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35章 霸气的赢驷(第五更)@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什么?”那义渠将军回看后方,漫天尘土正席卷而来,一看之下大惊失色的说道:“不好,大王,是秦军的骑兵!”

    秦国虽然没有成建制的骑兵部队,但不代表秦国没有骑兵,老秦人自秦襄公伊始三百多年来,秦国的历史或者说秦国的扩张史就是一部打戎狄的历史,与戎狄打交道打了三百多年,自然有骑兵不是怪事,只不过山东列国皆战车为王的天下,动辄数十万规模的交战,秦人被魏武卒除了“后遗症”,也是对“步卒战阵”“战车为王”深信不疑,否则秦倾国之力为何干不过吴起和五万魏武卒?

    给被魏武卒压制了百年,也没有发现骑兵的威力,所以骑兵部队并未在秦国成建制、更别说如此刻卫峥在卫国系统化组建骑兵战阵而行胡服骑射了。

    秦人没有重视骑兵,不代表秦人没有骑兵,只不过规模太小,都是打戎狄为主,打戎狄还是要骑兵牵制的。

    “来不及了,义渠的勇士们,速速迎战!”义渠王大吼的说道。

    秦军骑兵可没有拖家带口的累赘。

    义渠王大声道:“秦人的骑兵不多,只有区区三千骑,是为了牵制我们,迅速剿灭他们,不能被他们牵制到秦人步卒驰援而来。”

    义渠人与秦人你攻我伐数百年,早就熟悉了秦人的路子。

    “杀——!”但见彼端,三千秦国骑兵带着怒涛之声席卷而来,面对义渠王二十万骑兵竟是丝毫不惧,秦人果真是出了名的不怕死。

    在这三千骑的身后,赫然便是披盔戴甲,手持长矛、短戈、利剑的秦军锐士步卒如饿狼扑食而来。

    “义渠的勇士们,杀——!”义渠王怒吼道,泾水以西的郁郢旷野之上,二十万骑兵奔腾南下,三千秦军骑兵的先头部队竟是毫不畏惧,反而兴奋使然,直接冲杀而去,悍不畏死的虎狼之师果真无愧其名。

    魏武卒是秦军的克星,秦人也许怕吴起和他的魏武卒,但绝对不怕义渠人,恰恰相反,秦人是义渠人的主子,反而是义渠人天生的克星。

    顷刻间,二十万义渠骑兵与三千骑秦军锐士南北冲撞,一时间惨烈人吼马嘶响彻旷野,一个个秦军锐士倒下,没过多久,秦军三千锐士便死了八百余人,剩下的被二十万义渠大军合围绞杀,然而死在秦剑之下的义渠兵却是更多,双方的战损比完全不成比例。

    义渠人对秦人天生畏惧,此刻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看到嗜杀的秦人竟是胆寒,完全不知己方是二十万大军,而秦人不过区区三千而已。

    也许,这便是克星。

    另一边,义渠人也在后撤。

    然而,对围杀三千秦军锐士却不能速战速决,剩下不到两千的秦军抱成团,犹若铁拳一般,二十万骑兵硬是啃不下来,这让义渠王惊怒交加,二十万大军灭三千秦人兵马都这么吃力?遇到秦军主力,还用不用打了?

    义渠王可谓又惊又怕又怒不可制。

    “大王,不好了,秦军主力来了!”义渠人大骇的说道。

    “大王,快走,马匹、羊群,牲口都不要了,快走啊!”那义渠将军吼着说道。

    “我不甘心!”义渠王暴起青筋的说道。

    “只要人在,义渠便可东山再起!”那义渠将领当即说道,情急之下立刻命令亲卫:“愣着干什么?带着大王走,进入方渠来日卷土重来!”

    另一边,率领十数万秦军锐士的将领不是谁,正是魏冉!

    樗里疾刚刚从函谷关回来,司马错镇守蓝田,甘茂据守武关与楚军且战且退,不断周旋。此等境况秦灭义渠,赢驷颇具深意的直接点将魏冉出兵北伐义渠。

    不得不说,秦国,当真猛将如云。

    “将军,我军锐士突围了,死了一千六百人!”秦军副将前来禀报道。

    原来负责牵制义渠部队的三千骑兵突围了,义渠人并没有绞杀,见对方撤退简直求之不得,然而却不知道这意味秦之劲弩,万箭齐发便是紧随其后。

    “想跑路?来不及了!”帅车之上的魏冉遥看战场当即拔除秦剑,一声令下,十六万秦军锐士自旷野向北冲杀而去。

    与此同时,在两军主力未曾碰撞之际,战阵中,步入射程范围的秦军弓弩手提弓遥指天际,顷刻间万箭齐发,连番五轮齐射,义渠人已经死伤无数,当秦军弓弩手停止之后,意味着扑来的秦军步卒已经赶到。

