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15章 一别九年再见@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骑兵部队上的士卒在提弓“骑射”的时候两腿用力的夹紧马腹,没有马镫坐在奔袭中的马背上只有靠着士卒本身的腿力夹紧马腹获得平衡。

    此时此刻,只见千人士卒在教官的指挥下提弓骑射,所谓敌人便是在骑兵部队既定的奔袭路线上安放的“稻草人军队”当作假想敌。

    卫峥想出来的这个法子让苏代赞叹不已,这一不小心就把“军事演习”的概念提前了差不多两千年左右。

    要说最早的“军事演习”概念是出现在明朝时代,由戚继光最先开始。

    不过现在,历史已然改变。

    “战场”上,火速奔袭的骑兵部队在高速移动中提弓射击“敌军”,空中顿时飞箭如雨,骑兵战阵如疾风般飞奔到前方之后,沿路的稻草人身上十之八九都被身中箭矢。

    “禀君上,‘义渠营’位居榜首!”一个兵士前来禀报道。

    “好!”卫峥笑道。

    回到营帐的骑兵部队得知之后欢腾不已,终于不用洗臭袜子了,卫峥看着欢腾一片的士卒也是笑了,这种奖励惩罚看起来有点怪诞,却能够增进士卒见的感情,同时也最能刺激他们的情绪,毕竟洗臭袜子的一方会被群嘲。

    最好的办法就是卯足静争取下次让对方洗臭袜子,然后反嘲讽过去解气。

    如此一来,互不相让,骑兵部队的战斗力也在各部为了让对方洗臭袜子而努力的时候,不知不觉变得更强。

    这一万三千规模的骑兵部队在两年时间的刻苦训练之下,已经娴熟的掌握了胡服骑射的技巧,也该是让这些外族教官结束教练生涯的时候了,有了这一万多人的初始骑兵部队,自己人可以训练新的骑兵士卒。

    接下来便是合兵学习阵法、骑兵集群战法,这些外族教官玩不转,也只有中原内部的高级将领能够训练。

    底子已经打下去了,卫峥已然准备好了新的训练课程,第一次合兵演练便是以斗士营兵士熟悉的长蛇战阵为基础,以前用长蛇阵的时候两翼是战车,现在替换机动性更强的骑兵,长蛇阵的威力必然要上升一个全新的档次。

    虽然已经苦练两年,但还远远没有到了学成出师的程度,还需要进一步加强训练才可以无敌于天下。

    “子辛怎么来了?”卫峥看到风尘仆仆的右丞相,剧辛每次来到军营定是有要事,不由得重视了起来。

    “君上……”剧辛来到身边一番耳语,卫峥眼睛一顿,道:“备驾回宫……孟贲,督促将士们不要松懈训练,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明白吗?”

    “诺——!”

    回到朝歌宫廷的卫峥直奔偏殿而去,一路小步快走同时对着紧随的剧辛问道:“还有谁知道张仪入朝歌了?齐国知道么?”

    “秦相张仪乃密访而来,外界并不知晓。”剧辛说道。

    “知道了!”说话时,已经走入了殿内,等候多时的张仪看到未曾来得及换了一身戎装的卫峥笑意使然的走来,连忙起身,准备礼节性的以外臣身份行君臣之礼时,后者连忙止住笑意不减的说道:“师兄且慢,你我之间切莫多礼尔!”

    “来人,美酒佳肴统统上来!”说罢,卫峥高兴的牵着张仪的手便入了内殿,多年未见,张仪看到他如此惊喜并非刻意而为,心下微热很是感动。

    片刻之后,美味佳肴逐一送上,座上的卫峥举樽邀示,“师兄请,今日我等先痛饮一番,就算天塌下来也要等你我叙旧之后再说其他,如何?”

    “师弟如此盛情,张仪感佩!”张子朗声一笑,高举回敬便拂袖而饮。放下了青铜酒杯,卫峥喟然慨叹而道:“东都一别,没想到再次相见竟是九年之后了。”

    “弹指一挥佛如昨日,而今却已过九载春秋。”张仪有感而发,转目面向卫峥的时候由衷钦佩的道:“师弟只用短短九年,卫国已是战国一小霸,以附庸弱卫成就如此功业不说绝后也是空前盛举,张仪生而能亲眼所见如此一国之主,死而无憾!”

