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30章 何谓君威@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ps:还记得《让子弹飞》的片头场景吧,六匹马拉着火车跑,就是受了“古代枕木轨路”的启发。)

    ——

    一道诏令下去,卫国上下都遵从着国君的意志前行着,偌大的国家机器开始全力运转。

    车同轨的文书广发国野,卫国的车辆开始严格按照官府的令文开始改造,尤其是商贾人士,不论是卫国的商人还是列国的商贾,都有意识的开始改造马车轱辘。

    车同轨的令文实际上就是一套“标准化”、“通用化”的法令,从今往后,便是马车不能随意改造,都要按照官府的标准严格实施,否则造出来的车辆便不能上路。

    ……

    “动作快,不许偷懒——!”驰道上,一个兵士挥鞭便是狠狠的抽在了一个服刑劳役的奴隶背上,火辣的痛楚之下一声惨叫的哀嚎之后便应声倒地。

    “给你一次机会,快起来!”那名兵士呵斥道,躺在地上的服刑奴隶试图让自己站起来,但不论如何努力似乎都显得徒劳,双手仿佛在颤抖,几乎耗尽了最后的力气依旧没有站起来。

    又是一鞭子抽下去,痛苦的哀嚎从那奴隶口中而出,周围正在干活的服刑劳役们皆视而不见的在个干各的。

    “我让你偷懒……”那兵士又是一次狠狠的一鞭子下去。

    “我让你……”那兵士忽然一愣,发现自己的手似乎被人扯住了,他侧头一看,发现一个越人奴隶正怒视着他,那兵士继而面色阴沉的直视着他:“听说你是个勇士,似乎还是他们的头领。”

    就在这时,来了一个人,一位卫国的甲士走到了兵士身旁,看了眼那个越人头领,二话不说忽然便是一记狠腿踹上去,那越人头领直接被一脚踹飞五步之外在地上连番翻滚。

    那兵士旋即对着走来的甲士躬身拱手,后者凝视着那嘴角已然溢出些许鲜血的越人头领,“你如此体恤你的子民,是想造反吗?你可知道这么做会害死很多你的子民的。”

    这甲士如此一说,身后的兵士机灵的大手一挥,不一会儿便是一队全副武装的数十人精兵迫势而来,一个个皆带着长枪器刃,在场的奴隶们观此情形无不色变。

    越人头领站了起来,双拳紧握着,目视着对方,咬牙的说道:“他的活,我来!”

    “大王……”那奴隶欲言又止,皆是感激。越人头领轻按着他的肩膀并未说话,便走到身旁蹲下,扛起了地上沉重的木头。

    那甲士忽然目光一凝,“尔曹戎狄蛮夷之辈竟也敢称王?”

    这甲士一说,当场奋步疾飞,又是一脚将那越人头领踹飞,突如其来的袭击让身体传来一阵酸麻和火辣的痛感。

    “你究竟想怎样?”越人头领大怒道。

    “你究竟想怎样?”那甲士一字不差的反问,看了眼地上的木桩,又说道:“这是他的活儿,就必须他来做。”说着又看向那趴在地上的服刑奴隶,以俯瞰之势而道:“倘若你干不了,便是说你已无存在意义,活着便是浪费粮食,甚至浪费了一副镣铐。”

    “我能干,我还有力气,我有力气!”那奴隶闻此一言吓得面色惨白,下意识的站起身,仿佛身上的力气再次回来。

    “嗯哼……”那甲士把目光移至地上的木头,这名瘦弱的奴隶瞬间领会,竟是直接便扛起了沉重的木头,踉踉跄跄的离去。

    正当那甲士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周围有不少人在“看戏”,当场便是面色一冷,“看什么?还不立即干活?今日午饭取消,这便是代价!”

    ……

    “寡人喜欢这个甲士,叫什么?”远方不知何时,一支骑兵部队出现在此地,马背上的卫峥遥看着发生的这一幕,带着平静的语气问身边的郑奎。

    “禀君上,末将知道,此人名唤穆邯,是斗士营帐下的兵士。”孟贲拱手的说道。

    卫峥带着恍然之色而点头,又道:“把他叫来!”

    那甲士一听国君来了,而且点名唤自己,倍感惊诧之余连忙小步快走而来,片刻之后便看到了都领护卫孟贲随带的一支护卫骑兵队伍,而国军便在其中。

    “卑职穆邯,拜见君上!”

    “免礼!”

    “谢君上!”

    “那越人头领,你以为该当如何处置?”卫峥又问道。

    穆邯不知道君上为何对自己这样的小官吏问这样的话,但还是决定如实的说,便拱手而道:“禀君上,此人颇为棘手,是这些奴隶们的王,杀之恐引起叛乱,不杀之亦为隐患。卑职以为……当秘密而杀之,以绝后患!”

    “掩耳盗铃!”卫峥至此四个字,说的平静却让穆邯一凝。又听国君言:“既为隐患,杀了便是,若有叛乱尽诛之。”

    旁边的郑奎心中一阵咯噔,在他印象中的国君并无如此嗜血,乃至一向温文尔雅的,但此刻简直与往常所遇的国君截然相反,赫赫君威,叫人心颤。

    这时,孟贲大手一甩,一把弓弩丢向穆邯,再甩一支箭矢,后者轻松的接住。看着卫峥正一语不发的目视而来,穆邯知道要怎么做了,只见他毫不犹豫的提弓拉弦,箭在弦上,锁定了正在干活的越人头领。

    “咻”的一声,箭矢划破虚空,精准无误的穿透了那越人头领的咽喉,当场便是应声倒地,一群奴隶们都惊呆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的王就此殒命,片刻之间便有数十人顿时围了上去抱头痛哭。

    然而就在这时,卫峥这支护卫部队纷纷提弓拉弦而骑射,箭矢呼啸而至,那数十个抱头痛哭的奴隶全部死于乱箭之下。

    剩下的奴隶们战战兢兢,眼中尽是恐惧,马背上的卫峥遥看着死人堆而淡淡的说道:“秘而杀之,这些人便会带仇恨而策反,旧患除了也埋新患,斩草除根连窝端才叫以绝后患。”

    “卑职谢君上教诲!”穆邯收回了视线,回身面朝卫峥单膝着地,拱手而道。

    卫峥遥指穆邯说道:“即刻起,你穆邯便是监军统领,原监军统领为副,督造轨道功成之日,寡人封你为校尉,从此上阵领兵杀敌。”

    “谢君上——!”

    “你很不错!”卫峥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便策马远去。

    国君一言,小卒便成将军,然而穆邯却不敢因这突如其来的恩典有丝毫懈怠,国君同样是一言,将军也好,荣华富贵也罢,一念间亦可一无所有。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