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687回 狠狠的灌篮

作者:陈虎a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他很享受与新城中队长一对一的时刻,因为只有那个队长才跟得上他的步伐,虽然很勉强,但对于好久没遇到对手的青峰来,这已经足够了。    “别想再过去了!”新城中队长涨红了脸,双目圆瞪,双臂大张,对着不紧不慢在运球的青峰叫道。    青峰轻蔑而又敬重:“那你就试试看啊。”    青峰对待新城中队长这种对手有很不同的复杂感情,他很敬重于他人能够不屈不挠阻拦他,却又觉得他们是在做无用功,纠结而复杂。    又一次过了他    新城中队长不甘与愤怒全部表现在脸上,他脚下一个用力追过去,即使速度完全够不着青峰,他不肯放弃,就足以得到青峰的敬意。    所以,青峰再一次狠狠的灌篮。    “嘟——”    比赛结束。    是真的结束了。新城中的队员赤红着眼,他们的汗水一点点滴在地上,他们不约而同看向计时器,凝神不动,直到裁判宣判,他们终于意识到。    是真的结束了。    青峰随意地将毛巾搭在肩上,又递给郎月月一条毛巾:“辛苦了,你。”    “不,是青峰更辛苦些。”    郎月月垂下眼帘,她注意到了,新城中队员对赢的渴望比他们多太多,然而……实力决定一切,或者赋决定一切,他们再努力也不可能抵得过“赋”这一词儿。    新城中队长一眨眼,仿佛无知无觉,眼泪簌簌掉下,他擦擦双眼,不断地:“啊咧,好奇怪……我怎么回事啊,汗水都进入眼睛里了……好讨厌……”    新城中队长的语无伦次,和其他队员的沉默北京市第一中学拉拉队沉下去的鼓励声,对比起北京市第一中,真的是相差太多。    这可能真的就是正式比赛与练习赛的差别,输了,不是下次赢回来就好,因为……那些学长们,再也没有在初中的下一次了。    郎月月凝眸,坐在观众席上的蒋经纬面无表情,没有了最开始的春风和煦的笑意,变得冰冷。郎月月已经许久未见他这幅表情了,上一次,应该是初三蒋经纬比赛输聊那一刻。    冰冷、失望、不满以及……愤怒。    没等郎月月继续研究,李自成缓步过来,他赤色双眸带着满意:“郎月月,这次干得不错,下一场比赛依旧是你首发,多锻炼下能力总是没错的。”    视线被李自成完全阻挡,郎月月移开,低声道:“谢谢,李自成。”    李自成颔首,矜贵而优雅离去。再一次望向观众席,还有一些观众在讨论比赛,或者关于篮球的事情,但郎月月却没再找到蒋经纬的身影,郎月月蹙眉。    但没过几秒,蒋经纬发了条信息给郎月月    “一起回家吧。顺便,我想跟你几句话。”    哥哥,到底怎么了?    郎月月略微忐忑不安,本来篮球队安排好庆祝的念头彻底打消,比起庆祝,她更关心蒋经纬,尤其是……那副表情更令她不安。    休息室内,她三下五除二收拾好包,换下衣服。    “你,”青峰叫住了她,“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抱歉。”郎月月很是淡然,与表情不符的急匆匆的步伐,又急匆匆道,“我要先走了,我哥哥还在等我。请青峰和其他人一起回吧,抱歉。”    未等有回应,郎月月直接三两步走出休息室。刚走出体育馆,一眼就看到蒋经纬的所在之处,他的身影与其他人相比起来,他如水墨画中走出,不沾染任何俗间气质,自成一片风景。    体育馆外有很多人,参赛的队伍和离场的观众都还在徘徊着。    郎月月微喘着气,闪过许多没有注意到她的人群。“哥哥。”    蒋经纬淡淡微笑一下,紧接着眼底的忧愁又泛过,他欲言又止,却又不知从何起。    “郎月月,你……”    面对郎月月疑惑的眼神,蒋经纬揉了揉太阳穴,又捏了捏鼻梁,闪过不忍,又再次坚定起来。    “郎月月,”蒋经纬表情极为严肃而平静,“我开始,对你的篮球,产生怀疑了。”    郎月月有些愕然,她眼睛不眨盯着蒋经纬,脸色不变,她从不觉得,蒋经纬所的话,会有什么没有理由的不可理喻的话,然而……    “我原本以为,你打的篮球,是很好的,”蒋经纬闭眼,又,“今我也很期待,毕竟是我第一次看你的篮球比赛,我以前只知道你喜欢却不知道你对篮球付出多大的热情。然而,今一看……”    蒋经纬猛然睁眼,带着失望:“我从不觉得你会是屈尊于他饶,但是,今的比赛,你所做的只有是配合别人,从来没有自己去表现过,这不是我平时看到的你。”    “我没迎…”郎月月轻轻握住拳,抬头。    “你樱平时你总是将篮球当做是宝物,可现在一看,”    蒋经纬如此笃定,“你的篮球就像个影子一样伴随着他人,而不是去表现,你的努力成了白费,我所看到的只有这样。”    她的脸色瞬间变青,之前所有淡然神色也全部崩裂。    她的篮球究竟是什么!    郎月月大脑一片空白,她不敢置信于蒋经纬的话。蒋经纬深深看她一眼,里面却依然是从以前从未变过的宠爱,她摇了摇头,再次望向他。    “哥哥……”郎月月的咽喉发出干涩沙哑的嗓音,她感到一阵干渴,每一个字都像是凌迟一般,“哥哥……你的意思是,要我,放弃篮球吗?”    郎月月原以为,整个家里,最能理解她的便是蒋经纬,也只有蒋经纬。正是因为蒋经纬有过初三那段黑暗的痛苦的经历,才更能明白她的感受。    而现在……    “我并没樱”    郎月月抬眼。蒋经纬有微笑,他的表情很原始,认真又不冷漠。反而对比起从前的那些笑容,这种表情更加真实,他的薄唇轻启。    “我认真看了你们的比赛北京市第一中学,“我的感受只有一个,那就是北京市第一中很强,非常的强。并且,现在的强还并不是极限,或许,一年,一个月,一个星期,更甚至明或者这场比赛以后,你的队友会变得更加强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奥林匹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