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18章 摊牌@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张仪选择性的当作没有听到秦王后面的问话,这种话不论是老实回答还是违心而答都不合适,最好就是装傻没听到。

    张仪转移话题连忙安慰道:“我王且宽慰,司马错伐巴蜀并无措,此次虽让卫国在背后大捡便宜,但只要秦能因战楚得胜,虽国力因此大损,却并未动摇国本,秦国再得巴蜀仍旧是群雄之首,王图霸业仍旧可望、可想。”

    “相国总是在关键时刻,在寡人颓靡之际激励寡人。”秦王笑了,长长呼吸一口,便道:“卫国之患,置后再论,秦国目下当以全力与楚一战为主!”

    “王上已有定夺了?”张仪问道。

    秦王点点头正欲开口之时,一个宫中内侍面带喜色而来,拱手礼道:“启禀王上,相国,函谷大捷,嬴疾将军破敌十万,生擒韩朋,目下大军正班师蓝田大营休整!”

    张仪顿时大喜的看向了秦王,后者拍案而道:“好,相国,秦国终于腾出手来了!哈哈哈,秦国可以与楚摊牌了!”

    “那卫国……”

    “义渠本就是秦国北境大患,寡人早晚也要灭其国,卫侯既然决议要我大秦送五万匹马为贺礼,尊其为王,那便如他所愿,秦……北伐义渠,南战楚国!”

    “王上,臣的这‘腿伤’已经痊愈了,臣这就去与楚使交涉!”

    “哈哈哈,相国啊相国……”

    张仪离开了王宫之后便入了相府,楚国使臣在咸阳城的这段日子可谓是度日如年,张仪堕马摔伤,楚使臣几番欲面秦王,却都被赢驷以相国张仪重伤而无心问政的理由一再推辞,说什么就是不见。

    而楚使知道自家楚怀王对商於之地,志在必得,此番入秦咸阳要是没有拿到国书,回去之后必被问罪,没有拿到国书也不敢贸然回郢都,于是就这么拖着,一拖就拖到了嬴疾大破韩军,秦国崤山之忧得以解除,大军主力终于腾出了手来。

    今日,楚国使臣得知张仪终于主动要约见他,那叫一个感激涕零,得到消息第一时间便马不停蹄的离开驿站,来到了相国府。

    “秦相,可是叫人等的好苦啊!”府内,楚使再见道张仪的时候,情难自禁的说道。

    “耽搁了,此为本相之过,特向楚使赔罪!”张仪拱手一大礼,躬身的说道,看上去是如此诚恳。

    楚使迫不及待的说道:“商於之地已让我王望眼欲穿,秦相请尽快签订盖印国书,外臣则可即刻回楚复命。”

    “对对对,此事要紧!”张仪摆着一副极为重视的模样让楚使心中安心了不少,大感今日便能有着落了,不一会儿便看到秦相取来国书,亲自看着他签字盖印,随即有亲自送到手里,张仪说道:“楚使请过目!”

    “好好好!”楚使臣大喜展露在面额上,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这份国书,当下打开一看,楚使看着看着,片刻之后,高兴的面容忽然一凝,立转目光落在了张仪身上,后者一脸笑容,楚使眯了眯眼睛却是一语不发,难道看错了?于是再看国书内容。

    没有看错!

    楚使第二次转移目光落在了张仪身上,差强人意的一笑,道:“秦相,写错了。”

    “啊?有这等事情?”张仪一愣,看到楚使斩钉截铁的神色,便笑道:“哪里错了?张仪立刻修正。”

    “你看,是这里!”楚使指着国书说道:“是商於六百里地,秦相漏了一个‘百’字。”

    “没错啊,就是六里地啊。”张仪把国书递给对方,十分肯定的说道。

    楚使臣当场懵了,“秦相此话何意?”

    “这六里地是我王赐给张仪的封邑,现在悉数献给楚王啊。”张仪耿直的说道:“本相哪有那么多地?再说了,商於之地六百里乃我大秦南境屏障,岂能悉数送给楚国?那不是秦国南境门户大开?秦国岂不危矣?”

    张仪言论在楚使耳旁震耳发聩,嗡嗡作响,这一刻要是还不知道张仪耍赖那就白活一世了,楚使臣冷眼而答:“秦相可是知道,我王若是知张仪欺楚,雷霆震怒之下发兵伐秦,秦相担当得起吗?”

    “楚使说笑了!”张仪笑道,说了这么一句毫无营养的话便就此一言不发,大有一种你来伐秦便是,我不怕你。

    楚使臣面皮抽搐了几下,拿着那份烫手的国书拱手冷哼:“告辞——!”

    ……

    四日之后,郢都。

    今日楚廷朝会,楚怀王翘首以盼的看着大殿门口,因为楚国赴签订盟书的使臣今日回国了,商於六百里地今日便有了消息。

    “虚礼就免了,快说,如何?”楚怀王看到使臣走上大殿欲行礼,急不可耐的问道。

    “启奏我王,张仪欺楚,秦国食言,商於之地六百里只给六里地,楚国被骗了。”

    末了,楚廷满堂皆惊,皆面色巨变,楚怀王更是应生而起,整个人颤颤巍巍,欲语而不得。但见楚王面庞皮肉抽搐不断,带着沙哑之音怒道:“楚国被骗了,寡人被张仪骗了……欺人太甚,岂有此理——!”

    目看群臣皆一语不发,气急败坏之下楚王颤声的说道:“……寡人……寡人要向秦国宣战!”

    陈轸连忙出列拱手一礼:“我王息怒,虎狼之秦做背信毁盟之事如潮汐反复,见怪不怪,此次楚国被骗,万幸未曾大损兵马,亦未曾动摇国本,商於之地没有得到而与秦再生刀兵略显匆促,还请大王三思!”

    心下也是无奈长叹,这个结果对于陈轸而言本就是意料之中。

    “张仪欺楚,秦国食言,寡人不想什么三思而后行了,来人,宣秦国使臣,寡人要与秦国开战!”此时此刻的楚王已恼羞成怒,再也听不进一句谏言。

    “王上……”陈轸大惊,连忙说道。

    “先生闭嘴。”楚王怒视着他,陈轸心中微微一顿,看着楚王大怒的说道:“张仪来楚时滔滔不绝,要不是寡人问你便是一言不发,现在倒好,有这么多话说了?”

    “臣当初便劝王上莫听张仪之言,王上这是责怪臣不曾提醒大王吗?”陈轸反问道。

    “陈轸,寡人还委屈你了?”楚王应声而起,大怒之下指着殿下出言顶撞的陈轸。

    “为人臣子,知而不言为不忠,陈轸事楚,承蒙王上厚恩,这才不惜被问罪而顶撞大王向王进言。”陈轸拱手一礼,不卑不亢的说道。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