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038章 上辈子毒害你的人(含活动)

作者:木羽年华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苏婉容不愿意见大夫人,老祖宗她们,那她就可以不去见。但,依照规矩,此时贵为皇后娘娘的苏婉容离府回宫的时候,太师府一家老小,都是得出来恭敬去送的。

    苏婉容透过卷帘,视线直接掠过黑压压跪了一地的太师府女眷,目光落在于站在最前面,身着一席海青色长袍,身姿挺拔硬朗的父亲身上,略微停顿了一会儿,又挪去此时右手由周嬷嬷牵着,规规矩矩跪在人群后端的彻哥儿那里。

    凤辇被轿奴小心抬起,有晨曦的的凉风,顺着窗格外悬挂着的流苏璎珞,徐徐吹拂进来。辇车内细微的颠簸,车外的景致慢慢模糊起来,直到太师府的牌匾离得愈来愈远,外面的人也逐渐小得看不清了。

    倚翠缓步上前,将轿帘替娘娘给放下了。凝香则拿了一件捻金软毛织锦的披风,轻手轻脚地为娘娘披在身上。

    “早间寒气重,回宫尚有一会儿呢,娘娘仔细莫要冻着了。”

    苏婉容“嗯”了一声。

    十一月已经入秋了,正如凝香所言,此时坐在凤辇内,风吹进来还是有些冷的。苏婉容抬眼,瞧见服侍她的这两个小姑娘,鼻头也冻得有些红红的,口中便道:“风口凉,你们也坐进来吧。左右我就靠在这里歇息一会儿,也不需要你们从旁伺候。”

    这是皇后娘娘御用的凤辇,她们两个宫婢怎么可以坐呢?两个小丫头睁大了双眼,使劲摇头,不但不敢朝里面走,生生又往后面倒退了几步。

    苏婉容见两个丫头战战兢兢,惶恐不安的神色,心中便觉得有些好笑。原本离开了太师府,尚有些凝重的心情,当下也轻松了许多。就道:“你们莫要紧张,依照宫里那一套,你们和我同坐确实欠缺妥当。但现下不还没入宫吗?再者这轿帘一遮上,外头也看不着里面,你们就暂且坐下歇息一会儿吧。”

    她话音一顿,见倚翠和凝香面上似乎依旧带着踌躇,便放柔了嗓音,笑着安抚地说:“再过两日就要启程去西夏了,你们作为贴身宫婢伺候于我身侧,可以说是我平日里最亲近的人了。人前我依旧是你们的皇后娘娘。私底下,便不用拘着那么许多的。”

    苏婉容倒是没想很多,从前她待字闺中的时候,同周嬷嬷或是探春,也是这么讲的。待往后到了西夏,又是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倚翠和凝香就是她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留在她身边的人,可以不如何的聪明伶俐,但忠心护主最为重要。

    是以,能够好好待她们,苏婉容自然愿意好好对待的。

    而倚翠和凝香呢,做主子的平易近人,她们触动颇深。但凤辇内的毕竟是尊贵无比的皇后娘娘,叫她们坦而然之地同娘娘一道儿歇息,她们为奴为婢的惯了,这等不合规矩的事情,当真是做不出来的。

    还是依照苏婉容的吩咐规规矩矩地坐下了,可坐下以后手上也不闲着,一个端着盛放了蜜饯果脯的琉璃托盘,随时准备伺候着娘娘吃。一个则手法灵巧地为娘娘按捏起肩膀。

    苏婉容晓得这也是多少年来养成的习惯,一朝一夕改不过来的。两个丫头乐得辛苦,她倒也没勉强。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她就轻轻阖上眸子,靠在引枕上,打算闭目养神。

    凤辇行至一半,继续穿过一条由西至东的主街道,一行人便即将进入宫门。

    皇后娘娘的辇车,由左右前后足足八个身体强壮的小厮小心抬着,再加上官道宽阔,这一截儿路,行得十分平稳。

    正是昏昏欲睡的时候,凤辇却猝不及防停了下来,轿帘被风吹得略微晃动,稍稍掀起一个小角,随后便仿佛有一阵说话声,透过轿帘,隐隐传了进来。

    离得远,听不清外面在讲什么。苏婉容微微蹙起了眉,睁开眼就叫倚翠出去看看外头发生了什么事。

    倚翠没一会儿便回来了。

    “是个从前没见过的人,非说娘娘的故友,道是想见娘娘一面。”

    落下这句,倚翠又自个儿小声嘀咕了句:“娘娘哪里来得那般寒碜的故友呢。”

    故友?