    阵嘹亮劲急的秦军号角陡然响彻,大军扑杀而来,旷野之上漫漫黑色大军如遍野松林。

    终于,双方大军合兵近三十五众相撞了,犹若排山倒海一般,若隆隆的沉雷战鼓之音夹杂着人的怒吼与马的嘶鸣,相互交融一汇,仿佛炸裂旷野天穹。

    长矛收割着马腿,有些义渠人堕马就被长枪穿心,有的堕马之后继续与秦军厮杀。

    战场仿佛一片混乱,死于马蹄下的义渠人、秦人皆有。

    且不说秦军锐士皆手持阔身青铜长剑搏杀敌人、或长矛收割马腿,义渠兵则是纵马飞奔,手持弯月战刀。

    不得不说,义渠人酒囊饭袋,二十五万骑兵要是让卫峥或者中原的名将来指挥,整整二十万骑兵啊,光是几次简单粗暴而有序的骑兵冲阵,便是秦军也得一败涂地,奈何义渠人根本就不懂何为战术,只知莽战。

    两军厮杀的战场之上,满带鲜血的长剑与弯刃铿锵飞舞,长矛与投枪呼啸飞掠,恍惚间,整个旷野都被这种原始搏杀的惨烈气息所笼罩……

    义渠人不敌悍不畏死的秦人,以己之短而搏秦人之长,未战便败局已定。

    秦军锐士愈战愈勇,简直杀红了眼。

    被包围的义渠王,周遭的护卫一个个的倒下,就在这这一瞬间,但见一个秦卒手持阔身的青铜短剑忽然从背后刺入了猝不及防的义渠王的身体,紧接着十几杆长矛的矛头几乎同时刺穿了义渠王的腹与背,瞬间身上的兽皮大衣被鲜血浸湿。

    十数个秦卒竟是将其合力高举。义渠王,卒——!

    “大王死了,快跑啊!”

    “快跑!”

    剩下的义渠人看到他们的王被长矛刺穿了身体而高举凌空,忽如一瞬间,义渠人兵败如山倒,四处溃逃,再也无战意。

    “哈哈,我杀了义渠王!我杀了义渠王!”

    “直娘贼的,你放屁,明明是我杀的,休想抢我功劳!”

    “你才放屁,是我们合力杀的!”

    “不好,这厮抢了义渠王首级,想独吞功劳!”

    这十几个秦卒竟是在战场上互抢被割下的义渠王首级,一个个不顾身上的鲜血,看到这阵仗的义渠人不崩溃已经万幸。

    秦人在战场上争功本就是屡禁不止,屡见不鲜。怪不得虎狼秦师,人人畏惧!

    “禀报将军,义渠王被我军锐士斩首,生擒义渠王子!”一个禀报的士卒来到魏冉身边,拱手而道。

    “追——!”帅车之上,魏冉至此一字,心下却是暗叹,姐姐要知道自己杀了义渠王,怕是会恨死自己了罢。魏冉心中所想的姐姐,赫然便是目下远在燕国一同与公子嬴稷为人质的芈八子,也就是赢驷的妃子,秦昭襄王亲母,今后的秦宣太后。

    魏冉知道他这个秦姐姐与义渠王有染,那义渠王子便是她与义渠王的儿,这次赢驷亲自点将魏冉出征便是效忠明诚以示,其意魏冉何尝不知。

    ……

    义渠与秦国在洛水郁郢一带爆发大战,大胜之际,魏冉乘势发兵纵贯义渠全境,在郁郢旷野大战而溃逃的义渠人又一次展开了追杀,先后被秦军斩杀了十四万义渠人,这一次义渠人元气大伤。

    四个月后,秦咸阳宫。

    “报……启禀王上,我军与义渠大军于郁郢旷野爆发大战,我军破敌义渠骑兵,斩敌首级八万,魏冉将军乘势发起灭国大战,拔义渠二十五城,擒义渠王子,缴获良驹牲口无数!”

    座上的秦王赢驷应声而起,却是一语不发。

    “恭贺我王,灭义渠患!”哗啦一下,群臣齐声恭贺而道。赢驷纵声长笑,“哈哈……三百年了,北境义渠屡屡犯我大秦北境,终于在寡人在位之际去除此心腹大患。不过,义渠人生性难以斩灭其根,其国可灭,其心难灭,其根难除,灭国之后需以怀柔之策安抚义渠人。”说罢,赢驷俯瞰着殿下的斥候,再次说道:

    “即刻传寡人之命带给魏冉将军……义渠去国号以置郡县,从此对我大秦称臣纳贡,然秦人不会入驻泾水义渠,管义渠人的还是义渠人,不会变;义渠人依旧可以在泾水义渠之地牧马栖息,也不会变。”

    “然,义渠人从今以后,放牧可以但千万不要放肆……”说着,秦王下意识的遥指来报的斥候,虎狼之君双目迸发精光,遥指殿下的斥候一动不动,唯有玉冠上的珠帘在微微摇摆。

    “诺——!”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