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1643章

作者:安喜县尉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大船撞击乌篷船之时,除了萧东、张实没有摔倒,胡掌柜、尹掌柜等人猝不及防,纷纷滚倒在甲板上,一个个摔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宋掌柜摔倒之时,脑袋撞在船舷上,登时晕了过去,在几位掌柜之中伤势最重。直到大船稳住,罗掌柜和纪掌柜才将宋掌柜扶了起来,一个用力掐他的人中,另外一个则用力捶胸敲背,总算将宋掌柜救了过来。

    此时厉秋风和戚九已然跃下了大船,与宗设和黑无常大打出手。胡掌柜等人惊魂未定,见萧东、张实跑到船头,便也跟了过去。众人见戚九大占上风,打得黑无常没有还手之力,厉秋风与宗设激战,似乎也是攻多守少,心下都兴奋起来,纷纷指着宗设和黑无常破口大骂。

    慕容丹砚右手拎着长剑,左手扣住银针,伺机想要偷袭宗设和黑无常。只不过四人打得激烈,相互之间离得极近。慕容丹砚自忖没有十成的把握射中宗设和黑无常,只得暂时忍耐。

    便在此时,忽听耳边有人尖声说道“该死的倭寇,让我送你们上西天!”

    慕容丹砚听出是王小鱼的声音,吓了一跳,急忙寻声望去,却见王小鱼不知何时已挤到她的左首,探出身子冲着宗设和黑无常大声叫喊,随即右手一扬,一块拳头大的石头脱手飞出,直向宗设飞了过去。

    慕容丹砚不晓得王小鱼从哪里找了一块石头出来,心下大惊。只是还没等她出手阻拦,那块石头已然被王小鱼掷向了宗设。王小鱼没有练过暗器功夫,这一掷自然没有什么力气,更加谈不上准头。只不过她离着宗设不过数丈,又是居高临下,是以石头掷出之后,不偏不倚地直向宗设面门飞了过去。

    宗设正自全力与厉秋风周旋,眨眼之间已使出十五六招。只是他越打越是心惊,暗想自己苦练快刀,至今已有三十三年。当年他离开师门之时,传授给他刀法的师父曾经说过,单以刀法而论,放眼整个扶桑国,宗设足以名列前十位。自从宗设出山之后,确实罕有敌手。与敌人对战之时,宗设几乎每次都能一刀斩掉敌人的脑袋。而敌人失去人头之时,往往连刀都没有拔出来。这份快刀功夫,可以说是独步扶桑国。宗设在扶桑国之时,曾经听人说过,大明有许多奇能异士,能够杀人于无形之中,是以宗设心下对中土的武林高手极为忌惮。只是半年之前,宗设带着从人在宁波城打得官兵和捕快溃不成军,接连斩杀三四位带兵的将官。他见大明官兵如此无用,便起了轻视之心。后来宗设杀出宁波城,一路烧杀抢掠,官兵望风而逃,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一个都没有出现。宗设暗想汉人只会胡说大气,一个个狡诈贪婪,压根没有什么真本领。自己在扶桑国时听说的中原武林高手的神奇传说,想来大半都是汉人编造出来吓唬人的。

    从此之后,宗设再也不将汉人放在心上。他带着从人逃窜之时,除了斩杀围攻他们的官兵和公差捕快之外,有时兴之所至,竟然连寻常百姓也不放过。往往经过村落之时,先抢了食物,再动手杀人。有时懒得用刀斩杀百姓,他便下令从人将村子里的百姓关进一处宅子中,然后放一把火,将里面的百姓尽数烧死。直到今日遇到厉秋风,宗设才发现世间有人出刀比自己更快、更准、更稳、更狠。而且厉秋风不只刀法诡异,心思更是狠毒,为了斩杀敌人,不惜用一些下三滥的招数和手段。宗设在扶桑国能够横行无忌,便是因为他不只武艺高强,而且心思歹毒,往往能以计谋杀人。可是今日遇到厉秋风,却是束手束脚,大落下风。

    宗设越打越是心惊,越打越是害怕,只觉得厉秋风手中的长刀好似织了一张无形的大网,正自慢慢将他笼罩于其中。他知道再打下去,自己必定要死在厉秋风的刀下,正自苦思脱身之计,恰好听到王小鱼在船头厉声喝斥。宗设心下一怔,只听“呼”的一声响,一道黑影直向他飞了过来。

    宗设正自全神迎战厉秋风,察觉有暗器打来,他心下大惊,手上略慢了慢。厉秋风瞧出便宜,右手握刀中宫直进,直刺宗设的咽喉。宗设见暗器到了面前,厉秋风的长刀也刺了过来,就算自己退后能避开厉秋风的长刀,却也躲不开暗器。可是要向左右闪避,脚下只是一根桅杆,自己非得坠入水中不可。到了那时,厉秋风只须俯身砍下一刀,立时便能将自己斩了。电光石火之间,宗设将牙一咬,倏然俯下身子,避开了王小鱼掷过来的石头。同时右手一挥,手中的长刀直向脚下的桅杆砍去。

    王小鱼以石头为暗器,偷袭宗设,只不过以她的武功,宗设压根就不会将这块石头放在心上。但是厉秋风正自挥刀攻向宗设的胸口要害,若是宗设要全力对付厉秋风的长刀,面门非得被石头砸中不可。电光石火之间,他只得铤而走险,将身子向下一蹲,堪堪避开了石头,同时右手挥舞长刀向脚下的桅杆砍去。只听“嚓”的一声,桅杆已被长刀砍为两段。

    桅杆被砍断之后,宗设右脚斗然踹出,正踢在厉秋风站立的那半截桅杆上。半截桅杆带着厉秋风向后退去,他刺向宗设的长刀顿时落了一个空。宗设心下总算松了一口气,暗想自己水性极好,又懂得驾船之术,只要摆脱了这个锦衣卫,随便抢一只船便能逃走。这些人虽然逃开了自己的追杀,不过这座石洞玄妙幽深,他们定然无法脱身。柳生宗岩狡诈多计,绝对不会放这些人离开。到时自已坐山观虎斗,让柳生一族去和这些汉人拼一个你死我活。到时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岂不美哉?

    宗设打定了主意,眼看着厉秋风踩着半截桅杆急向后退,同时自己脚下的桅杆借力飘向另一方,与厉秋风之间的距离瞬间拉大到丈许,心下越发惊喜。只是宗设正在暗自庆幸之时,蓦然间只觉得左侧腰间似乎被蚊子咬了一下,微微一疼。他心下一惊,随即感觉双腿膝盖一麻,身子再也站不住了,竟然向水面跪了下去。

    。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