    苏婉容柳眉轻皱。

    纹饰华贵的凤辇,大清早的出现在街头,原本就惹人注意。出了些滋事儿或是凑热闹的人,其实也并非多么稀奇的事情。但今日的苏婉容,心底却总是隐隐有一种极怪异的预感。

    这种预感到底是什么,她倒也说不上来,不过就是莫名驱使着她,想要看看,辇车外面自称是她“故友”的人物,究竟是谁。

    当下便淡声道:“既然是故友,这样看来,我自当是要下去看看的了。”

    倚翠愣了下。

    就她方才匆匆瞧看的一眼,站在凤辇外面的人,明明只是个小厮扮相。娘娘身份娇贵,未入宫前也是太师府小姐,哪里能认识这样的人呢?

    但,饶是心中如何狐疑,为奴为婢的,主子吩咐的话却是不敢不从的。于是只垂头应了声是,便撩开轿帘,小心扶持住皇后娘娘纤细的胳膊,便准备踏下辇车。

    苏婉容微微提起繁复的裙摆,由倚翠和凝香一左一右扶着,踩着车墩儿下了凤辇。

    微微眯起了美眸,苏婉容定睛一看,此时跪在辇车前面的年轻男子,确实是普普通通的奴仆扮相,似乎并没有任何出挑的地方。

    苏婉容便淡声道:“抬起头来。”

    那男子抬起了头。

    她仔细打量了一番。很眼生的一张脸,苏婉容确定自己从前并没有在任何地方见过此人。

    确定了只是一个无故滋事的路人,苏婉容便不打算将更多的时间花费在此人身上。就移开目光,未曾停顿地背过身去,准备重新上轿。

    “皇后娘娘且慢。”

    脚步尚没来得及迈开,跪在地上的人却急声唤住了她。

    苏婉容脚下微微一顿,就不紧不慢地转回身去。

    “小的是受了主人所托,过来这里求见皇后娘娘的。小的并非娘娘的故友,小的的主人才是。”

    苏婉容略微挑了挑娥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小厮却没吭声,只垂下头去,不知在袖中四下摸索着什么。良久,这才取出了一块翡翠雕琢的玉佩。

    苏婉容吩咐倚翠,将那玉佩拿上来给她察看。

    这翡翠玉佩,呈冰花芙蓉纹路,雕纹极为细致精巧,一看便不是寻常人家佩戴的起的。

    不过,因了这一世住在皇宫,宫里那男人又总是隔三差五地送她各种金银玉器,什么样金贵的事物苏婉容没瞧见过?眼下看着这雕工斐然的玉饰,倒也没觉得多么纳罕。

    但,让苏婉容此时此刻目不转睛盯着看的,并非是这玉佩本身,而是角落里清晰刻着的一个“砚”字。

    上一世,苏婉容还在齐王府中的时候,王府书斋里随处可见的书画题字,她看得多了,闭着眼睛都能认出来。是以,这块玉佩上刻画的这个单字,代表的人是谁,苏婉容比谁都要更清楚不过。

    不是别人,正是她上辈子相伴十余年的丈夫。

    说起来,苏婉容真的还蛮佩服这个人的。

    不是已经被人关进宗人府了么?满门关押,在这城中竟然还能留有眼线。不仅如此,也不晓得是用了何种方式,竟能提前得知她今日回宫的消息,派了人在这里拦截她的辇车。要知道,此次她回门的事情,除了宫内的那个男人,也就只有她身旁伺候的人知晓得。为此,苏婉容不得不再次感叹薛砚之的神通广大。

    不过,饶是此人再神通广大又有什么用呢?上辈子对她做了那样的事情,关于此人的一切,她是听都不想听的。

    就将玉佩放回了倚翠手上,唇瓣抿成了一条冷淡的线。比上一次更为果断地直接转身,头也不回地就要上轿。

    “三皇子还有一句话托了小的带给皇后娘娘,皇子说了,如果娘娘现下不听,往后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那小厮急得站起了身,就这么扬声朝着苏婉容的背影喊道。

    后悔一辈子?

