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38章 魏缭!尉缭?尉缭子?@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瑞雪兆丰年啊——!”朝歌城的长街上,卫峥身穿一席士人服饰漫步在街道上有感而发,随行的左右只有苏代和孟贲两人,目下正直三月初(前312年),中原的冰雪竟还未曾尽消融,行走在长街上仍旧颇感寒意,冬去春来,虽冰雪还有残留,却也草木泛绿。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耕地的农人驱赶着耕牛点点,沉寂的旷野之上终于重回了生机。

    “国人勤耕,百姓富足,将士兢兢业业苦练,国何愁不能强?”说着说着,卫峥停下了脚步,侧头一看,阁楼的牌匾写着“晋闲”二字。

    赫然便是晋闲商社的总舵,卫峥看着牌匾笑道:“这可是寡人的纳税大户啊,范荣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晋闲二字便甲天下,走,进去瞧瞧!”

    范荣据说是范蠡之后,范蠡何许人也,这位旷世大才助越王灭吴而称霸东南,勾践称霸却开始兔死狗烹,敌国破而谋臣亡,文仲便被越王勾践所杀,范蠡睿智而激流勇退,远远的躲到了中原,从此隐居经商,不得不说范蠡大才也,看中了陶邑的地理优势有巨大的商贸潜力,后来陶邑的确商贸发达,成为天下富饶之地,范蠡也因此成了天下豪商巨富贵。

    这范荣便是范蠡的后人,而今更是天下一等一的巨富。

    一入晋闲楼,场面立刻热闹非凡,走在前头的卫峥侥有兴致的四处环绕,不一会儿,阁楼火爆的场面吸引了他的目光,“何事如此热闹?”

    苏代去去就来,便向卫峥禀报:“家主,的确热闹,原来是这晋闲商社的掌舵范荣亲自开盘坐庄,开赌秦楚之争。”

    “哦?”卫峥惊讶了一声,没有答话,便走了过去。

    方今天下列国征战不休,战、和、欺、诈无所不用其极,却又几乎摆在了明面上,列国商贾遍布天下,根本无秘密可言,只要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便可大致揣摩出一国方针战略,连连征伐,作战人数,粮草军辎各国尽知,更别说消息灵通且哪里有战乱哪里就有军火贩子的商人了。

    人群太多,场面实在火爆,孟贲见此状况当即走到了前头给卫峥开路,素有卫国第一勇士之称的孟贲,再拥挤也能只身开辟一条畅道,惹得现场的一众士子商人骂骂咧咧,大骂孟贲皮肤毫无礼德,却也对孟贲这个万夫不当的勇士无可奈何,卫峥轻松的进入前头。

    “哦呦我天……”这动静让范荣注意到了,目光一瞥看到了卫峥,当下震惊而起,当年他可是入过朝歌与一帮商贾巨富觐见过卫国国主,三桩买卖获利无数,岂能不认识卫峥?

    范荣看到卫峥目视而来,摇了摇头,机灵的范荣旋即忐忑的就地坐下。

    君主怎么突然来到了这里,这让范荣心神大乱。

    人群当中却有一年轻仕子发现了这细不可查的一幕,此人在人群中顺着范荣的目光投向了卫峥所在的方向,不由得审视着,也注意到了对方身边的苏代和孟贲。

    “范先生,愣着干什么?可以开庄了?”一个声音传来。

    “开盘,开开……开吧,诸位随意下注。”范荣回过神来,说道。

    这下场面更加火爆了,上百人围绕在空旷的大堂,中间赫然是一张硕大无比的锦帛地图,只见一个身穿奢华绸缎的男子阔绰的一甩:“我赌楚军破蓝田,五百金!”

    “我赌楚军灭秦十万卒,三千金!”此话一出,两个仆役直接抬了一个沉重的箱子过来,打开箱子顿时一众惊呼传来,箱子里一块块金饼实在夺目不已。

    卫峥兴致使然的看着众人纷纷押注,卫国人、齐国人、赵国人皆有。

    “竟是没有人压秦国胜?”卫峥好奇的轻语。旁边的苏代一听,笑道:“三十五楚军目下一路陷阵拔营,破丹阳、取商於、逼蓝田、临咸阳,秦国危矣~~”

    “说的也是。”卫峥笑了,的确如此,至少明面上看来,楚军就要兵临秦都城之下,怎么看都是楚国要大胜秦国。

    “我赌秦国胜!”就在这时,一道不是很合群的声音忽然传来,赫然便是那位发现范荣面色异样的人。

    “什么,赌秦国胜?这不是明摆着输钱?”众人顿时讨论,卫峥顺着声源望去,不一会儿只见一个无比年轻的士人大步跨进来到了中堂的地图中央。

    “楚军都要打到咸阳城去了,先生是钱多了没处花吧?”一位路人说道,顿时传来一声哄笑。

    这名士子风度翩翩,还未级行冠之龄,年轻的面容之下却有一幅睿智的双目,这倒是让卫峥好奇了,站在原地环抱着双臂目看着对方一语不发。

    这名士子有礼的面朝众人拱手一礼,最后对范荣拱手一礼,道:“在下魏国人士,兵家魏缭。”

    魏缭?听到对方自曝来路的卫峥本是一副泰然自若,却也动容了,莫非这个年轻人便是历史上的那位著下《尉缭子》一书的魏缭?

