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46章 最是可怕枕边风@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你……”赢驷一时间左看右看欲语不得,最后只能把目光落在张仪身上,心中一振,弗如大彻大悟,便是对其长身一拜:“寡人先前失言冲撞,是寡人的不对,给相国赔罪了。”

    “王上……”

    赢驷罢手,自言自语的说道:“寡人心中难受啊,相国之策高明,寡人心中明白,然我大秦锐士用十数万将士更连带着嬴华皆因此战殉国,如此轻易的将汉中之地送出去,寡人这心里……相国啊,寡人不是在乎一城一池得失之君王,真正怕的是辜负,怕的是为寡人浴血奋战的老秦人因此寒了心呐!”

    “王上多虑了,楚国这不是不要地了嘛。”

    “相国还是不肯原谅寡人!”

    “岂敢,王上言重了!”

    “那你就好好给寡人呆在咸阳城,那也不许去!”

    张子摇了摇头,喟然一叹:“秦楚大战,皆始于臣欺楚王而以列国为棋布局天下,数十万秦楚将士喋血沙场皆始于张仪,世人谓之张仪乃倾危天下之士,然也;秦国惨胜,将乏兵疲,国累民苦,倾危之士张仪,然也;张仪不想秦国刚刚度过此劫难未曾缓过这口气,又入新的险境以置于危难之中啊。”

    “你若去楚,天下人会如何看待寡人?”秦王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张仪,又道:“寡人之身从此便落得个遗臭万年的骂名,天下士人今后还有何人敢入我大秦佐士?相国即便不为自己着想,寡人恳请相国为寡人想想,可否?”

    “张仪此生得遇王上,佐其主亦死而无憾,何足道哉。楚国……臣还是要去的。”张仪决然的说道。

    “相国可有脱身之法?”秦王见其决然之色,心知肯定拦不住。

    “有!臣恳请王上为臣准备一份厚礼重宝、美人……”张仪旋即说道,便如实说来,实际上能不能脱身,他也不知道,深知此行凶险万分,但这一刻想要让赢驷松口,就必须要展现出无边的自信。

    “好,重宝美人不足道也,非但如此,寡人还要举兵十万一路南下武关,陈境丹水,直达丹阳以虎视鄢郢……”秦王微眯着眼神的说道:“楚王若是敢动相国你,寡人的大军势必一路杀到郢都。”

    “王上何须如此劳民伤财?十万大军,光是每日吃的钱粮就不知道消耗多少。”张仪无奈的说道,想要劝止,秦王摇头的说道:“相国之安危,岂是粗粮能比?再说了,寡人此举也有他谋。”

    闻此一言,张仪冷静了下来,细细的揣摩之后不禁微愣,看向秦王便连忙求证的问道:“王上此举是想要大军顺道北上假道韩国,合三晋之兵……讨伐卫国?”

    “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相国啊!”秦王笑了,道。

    “如此也好!”张仪点了点头,说道。

    ……

    张仪就这么只身赶赴楚国了,在天下人尤其是楚国的君臣看来,张仪此举实在惊人,明摆着去了楚国等于送死却毅然赶赴鄢郢之地。世人对于张仪不得不由此刮目相看,都说张仪势利之徒,竟是敢为国舍命,今后还有谁敢说张子是势利之徒?

    此次秦楚大战,惨胜的惨胜,惨败的惨败,楚国汉中沦陷,对于惨败的楚国而言,不仅仅是楚国国力大损,连带着楚国的屈氏、昭氏、景氏三大世族也元气大伤,汉中失陷而这三大氏族的绝大多数封邑都在此地。

    屈氏、昭氏、景氏的没落,也导致了最后项氏一族成为了楚国的柱石。

    此番张仪入楚,世人以为张仪必于楚地殒命,却不料张子三欺楚怀王,一方面秦国发兵迫境,十万大军陈境在丹水一地,面对西北二境门户大开的楚国,根本就无山河之固可守,秦军可轻而易举直达鄢郢之地,。

    秦王此举同样也让天下人侧目,任谁包括楚王也万万没有想到秦王能够为了一个外来客卿,一个区区张仪竟是举兵十万众,天下的士人得知不知道多么艳羡张仪,秦王待张子如此,夫复何求啊。

    发兵迫境此举,不仅仅是为了威胁楚国,也不仅仅是为了顺道谋卫伐战,还有另一条,那便是秦王做给天下人看秦国的待仕之道,可谓一举三得,秦王到底是一代极富雄略之主。

    除了秦军迫境威胁,张仪入楚之后也没有闲着,带着厚礼一路上下打点,在楚国多年的张子深知楚国国情,带着重宝贿赂以公子子兰为首的楚臣,楚国的臣子像屈原这样大才又敢于舍身取义的的抗秦猛士终归是少数,绝大多数都是贪图安逸之辈,这给了张仪有机可乘的时机。于是乎,通过楚臣靳尚这条路子把一些消息传给了楚怀王的宠妃郑袖。

    郑袖得知秦国送来了一大批美艳的歌姬、舞女、美人,一个个都是及笄之年,貌美如花;郑袖可不管两国交战如何,结果如何,又士卒死伤如何,她只关心自己的地位会不会受到威胁,郑袖深知楚怀王好色,怕从此失宠,于是开始上演了张仪通过楚臣靳尚之手间接策划了一场三欺楚怀王的戏码。

    张仪正是知道郑袖争风吃醋的心里,这还是多年前得知的一起楚宫的流血事件才知道郑袖这位国色天香的美人,那绝美的外表之下的蛇蝎心肠。

    有一年一个妃子深得楚怀王的宠幸,这让郑袖很是恼怒,于是便使用了一个阴险的毒计。

    那位妃子单纯了些,深受王的宠幸也很是高兴,郑袖非但没有与其为敌,反而夸耀这更加让那位妃子心里高兴,越来越信任郑袖,郑袖指出那位妃子的容貌唯一的缺憾便是鼻子不够美,这位心性单纯的妃子便向郑袖请教,于是郑袖便“真心”的便献上一计,建议今后若是见到楚王之后便遮住鼻子。

    那妃子果然照做了,就这样,楚怀王好几次看到每次见她便是发现她总是遮住了鼻子,心中疑惑不解,实在费解便在某一次见到郑袖之后问起这件事情,郑袖便告诉楚王那妃子此举是因为大王身上有狐臭。

    实际上楚王根本就没有什么狐臭,但楚怀王一听竟是如此因由,盛怒之下直接下令斩了那妃子,又看到郑袖不忌身上的狐臭,心里感动不已于是更加宠幸她。

    这么一计歹毒之策既除去了劲敌、又得到了王独宠,可谓一举两得,由此可见,郑袖虽美,却也狠辣。

    俗话说的好,什么风都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枕边风了。

    楚国王都,后宫。

    “王上,臣妾听说秦相张仪入楚之后,便被囚禁了?”郑袖之美,国色天香,深得楚怀王的宠幸,其美色是最起码的资本。

    “爱妃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楚怀王笑道,“不说这些烦心事,今夜春宵,寡人等不及了,爱妃服侍寡人侍寝!”

    说着,****来了楚怀王便是将郑袖揽入怀中,走向床榻而去。

    “怎么了?”楚怀王看着抗拒的郑袖,不解的问道。

    “臣妾本不应该过问国事,但是王上,楚国不能杀了张仪!”郑袖满带愁容的说道。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