湘出损招对付她,也怕楚家夫妻从什么地方知道那些不好的消息,暴露她的心机。她现在提心吊胆,哪里还敢随便出手对付楚湘?

    这所学校三个年级里就有不少二代、三代,有的家里顶富,如邵家;有的家里很富,如郁楠家;有的家里还算排的上号,如楚家;也有的家里还成,如张奇家和楚湘的室友家。

    所以楚湘每日的活动交友时间,成功把她的性情人品传进了各个小圈子,照片也传出去不少,让他们对她有了具体的印象。等到周末的时候,室友的邀约、郁楠董菲的邀约、杨雪晴的邀约,让楚湘接连参加了三场不同小圈子的小聚会,这下连圈内比较有身份的人也认识她了。

    他们多是在会所里聚会,大家发现楚湘的规矩礼仪都不错,有人夸了她一句,楚湘就笑说:“能多学东西总是好的,以前有段时间总闹笑话,惹人生气,我就多观察别人跟着学了。”

    惹谁生气?当然是楚家夫妻。

    为什么观察别人学?当然是楚家夫妻没专门教她!

    这真是亲生的吗?这特么比捡来的还不如啊!

    有人想看楚湘被虐打的伤痕,楚湘当然不会给他们看,不过有那好奇心太重的故意弄湿楚湘的袖子,擦拭时快速拉开她的衣袖,那些纵横交错的伤痕就那么暴露在了大家眼中。

    他们这么好奇,楚湘当然是顺他们的意给他们充分的时间留下一两张偷拍的照片啦!

    她被虐打到什么程度,就这么由一两张照片展示给所有人知道了。

    还有人提起打工的事,他们这些少爷、小姐知道什么打工啊?能想到的就是平日见过的酒吧侍应生、餐厅服务员、花店小妹、收银员、西点前台等等。

    可做这些……能赚几个钱?

    楚湘好奇地问他们,“那你们大学毕业都想做什么啊?”

    这个问题有点陌生,也有点好笑。他们能做什么啊?当然是听家里安排进公司帮忙了。不过大家都年轻嘛,幻想一下还是可以的,就有不少人和楚湘描述自己的梦想。

    “我想开一家最大的娱乐会所,里面要有所有我们能玩的东西,让大家一想起出去玩就想到我的会所,办最贵的年卡,在里面纸醉金迷!哦不对,是在里面尽情享乐,合法的那种。”

    “我想开个制药厂,把医学界解决不了的难题都攻克。”

    “我想成为令商界闻风丧胆的女魔头,说一不二,分分钟谈下跨国千亿的单子。”

    “我想承包娱乐圈,到时候想看什么片就拍什么片,想让谁演就让谁演。”

    “我想当个只会花钱的纨绔,开着我的游艇出海,有个自己的岛,天天开party和朋友一起玩。”

    他们显然都是说着玩的,越说越离谱了,但他们发现楚湘居然听得很认真,好像真觉得那些是他们的梦想似的。他们忍不住问:“你呢?听说你想毕业找份好工作?不要楚氏啦?”

    楚湘态度平和地笑着摇头,“我觉得还是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得来的东西用着踏实。以前我想着将来要攒钱买一个小门市房,开个早餐店,这样就不用在外面风吹雨淋的摆摊了。后来我觉得有个高学历进大企业做金领就什么都不愁了。现在……”

    “现在怎么了?是不是听我们说完之后,发现还是继承楚氏最好?那样你可就是新一代霸总了。”有人打趣她,觉得她有这样的野心才正常,毕竟穷苦人一下子掉进金窝窝,哪有几个人不被迷住的?

