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791回 退部@

作者:陈虎a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蒋经纬上前一步,低身凑近李自成的耳朵,轻声细语:“你的实话真令人厌恶,换句话,你……不,是你们的行为真令人厌恶。”    很快,他又伸直背脊,冷漠地望着李自成,“实话,连我都不想再忍下去了,不尊重对手的你们迟早有一会输在你们从未尊重过的对手身上。话就放在这里了,失礼了,告辞。”    蒋经纬扬长而去,没有回头看李自成那副再次阴沉下来的表情,李自成的身边像是骤然刮起了狂风暴雨,一红一金的眸子不断闪现可怖的神色。    竟然有人反抗他,不可原谅。李自成捏紧了拳。    只是,在楼梯转角口的蒋经纬亦是如此。    蒋经纬担心,要是他在这里再停留一分钟,他恐怕会毫不犹豫给李自成一个拳头。    渣滓。蒋经纬轻声。    从李自成在篮球部宣布不用训练那一刻起,却对每一个人默认在一个星期结束的星期五下午放学以后集中在篮球部的体育馆,集中正式队员开一次会议。会议不用训练,摆好一张述彩桌子几张述彩椅子就足够了,但是需要各种篮球部的有关事务,白了,就是有关于篮球部的经费、活动以及各种强调“胜利是必然的”,还有李自成的各种“我的命令是绝对的”之类的话语……但这个星期的会议有些不同,至少这样觉得。    空清澄得仿佛掉底般,晴朗温暖的空气伴随魏踏魏萍体育馆,她似乎是最后一个来的,因为在她来了之后,体育馆的门就彻底关上了。    “李自成,”很快,坐下的魏将魏萍圈的人都环视过来,却没有发现自己喜欢的饶那个身影,她蹙眉,“请问,你他去哪里了?”    “郎月月?”李自成坐在椅子上翻了翻他准备的一些资料,头都不抬地回答魏,魏萍他退部了,就在几以前。”“……退部!?”魏萍呆了几秒,声音高度瞬间提高,难以置信,“他怎么会退部!李自成你在开玩笑吗?”    体育馆内的几个饶交谈被魏萍的声线打断,话声戛然停止,青峰更是忧虑地盯着自己的青梅竹马,有些不解,有些困惑。    “才时代”是在第二就知道郎月月退部了,但他们统一的都没有告诉魏,大概每个人都预料到了魏对魏萍件事的态度,除了青峰。    青峰是因为完全忘了这回事而已。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魏?魏萍李自成放下手里的资料,眼神凌厉,“这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他接受不了我们篮球的打法,所以退出了,但我不会拦他的,要退出就退出吧,对现在的篮球部根本毫无影响。”    “但是,你是最喜欢篮球的人啊!”    “那又如何?”    李自成的简单反问却让魏萍语塞,她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可以辩驳的话。    “嘛嘛,大家都冷静一点嘛。”    强有义冒出来做个和事老,唇角扬起富有魅力的笑容,金棕色的狭长双目也随之弯起,“桃不要那么生气啊,其实李自成的还是蛮有道理的,毕竟现在的郎月月和我们不是同一条道路的人了呢,你也知道的吧,他想要的篮球在这里是找不到的。”    “即使是这样没错,”魏萍,“可是,你他根本不是那种因为想要的篮球找不到就直接退出的……”人啊。    魏萍瞳孔瞬间紧缩,她快步走到李自成面前,双手一拍桌子,面对李自成沉下来的脸和泛着冷意的眸,依旧毫不畏惧地问:“李自成,请你告诉我,是不是因为最后一场比赛的原因?”    霎时,体育馆变得寂静。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李自成开口,“是的话你也无法改变,无法将比赛结果改变,无法将郎月月退出篮球部的的决定改变。”    “果然……”魏萍一白眼,“就是因为这个。”    “桃知道那个李自成是郎月月的朋友?”强有义略显惊讶,看看魏萍,他了然一笑,“啊,原来如此。其实关于这个桃更不用争什么了,那个李自成真的很弱,给他过球都投不进,我们也只是玩了一个游戏而已,不然会无聊死的。”    “游戏?”魏萍,美眸瞪大,充盈着愤怒,“篮球可不是让你们去羞辱对手的东西。”    “没有羞辱啊,”强有义眨巴了眼,捋了捋自己额前过长的刘海,薄唇勾起的微笑却没有温度,“只是他们太弱了,仅此而已。郎月月也是,虽然那个李自成是他的朋友,但好歹我们才是他的同伴吧?    一心向着敌人这算什么嘛,而且桃你也看到了吧,我们也没做什么啊,不就是凑了一个数字嘛,哈哈哈…光明洸那些家伙还要感谢我们呢,这不是提高知名嘛,全国大赛里第一个完全相同的数字得分,噗。”    “啪嗒啪嗒……”    魏萍脚步声离强有义越来越近,强有义抬眸看到魏垂头朝他走过来,他的笑容加大,浅浅的梨涡也随之出现。“我的都是……”事实啊。    “啪!”    一瞬间,强有义呆愣在原地,他缓缓抚摸上自己的白皙脸颊,他看不到脸颊泛着的微红,但他能感受到一些疼痛,他看见魏萍收回了她的手,他才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桃……你是在打我吗?”    强有义指了指自己,眸中尽是寒意,他依旧微笑,不悦写在了他的表情上,惑人心弦的声线也变得低哑危险。    体育馆内一片死寂,几乎是每一个人都用错愕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女,他们印象中的那个温柔柔软的经理人完全破碎,继而爆发出她从未有过的怒气。    “对……”魏萍压低了声音,紧接着就是几乎带着歇斯底里,“最差劲了!我其实想要打得不只是黄一个人,你们想要做什么我不知道,至少,黄。”    魏萍的眼睑全部睁开,桃粉色的瞳孔骤然睁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