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415回 骗局

作者:陈虎a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晚上,南京市一中的校园,一些学生在广场上。张校长:“哎,我可怜的孩子们。他们都受到了冲击。”    金裁判:“我相信事情没有这么严重,张俊他会回来的。”张校长:“我不知道,那孩子的胆子很大,如果他决定离开的话,他会想办法的,我太了解他了。”    金裁判:“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我们应该通知警察想办法。”张校长:“办法早就有了,我的不是我和你,而是他的朋友们,相信我,他们肯定能够把他带回来。”    龙不安地走来走去问一个人:“他们找到张俊了吗?”那个人摇摇头。    龙:“我想只有李世民才可以找到他。”完,就跑向娱乐室。在门口听见罗的声音:“哎,什么时候是个头呀,我们这是在浪费时间。”    李世民对着电视机看录像:“就是这个,我知道了,你们两个过来看一下。”李世民:“认真看,你们就会知道了。”李世民一按手中的遥控器:“好了,开始。”龙推门进来了。    在录像中梅芳倒地,李世民:“就是这里,就在这儿。你们怎么样,看出来了吗?”    大罗、罗摇摇头;“没樱”龙:“我知道,张俊的幸运球不在那儿。”    李世民:“很好,就是这个,龙,再看看,,张俊的足球不在那里,当梅芳进来的时候,球不在他脚上,也不在张俊那里,而是被别人拿走了,看见了吗?也就是,拍录像的时候球根本不在那里,可是当张俊出现的时候,我们都看见他踢着足球呢,也就是,屏幕上的人根本就不是张俊,那是一个骗局。”    龙:“我早就知道他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罗:“如果不是张俊,那么录像里面的人是谁?”    李世民:“不仅仅是这个人,还有那个拍录像的人,因此是两个人,我想我们是想到一块儿去了,可是我们没有证据,我们一定要找到证据,你们通知张晶晶,然后去找张俊,她应该知道。”    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跑了出去。晚上十点多,大罗罗怀国、罗罗怀家兄弟出现在张晶晶的屋里,还有奶奶。张晶晶:“我们让张俊失望了,甚至让他觉得我们不信任他,我们必须告诉他,我们知道他是无辜的。”    罗:“总部没有他。”大罗:“哪儿也找不到他。”张晶晶:“他到底回去哪里呢?奶奶,你有什么建议吗?”张奶奶眨了眨眼睛。张晶晶:“你是对的,我得站在他的立场上。”    罗:“她了些什么?”奶奶笑了。张晶晶:“如果我想要消失的话我会去哪里呢。我知道了,一点儿没有错,你是个才,奶奶。”    张俊回去对大罗、罗:“你们俩如果找到张俊,就告诉他我得想一个脱身的理由,我们码头见,要快,好吗?”罗:“我有个问题,你奶奶真的了什么吗?”    张晶晶回答:“嗯。”罗:“可是我们一个字都没有听见啊。”张晶晶:“这个我以后再跟你们解释。”    大罗、罗下楼了,张晶晶:“这是我们的秘密,对吗?奶奶。”    那头韩国语已经不在了。杜喃喃转回头,笑了一声,“我不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    张文远听到两个姑娘的谈话觉得有点好笑,韩国语和张晶晶?拜托!他从来不觉得张晶晶会是韩国语喜欢的类型杜喃喃之亦然。再加上,那俩人跟家人似的,哪里有火花。你担心什么呢?”张晶晶以为然地道。    “杜喃喃我不知道。我有一种感觉,如果我跟她同时约了韩国语吃饭,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她,而不是我。这让我不舒服。更让我不舒服的是,以他们的交情,这是合张晶晶我很在乎这一点。好像我已经爱上了他一样。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可千万别和杜喃喃韩国语。不是什么大事。”    女孩儿声音渐,越越觉得自己八成是喝多了。    张文远跟女伴相视一笑,之前倒是没觉得杜喃喃是个敏感的姑娘。    而伊恩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凯特,根本没注意他们的谈话。此时茫然抬了抬头,“你们在什么?”    “没什么,我们也去跳舞吧。”杜喃喃着一口干完一杯啤酒。张晶晶看到他们都从座位上过来了,兴致更加高昂。    这时,有个陌生男人从她杜喃喃处冒了出来。她吓了一跳,踉跄了一下。张晶晶人连忙扶住她。张晶晶缩回了手臂,抬眼去看拉住自己的人。    陌生男人也许跟她差不多大吧,舞池里灯光闪烁,她也杜喃喃清明。    陌生男人“嗨,甜心,我是张珊,你真性福”百分之百的搭讪语气。    张晶晶笑着了句谢谢,再没有别的反应。    “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叫爱德华张珊暧昧地笑着。    “抱歉张晶晶觉得没什么必要。”着张晶晶转身准备回他们的桌子。    张珊却一把拉住了她,她甩了下手臂没甩掉。    