    然而楚湘还是摇了头,“刚不说了吗?自己拼来的踏实。楚氏应该是给楚萱的吧?她才是爸妈精心培养的继承人。”

    “噗~”有人笑喷了,“就她?还继承人?我看她更像温室小花,那柔弱的。”

    楚湘对她这话不予置评,也不跟着diss楚萱,继续和他们畅想未来,“我觉得你们的梦想都很好,虽然有些很难实现,但梦想不就是要定高点吗?我以前的梦想和你们一比都太好实现了。要说我具体想做什么,我现在还有点说不上来,毕竟没见过的太多了,不过总得和你们的梦想差不多。等我长长见识有了喜欢的方向再决定,现在就先努力学习。”

    “你学得怎么样啊?听说你之前都考倒数第一?”

    楚湘不在意地说:“之前有点紧张,其实很多题我还是会的,最近总和老师问问题,我已经追上很多了,期中考试一定能考得不错。”

    “哦,那你加油啊。”

    众人对她看法不一,有人觉得她有趣,有人觉得她说大话没有自知之明,有人笑她的梦想是三级跳异想天开,有人觉得她故作清高,有人嫌她太天真,也有人觉得她很真实。

    反正不管是想看她笑话的,还是真心喜欢她的,大家都乐意找她玩。楚湘也就慢慢随他们去了很多地方,马场、射击场、高尔夫球场、赛车场、酒吧、米其林餐厅等等。都是比较奢华或比较高贵的地方,好多人都好奇,楚湘之前那朴实的愿望在见过他们之后就变了,那多和他们玩玩,会不会被这繁华迷醉了眼?忘了原本的初心?

    楚湘这么忙,忙得都没时间和邵言好好相处了。邵言忍了几天,忍不住给她发消息问:你喜欢到处去玩?我也可以陪你去玩。

    邵言是从不出去玩的,除了上学,也不去人多的地方。楚湘见他这么说,感觉他在自己身边怎么和闯关似的?一层又一层地突破那些障碍?

    楚湘跟他说:我不和他们出去玩,圈子里哪有那么快就流传开我的“传说”?

    邵言当然知道她不是想出名,想了想,问她:你是想败坏楚家人的名声?你恨他们,想让他们不好过?我可以让我爸去做。

    悄无声息就弄垮他们有什么意思?他们让我在圈子里成了笑话,我也得让他们体会一下这种感受才行。再说我还想多了解各家动向呢,和他们聊天能收获不少信息。别担心,我喜欢这么玩。

    楚湘并不习惯让别人替她把事情都做了,那她一世又一世的活着不成了混吃等死?有什么意思?总得折腾点事情玩玩。像这段时间各家少爷、小姐主动送上门给她套话就挺好玩的。

    邵言见她自己想去就没再多说,反而想起自己能为她做些什么。那些人能让她收获信息,那他呢?之前楚湘来他家玩是因为没朋友吗?现在朋友变多了,会不会觉得他很无趣?

    邵言一个人闷着想了很久,给他爸爸发了条微信:怎么把人送进监狱?

    邵父正开会呢,看到信息吓了一跳,忙抬手示意大家散会,拿着手机回办公室给邵言打电话。儿子这是遇见什么事儿了?要不是他最近怕儿子有事找他,时刻拿着手机,都不一定能及时看到这条信息。

    邵父拨通了电话又有点后悔,儿子不爱说话,打电话干什么?不过已经接通了,他还是问了一句,“小言,你是想把谁送进监狱啊?遇到什么事了?”

    他以为儿子不会说话,都已经做好挂电话发信息的准备了,没想到听见儿子在那边说:“湘湘的养父母,姓陈,他们虐待湘湘,湘湘身上都是伤。”

    邵父也不知怎地,竟从他没什么起伏的语气中听出了心疼。而且这次不是发信息,这是儿子十年来第一次跟他说这么长的句子!

    邵父想让他多说点话,试探地说:“是湘湘让你帮她对付陈家吗?她想让他们进监狱?”

