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39章 绝地反击@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蓝田。

    目下之际,蓝田大营的战旗竟是换上了楚国的国旗,原来楚国在猛攻商於之际,大将军景翠分兵二十万绕道商於武关直扑蓝田而去,数十万大军纵深切入,景翠毕竟是沙场老将,不乏魄力,孤军深入也取得了巨大回报,秦国商於之地与蓝田切断,商於之地成了楚军合围之势,楚军名将屈丐举兵十三万与丹阳大败魏章,更斩杀了秦国素有第一猛将的嬴华。

    楚国毕竟不是流尽鲜血的三晋可以比拟,终归是匍匐天下南境的强国。

    “报——”只见一路单骑飞奔而来,马驹未曾止步便已经下马,“禀将军,韩魏联军趁我南阳守备空虚之际发兵迫境,自召陵而下,以攻破宛城,敌军目下已达比水垂沙之地,直逼邓城而去,郢都告急。”

    “什么?”次座的屈原看着来报者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当下起身面朝景翠拱手道:“将军,邓城若是再失守,郢都危矣,楚国危矣,撤兵回援吧将军。”

    “撤兵?”景翠面向屈原反问道:“楚伐秦国,轮番伐战,尽耗库府兵丁,难道皆要乘兴而来,败兴而归?韩魏迫境,明摆着就是赢驷老儿使得围魏救赵之计。秦国可矣,我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楚国亦可矣。”

    “将军何意?”屈原问。

    “咸阳据此蓝田大营不足六十里地,若我楚军兵临城下攻破咸阳呢?”景翠反问了一句。

    “但王都告急,我军在此如何大捷都于事无补啊。”屈原见主帅毫无退兵之意,心中可谓万分焦急。

    “左徒不要再说了!”

    “将军!!!”

    “来人,捆了!”景翠当即应声而起,道:“传令三军,拔营出兵,剑指咸阳。”

    “将军不可赌国啊!”被捆了的屈原惊呼的说道。

    二十万楚军聚集大营,景翠面朝大军高声而道:“楚军的将士们,前方不足六十里地便是秦都咸阳城,我军隔日便可直达,让我等杀入咸阳城,活捉赢驷老儿、活着张仪恶贼,如何?”

    “活捉赢驷、活捉张仪!”

    “活捉赢驷、活捉张仪!”

    “活捉赢驷、活捉张仪!”

    被捆了了的屈原看到这一幕,内心是矛盾复杂的,荡平咸阳可谓是他毕生志愿,但理智又告诉他不能这么做,万万不可取之,一时间竟想仰天长啸却又苦不堪言。

    “不破秦都,死不休还——!”景翠拔剑嘶烈的吼道。数十万楚军将士齐声高呼,可谓怒涛声震天撼地。

    “报——!”就在这时,一路斥候来报:“禀将军,大王有命,命将军立即撤兵驰援郢都。”

    盖天荡气忽然戛止,景翠大怒:“放肆,出此妖言惑众,乱我军心,捆了,给我仗棍三十,狠狠地打!”

    “报——!”话音刚落,又一路斥候飞奔而来:“禀将军,大王有命,再不撤兵,力斩不赦!”

    只见景翠将军忽然拔出利剑,二话不说,剑影划破虚空,一剑封喉,来报斥候当场堕马,景翠手持占了腥红鲜血的青铜剑,暴起青筋嘶吼道:“全军听令,出击——!”

    “疯了,都疯了——!”屈原战战巍巍的看着死去的来报斥候。

    楚国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出了蓝田大营,直扑咸阳而去。

    隔日便兵临城下,猛攻咸阳。

    阵前营帐。

    “报——!”又是一路来自郢都的斥候:“将军,韩魏联军已经直扑邓城,再不撤兵就来不及了!”

    “拖出去,斩立决——!”

    “将军!将军!将军饶命!将军饶命!”

    “报——!”

    景翠忍无可忍,当场便是掀翻了案几,怒视着来报的斥候:“又是郢都斥候?给我拖出去斩了——!”

    “将军且慢,小的是阵前探子,有急报!”那路斥候一听吓了一跳,魂儿都快飞散了。

    “说——!”

    “将……将军……我军囤积的粮草被焚烧殆尽。”

    “什么?”

