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49章 秦之锐士,魏之武卒@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宋王戴偃果真是一个好忽悠的主,这都能上当,可以预见的一点是,以宋王戴偃的性格,若是伐楚大胜,其结果势必会导致戴偃从此进一步的膨胀。

    想想也无可厚非,以戴偃这厮的性格来看,必然会膨胀,伐楚都能大胜,齐国何足道哉?

    陶邑被齐国吞占戴偃可是没有忘记,可想而知,伐楚的大胜定然会让戴偃产生幻觉,于是乎宋伐齐国怎么看都是顺理成章的结果。

    犀首的大军有了宋国借道,挥师南下便少去了关隘的阻挠,一路南下直达魏楚边境只需要两日,宋王不但给卫国的大军借道,更为其送了不少的粮草来回报卫峥的“仗义”之举,实际上还不知道被卖了,还在帮着卫峥数钱。

    公孙衍率领七万卫国的步卒意欲截击韩魏联军,而另一边自从卫峥把战书送到了大梁之后,韩魏联军实际上已经停止了对楚国的进攻,大军正在一路北上回援,这让楚怀王对卫峥是感激不已。

    非但如此,卫峥给公孙衍的密信中便再三嘱咐,派出使臣前往郢都,告诉楚王,魏国趁机所占楚国北境的领土,包括阳夏之地卫国也不会吞占,只取魏旧地,而魏占楚国之地悉数归还楚国,寸土不占。

    确说公孙衍大军南下之后,便已经越过了“鸿沟”水域,直奔召陵而去,公孙衍的七万大军轻轻松松的就取了召陵城,控制了这座关隘。

    召陵城关隘是韩魏两国在楚境大军北入济南魏地的必经之路,卫国大军来的如此之快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魏王更是举国之力防备犀首大军挥师南下,却不料北境防备森严却变得一无是处,因为犀首率军并未从济水北岸的阳城南下,竟是绕道宋境济阴一带,从宋国地界借道南下。

    魏王万万没有想到公孙衍会走这一步棋,没有想到宋国竟然愿意给卫国大军借道,这才明白过来,卫峥前来下战书还暗藏了这样的阴险之计,白白的让魏国大费周章,所设防线毫无作用。

    此时此刻,召陵已经被公孙衍控制,这等于把还在楚国境内的韩魏联军与北境切断了联系,连带着后勤战线也被拦腰截断。

    这怪不得人,韩魏联军伐楚一路纵贯楚国腹地,破了邓城还要威胁鄢郢,即便从卫峥把战书送到大梁,魏王火速让大军撤离,时间是还是晚了。

    本以为建立的防线可以支撑到大军回援,却没有料到犀首从宋国借道,这一借道便是赢得了有利的时间和战机。

    韩魏联军五万大军北撤的路线便是沿着邓城至垂沙,从比水北上,就在召陵被犀首破城之后,韩魏联军才抵达舞阳城。

    召陵,中军帅帐,此时此刻正在军议。

    “上将军,韩魏联军目下怕是不知我等已经控制召陵城了,不若我军伏兵于径山、安陵一带,将韩魏联军绞杀于此地!”军帐中,一个副将提议道,顿时惹来不少将领的附议,径山、安陵一带距离召陵城不过十里地左右,这一代旷野之地枝林茂盛,又有山峦,是伏兵的绝佳之地。

    “启禀上将军,韩魏联军昨日抵达舞阳,一路北上至合伯,却忽然止兵前进更全速西撤而去。”就在这时,来报的斥候进入中军营帐汇报消息。

    “什么?韩魏之军西撤了?”那位提议伏击的将领面色一顿,人家都跑路了,这还伏击个鸟!!

    “韩魏联军竟然知道了?”那将领尴尬的说道。

    “人家也有探子啊。”犀首笑了笑,当即从主座上起身,率领诸将来到了地图跟前,一看之下公孙衍的面容顿露凝重。

    “将军何故如此?有何不妥吗?”一位副将看到公孙衍的面容忽然一变,不解的问道。

    “韩魏联军自知后路被切断,于是选择西撤,此举是要投靠秦军?”公孙衍凝重的说着,两指并拢在地图上比划着。

    秦国武关之外便是丹水谷地所在之地,丹水丹阳之地既是楚国的西北门户,也是秦国东南进军的跳板,所以此地历来便是秦楚两国兵戎相见的必争、必战之地。

    而目下韩魏联军距离丹水不过是三百里地之遥,三五日便能赶到,韩魏之兵自知不敌便索性投靠秦军。便是犀首公孙衍也不得不赞叹,这的确是韩魏之兵目下处境之际最为明智的选择,与卫国七万精锐之兵一战,必败也。

    “秦军十万众再与韩魏联军五万合兵便是十五万大军,我军七万余众,怕是一场血战啊!”一位副将带着颇为紧张的语气说道,值得一提的是他并未说卫国会战败,显然是不惧伐战,卫国不怕战秦,但不代表可以有十足的把握战胜秦国,毕竟还从来没有与虎狼秦军有过交战。

    “战必胜也!”犀首忽然信心十足的说道:“虎狼秦军素来有无敌于天下之势不假,但那是因为秦军的克星魏之武卒已然不再,秦军锐士不敌魏之武卒尔,而卫国麾下之兵皆按照吴起魏武卒的标准所训练而成之军,我有七万比魏武卒犹有过之的大军,何惧秦与三晋之兵?”

    公孙衍的信心的确不是空穴来风,魏武卒就是秦军锐士的克星,想当年吴起只用了五万魏武卒便把整个秦国都打得抬不起头来,可谓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秦献公于魏国在河西之地几乎打了一辈子,但一次都没打赢过吴起。

    后来又有庞涓带着吴起留下的魏武卒四境出战,战无不胜,虽然齐之技击在马陵道打赢了魏之武卒,那也是胜在计谋,齐军根本就没有与魏武卒正面厮杀过,如此便不能说齐之技击胜于魏之武卒,只能说庞涓不如孙膑,马陵道一战,输在了将,而非兵。

    整个天下,能与秦军在正面厮杀且战无不胜的只有一支军队,那便是魏武卒。

    秦军目下何其不可一世,但世人都忘记了秦军也有挥之不去的梦魇,对于魏武卒的恐惧就如同义渠人对秦人的畏惧一样。

    犀首看着诸将而道:“卫之斗士比魏之武卒犹有过之,秦之锐士不敌魏之武卒,如何能敌卫之斗士,此战若败,绝不是诸位的错,更不是卫国的兵士之错,一定是错在本将军调度不周,失策而败。”

    公孙衍的内心实际上想要仰天长啸一番,韩魏联军不过是陪衬,此次与秦一战对于他来说,是一次一雪前耻的机会,也许也是唯一的机会了,给他如此强大的信心便是来自卫国的兵士们,因为他从卫国的将士们身上看到了昔日号称天下无敌的“魏武卒”的影子。

    拥此等有制之兵,若是不能敌,只能说明将无能。

    “来人——”犀首忽然说道,这时,一路斥候来到军帐,犀首及其诸位将领转身过去,斥候单膝着地一语不发,公孙衍目视着他说道:“八百里加传至与君上,臣将率领七万卫军步卒战阵西进追击韩魏联军,若秦在丹阳的十万军向东北进发驰援韩魏联军,请君上务必将三万铁骑悉数派出驰援我军步卒,与秦军一战决胜负!”

    “诺——!”

    “众将听令,大军拔营出城,弃召陵,火速截击!”

    “诺——!”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