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33章 苏代入义渠(第三更)@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秦人与义渠人再次爆发一场惊心动魄的血战,义渠一族十几万人最终被半路杀出来的秦穆公杀得只剩下了一两万人突围逃回了泾北祖地,第一次被秦襄公杀了个片甲不留,最后的一丝残余匍匐在老巢两百多年,这一次风光而出,更是称王却又重演两百多年前的一幕,又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义渠部族和秦人又一次结下大仇,当此之际齐桓公称霸之后不久,晋国不甘示弱也要争霸,而秦穆公趁着中原争霸之际,可以无忧便全力平定陇西,彻底把当初周平王分封给秦国的土地悉数真正掌握在秦人手中,穆公称霸陇西而使各大戎狄部族臣服秦国,从此称臣纳贡。

    秦穆公深知戎狄诸族独义渠是秦之大患,于是在大败义渠人之后几乎把所有的义渠精壮男丁全部押送到秦国渭水腹地,从此贬为奴隶服刑劳役,在将老弱妇孺驱赶至阴山漠北的荒无人烟之地。

    如此义渠人的账本上又对秦人记下了一笔新仇。

    穆公之后,秦国急转而下,陷入内乱,四代乱国,被秦国死死摁在地上的义渠人得以死灰复燃,不但再次杀了回来,更占据了泾水一带全境的肥美草原。

    直到秦献公即位,秦国稍微有了点气色,秦人也卷土重来,但义渠人学乖了,知道打不过秦人就跑,秦人无奈追不上,秦军一走义渠人又回来,如此反复玩着躲猫猫的游戏,义渠人就是明摆着一副你看我不爽却又不能灭我的样子,这可把秦献公气的不打一处来。

    这个时候三家分晋,田氏代齐,从此步入战国天下,魏国始霸于中原,魏文侯带着韩、赵两国这两个“小弟”南征北战、东征西讨无往不利。

    秦献公想要拔除义渠这个眼中钉,奈何打了数年义渠没有灭家底反而越来越薄,更要命的山东的魏国大军发兵迫境,秦人不得不把精力调转至东境,秦人即便是好战之族,秦国即便是好战之国,可偏偏遇到了最大的克星,便是吴起和他的魏武卒,吴起竟是以五万魏武卒大军大破秦军五十万,倾动天下。

    秦因此败而失河西千里沃土之地,在陇西对外族战无不胜的秦人却是被吴起的魏武卒屡屡吊着打,屡战屡败,秦国之力,举国之兵竟然没有一次打赢过吴起和他那区区五万魏武卒。

    从此,秦与魏接下世仇矛盾,河西之争一开启便是百年之久,仇怨累积三世,秦人被魏武卒压制了百年未曾提起头颅,可谓耻辱。

    先有吴起把秦人吊起来打,紧随其后更有一个想要灭秦的庞涓,带着吴起留下的魏武卒还是把秦人压得喘不过气来,更别说抬头了。

    此时此刻的义渠人当真拍手称快,秦国也有今天。

    秦与魏争河西,秦献公与魏国便死磕了二十多年无暇西顾之际,义渠人乘机从泾水南下占据了漆水一带、岐山、梁山一带的河谷草原,这与秦国旧都栎阳的距离不足百里,可见其有恃无恐。

    义渠人也聪明,知道秦人被吴起、庞涓先后打的一天不如一天,也许那一天就被灭了国也不好说,于是有取而代之的心,占据岐山一带,其心不言而喻,就等着坐收渔利。

    奈何,秦献公之后,秦国即位的新君是秦孝公,改变了与魏国死磕的策略,选择忍耐而变法图强,秦国虽然被魏武卒打的抬不起头来,但打义渠人还是绰绰有余,义渠也是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部族,即便占据岐山、漆水与当时的秦都城不足百里之遥也不敢发兵迫境而去。

    几百年来,先被秦襄公打,后被秦穆公虐,再被秦献公打的抱头鼠窜,只能玩躲猫猫。

    被打怕了,在义渠人的心中对秦人已经有不可战胜的畏强阴影!

    趁火打劫已经是极限,哪敢去主动招惹秦人。

    相比于丧失河西千里沃土的耻辱,义渠人算不得什么,秦孝公即位之后,发奋图强,启用卫鞅变法,对义渠人采取怀柔之策,数十年来秦人与义渠人也相安无事。

    就这样,义渠国安定的度过了六十多年,而今已经成为了陇西之地,除秦国以外最富强的部族。

    而今秦国的国君赢驷的抱负更大,其志在于东出中原,逐鹿天下,义渠人只要老实也不会去动他们。

    自从六国相王,犀首合纵伐秦之际,义渠人以为秦国必然灭国,再起了心思,这才让差不多忘了北境还有个义渠大患的赢驷再次对义渠人重视了起来,不过却忙于与中原群雄周旋,也是无暇顾及义渠人。

    但这一次,赢驷已经有一万个理由要灭义渠国,打不死也要打残。

    义渠国历尽六十多年与秦相安无事,又频频接受中原文化的冲击,已经成为了一个半游牧般耕种的民族,而这意味着想要跟赢驷玩他祖父秦献公那套躲猫猫的戏码,已经一去不返。

    ……

    泾水西岸的义渠城内。

    苏代与当今义渠王并列而行,城内的义渠人看到苏代一身袍泽,张口便是“中国话(中原之国)”,任谁都能看出他是个中原人,

    义渠王大大咧咧的说道:“卫侯如此盛情,本王盛情难却,先生你说吧,卫侯想要什么?”

    “大王说笑了,此乃我家君上的一点心意,并无索取回报之意。”苏代一笑,拱手说道。

    “哎,先生此言差矣,你们中原人,有个什么圣人?让本王想想……叫孔什么?”义渠顿时罢手,打着违和的腔调强行用中原人之乎者也的口吻交谈,说了一半说不下去,露出了部族人的特性。

    “大王可是说春秋鲁国圣贤孔子?”苏代好奇的问道。

    “你也知道?”义渠王说,当即哈哈的道:“也对噢,你当然知道,中原人嘛,叫什么来着?”

    “孔氏、名丘,字仲尼,鲁国陬邑人士,儒家学派祖师爷。圣人也!”苏代笑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孔丘,说过一句名言。”义渠王有板有眼的哼道:“常言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往而不来亦非礼也,本王收了卫侯这么大的礼,不回敬天下人会如何看待本王?”

    “先生尽管开口便是,如此,回去了也能立功,卫侯大喜,说不定便会重重的赏赐先生啊。”

    苏代心中一笑,表面却是一副感激不尽,当即深深大行一礼,拱手道:“在下多谢大王厚爱。”

    “哈哈……呃……善——!”义渠王强行的说。苏代便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家君上正在组建骑兵,尤为缺失马匹……”

    “哈哈,原来如此,马匹本王有的是。”义渠王一副神秘兮兮的说道:“先生果真聪明,如此便能立下一功啊。”

    “大王洞若观火,在下钦佩!”苏代一副被看穿了样子,干笑着说道。

    “哈哈,好,既如此,本王便送你五千匹马儿,如何?”义渠王阔绰的说道。

    苏代带着大惊的神色,连忙拱手而道:“大王如此厚礼,苏代受不得,大王无需破费五千良驹,五百驹足矣!”

    这套路,就是典型的欲拒还迎之计!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