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12章 巧言说楚怀王@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此刻楚国庙堂大殿之上,张仪那一张一弛的口舌之辩说的振振有词,目下让他感到一丝庆幸的是芈原和老昭阳这两个人在前线,若是他们在楚廷之中,势必会成为最大的阻挠。

    “秦相危言耸听,楚与齐国联盟,对齐没有歹意。”楚怀王淡淡的说道,心下也好奇张仪有何说辞。

    “哈哈哈……”张仪的笑声顿时响彻楚廷,再面王而道:“齐国自诩中原第一强国,豪夺天下不敢却为窃取邻邦寸土之地,得点蝇头小利便高兴万分,这样的强国张仪不屑。外臣若是没有记错,淮泗三百里之地被楚国所占,齐国不会忘了,定然待时机一到便借机谋取。”

    “齐国对楚有觊觎之心不假,但比不上虎狼秦国占巴蜀而害楚之心。”楚王不动声色的说道。

    “楚王若是仍旧这般见地,那秦楚交恶不可避免了啊,非我王之意,实属无奈之举啊。”张仪摊手的说,又补充道:“若秦楚交恶相争,必苦国累民,两败俱伤而齐国坐收渔利,望大王三思啊!”

    楚王一听不为所动,自信的笑道:“秦相,楚秦两国已经交战,秦国腹背受敌,主力尽在函谷,我大楚将士已遥指武关,一路攻城拔寨无往不破,所谓两败俱伤由何而来?”

    楚怀王有自信的理由,现在的局势对楚国一片大好,张仪来到郢都更是让楚王坚信秦国顶不住了。

    楚怀王现在的内心自信而意气风发,虎狼秦国号称天下群雄之首,各路豪杰莫不畏秦惧秦,而今在他手中一番运作之下已经陷入苦境,此战过后楚国势必威震天下,楚王势必威加海内。

    “大王不说外臣差点忘了……”张仪一副不解的表情看着楚怀王,摊开着双手又问道:“秦国并未有主动与楚交恶之先例,两国百余年来皆相安无事,互通盟姻、互通有无,而今楚国为何突然攻打秦国啊?”

    此话一出,楚王捧腹而笑,再而拍案大笑,再看一脸茫然的张仪笑的更盛了,“张仪啊张仪,大争之世,此话从你鬼谷门徒之口而出,笑煞寡人也!”

    楚国群臣除却陈轸一动不动,皮肉皆不笑之外,余下朝臣皆与楚王一并大笑。

    末了,楚怀王又道:“秦相既然有此一问,寡人便予以一答。”张仪一脸静等下文的看着楚王,后者便肃然而道:“秦吞巴蜀便是楚伐秦国之由,秦王千不该万不该灭了巴蜀,更不该私吞巴蜀,秦灭巴蜀而吞之,鄢郢在望,寡人岂能坐视不理?”

    张仪左右遥看见楚臣带着戏谑的目光轻蔑投来,也并不在意,摊开的双手旋即合在小腹前,低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大乱之世,是为大争,大争之世,凡有血气,必有争心,或为存国、或为强国,不得不战,是为战国。然而大王和楚国不必如此,我王和秦国亦不必如此啊。”

    楚怀王止住了笑声而面带笑意的看着殿下的张仪,道:“秦国面对楚齐双雄,秦不说胜,便是能存国否也是两说。”

    “是啊!”张仪再面楚怀王,带着无所谓的语气说道:“大王尽可再来一次合纵攻秦嘛,曾有犀首合纵伐秦之先例,大王或可借鉴一二的嘛。”

    此话一出让楚怀王面色一凝,笑意顿时烟消云散,黑着脸的说道:“张仪,你以为此次还能凭借口舌之辩就能退我百万楚军?今日秦国在劫难逃,即便你秦相张仪有十张嘴,今下也了无事处!”

    “单凭口舌退兵这样本钱太小了,外臣拿出来也丢人啊,哈哈哈……”张仪朗声笑道,楚臣之中的陈轸不禁面色一凝,目光瞥向了张仪落在他身上。

    “哦?寡人倒要悉听秦相高论了!”黑脸楚王立刻变成好奇楚王。张仪笑看着楚王,“楚军攻打商於之地,虽丹阳大胜,而今兵临武关,却因我秦军守将甘茂将军死守而至楚军久攻不下,甘茂将军虽也举步维艰,但目下外臣算来楚军怕也是损失惨重了吧。”

    说到这里,张仪长叹了一声,“秦楚两国皆为并强之国,真要这么打下去不知道何时才能止戈,到头来势必两败俱伤,我王虽有无奈,却更不愿齐国从中尽得渔翁之利,是故秦国愿意将商於之地送与楚国!”

    “什么?”楚王本是一副悉听尊便的神色,但听到张仪最后一句话时错愕的脱口而出,楚廷群臣一片惊诧之声,顿时议论不断。

    张仪见状重复的说道:“商於之地六百里,秦国拱手献于大王。”

    楚王掩饰了失态的神情,正襟危坐的说道:“商於之地本就是楚国祖地,秦相说献地那就错了,是归还!”

    “无所谓了,楚国拿去了便是,总之这块地秦国不要了,惟愿与楚修好而止兵互盟,使两国相安无事,各自尊礼安民就是了,如此也是避免两国臣民无谓的流血流汗。”张仪说着还要摆出一副忍痛又不舍却还要显得大度的表情,神采变换可谓游刃有余。

    差点就全部相信了。

    “秦相此言当真?”楚王再次问道,这个惊喜来得太突然了,若是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夺回商於之地,那是最好的选择了,楚怀王也不是不知道齐国虽是盟国,可大争之世结盟有几个善终的?张仪说齐国得渔翁之利楚王何尝没有忧虑。

    楚怀王正如卫峥所说的一样,只是太贪心了,但绝不是一个无能昏君,能依旧坚定要伐秦便可窥伺一二,因为楚王知道秦得了巴蜀已经对楚国形成了巨大的威胁,这已经打破了楚、秦两国原本的平衡,楚国陷入了战略上的巨大劣势,楚王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才会伐战,确切的来说是秦灭巴蜀而逼迫楚国不得不战。

    惟有拿下商於之地,使得秦国南境门户也向楚国大开,楚国也有了威胁秦国的资本,那么两国才会继续相安无事。否则这商於之地即便是楚国祖地,为何早不打晚不打,偏偏要在秦国突然吞巴蜀之后才要打?

    之前一直没有与秦国打起来的原因,第一是因为秦楚实力不相上下,打基本是两败俱伤,到头来他人得利;第二是因为楚国怕秦、齐联手,为了一个商於之地而使得楚国陷入危险之境,“精打细算”的楚王当然懂得取舍,反之秦也忌惮齐楚联盟而不敢轻易开战,这才有了三国相安无事的局面;

    而第三,有巴蜀之地在秦楚之间缓冲,秦虽是楚国远虑却也算不得近忧。

    但现在不一样了,两国微妙的平衡局面随着秦吞巴蜀之地而荡然无存,楚国若是没有任何反应,进一步便是鄢郢在望,届时楚国危矣,楚王又岂能坐视不理?

    只有打下商於之地,两国才能形成新的微妙平衡之局,只有相互忌惮,才不会轻易大打出手。

    殿下的张仪听楚王询问,顿时失笑的说道:“大王啊,外臣难道千里迢迢远道而来,就为在楚廷之上欺王?”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