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25章 一笔大买卖可愿做否?@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屈原和陈轸几乎同时离开了郢都,自从听了陈轸一席话之后,屈原这个以抗秦为毕生宏愿的楚国臣深知楚国此次的形势多么严峻。

    陈轸说的没错,无论如何都要与齐国搞好关系,尤其是在此紧要关头更不能互生龃龉。

    只是再次入齐国庙堂,却是铩羽而归,非但没有如愿与齐修好反而在齐廷之上被奚落了一番,屈原却是有苦不能言。齐国之行欲重修楚齐两国盟好而失败,便折道转入卫国。

    卫国乃当今天下一小霸,其国之力已然不可忽视,若能得其鼎力相助,对于楚国而言也是非常重要一股抗秦力量。

    大殿之上,陈轸一听屈原来访,也是不禁感愣错愕了一番。

    卫峥心下一笑,楚国果然也派人来了,屈原的名字可以说是震古烁今,后世的人能吃上粽子和过端午节全拜芈原所赐,想到与这样的历史名人并世而立,实在感慨万千。

    收起了思绪,卫峥挥了挥手,大殿的声乐顿时消失,惟闻其声淡淡的说道:“宣——!”

    屈原虽然名气震古烁今,卫峥而今即君主位近十年,为一国之主早已不同往日而语,屈原不过是一介楚臣罢了。

    “宣楚国使臣,芈原进殿——!”

    宫中老内侍一道长声,片刻之后屈原带着两个随从进入了大殿,对于卫国朝堂此刻一片歌舞升平之气象不为所动,不过看到了公孙衍、陈轸两个熟人还是不能无动于衷。

    尤其看到陈轸,果然还是来到了卫国,目看两人之际,犀首、陈轸皆目视而礼,屈原旋即面向大殿之上的卫峥拱手礼道:“外臣芈原拜见卫侯!”

    “贵使免礼!”卫峥笑道,挥了挥手,又道:“来人,看座——!”

    “谢卫侯——!”躬身行礼的屈原便站直在了殿上。

    几个宫中内侍搬来一面案几和席垫放在了殿下的正中央,屈原为外臣,又是楚国特使,虽说刚刚卫国君臣都在唱衰楚国,但楚国目下毕竟是天下三强之一,卫峥当然不能怠慢了。

    屈原也不客气,楚国毕竟是强国,今为楚使代表的便是楚国,自当坦然受之。

    随着宫侍为其呈上美酒佳肴,卫峥笑看着对方说道:“不知贵使此行有何赐教?”

    “无他,外臣代我王诚邀卫侯助楚伐秦!”屈原面君耳拱手,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卫峥,道。

    屈原果然是生性耿直,从来不饶弯弯道道,与张仪的风格截然不同,卫峥心下也不禁想着楚国的王让屈原这样的人主持邦交之事是什么样的心态,往小了说于国无多大裨益,往大了说那是误国,邦交周旋虽以口舌争利,却也不亚于战场刀光剑影。

    邦交,那是两国开战或止战前的“起手式”,楚国也不是没有邦交能手,有一个陈轸这样的纵横家偏偏不用反而让屈原去主导,一国之主,无用人之能,更不知人善用,其国如何安之?

    “楚国与秦交恶,寡人早已有所耳闻。”卫峥旋即有板有眼的说道:“只是楚王邀我盟兵伐秦,楚王怕是高看了吧,卫国是中原小国,无争心更无霸天下之能,秦楚之争犹若神仙打架,小小卫国贸然入局,岂非赌国?”

    “卫侯此言差矣,卫国不是弱国,乃方今天下一小霸,赵国亦不及尔,强国也。”屈原礼道:“卫君言之不堪,恐不属实啊。”

    “楚使要卫国助楚伐秦,敢问卫国图之何利?”苏代面朝屈原,笑而拱手一礼,道。

    闻此言,屈原顿时一番慷慨言辞:“秦乃虎狼之国,素有鲸吞天下之心,弱秦对天下列国皆有好处,惟有将虎狼之秦锁于崤山函谷之内,天下列国方能免遭涂炭啊。”

    “中原群雄,楚使为何独要卫国助楚国伐秦?为何不要齐国出手相助?齐国可是比卫国强了不止一个档次啊。”苏代笑道,却是明知故问。

    不说还好这一说齐国,这是屈原心中的痛,都知道楚廷的臣工,屈原是力主盟齐抗秦之人,为此先后多次奔赴临淄,而今因为公子子兰在齐国庙堂之上一番大骂而使其从此与楚背盟。

    心下悲愤长叹,转而面朝苏代说道:“实不相瞒,芈原入卫之前先赴临淄,无奈铩羽而归,全拜子兰佞臣恶语伤齐,楚国不能怨齐,实乃作茧自缚矣。”

    旋即面向卫峥说道:“卫君容禀,秦国不但有谋楚之心,亦且有谋卫之心,先前便有从中挑唆卫齐之盟的先例,虽为未得逞却也暴露其狼子野心,若对其视而不见,天下早晚有一日皆为秦食啊!”

