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14章 张仪入朝歌@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咸阳宫,偏殿。

    “相国真乃奇才也,楚国真的撤兵了!”此时此刻,秦王看着眼前的张仪又是摇头、又是惊叹、又是点头。

    赢驷眼中的张仪,此刻好好的,能走能跳能说会道,简直生龙活虎一个,哪里是外人所知摔折了腿的张仪啊。

    “王上,臣有何不妥嘛?”张仪看到秦王一阵古怪的神色看着自己,憋了很长时间,实在忍不住便问道。

    “相国……我的相国啊……寡人在想这世上到底还有什么是相国不能办到的,哈哈哈……”秦王一说便是大笑不止。

    “王上谬赞了!”张仪一听无奈的附和一笑,随即便肃然的说道:“王上,臣这就动身秘密离开咸阳赶赴朝歌,楚使若求见便说我在养伤,不便相见。”

    “咸阳的事情,相国无需担心,此次入朝歌全力应对卫侯便是,为国之主乃相国同门,相国口舌怕是难以忽悠卫侯啊。”

    “王上说笑了,秦国万万不能欺卫,这一套也在为国主哪里行不通,只能以利明说之,各取所需罢了。”张仪不是谦虚,而是如实说道。

    “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卫国继续做大?寡人心忧其患将来祸我秦国啊!”赢驷叹息的说道。

    “卫是远虑,但近忧着急啊。”张仪连忙说道,他就怕秦王想要动起心思同时弱卫,要是惹怒了卫峥,卫国助楚不助秦,那一切行动都将付诸东流,现在已经到了万事俱备,就差把卫国摆平,搞定了卫国秦就能扭转局面。

    “相国且宽慰便是,寡人不会为难你,此次秦国危局还要劳烦相国再入中原奔走一趟了。”秦王笑而郑重的嘱托的说道。

    “奔走二次可以收下,臣之职责所在说劳烦便万万不可了,张仪这就告辞!”

    ……

    五日之后,郢都。

    楚怀王和他的儿子公子子兰漫步在宫苑廊道上,来到了遮阳亭台,楚王坐下便问道:“子兰,为何秦国迟迟不肯撤兵交地?”

    “秦相返秦时,在咸阳城下摔折了腿,至今不能上朝,父王难道不知?”公子子兰说道。

    “当然知道!”楚王当真喜怒无常,刚刚心平气和转瞬间顿时大怒:“秦国就只有张仪一个人吗?一简虚文没了张仪就不能成国书吗?”

    “父王息怒!”公子子兰连忙说道,旋即流露欲言又止的神色,犹犹豫豫的说道:“父王,儿臣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看在楚王眼里却很是不快,“不当讲何出此言?有屁快放!”

    “诺——!”于是子兰便说道:“旬日之前儿臣于驻楚秦使有些来往,秦使倒是与儿臣说过,楚军虽承诺撤兵,但并无撤回国境之意,反倒与齐国密使频繁往来。”

    “齐国密使?”楚王疑惑,道:“是左徒芈原之意?”

    “正是!”公子子兰拱手而道,小心的看了一眼楚王,于是说道:“儿臣以为秦国之所迟迟不肯交地,正是左徒芈原入临淄之举,秦王怕是担心,本是一个楚国就够他受的了,再来一个齐国乃还得了?”

    看着楚王若有所思的点头,子兰继续说道:“据说秦国想要与三晋韩魏重修盟好,此举在臣看来是要秦国为防备齐楚盟军而为,依儿臣之见,左徒芈原就不该与齐国走动,如此秦王能安心吗?”

    “这个芈原,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与齐国往来,也就罢了,还闹得的天下皆知,就不能动静小一点吗?”秦王大怒的说道。

    “父王,儿臣以为只有让秦国心安,楚国才能如愿拿得到商於之地。”子兰又道。

    “哦?何以然?”

    “即刻把在临淄的芈原召回郢都,与齐彻底决裂断交,秦国便能安心,秦能心安,楚便能如愿得地,皆大欢喜啊。”子兰进言说道。

    楚王却是话锋一转,凝视着子兰古怪的发出一声嗤笑,“纨绔若你,只知花天酒地,何时开始忧国了?”

    “父王既知儿臣纨绔,只知享乐,可楚国一打战,上下不得安宁,儿臣的纵使想玩乐,也没有享乐之地了啊。”

    “你……”楚王一看他那无所谓的神色,气不打一出来,遥指而怒道:“滚——”

    “儿臣告退——!”子兰悻悻然的退去。

    “身为王室子孙,如此之言亦说得出口……”楚王气得不轻,气消过后也觉得这个纨绔子弟说的颇有道理,这秦国迟迟不肯还地,莫非又要劳师动众西进远征?

    岂不累国伤民?

    “来人,传子兰!”楚王有了决断当即说道。

    待子兰重返回来见了楚怀王之后便奉命前往齐国临淄,这是要派子兰彻底与齐国断交,显然,楚怀王心存侥幸,欲得商於之地又不想损耗太大的代价。

    然而楚王不知道的是,当他派出子兰这个被张仪买通的人去齐国之后,楚国已然埋下亡国之祸。

    与此同时,卫国。

    楚国上下都以为张仪摔折了腿而在养伤,却不知道他此刻已经秘密来到了朝歌城。

    斗士营校场之外。

    卫国之境一片坦途,此时此刻,平原之上一片人马嘶吼,军营大帐前矗立的高耸将台之上,一身戎装的卫峥遥看着前方,目光所致皆尘土飞扬。

    “驾——”

    只见营帐之下的一支精锐士卒如潮水般策马飞奔涌出营帐,这支千人规模的骑兵部队是义渠人调教的一个部分。

    卫国自力行胡服骑射至今,已然有两年多的时间了,今日正是内部比试的日子,这是第八次全军骑兵比试,按照卫峥的命令,骑兵部队训练期间一年要进行四次比试考校。

    现在各部骑兵都是卯足了劲,谁也不愿意输。

    因为输给了兄弟部队不但丢了面子,还要揽下一份“耻辱”,卫峥的命令明确规定,垫底的一方要给所有人洗臭袜子,这能忍?

    上次比试考校,义渠教官调教的这支部队垫底,已经洗了三个月的臭袜子,这次是卯足了劲,三个月的苦练就指望今天能够一雪前耻。

    骑兵部队浩浩荡荡的奔袭出营帐之后,不一会儿便抵达目的地,领头的赫然便是一个义渠教官,只见他大吼一声:“全军听令,提弓骑射‘敌军’——!”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