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26章 陈轸雄心振不世长策@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屈原离去了,虽然没有从卫峥这里请到兵马结盟抗秦,结果却也不算太差,卫国不但承诺以军粮辎重的方式大力资助楚国伐战,还承诺卫国不会出兵乘机伐楚。

    秦王知道定然大怒,但那又能如何?卫峥许诺不会出兵助楚,而所谓军粮辎重那是卫国商人与楚人做买卖,寡人不至于禁止商人之间互通有无吧?

    明摆着的就是趁着这次机会弱你秦国,赢驷要是楚怀王卫峥反而不敢这么做,万一要是发兵迫境还真是头疼,不过正因为是冷静的赢驷,不敢怒而赌国,卫峥这才敢有恃无恐。

    对楚国虽然承诺不会趁火打劫,也的确如此,卫国地处中原居天下中,四战之地万万不能学秦国潮汐反复,秦国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加之强势的国力可以有恃无恐,但卫国却没有这样的优势,一旦被陷入孤立那会面临国难险境。

    恪守承诺是卫国必须要做的事情,也是让中原诸国知道卫国是一个注重守诺之国,孟轲孟夫子有句话说得好: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想要得天下,便不能失信于天下。

    卫国能让齐国放心也少不了卫国信守承诺这一点,说白了就是卫峥不会轻易让一些对卫国有觊觎之心的人,可以轻易的找到借口发难。

    世道虽乱,但做什么都需要一个理字,伐战也得师出有名,即便吃相再难看也要块遮羞布,否则便会吃力不讨好的落人口实。

    确说屈原半路来访离去之后,宴会也步入了尾声,卫峥再次相邀陈轸进而促膝长谈,如此盛情相邀自当欣然应允。

    申时末,卫峥于内殿与陈轸、公孙衍、苏代三位再次汇聚一堂。卫峥尚未入座便伸手笑道:“先生远道而来,寡人不能郊外相迎,失礼了!”

    “岂敢,失礼的是在下。”陈轸连忙说道,受到卫峥如此盛情款待,反倒有些拘泥了,陈轸不能算是寒士,若要追溯其祖上,陈轸算是陈国陈胡公之后,贵族之士,虽是一介策士,少年得名,且不说在稷下学宫任学宫之长便已经有了高洁名士的声誉,前后事齐、秦、楚三国也是履历丰厚。

    言行举止无不带有贵族名士的色彩,也有纵横家特有的吞天豪迈之息又不失矜持,没有丝毫粗俗之气。

    几名红衣内侍宫女捧着器皿轻盈走来,陈轸惊诧的看到她们先在自己的案几上摆下酒水,最后才向卫峥、公孙衍等人走去。

    这让他倍感受宠若惊,陈轸也算是遍游列的天下名士了,虽被卫峥以客礼而待,但国君在场,再尊贵的客人,按照礼仪也是在国君之后。

    不论上茶水、上酒水亦或是其他都要按照礼仪先敬国主,其次才论宾客坐席,即便战国乱世,在这个礼坏乐崩的大争乱世也不例外。

    陈轸在这里,却是遇到如此境遇,即便放眼天下也难寻其右,由此可以见得,卫国能从一个在群雄夹缝中求存的弱国,进而在短短近十年之内逾跃战国,居七雄之列,绝非偶然。

    陈轸心中连连感慨之际,由衷赞叹道:“大争之世,卫国十年一跃而居战国,陈轸纵观古今,尚无一国、尚无一国主有此能耐建此功业,卫国何愁不能雄踞天下乎!”

    骤然之间,卫峥那细长的剑眉微微一跳,不由自主的眼睛一亮,暗道这便是陈轸要说正事了,便正声问道:“敢问先生,卫国如何才能雄踞天下,望先生教我——!”

    陈轸笑了,看着这位正直春秋鼎盛的年轻国主,于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而强一国的年轻雄主却也坦然,闻此一问,语气淡然无澜,拱手回道:“卫君乃天下鲜有之明君雄主,在下昔日侍奉过齐王、秦王、楚王,然其雄略皆不如卫君也,卫君胸中早有定国、强国之长策,无需陈轸多言,更不敢妄自担当卫君下问。”

    卫峥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这番话,环视众人,在座的只有陈轸、苏代、公孙衍三人,便是悠然而道:“寡人虽是一国之主却也师出鬼谷,亦为纵横家,在座三位,皆为纵横者流,我等虽不为同门却也同派啊,纵横策士,所在国重,所去国轻啊!”

    末了,卫峥泛起一丝微笑,目光落在陈轸身上,道:“敢问先生,战国天下,大争乱世,寡人欲与列国角力,如何以成就王图霸业?”

    陈轸见卫峥直接请问,便从容达道:“纵观天下,古往今来,欲争王图霸业无非二法也。”

    “愿闻先生高论!”卫峥说道。

    陈轸侃侃而道:“安抚天下百姓,讨伐暴君,取而代之,殷汤周发皆由此而成就霸业,此为二法其一也;诸侯会盟、尊王攘夷,成群雄霸主,一匡天下,齐之桓公、晋之文公皆由此而成就霸业,此为其二之法。然今之天下,七雄并世,战国大争,各自雄踞一方而称王争霸,欲在目下成一匡天下之霸业无异于痴人说梦,而周室天子亦且名存实亡,所谓安抚天下百姓以讨伐暴君亦是枉然之举。”

    “欲霸天下,还得开创争霸之新途也!”陈轸朗声侃言,面向卫峥坦然之至。

    “何解?”卫峥连忙跟问,陈轸能出此等言论实在让他感到吃惊,更是惊喜连连,发现他的才华怕是比预料中的犹有过之,真是会藏着掖着啊,事齐、秦、楚三大强国也未曾看他有此等言论。卫峥心中窃喜,看来在陈轸眼里,自己比齐、秦、楚三国的王犹有过之。

    卫峥一问,犀首、苏代二人竖起了耳朵,目不转睛的注视陈轸,片刻之后,惟闻其声:“战国天下,七雄分立,然霸业之图不能为分治尔。霸业新途,既不在吊民伐罪以讨伐暴君,也不再合盟诸侯以一匡天下,而在于一统天下!故不为分治乃为统治也!”

    此话一出,陈轸这番说辞不但让犀首、苏代二位震耳发聩,就连卫峥也是双目迸发精光,惊喜的说道:“先生竟是与寡人之志不谋而合了。”

    这下倒是让陈轸愣住了,但很快就坦然了,心下一笑,果然没有看走眼,卫国之主果真有如此鲸吞天下之志,一时间颇为感慨,没想到自己的归宿竟是在卫国。

    内殿陷入一阵寂静,众人久久不能言,霸业新途在于一统天下,便是公孙衍也震撼之至,犀首也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只见卫峥悠然而起,于殿中踱步而走,短暂的跨出几步便矗立其中,片刻之后迎着众人的目光落在陈轸身上:“如此霸业新途,势必行灭他国之举,然方今天下尚无一国敢有灭国之心啊。”

    “时机未到罢了!”陈轸忽然到了一句。

    “先生教我!”卫峥专注凝视着陈轸,脸色虽平静却又诚恳,更带有一丝期待。

    “尽弱群雄而威加海内,横扫六合而御宇八荒,大争灭国而一统天下。六合八荒,宇内归一,成此大业者,千古不朽也!”陈轸脸色平静的毫无波澜。

    卫峥肃然,但见他面视陈轸庄重一礼:“卫峥愿拜先生为客卿,助我成其大业,先生可愿名留于卫国青史?”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