    “先生所言不假!”卫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屈原心下微喜,却见卫峥忽然话锋一转,为难的说道:“先生既知卫与齐国有盟,乃与齐国同进退,齐国若是愿意出兵助楚,卫国自然发兵迫境,毫不犹豫。只是目下齐楚两国互生龃龉,寡人若助楚国,必然得罪齐国啊。”

    屈原愣住了,但见卫峥振振有词的说道:“秦为虎狼之国,天下之公敌也,寡人力主伐秦之意未曾动摇。想必先生定然知晓,犀首事韩之时便劝我伐秦,寡人何时拒绝了?尽出粮草军辎援助韩魏以抗秦,本想出兵然齐国不愿,卫国只好作罢。”

    “楚使!”苏代接着又道:“我主伐秦之愿,其诚可鉴。然卫与齐盟,阁下之楚国却与齐断盟断交,卫国若于此刻与楚盟兵,得罪的可是齐国啊,前有助韩魏以粮草军辎伐秦,已经得罪了秦国,我主不惧秦,秦国与卫互不接壤,天高地远,即便得罪强秦大可有恃无恐,然齐国不同,强齐便在卫国东境,近在咫尺,早些年为以示盟齐之诚,便将观泽、刚平悉数献给齐国,卫国若与齐生了龃龉,齐王大怒欲伐卫,齐之技击便可一路通马陵道、观泽、刚平一线纵贯我地,卫国境内一马平川岂能冒险以赌国?”

    “这……”屈原不知何以应对。

    邦交之争,口舌之利,这是纵横家的强项,面对苏代质问,屈原无言以对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屈原的确答不上话了,卫国凭什么要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为你楚国而得罪齐国把自己置于险境?怎么都说不过去。心下只能公子子兰怨恨加剧,要不是他在临淄齐廷的一番辱骂,何至于让楚国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竟是无可回旋?

    这架势,看来请卫国出兵是比登天还难了。

    心中焦虑,看到了陈轸,不由得想起了他之前在郢都时说的那句话:……或以为盟兵、或以为驰援、或以为牵制、或以为旁观。

    屈原对于中原诸国抗秦之心各怀异心虽然愤愤不满却也无可奈何,眼下的境况来看,卫侯怕是无出兵之意,既然不出兵那么也不能让他助秦,谁也不敢保证秦王会对卫峥许以重礼,屈原对此担忧不无道理,之所以要来一趟卫国,还有一层重要的原因便是卫国在楚国东境腹地的江东一郡,武安君白起坐镇江东。

    倘若秦国想要从卫国这里着手,于楚国无疑是灾难,那极有可能如陈轸所预言的一样,一路江东由白起率领兵马西进滋扰楚国腹地,中原卫国也可以自北南下,甚至齐国趁机谋取淮泗,稍有不慎变成诸国伐楚,不得不防啊。

    “卫国难处,芈原理解,既如此恳请卫侯不要插手楚秦之争,还请袖手旁观。”屈原再拱手一礼,道。想通了便退而求其次。

    “非也——!”卫峥缓缓摇头,看着疑惑的屈原,笑意使然的说道:“秦之野心,昭然若知,寡人不能出兵实为无奈之举,不过虽不能出兵助楚,却也可以军辎上支援楚国。”

    “请卫侯赐教!”屈原连忙说道,只要不助秦都是最好的结果。

    卫峥一笑,道:“正好,寡人库府目下有一批数量可观的兵械器刃,楚国若与秦开战想必急缺现成的精良兵器,楚国若是有兴趣,寡人可以与贵国做一笔买卖。”

    天下兵甲器械皆从韩卫而出,而卫国更是后来居上,楚国与秦开战势必消耗巨大,若是卫国能够在此刻提供一批精良兵器装备楚军也是非常不错的,屈原当下面君拱手:“外臣代我王和楚军将士先谢过卫君盛情,只是不知卫侯想要在楚国这里得到什么?”

    既然是买卖,当然要以物换物了。

    “寡人只要一样东西!”卫峥言简意赅的说道:“人——!”

    “人?”屈原疑惑不已,“外臣不察,恳请卫侯明示!”

    卫峥不禁笑道:“楚国历来不断向南开疆拓土,扫三夷,平南越,擒获了不少的南蛮奴隶,放其归去无疑放虎归山。目下卫国正大兴土木,大肆扩建城池、兴修直道,这些都需要大量民夫服徭役,然寡人之子民需勤耕劳作,不能误了农时,扩城修建、通直道又不能缓,妥善之计便是购买奴隶徭役之。”

    言下之意,想要得到卫国军事资助,那就得拿人口来交易,不论你是那蛮夷奴役还是楚国人都行,只要是人。

    卫国现在最缺乏的一是马匹这等战略资源,另一大缺口便是人口资源,修直道、铸城池、扩驿站都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卫峥当然不能让卫国的百姓施以繁重的徭役,农业是立国之本,当然不能舍本求末,好在这个大乱之世不但七雄互相征战,四方蛮夷同样也在攻伐,中原天下已经渐渐去了奴隶文化,但四方蛮夷和互为敌国的俘虏却是奴隶资源的最大来源。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卫国的“基础设施”很大程度上都是建立在奴隶的血骨与泪水之上而造就的辉煌。

    卫峥在本国国人眼里是明君、爱民如子,但外族和奴隶却不在其中,而这些都能让卫国的子民心生强烈的国家观念。

    ……

    (ps:大家订阅的时候,不要用赠币订阅,打个比方,假设一章订阅需要10个起点币,如果其中含有1一个是赠币,那么这张就不算是订阅,虽然付出了9个起点币,但作者一分钱都受不得,心塞的一批!赠币是默认先消费的,所以大家要订阅本书还请把赠币消费完了在订阅,最好是不要签到领赠币!莫名的心酸哇~)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