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43章 献地以求兵@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卫国发起太行相王,要寡人帮卫国开道,帮卫王劳驾,这比丢城失地更加耻辱……”魏襄王坐在王座之上俯瞰着陈轸。

    “既如此,事情怕已无回旋之余地了,那便刀兵相见了再另说其他。”陈轸说道。

    “慢走不送!”魏襄王硬气的说道。

    “告辞——!”陈轸不再多语,最后拱手一拜便退去,当天便离开了大梁城。

    魏国庙堂大殿之上,就这么上演了一出持强凌弱的一幕,弱肉强食在这战国林立的天下是最常见不过的一幕了。

    须知,当年的魏国何其不可一世,魏惠王在位期间魏国处在鼎盛之际,那是看谁不对付二话不说先打了再谈,谈不拢再打,打到服为止。

    只不过这样的辉煌从马陵道折戟之后便从此一去不返了。

    外人一去,可内殿之中的魏国群臣却依旧无一人出言,魏国庙堂再无一能人了。

    “大王,与卫国开战,如何拒敌?”久久无人说话之际,田需忍不住的说道。

    魏襄王看向了殿下的魏遫,“遫儿,魏不能独战此强敌,需外援相助,你便以魏太子之身份质于秦国,请秦国发兵讨伐。”

    “秦……秦国会发兵吗?”田需却是忧虑不已,秦以赠五万匹良驹恭贺卫国太行称王,又怎么会发兵讨伐卫国呢?

    “把河西魏地悉数割让于秦国,寡人不要了!”魏襄王咬牙切齿的说道:“帮卫王开道驾车,这是寡人的耻辱,是国之耻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谓耻辱怕是魏襄王的借口颇多,真正不能容忍的是因为不甘做一个傀儡之君,凡事事无巨细皆要与朝歌商议,这句话过于刺耳。

    ……

    秦,咸阳宫。

    “宣,魏公子遫进殿!”

    “魏遫拜见秦王——!”确说卫国发兵迫境而来更是下令战书以讨伐魏国之际,魏王匆促的派遣太子遫入秦为质并肩魏特使一职前来求秦兵驰援,数日之后便抵达咸阳宫。

    殿上为首的张仪赫然在列,秦王微笑的轻轻抬手,“免礼,魏太子一路劳顿,可休息好了?”

    “谢秦王体恤,外臣入秦很好。”魏遫拱手很快回答。

    “好好好……”赢驷笑了笑,知道了魏遫此次入秦目的为何,却是明知故问的说道:“太子此来,有何赐教啊?”

    “秦王说笑了,魏遫岂敢与秦王下教。”魏遫拱手的说道:“目下魏国大难,犀首率卫军数万精兵甲士迫境桂陵,大梁告急,外臣此来是想恳请秦王发兵驰援,以挽救魏国于广厦倾覆之际啊。”

    “梁国怎么就惹恼了卫国,卫君竟是不惜举大军伐来?”秦王故作好奇的问道,一脸寡人不知所以然的模样,那份演技简直毫无破绽。

    魏遫有苦难言,更难以启齿,片刻之后,拱手而道:“贵国与魏国有盟约,还请秦王发兵救友盟之国于危难啊。”

    “秦与三晋有盟约不假,然秦国刚刚与楚国大战,国力大损,未曾复原,此时再起征伐……”说着,赢驷为难的看向了魏遫,又道:“难办啊!”

    魏遫已然知道,想要在秦国这里得到援助,不付出代价简直痴心妄想,事已至此只能最后摊牌了,说道:“秦王容禀,此次贵国若能解我国难,魏国必以厚礼相赠。”

    “噢?何礼?”秦王反正不急,一副侥有兴致的看着对方。

    魏遫的随从旋即递来国书,“魏国愿尽献河西魏地于秦,从此昭告天下河西之地不再为魏国所有。”

    此言一出刹时便让秦国的君臣颇感意外,宫中内侍把国书递给了赢驷,后者一看,果然不假,魏国果然愿意将河西之地悉数拱手献上,看着文书的秦王自言自语的笑道:“魏王这份礼可谓厚重啊!”

    “那秦王意下如何?”魏遫问的显得急迫。

    “这样吧,魏太子不若先去驿站稍息,待寡人与臣工们商议之后,再回复,如何?”秦王放下了国书,不慌不忙的笑道。

    魏遫一听再而拱手道:“恳请秦王速下决断,秦若不能出兵,外臣这就返国,誓与国之共存亡!”

    “太子勿躁,三晋与秦有盟,魏国有难,寡人绝不会坐视不理,廷议之后,即刻回复太子,如何?”秦王安抚的说道,一脸义正言辞。

    “好吧,外臣这就告退!”魏遫无奈,只得如此了。

    “请——!”

    待得魏遫一去,赢驷目看着群臣,“河西魏地,唾手可得,诸位以为如何?相国有何高见?”

    说着看向了张仪,后者闻言却是叹息道:“魏王当真出手阔绰啊!”

    “阔绰是阔绰,不过魏王也不傻,精明着呢。”秦王嘿然的笑道:“倘若能借的我大秦锐士,败了卫军,魏王虽然因此失了河西之地,却能从卫国身上弥补回来,更能免于成为傀儡之君,算盘打的好啊。”

    “哎,相国啊,寡人问你话呢,此事相国有何说辞?”赢驷补充了一句,道。

    “王上定夺便是!”张仪拱手笑道。

    秦王愣了愣,失笑的指了指对方,张仪知道赢驷已然视卫国为秦将来之大患,这次机会一定不会放过,片刻之后便见秦王正襟危坐,目看着群臣:“河西百年之争,该是有个了解了!”赢驷拎着那软绵绵的锦帛国书又说道:“寡人只要签下这份国书,千里沃土便是名正言顺的为秦国所有,从此世人再无说辞。”

    “王上是指出兵伐卫?”樗里疾试探性的问道。

    “若如此,诸位以为如何?”秦王反问一句。

    “王上,秦若伐卫,此时正是时宜,我大秦虽与楚一战,库府兵丁皆损耗巨大,却也兵威正盛,时机一过反而不适,虽在起征伐国力吃紧,却也无大碍,三晋韩魏之国目下占领了楚国南阳郡大片疆土,两国正尝到了伐楚的甜头,此时伐卫,魏国不用说,韩国势必响应,我大秦锐士即可假道韩国合力三晋之兵伐卫,大有可为。”司马错拱手说道。

    “王上,卫也有齐国之盟啊!”张仪忧虑的说道,本意告诉他与卫伐战需慎之又慎,卫国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齐国有何惧之?”魏冉笑道:“齐国大军向南集结,正欲收取淮泗之地,向来都是见风使舵的齐国,便是出兵也未必出力,再说秦国何曾惧齐国?”

    “好——!”秦王再无疑虑,“哪位将军愿意领兵出战?”

    归根结底,赢驷不想错过这次一举两得的机会,河西魏地的确让他动心。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