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45章 秦王大怒@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张仪之言虽然有道理,不过楚使臣却是敷衍的说道:“在下明白了,返国之后在下会如实禀告我王。”

    “倘若秦国将武陵、上庸之地归还楚国,贵国是否也该有所表示呢?”张仪问道。

    却不料惹来楚使臣大怒而起身,遥指对方怒道:“张仪,你还欲故伎重演?再欺我王?简直岂有此理!!!”

    “哎哎,楚使勿躁!楚使勿躁!”张仪连忙安抚着,待得楚使臣愤愤不差的坐下之后,张子好声好气的说道:“这不是在商量的嘛。我王驳回在下之策,不答应,那我得要再次进谏啊,楚国若是不答应重修盟好,张仪便是百般口舌了无事处的呀。”

    楚使有些意动,却问道:“汉中千里沃土,秦王会把到手的肥肉让出去?”

    “本来就没打算要讨便宜的嘛,秦国是真心实意与楚修好啊,如此才不会让齐国独霸天下,楚使也知道其中要害吧?”张仪无比诚恳的说道。

    “既如此,那就等秦相说服秦王之后,再做商议!”楚使说道。

    “楚使放心,在下会尽快力促成此事。”

    “秦相行事让人匪夷所思,在下不大看好,楚国亦且不会轻易再上当。”说着,这楚国驻秦特使便端起了茶几轻抿一口。

    端茶,送客——!

    见此状,张仪也不再多说了:“张仪便告辞了!”

    “慢走不送——!”

    张仪前脚一出,后脚便有楚国的密报送来,这驻秦楚使打开信笺一看不禁微愣的叹息:“张仪啊张仪,这次……呵呵……来人,备马入咸阳宫求见秦王。”

    ……

    “你不但私下见了楚使,还答应许武陵、上庸之地与楚国?”咸阳宫内殿,座上的秦王带着温怒的面色凝视着张仪,此时此刻距离张仪私自约会见楚使臣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但很快就传入了咸阳宫,申时之际赢驷得知带着愤怒把张仪从相府召进咸阳宫。

    “相国啊相国,你知道你做了什么?”秦王遥指着他,又气又是不知如何是好。这是秦王第一次对张仪如此大发雷霆。

    张仪心里不是滋味,却如是的说:“臣知道,廷前之言论,廷后之行事,皆冒犯了浴血奋战的秦国将士,激起了群臣的义愤,然而一国之君,意气用事,国之大忌啊。”

    “寡人没有意气用事,是你相国匪夷所思。”秦王怒而相斥,张仪却是偏偏顶撞道:“王上,若是不与楚国盟便不能与卫国轻易开战,秦以苦战继续修养,若再战更陷入两线作战,于秦大不利啊,要河西魏地就要舍弃汉中一半之地,否则深陷险境,非明智之举,鱼和熊掌二者不可兼得啊。”

    汉中之地,汉水横插中央,武陵、上庸之地位于汉水以南。

    张仪不说还好,一说这汉中之地让秦王怒气更甚:“武陵、上庸……汉中一半之地啊相国,你口舌一张,唇齿一碰,我大秦数以万计的将士浴血奋战夺来的城池,你便交付了出去,还是交付给一个与秦为敌又不敌秦国的楚国!”

    张仪一时间不知何言以对,低头不语,气氛赢驷长呼吸着,胸膛起起伏伏,可见气得不轻:“若是换做他人,寡人早已拖出去极刑车裂,全尸不留。相国为我大秦十数年如一日兢兢业业辅佐寡人,寡人甚是感念,秦国甚是感念,但寡人不希望以后再有等之事。”

    “王上恕罪,臣……明白了!”张仪心中苦笑不已,纵横捭阖于天下多年,头一次感觉到了挫败,一向稳重的秦王竟是不顾国之安危,这可如何是好?

    “禀报王上,楚国特使求见!”就在这时,宫中老内侍前来秉承。

    “楚使?”秦王抬头,当即挥手道:“不见——!”

    “王上还是见一见吧!”张仪忍不住的说道。

    “我的相国啊,人家当真了,这是来要地的!见了我说什么?真给地?”

    “王上若是不允,大可当面讲清楚的嘛!”

    “唉……宣!”

    刚刚还是一副雷霆盛怒之态,转眼之间便神态尽收,一脸笑意的看着楚使臣的到来。

    “外臣拜见秦王!”

    “免礼!”秦王笑了笑,不动声色的说道:“楚使此来寡人大致已知,相国与贵使所言皆是玩笑话,不要当真啊。”

    “呵呵!秦王这次猜错了。”收了礼仪的楚使臣笑道。

    “哦?何意?”

    楚使臣瞥了眼身旁的张仪,旋即面王拜礼而道:“我王不要汉中之地,愿意与秦修好!”

    “寡人可能老迈愚钝了,没有听清楚,贵使臣可否再说一遍?”赢驷愣愣的说道,就连张仪也错愕了,这是唱的哪一出?

    楚国使臣再次重申一遍,这次听清楚了,赢驷当场赞许的一笑:“楚王真乃明君,大度也!”

    “秦王容禀,外臣还有话要说!”

    “但说无妨!”

    “我王愿意与秦修好,希望秦相张仪赶赴楚国签订盟约。”此话一出顿时让张仪、赢驷都愣住了,后者说道:“在咸阳宫盟约盖印不行吗?非要于楚国?”

    “不错,我王想要与秦相当面请教。”楚使臣说到。

    “哈哈哈……”赢驷忽然纵声大笑,“怎么?楚王想要寡人的相国?哈哈哈……楚王打不过寡人就想要拿寡人的相国出气?一国之主,如此狭小气量,寡人不齿也。张子乃我大秦重臣,一国之相邦,楚王以为寡人会让张子去他的楚国受辱吗,大秦颜面何在?寡人颜面何在?啊?”

    “这……”楚使臣看着虎狼之君咄咄逼人的眼神和语气,心里凉意袭来,身心皆虚的不行。

    “臣愿前往!”张仪忽然说道,气焰正盛的赢驷呆了,不等其反应过来,张仪连忙说道:“楚使这便转告楚王,张仪愿往,不日便赶赴鄢郢之地!”

    “如此,外臣告辞!”楚使臣拱手一礼,畏惧秦王虎目之光,赶紧趁着机会走,不想多留,深怕触怒秦王而被牵连。

    “相国你疯了?”赢驷张开着双臂,一动不动的凝视着张仪。

    “王上,臣没疯。”

    “没疯?没疯还敢不要命?你去楚国,必死无疑,还没疯?相国你不明白?你明知楚王这就是明摆着要杀你泄愤,你还敢去?”

    “能以张仪一条性命换来与楚修好,这笔买卖太值当了。”张仪轻声的笑道。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