    这话说的好像邵父误会楚湘在利用邵言一样,邵言有点着急,立刻解释道:“不是!湘湘善良,没提过。同学说为什么不告陈家,我想他们的身份比较特殊,不方便告。伤情鉴定和证据也不好找,最好用别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有什么方法。”

    这些年他成长的环境十分单纯,他当然不知道。邵父却笑了,“爸爸每天早点回家,和你一起完成这件事。放心,他们好不了。”

    邵言这次说了好多话,好像突破了什么阻碍一样,犹豫了一下,又说道:“谢谢爸。”

    邵父这一整天都特别开心,他儿子变化得太快了,自从和楚湘来往之后,自闭的情况简直坐火箭一样变好。就冲这个,他也不能让欺负楚湘的人好过。陈家夫妻那样的性格,闹出点什么事容易得很。

    陈父多年来一直不甘心,对当年破产落魄耿耿于怀,自得了楚家的五百万就折腾着想要东山再起,没消停过。

    邵父别的不敢说,在商界,他想给人下个套做个局那简直太轻松了。他立即就叫特助去调查陈家,然后每天给邵言讲他的安排,引导邵言去完成这件事,顺便教邵言一些商界的手段。

    邵家就这么一个继承人,既然邵言有心改变,那该教的都该教起来了。

    邵言学得异常认真,他决定改变,其实这种改变很煎熬。但他不喜欢楚湘看遍世界而他一直站在原地的感觉,所以他必须改变。

    邵母和邵父一样感觉欣慰,但她毕竟是位母亲,看到儿子这么辛苦还是会心软心疼,她想了又想,背着邵言约楚湘出去吃饭了。

    楚湘第一反应是她终于遇到被甩五百万的剧情了吗?不过还没到一秒钟,她就否定了这个想法。邵母一看见她就笑道:“中午找你出来吃饭,有没有耽误你的时间?”

    楚湘当然摇头,“我中午在学校也就是背一些单词,很枯燥,哪有和邵妈妈出来吃饭好?”

    邵母对她这样不见外的样子很喜欢,想起她的叮嘱又问:“你怎么不让我去接你,还非要和我隔一段时间再进包厢?怎么了?怕人看见?”

    楚湘如实说道:“邵妈妈,我都发现了,班里没人知道邵言是您的儿子,我想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说法,该小心点。再说我也不想让人知道您对我这么好。”

    “哦?为什么?我给你撑腰不好吗?”邵母看着楚湘,对这一点是真的很疑惑。

    楚湘甜甜地笑说:“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哪用得着麻烦您?我现在这样就挺好的,您别担心。对了,邵妈妈今天特意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为了……邵言的事?”

    邵母发现楚湘真的很聪明,不但察言观色的能力一流,根据一些线索推测事情的能力也一流。她笑叹道:“你若是生在我们家,现在恐怕都能给你邵爸爸当副手了。”

    她笑容淡了淡,低头端起水喝。楚湘也不催促,一直淡定地看着她。邵母平复了一下心情,叹气说:“你认识小言的时候,他就是没有表情也不和人说话的样子,当时他应该很难相处吧?但他其实小时候不是这样的。”

    邵母从包里拿出一个dv,播放里面的视频给楚湘看,脸上显露出怀念的神色,“这是小言七岁大的时候,在他生日时录的,你看,他笑得多好看?玩得多开心?”

    视频中的小男孩儿在花园里和小朋友们跑来跑去,玩得满头大汗,脸上的笑容却充满阳光,和现在的样子就像火球与冰块儿,差距也太大了!

    楚湘看完抬眼问邵母,“他发生了什么事?被绑架了?”

    邵母诧异了一下,“你怎么猜到的?”

