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41章 下手前的动作谓之“邦交”@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不说他了,目下时局,寡人等这一天一等便是两年,终是等到这一日了,卫国的将士也磨刀霍霍了两年,这一次不狠狠的吃个饱……”卫峥笑着侧头看向苏代:“……天理不容!呵呵~~”

    随行的苏代微微点头,说道:“秦军一路反击,截击景翠大军如虎狼入羊群,又对屈丐聚拢的残军聚而食之,蓝田、丹阳一役,三十五万楚军竟被斩首近二十万啊,此次楚伐秦国死伤总数悉数加起来不下二十五万……”

    “此役楚国重创矣,数年之内不能恢复元气,天下列国也不会容许楚国中兴,偌大楚国,怕是从此一蹶不振,呜呼哀哉,惜哉!”卫峥也忍不住为强楚而倍感惋惜,喟然一叹之下又说道:“秦国势必乘势倾吞汉中六郡,亡汉中六郡,丹阳不守,千里楚地皆为秦所有,楚国西北两境从此门户大开,再无可守之地了。”

    司马错远征巴蜀,为秦所有,便对楚国西部形成俯瞰形式,而今再此大败,强秦已经对南楚形成泰山压顶之势,秦若再攻楚国,秦军沿着丹阳一线顺游而下便可直达郢都,可见楚国的危局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历史上也正式如此,楚国经此大败之后再也无力阻秦军与门户之外,正是此役的伏笔,才有了白起后来率领秦军孤军深入与楚再打了一次鄢郢之战,楚地方数千里,持戟百万,白起只率数万之师以客战于楚,竟是一战举鄢郢以烧夷陵,再战南并蜀汉。水攻鄢郢,城内二十余万口皆惨死,守军十余万皆被斩首,仿佛血流成河的伊阙大战再现,鄢郢之地流血成川,沸声若雷,天若见天亦犹怜。

    而此番国运之战,楚国大败,已然国运尽衰败,气数将尽。

    回到宫中,卫峥便召犀首、陈轸等人来见,目下秦楚已然分出胜负,该是卫国有所作为的时候了。

    “犀首,卫国的将士们准备的如何了?”卫峥面朝公孙衍说道。

    “禀君上,将士们已枕戈待旦两年,磨刀霍霍两年,随时可战,战亦必胜!”犀首虽老了,却是风采依旧,可谓老当益壮。

    “好——!”卫峥道了一个字便环视众人笑而轻言:“何以谓之邦交?伐战前夕的动作便是邦交!大战在即,邦交先行,伐战为主,伐交辅之。”

    “南征之前还需要一切布置妥当方能无后顾之忧,便劳烦爱卿出使齐国一趟,强齐毕竟还是卫国的老大哥,小弟我要搞事情,怎么说也要知会一下大哥的嘛。”卫峥看向苏代带着调侃的语气说道,惹得众人相视而笑。

    “请君上示下,以何目的出使?”苏代拱手道。

    “告知齐国寡人要取魏地,并怂恿齐国乘此机会夺了楚国淮泗之地,如此一来卫国南征,齐国在收复失地也无暇顾及。”卫峥回答道,众人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齐国是强国不假,但齐国天生就是一个喜欢做无本买卖的诸侯,在这样的前提下与卫国交恶实属不智,两军交战必互损国力,现在的卫国乃当世小霸,对其用兵到头来还是便宜了秦国,还不如趁着楚国“大病一场”先把唾手可得的淮泗之地给占了,毕竟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臣遵命!”苏代领命道。

    卫峥旋即又看向了陈轸,笑道:“还要劳烦太傅奔波了。”

    “岂敢,请君上明示。”陈轸拱手笑道。

    卫峥点点头,便下派任务:“太傅此行先去大梁,寡人以拟定好战书,讨伐之由皆以写入战书之中,太傅此行便交与魏王,再折道去一趟睢阳出使宋国,对了,要带一份大礼、厚礼相赠与宋王偃,主要目的怂恿其举兵南伐楚国。”