    张仪已经头生华发,到了天命之年,五十多岁的张子也老了,卫峥也三十岁了,此情此景再见故友师兄不禁让他触景生情,“只可惜,季子师兄不再,他要是在该多好啊,不知我等三人何时方能再聚首……”

    “师弟,张仪有一问!”

    “呵呵……师兄是想要问我,季子到底为谁而谋?”卫峥笑而转目,看着他帮着问自己,却笑而不答。

    “多此一问了!”张仪见此一幕,失笑的说道。

    “哈哈!来,共饮一樽,川先干为敬!”卫峥举樽而道,“张兄贵为秦相,什么美味佳肴怕是都享用了,太俗的酒菜未免了无口味,不过有一样张仪或未曾品尝过!”

    说着的同时,几个宫中侍女端着新出笼的包子而来。

    “这便是肉包子?”张仪好奇的问道。

    “哈~~!张兄也知道啊?”卫峥笑了笑,微微地点头。

    “朝歌有名的特色美食,名传天下,张仪早已有所耳闻,哈哈……今日有口福了。”张仪笑道,立刻开始品尝。

    九年前自五国相王、六国会盟东都洛阳,这三位鬼谷同门师兄弟于天下脚下盟下共当危难的誓言之后,九年过去而今相见有太多感慨,这一絮叨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两个时辰了。

    卫峥知道张仪此次秘密前来见自己肯定是为了秦国当下的困局来拉拢卫国的,或者说稳住卫国。他可是一直密切关注着秦楚两国的消息,得知张仪入楚之后,楚军开始不再对商於之地发起猛攻,卫峥便肯定张仪欺楚怀王如愿功成。

    而天下因卫国而变,卫国现在是战国一小霸,是一股绝对不能忽视的力量,张仪想要确保秦国此次能够胜楚,还有最后一环也是最后一个关键的变数要搞定,那就是卫国的选择。

    张仪欺楚,楚国与齐国撕破面皮彻底得罪齐宣王后,唯一能够有可能请得动且有能力助楚国的外援就只有中原小霸——卫国。

    显而易见,今日的局势下,卫国的选择甚至可以绝对楚国、秦国的胜负,卫峥押宝在哪边,天平就会向哪边倾斜。

    絮叨的差不多了,卫峥便开始步入正题,顿时笑道:“张兄,秦王此次准备要送我何礼?我的胃口可不小啊,秦王可要拿的出手,我才会押注秦国。”

    张仪笑了,短短一句便告诉了他,卫峥对秦国的处境和他此次来朝歌的意图了然于胸,与卫峥谈论正事无需拐弯抹角,当下便道:“绝对是一份大大的厚礼!”

    “比如?”

    “天下第一城之大梁城及其周遭四百里地,这份大礼如何?”张仪笑道。

    “不不不!”卫峥顿时连连摇头,这让张仪微愣,这份大礼还不够?

    就事论事,卫峥可不会因为张仪是同门师兄就可以给秦国‘打折’,便直言不讳的说:“大梁……呵呵,济水以南魏梁四百里地及其太行以西的丹水长平一百五里地,总共五百五十里地早已是我的囊中之物,取之如同探囊取物,秦王想要稳住我,想要让卫国押注秦国,还需要有大诚意才行!”

    “秦国承认卫取这五百五十里地,这还不够诚意?”张仪愣道。

    “哈哈……”卫峥笑道:“我可不是楚王,张兄就不要再这里装糊涂了!”

    张仪一听尴尬的笑了笑,显然,以张子的眼界和才能不可能看不出卫峥半年前的布局所图为何,魏国自从收下了那份“大礼”就已经注定了结局。因为那是卫国为了力助伐秦而提供的粮草军资,魏国伐秦不成反而盟天下共仇之恶秦,这给了卫峥一个师出有名的借口,可悲的是魏王还在沾沾自喜,全然不知大祸就要自北方降临。

    “可这样难保不会粗怒我王,若是两方交恶该如何是好?师弟就不怕秦国伐卫?”张仪郑重的问道。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