    楚湘重播视频,继续看,“我觉得张哥不是普通司机,倒像是很厉害的军人。”

    邵母点点头,“小张是你邵爸爸动用人情好不容易才请来的,很不一般,有他保护小言,我们才能放心让他去上学。”她又喝了口水,端着水杯的手指细微地颤了颤,便将杯子又放下了。

    “小言七岁那年,他最要好的朋友家中破产,因为他们牵扯了不该碰的事情当中,所以邵家没有出手相救,只在他们破产后给他们提供了帮助,想送他们去国外。

    湘湘,我不知道你懂不懂,邵家当时已经尽了全力了。”

    楚湘伸手握住她的手,用温柔的声音安慰她,“我懂。邵妈妈,都过去了。”

    邵母笑了一下,紧紧握住她的手,像是在汲取力量,“现在我想起当年的画面还是觉得难以呼吸。我们自觉已经尽心做了我们能做的,没想到那家人却恨上了我们,觉得我们袖手旁观,甚至怀疑我们做了推手。他们当时已经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也许是绝望了,想拉个垫背的一起死,他们竟然让小言的朋友把小言骗了出去。

    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被人掐着脖子,一下一下的按进水里,不停地对他破口大骂。小言那个好朋友,吓得在旁边一直哭,去还一直指责小言,说邵家害了他们家,小言活该。”

    邵母的声音中隐含着愤怒和颤抖,“小言当时还那么小,他得多恐惧?多难过?多痛苦?我们把他救回来,在最好的医院用最好的专家团队治疗,他也还是昏迷了一个星期才醒,醒了以后他不哭不闹,却也不说不笑,对外界一点反应都没有,连饭也不吃。

    医生和心理专家联手治疗很久,他才慢慢变成现在这样,正常生活,就是不说话,也没有表情。我本来以为他一辈子都会这样,直到你……你溺水。”

    邵母看着楚湘的眼中有感激,也有心疼,“你受委屈了。我听说当时情况很危险,你一度休克,差点错过救治的时机。”

    楚湘点点头,“我问过同学,她说我当时一点气息都没有了,邵言突然说‘我来’,然后就坚持一直给我做心肺复苏,是他救了我。”

    邵母说:“小言自从那时就变了,变好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看着你溺水,而他亲手把你救了回来,产生了一些触动,总之他那个屏蔽外界的壁垒松动了,还越来越松动。我看得出,他很在意你,也愿意听你的话,甚至开始和身边的人沟通,开始开口说话。

    我和他爸爸去找了心理专家,专家说这可能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机会,成功了,他就能变回正常人,失败了,他可能会建起更厚的壁垒,将自己与外界彻底隔绝。”

    邵母深吸口气,紧紧攥着楚湘的手,“湘湘,我想请求你,你能不能帮帮小言?他愿意听你的话,你能帮他走出来吗?从今以后,你就是邵家最重要的贵人。”

    楚湘看出她很认真,也很紧张。即便邵家富可敌国,但邵言对他们来说,却比邵家还重要。她和邵言关系极好,即便邵母什么都不说,她也会帮邵言。今天邵母如此诚恳郑重地向她诉说过往,请求她帮忙,全都是因为慈母之心,以及对她的尊重。

    楚湘在她屏息的期待中笑了开来,“邵妈妈,你让我不要见外,怎么自己还见外起来了?邵言一定会好的,放心。”

    邵母含着泪笑起来,“我知道,我放心。如果你不是真心对他好,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改变?湘湘,谢谢你。”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我的完结快穿文:

    《boss打脸手册[快穿]》:满级大佬快穿成炮灰男配,照样混成**oss,谁不长眼就把谁秒成渣。

    2《头号炮灰[快穿]》:化解炮灰的怨气,替炮灰逆袭人生,肆意潇洒,虐渣翻身。

    3《快穿之护短狂魔》:狐妖护短,打脸人渣。(小狐狸第二个故事就变成人啦)

    4《时空历练记[快穿]》:穿书遭遇各种极品脑残,疯狂打脸,虐得他们打滚求饶。

    搜索文名或我的作者名“兰桂”都可以看到~

    预收文:《男配被我承包了[快穿]》

    每本书里都有一个作死的女配和一个苏爆的男配。

    霍薇穿成女配之后,分分钟把男女主抛到脑后!

    是脸被打得不够狠还是结局不够惨?

    把男配收了他不香吗?

    (预收文点进我的专栏里收藏哦,顺手把作者专栏也收藏一下吧!嘿嘿~)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