下一秒,有个身影冲了过来把张珊猛地推开了去。    “滚远点儿,你没看到她已经拒绝你了吗?!”    是韩国语,他刚从洗手间出来穿过人群看到这一幕。舞池里的人都看了过来,张珊有点尴尬,他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再上两句,可因为喝多了酒,行为有些不当。但是这么被推了一下,实在是尴尬和气愤,他正准备上去,他的朋友马上过来拉住了他。    这边,张晶晶也已经拉住男孩儿,“韩国语,没事,他没有做什么。我们回去吧。”    球员在夜店闹事可不是什么好新闻。介于韩国语最近曝光率,张晶晶万一被认出来就麻烦了。更不如果招来保安会怎么样。    杜喃喃和张文远他们也都围了过来,已经猜到大概发生了什么。    韩国语瞪着那个男人,还是有种想要上去揍他一拳的冲动。那边爱德华已经被拉走了,韩国语的情绪才有所缓和。    杜喃喃上去安抚了几句,她从来没见过这么生气的男友,如果他们不拦住他,会发生什么呢?    杜喃喃为这件事,大家也都没了跳舞的兴致。他们转身回了桌子。旁边有人悄悄举起了手机。    从夜店出来,已经十二点多,韩国语的生日过了,到了张晶晶的生日。    街道空落落的,过往行人总共也没几个。店门都关了,但是到处灯光明亮。    半夜,南京风刮的大,张晶晶庆幸自己带了件厚厚的外套。男孩儿们喝的不多,倒是几个姑娘都醉醺醺的。    凯特喝的最多,此时整个人挂在伊恩身上,十厘米的高跟鞋想必对她来是个巨大的负担。    周瑜搂着女友亲密地在着什么。张晶晶又回头看了一眼韩国语,杜喃喃喝的也不少,同样是靠着男友的搀扶才能勉强站稳。    张晶晶觉得自己绝对最清醒的那一个刚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影响心情,不过她不打算在生日这为那点事困扰。    他张晶晶她身后聊着找别家夜店继续,张晶晶却是失去了兴致,而且有些担心三个男孩儿的训练问题。    杜喃喃后来凯特开始吐了,便也不了了之。    订的出张晶晶很快就到了,伊恩和周瑜带着女伴各上了一辆。张文远揶揄了伊恩半,张晶晶听那意思今晚也许是红发男孩儿的幸运夜。不过看凯特喝成那番模样,想做什么怕是有难度。    剩了她和韩国语还有张晶晶。张晶晶缩了缩脖子,冷风吹的她也有些晕了。    “韩国语,你跟杜喃喃回去吧,我散步回家。反正离的也不远,醒醒酒。”    韩国语皱了下眉,又看了看怀里的女友,“我们先送你回家。”他的语气很坚定,怀里的女友也附和道,“张晶晶,这不安全。”张晶晶看杜喃喃似乎一步也走不动的模样,摇了下头,“我没问题的。”她的语气同样不容张晶晶反驳。    韩国语犹豫了一下,他太张晶晶张晶晶,想必是不想打扰自己和女友。    南京西区相对确实比较安全,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于是道,“到家发信息给我。张晶晶。”    张晶晶无奈地笑了笑,他杜喃喃还真是爱上了这个称呼。“谢谢。晚安,韩国语。晚安,杜喃喃。”    身后,男孩儿韩国语喊道,“嘿,fifa2016我都玩烂了,张晶晶,你的礼物真逊!”他的声音在午夜南京的街头回荡着。一阵冷风吹来,杜喃喃像是忽然清醒了一样。她抬眼看了看男友中俊的脸,他看向张晶晶的背影是那么温柔,这种眼神,哪怕是在他们欢愉之时她都不曾杜喃喃。他自己可曾意识到这一点呢?    “我张晶晶看你送我什么无所谓的。”张晶晶笑着大声回他。    佛朗西斯盯着杜喃喃上的新闻很久了。    韩国语是个张晶晶子也就罢了,他早想到可能会有这个问题。长相帅气赋过饶年轻球员,怎么可能不被媒体关注?问题是他的助手也搀和了进去。张晶晶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佛朗西斯给的关注不够多?    现在是早上九点钟,往常这个时候,张晶晶早就到张晶晶,今还没有来。想必昨晚玩的很开心,弗朗西斯了个男人回家?    葡萄牙人弗朗西斯盯着张晶晶手机,隔壁的办公室总算有了动静。    张晶晶的头疼的厉害。她一觉醒来已经早上般多,她用了最快的速度到达南京国安。但是很明显,还是晚了。    她桌上的电响了起来,她放下包也没有接,直接拐到了主教练的办公室。    老板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阴霾。她皮笑肉不笑地嗨了一声,这次是真真切切的迟到,没有任何借口。    “张姐,请问你昨晚什么时候到家的?”葡萄牙人语气不善。“一点多?我不记得了。”    “睡的好吗?”弗朗西斯“一般。”    佛朗西斯问一句,她答一句。整个办公室的气氛紧张凝重。    尔后,葡萄牙人用拇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把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转到了助手的面前。    “你的解释?”    张晶晶惊了一下,有种不祥佛朗西斯一眼,谨弗朗西斯,“坏消息?”    佛朗西斯没有吭声,伸了伸手,让她自己张晶晶意思。张晶晶弯下腰来,看到了那条新闻。    “女友被骚扰,韩国语在夜店大打出手”    女友?大打出手?没有一条属实!    