    “秦军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奇兵,突袭阵后,我军不足千人据守粮草重地,不敌,全被秦人一把火烧了!”

    景翠懵了,当场发懵的站在了原地,“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薄而出,踉跄的后退着,全身忽如被抽干了精气神一般,便是后仰倒去。

    “将军——!”左右见状眼疾手快的扶住,一时间军心大乱。

    “撤兵吧,将军——!”屈原再次苦言劝告的说道:“我军已无力再战,撤兵回师吧!再不走,便会全军覆没,楚国要亡了啊!”

    “传……传我令……撤……撤军——!”

    “诺——!”

    此时撤兵却是为时晚矣,因为魏冉伐义渠的大军已经南下,秦楚双方,攻守易行了,赢驷怎能容许楚军大乱秦国而安然撤退?不留下个十万八万楚军的人头,如何能忍?

    ……

    朝歌,晋闲楼。

    “报——”

    赌堂里的上百名列国人士忽闻此声,立刻让开了一条畅道,只见一个探子走入中堂来到了地图跟前,“掌舵的还有各位老爷们,战报来了!”

    “快说快说,是不是楚国大胜了?”一个人急忙的问道,显然是押注楚人胜利的。

    探子单膝着地遥指地图上的楚国北境地界,说道:“韩魏联军发兵迫境,楚国南阳郡守备空虚,召陵丢了,韩魏联军倾国之力合兵八万直扑邓城,陷阵拔营并未停留,直面楚国纵深而去,郢都危矣。”

    “什么?”压楚军的人大吃一惊。

    范荣竖起了大拇指,对着魏缭而道:“先生预估毫厘不差,犹若神也,了不起啊!”

    这时,来报的探子并未说完,旋即又指向蓝田一带,说道:“郢都危矣,楚王命大军回援,不想楚军大将景翠亲率二十万大军反而绕道武关,率主力直扑蓝田成合围之势,秦军不敌,退守咸阳城。”

    “景翠将军不愧是楚国名将啊,竟有此等魄力。”

    的确如此,韩魏联军趁着楚军主力纵深秦国腹地千里之外,有恃无恐,再次上演了一个围魏救赵之计。屈原得知郢都有被三晋之兵合围的危机,力劝前军主帅景翠撤兵回援,这一刻当真是追悔莫及,昔日陈轸便言,大战在即,竟是无人出使列国邦交周旋,而今果真后患无穷。

    现在韩魏联军突然发难,楚国竟是一筹莫展。

    但景翠怎能容许大军败兴而归,若不能胜利楚国即便不败却也尽耗国力,撤兵便是败,景翠怎能容许,退兵是败,进攻也是败,但进攻好歹有胜的希望。

    不过,前线楚军撤兵的最新消息还未传回来。

    “楚人当真是一群疯子。”卫峥对着身旁的苏代轻声的说道:“战国天下,楚国的王全凭一时的义愤、冲动,不惜赌国伐战,可谓上行下效啊。”

    国君不顾国之存亡以赌国,身居高位的臣子也不惜国之倾危也要赌国,偌大楚国,不亡当真是天理不容了。

    “好啊,楚军胜利了!”那人当即欣喜若狂的说道,楚军已经打到了咸阳城。

    “局势怕是没那么简单。”却见魏缭淡淡的一笑,说道。

    第三日,卫峥又来道了晋闲楼。

    “报……新的战报来了!”探子来到人群中,踏入中堂遥指地图上的秦国境内说道:“景翠将军率二十万众猛攻咸阳城,秦国全民抗敌,久攻不下,不想楚军阵后突有秦军奇兵犹从天而降,烧光了楚军粮草,大军撤兵之际,魏冉率十万兵、司马错率十万兵、嬴疾率据守咸阳大军倾巢而出,三路合兵二十六万,于蓝田截击撤退的景翠大军,仓促迎敌楚军不敌,秦于蓝田大战斩首十万楚军,景翠战死殉国,秦军乘胜追击,一路奔驰追杀到了商於之地,至丹水再次成功截击屈丐收拢的楚军残兵,楚将屈丐收拢残兵十八万与不得不与秦军再战,不敌,秦再斩首八万,非但商於六百里地失而复得,丹阳三户也为秦所有!”

    秦国绝地反击?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