    魏缭!尉缭?尉缭子?

    “家主认得此人?”苏代好奇的看到刚刚动容的卫峥。

    “不认识!”卫峥口舌如此,心下却狐疑该不会是秦王政帐下的那个老谋深算的尉缭吧?战国时代的历史缺失太多,除了国君有详细的生卒年记载,许多名人谋臣的出生日期都无确切记载,不过长寿之人确实无数,比如自己的师尊鬼谷子王祤,还有魏惠王更是活了一个世纪。

    古代人均寿命三十多岁不假,但高寿之人也是数之不尽,细算下来若是尉缭能活个七八十岁乃至更高寿,此人便是历史记载的尉缭也没有错。

    卫峥在心中狐疑的时候,开庄的范荣旋即笑看着魏缭说道:“先生真是别具一格啊,竟是赌秦国胜,在下想问一句,楚军伐秦,一路陷阵拔营,秦军节节败退,楚军更是发兵迫境三十余万众直逼蓝田,蓝田距离咸阳城不过是六七十里,两日即刻抵达,秦国如何能胜?”

    此问也是在座的列国人士心中疑问,闻此言的魏缭站在地图之上,朗声说道:“秦王乃一代雄主也,帐下谋臣如云,猛将如雨,尤其猛将更是无数,在下随意一说便能罗列一群骁勇战将。魏缭首推秦将司马错,其人用兵如神在远征巴蜀便可窥伺一二,行兵如疾风,征战如雷电,奔袭如烈火,虚虚实实,短短十月便为秦尽收巴蜀千里之地,是天下少有的统兵帅才,能敌秦将司马错之人,目下而言,天下只有两人可以。”

    “哪两位?”却是苏代问道。

    “此二人便在卫国,一者为素有犀首之称的公孙衍,二者便是威震天下的武安君白起是也。”魏梁侃侃而道。

    旋即又道:“秦公子嬴疾,其人出将入相皆不在话下,可谓智勇双全也。噢还忘了另一位帅才魏人公子昂,其人亦不可小觑,公子昂乃被商君卫鞅诈兵生擒,后为秦效力,乃魏国惠王之弟,武侯之子,亦是显贵之人。”

    “司马错、嬴疾、公子昂魏章皆乃久经沙场的老将,更有冉冉升起的年轻将星,诸如甘茂将军,又如刚刚灭了义渠国魏冉将军,蒙骜将军,皆秦国之栋梁将才也。”

    “先生所言即便有理有据,但猛将如云谋臣如雨又能如何?楚人都快要兵临咸阳城下了,只靠即位大将如何守国?便是嬴华这等秦人猛士,不也在丹阳一战殉国战死了?”有人说道。

    “是啊,三十余万楚军,何以拒敌?”

    “呵呵……”但见魏缭侃笑一声,道:“楚军目下已成骄兵,胜的越大越多,败的便越惨。”

    “何解?”范荣好奇的问道。

    “无他,秦国只需来一招围魏救赵之计便可败百万楚军。”魏梁旋即蹲身遥指地图而道:“诸位请看!”

    实际上,魏缭这句话的在心中是对卫峥说的,众人包括卫峥顿时目视而来,只见他遥指秦楚两地而道:“楚军景翠将军目下举数十万大军深入秦国腹地,后勤战线延绵千里,千里后勤战线啊,楚军想要护助如此之长的补给线,若要据守便是五十万大军也显得捉襟见肘,可谓破绽百出,由此可见已然深埋巨患矣,秦破楚军便有两个法子,其一,毁其后勤战线,焚烧其粮草军资使得前线数十万大军无粮供给,不出三日楚军必然无力伐战,若不撤兵战必大败。”

    “其二,便是在下前言所说之围魏救赵计策,韩魏联军已然南下,楚军精锐悉数在秦国腹地,南阳守备空虚,鄢郢之地对韩魏联军等于敞开了门户,郢都危矣,楚国危矣。”

    说到这里,魏缭环视着鸦雀无声的众人,道:“诸位都在压秦国胜,却不知此刻身在郢都王宫的楚王怕是坐如针毡耳。”

    “这……”

    “这这这……”

    众人不知该何言以对,开庄的范荣看到魏缭的一带珠玉压在了秦国胜的一块,虽然小小一袋确是比另一边所有的金饼都要值钱,“秦若胜,先生怕是通吃我等啊,简直岂有此理尔。”

    “范舵主的说笑了,在下所得之利与范掌舵相比犹如牛毛耳。晋闲商社便甲天下,秦楚两国目下大战,贵商社两头都做粮草、军辎买卖,秦胜楚胜皆无大碍,贵商社都能赚的盆满钵满。”魏缭笑道,此言实则一语双关。

    连晋闲商社都能赚的盆满钵满,那卫国赚的大利更是不能用金钱财货来形容了。

    “君上,这魏缭此人,大才也。”苏代面朝卫峥耳语道。

    环抱双臂的卫峥目视着魏缭的背影,微微侧身低于道:“你说这魏缭是不是识破了寡人的身份,刻意引我瞩目?”

    “这……苏代不察,不敢轻易妄下决断。”

    “有点意思。”

    这里鱼龙混杂,国主身在其中,倒是让旁侧一语不发的孟贲提高了警惕。

    ……

    (ps:昨日爆肝,元气大伤,后继无力啊,今日一更,诸君海涵。)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