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11章 虽乱,张子了然于胸@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此为其一,其二我军应当且战且退,待函谷战事告落,盟三晋之兵便是反击楚国之时。”张仪说道。

    “且战且退?退至何等境地?”秦王直接问重点。张仪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便道:“弃商於之地,止于蓝田。”

    秦王愣住了,瞪大眼睛的说道:“我的相国啊,若用此策不是你疯了,就是寡人疯了!”赢驷顿时激动的说道:“弃商於之地我大秦南境门户大开,止于蓝田?如若蓝田有个闪失而丢了,楚军隔日便能兵临我咸阳城下,相国知道吗?”

    “臣知道!可目下多国战秦的局面欲扭转为多国战楚就必须要这么做。”张仪看着激动的秦王继续说道:“王上,秦虽面临危机,然危机之中必有转机。”

    赢驷稳定了一番心神后说道:“何为转机?”

    张仪立即分析道:“王上,假设秦若失商於之地而楚得之,楚军此番伐战精锐尽出,若是一路武关自商於之地长驱直入,势必延绵楚境千里之外,楚军漫长的后勤战线势必延绵千里,这便是秦国的转机,楚军精锐若是纵深秦国腹地,国内必然空虚,若得三晋之盟趁机伐楚,来个围魏救赵之计,秦国则可里应外合发起反击,秦之且战且退乃是战略后侧,为的便是后发制人!”

    “妙——!”秦王言简意赅的竖起大拇指,但立即话锋一转:“秦有三晋,楚也有齐国,乃至卫国,相国考虑到没有?”

    “臣考虑过了,所谓孤立楚国自然要拆解齐楚之盟,臣请王准许臣前往楚国再欺楚王一次!”

    “相国的这张嘴那可是足以退百万之兵,寡人是深信不疑啊!”秦王一听笑了,但又道:“还有个卫国呢,卫国这个小霸亦且不能忽视啊,今日韩魏联军万万打不过卫国,万一楚国许以大利让卫国牵制韩魏联军依旧会满盘皆输!”

    “臣也考虑过了!”张仪笑道:“楚国可以许诺大利,秦国亦可!”

    “哦?何以然?”

    “王上,臣也恳请王上准张仪入朝歌与卫侯密谋,暗中许诺可让卫国趁韩魏联军打蹦楚军之后立刻发兵伐魏,将魏国东境以大梁国都在内的四百里核心魏地承认卫国占领之,至于魏王,就让他换个地方呆着,回河西旧都安邑城吧。如此,可稳住卫国!”

    秦王不禁发呆,刚刚说要给魏国河西之地,转瞬之间就要把魏国卖了,张仪窃国之举果真行云流水。

    万幸张仪是为秦国而谋!

    赢驷不禁闭目长呼吸一口气,“相国大才、鬼才也,寡人还有最后一惑不解。”

    “王上请说!”

    秦王当即说出了疑惑:“秦楚皆为并强之国,秦国能许诺的楚国亦且能许诺,乃至比我大秦更甚,凭什么卫侯愿意与秦为伍,而非楚国?”

    “卫侯复国得以功成是秦国鼎力相助,秦于卫有恩姑且不说,也不说张仪与这位师弟有同门恩情,就以国家之利益而言,凭卫之江东一郡足矣!”张仪斩钉截铁的说道。

    旋即遥指地图补充道:“王上,卫侯是明君雄主,不是当今韩魏两国之君可以相并论的。卫助楚国而弱秦,于是楚国更强,如此一来江东必为楚国囊中之物,远在千里的中原卫国只能眼睁睁的坐看强楚吞并江东一郡;而卫助秦国以弱楚,不但可得实际利益,一个衰落的楚国于卫是长久之利,弱楚可以让江东一郡免于楚的觊觎啊,卫侯精明,不可能看不出其中的要害。”

    说到这里,张仪拱手礼道:“敢问王上若是卫侯,王上是选择助秦国还是助楚国?”

    “秦——!”赢驷毫不犹豫的说道,再看张仪时情不自禁的点头,“天下局势在相国心中了然于胸,不愧是经天纬地之才!”

    “王上若是准了,臣这就是准备赶赴楚国,而后再入朝歌!”张仪拱手礼道。

    “好!此次秦国危局,全仰赖相国解围,务必要多国攻秦转为诸国伐楚!”秦王郑重的说道。

    ……

    当前局势,秦、楚、韩三国混战,局势可谓一片混沌,秦韩两国于函谷关交战正酣,秦楚两国也在商於之地大打出手。

    而张仪就在这样的乱局之下带着秦王寄予厚望的使命赶赴了楚国。

    秦楚两国正在交战,张仪入楚并不顺利,途中被屈原扣下,几番辗转买通了楚公子兰才如愿见到了楚王。

    郢都。

    “宣,秦国使臣张仪觐见——!”

    风尘仆仆的张仪在楚廷群臣怪异的目光下不为所动的进入大殿,要知道现在秦楚正在商於之地大打出手,秦的国相在此刻来到楚国,实在诡异,也耐人寻味。

    倒是位列其中的陈轸看到张仪的时候有些迟疑,却也一语不发。

    “张仪拜见大王!”

    “免礼!”楚王坐在王座之上俯瞰下方的张仪,不动声色的说道:“先生此行意欲何为?可否指教?”

    张仪面露微笑的说道:“大王说笑了,张仪岂敢担当大王下问?外臣此番入楚,无他,与楚修好!”

    楚王微愣,正襟危坐的说道:“寡人记得秦相上次入楚也是与力合秦楚修好,秦相为两国友好而不辞劳苦奔走,国之大幸,寡人甚慰!”

    张仪站在殿上笑着应允:“与楚修好虽是老生常谈,方下张仪又要絮叨了,还请大王拨冗。”

    “无妨,寡人也好奇秦相此行与楚修好有何新鲜说辞,但说便是!”

    “大王定然知道张仪最愿佐士之国便是楚国,无奈事王不成反而得了个窃玉之名,张仪并非是在楚廷之上说老昭阳令的坏话,而是张仪由衷推崇楚王愿舍生事王,无奈无缘,而今如此不谈也罢。”

    楚王听张仪说到这里也暗叫可惜了,楚国失去了这么一个大才,不过楚王也没觉得多可惜,楚国也有芈原、陈轸、昭阳、景翠等谋臣良将。

    “我王生平推崇之国君亦是楚王,是故才有张仪多次出使贵国,亦皆为修好结盟,且秦楚两国百余年来只有互结联姻从无交恶之先例。秦之大患是为齐国,曾有远征齐国之例,秦齐桑丘一战,无奈秦军铩羽而归,成就了匡章之名,我王也成就了齐威王之名。”

    “此恨未消之际,而今齐国又助楚国与秦伐战,实乃再添新愁啊,楚夺秦地拿去了也无妨,怕的就是齐国怂恿楚国与秦交恶,以便从中谋取私利,到头来秦楚相争,两败俱伤,齐国却坐收渔利啊。”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