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40章 君上膨胀了@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楚国,郢都。

    “楚国能败三晋、扫强齐、平吴越,为何就是打不过秦国?”侧殿之内,楚怀王对着跟前匍匐跪地的屈丐雷霆咆哮,败军之将,目下衣裳褴褛。

    “秦军对凶煞之器视而不见,秦人不怕死不要命更敢死啊,列国之兵都没有秦人凶悍。”屈丐匍匐在地,此次与秦开战算是见识到了虎狼秦军嗜战暴虐的凶残一幕,这根本就是一支不怕死的军队,谁人不惜命?可偏偏秦人不在其列,屈丐甚至看到了秦军阵仗当中绝大多数的秦人光着膀子冲锋陷阵,楚人见到这样的虎狼之师莫不胆寒。

    秦人连自己的命都不惜,何乎敌军?秦人看到手持凶煞器刃的敌军,哪里看的敌人,看到的敌军是军功、是爵位、是犹若正在收割作物的农人看着庄稼一样兴奋的眼冒精光,光是这份眼神就令人胆寒不已。

    楚怀王气急反笑:“秦人放你回来,就是为了灭我楚人之士气?屈丐,你信不信寡人现在把你拖出去给斩了——!”

    “败军之将,臣罪该万死,死不足惜!”屈丐额头贴着地,一副等死的模样。

    “寡人失言了,将军莫怪。”

    “臣不敢!”

    换做别的国君屈丐怕是已经人头落地了,楚怀王的脾气的确是列国之君当中最难得的一个,不过楚王也不是昏聩到了极点有时候那脑子突然间变得清醒,又圣明了起来。

    楚王这一下昏聩,一下子又变得睿智了起来,屈丐不能杀,景翠已战死,楚国将才凋零,经此大败,若再杀臣工,后果不堪设想,将来还有谁助楚国抵御秦兵?

    屈丐进而面王说道:“大王,丹阳丢了,楚国北境门户大开,秦吞巴蜀,楚国西境亦门户大开,秦已对楚成泰山压顶之势,此战我楚国元气大伤,秦人愈战愈勇,锐气正盛,我军重创,士气萎靡,不宜再战啊,大王——”

    “可寡人咽不下这口气,尤其张仪,寡人恨不能万段此厮。”

    “大王切不可再意气用事了!”

    “你……唉——”

    ……

    朝歌,晋闲楼。

    楚军大败?

    在场押注楚国大胜的人占了近八成,一个个目瞪口呆,年轻的魏缭看着众人连忙说道:“哎哎,诸位可有兴致再赌一把?赌秦军何时撤兵,赌秦人何时攻汉中六郡,赌卫国何时南征梁国。”

    “我的三千金哟!”那人痛心疾首的说道。

    “三千金算什么,我都输了八千金!”

    “输光了还赌什么呀!”

    “就是!”

    “算了算了,不玩了!”

    楚国远在千里大败,晋闲楼里也有上百人输了钱财,没了兴致便是一哄而散了,中堂顿时只剩下了范荣、魏缭和卫峥几个人。

    范荣这下便立刻起身小步快走的过来,正欲拜礼时卫峥却说话了,道:“……数十万将士横尸疆场,马革裹尸,有多少孤魂野鬼?又有多少父死妻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家室?你们竟敢哪来作赌?”

    “呃……”范荣愣住了,心中一乱正欲请罪的时候,这时在地图上轻点着胜利品的魏缭淡淡的说道:“列国君王皆为好战之君,倘若没有国君轻言伐战,何来征伐不休?依我之见,数十万疆场亡灵,那也是归结于天下的国君所为。”

    “魏缭大胆!”范荣慌了,对着魏缭怒道,看见罢手的卫峥一时间欲言又止,心下却是对魏缭大骂不止,你这小子不知道这位是谁?要是惹怒了国君,迁怒到自己身上,那可真是受了无妄之灾。

    “或为强国、或为存国,不得不战。”卫峥反驳道。

    “存国强国,或以此为战,也许不假,然天下的列国之君若是能少一点逐功名之心,成千上万的人便能免于疆场殒命。”魏缭紧接着说道。

    片刻之后,卫峥笑了,道:“阁下难道不是追逐功名而来?出此一言果真奇人也!哈哈哈!”

    这一问反倒让魏缭愣住了,回头一看发现卫峥已经远去,一时间愣在了原地,这个时候火急火燎的范荣压着怒火的说道:“你可知道那是何人?”

    “卫国之主!”魏缭看着前方平静的回答。

    “那你还敢出此妄语?”范荣怒道。

    “噢,在下失言了,还请范掌舵的恕罪,在下便用此财货赎罪了。”魏缭没有反驳,拱手一拜的说道。这下范荣愣住了,看着地上的金山银山珠宝,这可不是小数目,一时间无言以对。

    正欲说话,魏缭已然拂袖了去,就连自己手中押注的那一代珠宝也没拿走。

    魏缭,生于国尉世家,区区软玉珠银,何足道哉。

    ……

    一入宫门,随行的苏代忍不住的好奇问卫峥:“君上,这魏缭胸腹才华,大才之士也,竟是看出了卫国南征之意图,君上为何不将其招揽麾下?”

    苏代一愣,又道:“君上是想要欲擒故纵?”

    “何须欲擒故纵?何须屈尊拜贤?”卫峥反问了一句,又答道:“他除了效力卫国,别无他选。”

    “呃,请君上示下。”苏代好奇的说道。

    “魏缭,魏人也,出手如此阔绰,怕是魏梁国尉世家,寡人要南征取魏地,魏缭的家族世代扎根于此,从此只能效命寡人,如若不然便只能举族迁移别国,此为其一!”

    “其二,从晋闲楼那里可以看出,此人胸腹才华且有远大抱负不假,却也心高气傲,过于锐利……不好,戳戳其锐刃再用方可游刃有余。”

    “原来如此。”苏代恍然大悟,魏缭在晋闲楼悉数点名了秦国诸将,久经沙场的老将有司马错、樗里疾、公子昂魏章,冉冉升起的将星又有蒙驁、魏冉、甘茂,他魏缭的根不在秦国,秦又猛将如云,怕是难有大作为,胸腹伟略和抱负怕是在秦国难以施展。

    再说楚国,虽是强国,然目下看来气数已尽,再说齐国,齐国也有匡章等多数名将,又说燕国,破燕之国怕是难以存国,最后一个可以选择的便是赵国了,然赵国也有廉颇、肥义这些名将被赵王倚重。

    佐士这些诸侯国,怕是难以受到重用。

    最后再说卫国,卫峥要南伐,魏缭及其家族怕是从此要成为卫国人了,而天下列国皆有名将坐镇,国君倚重之,皆不缺乏统军帅才,唯独卫国谋臣如雨,将才却是稀有,目下能够独当一面的就是一个武安君白起却也坐镇江东,在有有犀首公孙衍,然衍却是老矣,几年之后尚能饭否?

    卫国的将领可谓青黄不接,但一代旧人必要换新人,而魏缭如此年轻,又胸腹远志报复,怎么说佐士卫国才是对他而言最好的选择。

    以其才华不可能看不出卫国的潜力和卫国是急缺将才之国,想要出头,在卫峥麾下才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不然?”漫步而走的卫峥笑道:“否则魏缭何须从大梁跑来朝歌意欲何为?依寡人之见,无非是为了家族、或为抱负尔,便是不入寡人麾下效命又何妨?少他魏缭一个,寡人便无可用之将?穆邯此人便是个可造之才嘛,没有贤者来,我寡人自行培养未尝不可!”

    苏代一听此言,在心中说道:君上您可莫要膨胀啊!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