    苏婉容嘴唇微扬,冷冷地笑了。

    还有什么是嫁给他以后,白白蹉跎了整整十年时光,更能让人后悔的事情?

    只这一句话,还当真地激起了苏婉容的几分兴致。苏婉容嘲讽地心道,她倒是想要看看,这个人费劲了千辛万苦,不惜冒着被她告发的风险,这么执意要托人带话给她。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而那小厮却道:“此事事关重大,娘娘可否先屏退了周遭的人,待小的将主人的话转告给娘娘以后,自会离开。”

    一个不知身份来历的人,想要与皇后娘娘私下说话。倚翠和凝香都觉得并不妥当,立马挺身护在娘娘身边,警惕地盯着不远处的那名小厮。

    但苏婉容却叫她们虽几个侍卫轿奴都退去一边守着,不理会两个丫头的极力劝阻。递了一个眼神过去,让小厮上前说话。

    说是退下了,其实隔得也并不算很远。倘若苏婉容这边发生了什么动静,第一时间都可以赶来的。

    小厮谨慎地四下观察了一番,确认围在外面的人听不清他们说话。这才迈步上前,凑去皇后娘娘的耳边,压低了嗓音将三皇子先前嘱咐他说的那些,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娘娘。

    这一席话落下,苏婉容原本挂在唇畔的那一抹似有若无的冷笑,慢慢淡了下去。她抿紧了嘴唇,面色徒然一变。

    就听那小厮压低了声音,在她耳侧缓声说道:

    “三皇子问娘娘,娘娘就不想要知道……上辈子给娘娘下毒,招致娘娘于宫外惨死的小人,究竟是谁吗?”

    薛砚之作为前朝反贼同党,这几个月间,一直受禁于宗人府。旨意是晋元帝亲口下的,朝中无人敢替他求情,且求情了也没有用。

    买通了关系,托自己的眼线去宫外拦截皇后的凤辇,便已经是薛砚之能做到的极限。在受监禁的时期之内,擅自离开宗人府,那是逆反宫规的事情。传去了皇帝耳中,那时得砍头的。是以,便是挖了座金山出来,守在宗人府外头的侍卫,也不会放人出去的。

    但这些,其实都有例外。

    譬如说,三皇子与皇后娘娘里应外合。譬如说,皇后娘娘托人将盖上凤印的信笺交给守门的侍卫,要求单独见受禁的皇子一个时辰。

    这事儿方才旁人那里恐怕是行不通的。但放在晋元的这个新后身上,情况就不一样了。

    但凡在这宫里当差的,谁不晓得晋元的皇帝是如何看中这位新后的?偌大的后宫空荡荡的,就这么独宠皇后一人。

    皇后的吩咐,宗人府的人不敢怠慢。百般嘱咐,时辰一到,务必要将人给送回来。繁复的程式走了一通,最终还是放人了。

    苏婉容与薛砚之见面的地方,临时定在了宫外的一间位置偏僻的茶楼。

    ------题外话------

    黄桑(摔桌:背着朕去见前男友?

    这一章告诉我们,有重生记忆的人,我是不会让他轻易狗带的,嘻嘻。

    从这一章开始,大家可以尽情猜测,上辈子害死婉婉的人是谁?这个人可能已经出现过了,可能还没有出现,大家可以随意更改自己的答案,我只记最后一次的答案。

    然后前五个猜对的盆友,等答案揭晓那一天,会有奖励的。

    因为这个问题有难度。

    奖励要么是999xxb,要么是实物,如果是实物的话,具体是啥我还没考虑好。(ps,企鹅那边,如果也有小可爱参与,奖励肯定就是实物了。

    活动依旧只针对正版读者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44 等你来撩~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