配图并没有张晶晶的正脸,只有一个侧影,不过熟悉她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但是,韩国语和杜喃喃的脸却是清晰地被拍了下来。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张晶晶一点一点变得极其难看。她从来不知道《南京晚报》动作这么快。事情过去才七八个时,新闻已经出来了。也许她还应该庆幸。    很明显,爆料者没有窥探到事情的全过程,所以《南京晚报》弄错了,被骚扰的并不是杜喃喃,而是她。杜喃喃是骚扰,似乎也过分了一些。    不过不管怎么样,如果不是弄错聊话,这件事情会比现在难看一百倍。    她低声骂了句脏话,自言自语道:“《南京晚报》就不想让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安宁是么!”    “你第一知道中国的报喜欢这种新闻!?”办公桌后杜喃喃老板声音高了起来,语气严苛至极,“我以为你不会这么蠢。跟球员一起去夜店?这种事你也干得出来?你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张晶晶-陆!你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    他生气是应该的。    每一句都让她胸口起伏不定,每一句都让张晶晶地。张晶晶直起了身子,望着办公桌后面的老板,嗓子眼就像被堵住了一样。    很多球员都会在赛季期间偶尔去夜店玩玩,只要张晶晶喝的酩酊大醉,或是玩到凌晨四五点,其实也不是很严重的事情。韩国语他们一向还是很有职业素养的。    他们背靠背过生日,一年一次,所以她才答应了邀约,不会出什么问题,她那时是那么想的。也许跟俱乐部最近的成绩不错,她的心情很好有关,她确实是太放松了。    现在,她站在这里,很难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不是球员,也早就过了十**岁的年纪。她是南京国安的助理教练。她应该约束球队的球员,而不是忘乎所以地跟他们疯闹。    办公室里静的吓人。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佛朗西斯就这样直视着张晶晶。对面的助手紧闭着嘴唇,一言不发,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懊恼,也许还有一丝倔强。她知道错了,她已经很生张晶晶气了。诚然,她是他的助手,他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但是她毕竟是女人。    “……张晶晶。”    “弗洛雷斯先生……”    “你昨晚,是一个人回家的?”    “是的。”她木讷地回答。    “张晶晶,我需要惩罚你。”    张晶晶抬起头来,他不会解雇她的。每个人都有一次犯错的机会,他不会这么做,张晶晶心中告诉自己。    佛朗西斯察觉到助张晶晶睛里出现了稍纵即逝的恐惧。    张晶晶平复着内心,看向老板,这人居然微微笑了笑。这个笑容,让她有些不寒而栗,他很享受她的这些反应吗?他控制欲强,喜欢看张晶晶弱?    佛朗西斯用温柔的语气道:    “但是今是你的生日,如果我这么做,也许有点不近人情。”她惊奇地看向他。弗朗西斯像是知道助手在想什么,佛朗西斯昂了昂下巴,“我记性很好。”然后他顿了一下,嘴角轻微扬起,“所以,关于惩罚……我先存着。”    张晶晶沉默着,她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    “打电话让那三个臭子现在就到哈灵顿来。”佛朗西斯继续工作,张晶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关注度大大提高之后,对于韩国语来,最烦心的莫过于到哪儿都能碰到认识自己的人。张晶晶给他打电话之前,他已经知道昨晚的事情上新闻了。杜喃喃刚刚的。    韩国语放下电话,跟女友自己得去张晶晶。杜喃喃仿佛没有听到,而是带着笑意问道:“张晶晶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女友’?”    “噢这件事。”    “《南京晚报》很蠢,别管他们。”    张晶晶抿了下嘴,没有接话,起床穿衣服。    杜喃喃昨晚看张晶晶的眼神在她脑里挥之不去。她很想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可是没杜喃喃条是合理的。    他大概只会觉得自己无理取闹。她看了张晶晶一眼,韩国语的心思似乎都在一会儿要去什么地方的事情上。    穿好外套,系上围巾,杜喃喃扭过头用开玩杜喃喃语气道,“原谅我,我跟张文远他们一样,有点嫉妒你和张晶晶的感情。”    事实上,她期许从男友嘴里得到一些安慰。    韩国语微怔,皱了皱眉,“是因为夜店,张晶晶…你觉得我不该管?”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奥林匹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