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895回 扣篮

作者:陈虎a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这绝无可能。”穆斯塔法也说,“我不可能会输给孩子组成的队伍。不可能。”

    仿佛是一场催眠,穆斯塔法不断在自己的心里做设防,可是,所有人都像是看破了他一样,一个快要到他手上的球,被郎月月直接传向了另一边。

    紧接着就是火影忍者在他身后的猛烈的灌篮。他的心理几乎崩溃。

    这下子,不单单是穆斯塔法慌了,他的队友们也都慌了。接到球之后却没有计算好恰当的角度去传球,而是被火影忍者所接住,下一秒又是一记扣篮。

    “别在意,穆斯塔法,球还是会给你的!”谷谷不停的安抚焦躁的穆斯塔法,但他的面色也是非常凝重,他的语气里有些虚,连自己都无法去相信自己的说法。

    可无论相不相信,穆斯塔法也没有听到谷谷的话,他已经完全被火影忍者扰乱了心智。

    他想投篮,可是跳起的那一瞬间发现火影忍者跳得几乎与他持平,并且一次比一次高,刚才的那些没有投进篮框的印象全部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投不中,投不中。无数个“投不中”紧紧缠绕在了他的身上,仿佛是一句恶毒的诅咒。

    这还不是全部,郎月月作为助攻型的选手将每一次快到穆斯塔法手里的篮球都拍向了另一边,穆斯塔法瞳孔放大,他喘着粗气又在心理暗示自己不能输,可说完,内心的恐惧像是成倍增长了,他恐惧火影忍者的跳跃,恐惧郎月月的传球。

    直到火影忍者跳得比他更高,然后狠狠盖掉他的球的时候,穆斯塔法彻底明白天天,眼前的这个人是个怪物,至少,以他的能力即使不想承认也无法打败他。

    哨声忽地响起,穆斯塔法满面都是阴郁。比赛结束了,一切也结束了,虽然输了比赛,但是却让穆斯塔法走出了来自火影忍者给予的压力,大概这是他在第一次感受过如此强烈的场上压力了。

    诚实的欢呼声热烈到让穆斯塔法烦闷,他忍受着焦躁不安。

    列队之后,穆斯塔法走到了正在收拾包裹的火影忍者面前,郎月月也侧眼看过去。

    “我输了。”穆斯塔法如此说道,他的表情很是僵硬,像是念台词一样操着蹩脚的汉语,“下一场比赛,连我的份一起加油吧……”

    “哈?”火影忍者一愣,“嗯……”

    “……笨蛋,你以为我会这样说吗!”穆斯塔法爆发出比赛中所隐藏起来的所有不满,但还未等他发泄完,他就被谷谷拉着往外走了,但他依然不死心,“笨蛋,笨蛋!下一次我才不会输呢!”

    并不是他不强。穆斯塔法很明白天天这个道理,但是他赢不了火影忍者,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不是一个“怪物”,他大概,一辈子都不想遇见这样的人了。

    “什么人啊!真令人不爽!”火影忍者捏着拳头咔吧咔吧作响。

    “火影忍者,请冷静一点。”郎月月清澈的眸子垂下,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了她眼底下的欣喜,她到现在都还感觉得到在篮球场上那种激动人心的触动感,“不要再去想其他人了,至少,我们赢了不是吗?”

    听到这个,火影忍者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啊,我们赢了。”突然他又话锋一转,“既然赢了的话,要像上次一样碰拳吗?”

    “不了……”郎月月说,“不是在比赛中,没这种感觉。”

    况且,当时只是做给他们看而已。

    她果然,想碰拳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青峰。

    火影忍者是她独一无二的光,青峰亦是如此。

    自与新华中学比赛结束之后,诚实全国大赛的征程有点顺利的不可思议,一路顺风顺水,像是要一路赢下去的感觉。

    “状态真好呢!”一场比赛结束后,王文奇弯下身子对坐在休息席上喝水的正式队员们兴奋地道,“这样进入决赛圈也是很轻松的吧?”

    瞬时间,郎月月眉头一紧,唇瓣也紧紧抿起,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进入决赛圈绝对不会是如此容易的一件事情,首先阻挡在他们面前的大概就是北京的三大天王。

    意料之中,丽丽也和她是同样的想法。

    “别太天真了。”丽丽双手撑在了下巴处,面色没有任何高兴的起来的意思,反而很是凝重,“三大天者……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三大天者……”

    未等王文奇发出疑问,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骚动,而从选手出入口那里也有了几双篮球鞋与地板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而散发出来的气势也与普通的队伍完全不同,就连应援队发出的呐喊都比诚实要高上数十分贝。

    “来了吗?”与此同时,埋入了做球场笔记的丽丽抬眼,她的额边不知何时流下了紧张述彩的汗水,手里的那支笔也几乎被她捏的变形。

    来了……郎月月清澈的双眸注视着来人,最先注意到的除了张述彩别无他人。

    只见张述彩绑着绷带的左手手心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只同样绑着绷带的小熊玩偶,篮球场的天花板上的明亮灯光落在他的眼镜,变成了一片白色。

    张述彩也同样看到了,他的眼神里满是怪异感,似乎很想将视线移到郎月月身上却又带着躲闪,他慢慢抚上自己的胸口,别过了脑袋。

    “小真你怎么了?”

    张述彩眉头顿时一皱,他差点忘了一件事,高峰就站在他的旁边。

    “没什么。”张述彩的眼神冷淡,又将脑袋转回另一个方向。

    高峰眯了眯眼,蓦地想到了什么,顺着张述彩的之前的视线将目光落在了诚实的休息席,寻找了一圈,最后锁定在了郎月月的身上。

    郎月月感觉到了高峰的目光的注视,若有所思的侧过头,刚好与高峰的视线对在了一起,她微微一怔,同样怔怔地看着高峰。

    高峰打量了郎月月几秒钟,看到郎月月直到头皮发麻,他马上就露出了一个意味深沉的微笑。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