    挑唆宋国伐楚?众人不解的看向了卫峥,后者笑着解释:“宋王戴偃是一条疯狗,是一个不会按照常理出牌的王,六七年过去了,惠施虽然逝世,但宋国在惠相的治理下已然恢复元气,疯狗有了力气之后便不会安生的,便会寻找目标,万一这宋王又怼着寡人扑上来咬一口也难保不准,宋王来犯打回去便是,但令人头疼呐,寡人有自信摸准天下六雄国君的心思,但宋王的心思寡人还真是摸不透啊。”

    “怎么办?”卫峥反问而自答:“那便给他上一条绳索,牵着绳子引其咬楚。”

    倒是犀首颇为尴尬,毕竟当初可是他暗中挑唆宋王兴兵伐卫的,在座的璟仓也忍不住的吐槽道:“宋王戴偃当真是天下一奇葩之君,怪诞之君执掌一国简直千古难见,也是一绝了。”

    “哈哈……”

    “君上,臣当以何为由出使宋国?”众人一笑过后,陈轸问了重点。卫峥回答道:“此事好办,寡人欲太行称王,诚邀宋王观典,互相王!”

    此策甚妙啊,众人心中佩服的说道,宋王自顾自的称王,但这个王却做的不是滋味,因为得不到七雄战国的承认,终归有点名不符实的感觉,那这王做的也忒没意思了,现在有卫国诚邀互相王,宋王定然大喜,就算脑子再缺根弦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扑上来咬一口吧?

    说到这里,卫峥又看向了苏代,补充道:“差点忘了,爱卿出使齐国之后,便折道去赵国,代寡人向赵王问好,并诚邀其入太行称王观典。”

    又看向了璟仓:“爱卿也要奔波一趟,去韩国新郑邀约韩王入太行观我称王大典,若是不允便下战书以威胁伐韩,韩王必来!此行落幕便折道去东都洛邑,知会一下周天子,称王大典怎么说也要‘禀明’天下的共主,不过无需多言,只此一句:就说寡人要称王了。”

    “臣谨遵君命。”璟仓拱手应诺的说道。

    “至于右丞相便着手布置准备太行称王大典一事。”卫峥又看向剧辛说道。

    “臣明白——!”剧辛拱手道。

    一条条指令有条不絮的布置下去,这一幕让陈轸连连点头,不禁感慨楚国的王要是有卫峥这样深谋远虑,何患今此与秦之战的惨败而输了国运啊。

    伐战前夕,诸臣尽出以周旋于列国,或以为战、或以为和、或以为盟,去除一切可能的变数和后患,便能安心取地而无后顾之忧。

    卫有如此深明的雄主,何愁不能霸天下?

    翌日,犀首点兵七万卫军甲士,率其属陈兵于河东一郡重镇之桂陵城,统兵之帅犀首只待来自齐国的消息大定之后便挥师南下,向魏梁国迫境而去,可谓万事俱备,只待东齐的风声传来。

    能够左右卫国伐战的诸侯唯有秦、齐、楚三国有这个能力,但目下时局,秦国不用说了,卫峥本就与张仪暗中达成了不齿的协议,张仪更在年前便把魏梁国给卖了,即便没有这一伏笔,秦国目下也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楚国更不用说了,偌大一国经此惨败,八百年强楚的国运尽衰败已经到了沦为他国鱼肉,自身难保的地步,如今楚国西北两境已经对秦门户大开,更别说东境腹地还有一把宛若尖刀利刃横插此地的江东一郡,更是赫赫武安君白起坐镇此地,此时此刻的楚国哪还敢去惹卫国?他不趁虚而入就谢天谢地了,现在的楚国还没有缓过这口气来真的是连卫国都打不过。

    三强之秦楚皆无力干涉,燕国天高地远,韩国战战兢兢,赵国置身事外,卫国伐战师出有名,列国都无言以对,唯一能够无视而强力干涉的只有强齐。

    显而易见,这下的局势下,只要稳住了齐国把齐王的注意力转移到他日思夜想的淮泗之地,最后一个变数也压了下去。

    兵者,凶也,存亡之道,死生之地,不可不察,卫峥可不是楚怀王,要吞魏梁六百里沃土即便势在必得,却也谨小慎微,小心驶得万年船终归没有错。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