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08章 朝秦暮楚@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韩都城,新郑。

    “报,大王,楚国派特使陈轸求见!”

    目下已经是五日之后,陈轸奉楚怀王之命出使韩国,已达新郑。

    “楚国特使怎么来韩国了?”韩廷群臣诧异连连,唯有武安侯韩朋很是淡定,外使来访首先知道的是相邦,目下韩朋是韩国之相,陈轸也知道韩朋一向是主战派,此刻这么淡定也没有什么意外,片刻之后,韩王问道:“楚国使臣来韩做什么?还有这个楚使陈轸又是什么来头?”

    “启禀我王!”韩朋出列,拱手一礼,道:“据臣所知,陈轸乃一介纵横策士,齐人也,齐威王在位时被重金聘请于稷下学宫讲学,后又离母国入秦事王,再而离秦事楚,目下是楚王帐下的重臣、谋臣。”

    韩王恍然的点点头,便问道:“韩朋,这楚国派人来使不知意欲何为?”

    “是为何事,王上一见问之便知。”韩朋说道。

    “宣——!”

    “宣,楚国使者陈轸觐见——!”

    末了,只见陈轸和一名随从进入韩廷大殿,陈轸面王一拜:“楚使陈轸拜见韩王!”

    韩王正襟危坐,不动声色的说道:“免礼!”

    “谢韩王!”

    “先生此行,有何赐教?”

    躬身一拜的陈轸便直起了腰,平静的说道:“救韩于危难之中!”

    韩王一听面色一凝,韩廷群臣皆面色微变,韩王质疑的问道:“韩国有何危难?先生何出危言耸听之论惑韩廷人心?”

    “王上容禀!”陈轸不卑不亢的说道:“大王知道虎狼之秦一向有通三川二周而霸天下之心,秦国毁盟如潮汐反复,大王亦且不可能不知,韩国盟秦只为一时自保无异于自取灭亡。函谷一战、修鱼一战,韩人平添孤寡无数,大王与秦修好,韩人寒心呐,没有了人心韩国危矣,韩不能盟秦,唯战秦尔!外臣不解的是韩王知不可盟又何故而盟秦呢?”

    “不盟秦莫非战秦?”韩王喝道:“五国伐秦以来,我儿惨死,十数万韩卒成为秦剑下亡魂,寡人都比谁都想战秦,然韩国不能战了!”

    “韩国能战!”陈轸拱手一礼,拔高音量坚定的说道。

    “何以然?”韩王凝视着他。

    “韩人上下同仇敌忾,韩人不畏死,只要韩人尚存一男丁就是上阵的甲士,韩人皆力主战秦以雪耻,士气旺盛,此为其一;其二,楚国愿与韩重修盟好,合纵抗秦!”

    “什么?”韩王脱口而出,但很快又收敛了神色,陈轸一动不动,此时此刻韩廷群臣皆议论纷纷,片刻之后调整了情绪的韩王淡淡的说道:“楚国与三晋历来恩怨重重,楚国才占了我韩国新城一郡,依寡人之见,你楚国怕是恨不得现在就能大军压境,兵临新郑城下,灭我韩国,与韩重修盟好,说出去谁信?”

    “韩王说笑了!”陈轸笑道:“楚为以示盟韩修好之心,我王特命代外臣把新城一郡拱手归还韩国。”

    “什么?”韩王又是脱口而出,这一次神色都没有收敛了,陈轸心中一笑却并未表露出来,抬手一挥,随从旋即奉上一锦国书,韩王的眼睛立刻就盯着了,陈轸捧着国书而面王,韩廷宫侍立刻接过国书便奉给韩王过目。

    果然不假,楚国真的要把新城一郡归还韩国。

    这下,韩王犹豫了,陈轸见状又说道:“大王,秦国不仅是韩国之忧,秦亦有谋楚之心,也是楚国之忧啊,秦国至今占领着楚国商於祖地未曾归还,常言道,同欲者相憎,同忧者相亲啊,大王明鉴!”

    韩王轻咳了一下,问道:“楚国当真愿盟韩伐秦?”

    陈轸当下斩钉截铁的说道:“韩国只要与秦断交而盟楚,楚国则一路武关直通咸阳,一路函谷与韩军汇合!目下楚国已经向南阳增兵,只等大王决断,则可发兵迫境!”

    昔日公孙衍之计策是盟秦伐楚夺回楚占韩国新城一郡之后便与民休息,现在楚国直接把新城拱手相送,以示修好之心,还愿意与韩共同伐秦,再为了以示抗秦之心都已经开始调兵准备与韩合兵,韩王意动了,“先生所言不假,所谓同忧者相亲,虎狼秦患是韩楚两国共患,寡人亦是同仇敌忾。”

    “那大王的意思是……”陈轸带着试探性的口吻问道。

    “陈轸听诏!”韩王忽然说道。陈轸心中微愣,但也很快听诏:“臣在……”

    “寡人拜你为相,韩楚修好,共伐恶秦!”韩王说道。显然,韩王是想要把陈轸强留韩国,此举说明韩王不太蠢,不过终究是带了个蠢字。

    “谢王上——!”陈轸先是应允,于是又说道:“启禀我王,韩国收复新城一郡,户籍未交,此事还需臣处理。”

    这事情还真得要趁着来办,韩王犹豫了片刻便准了,只是韩王却没有料到,陈轸这是要跑路了!

    ……

    秦咸阳宫,秦廷。

    一个带甲斥候飞快的进入大殿,“启禀大王,韩军出兵攻打秦国,目下大军已兵出宜阳迫境而来!”

    “什么?方才结盟,反手便毁盟攻我?小小韩国如此猖狂!”

    “王上,韩国这是戏耍我大秦,请发兵吧!”

    “惟秦剑饮血三川,韩国才会老实!”

    “是可忍孰不可忍,发兵吧大王!”

    秦廷刷的一下瞬间便炸开了锅,唯有张仪、樗里疾、司马错三个还算淡定。

    秦王面色顿时僵硬了,没有人察觉到那么一瞬间,赢驷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就在这时,又一来报者入殿中,“禀报大王,韩使来见!”

    “宣——!”秦王一动不动,平静的说道。

    末了,韩国使臣在秦廷文武群臣的怒视下进了大殿,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这个韩使臣已经被群臣给活吞了,只见他捧着一份书简而道:“外臣拜见秦王,恭请秦王接韩国战书!”

    宫侍奉上战书,秦王接过来看都不看一眼,轻轻放于案几,始终凝视着韩使的目光顿时一笑:“韩王能如此兴致,寡人绝不扫兴,这份战术秦国接下了!”

    “外臣告辞!”韩使一拜便准备离去,却被张仪拦住了。慢悠悠的踱步而走,旋即淡淡的笑道:“本相似乎记得不久前便是贵使来秦修盟的,数日一别方才多久啊,而今如此,当真有趣,天下人都说秦国毁盟如潮汐反复,依本相之见,韩国可以夺魁啊,三晋之流,果然是朝秦暮楚之辈,天下之人诚不欺我啊!”

    “既已下战书,秦相无需多言。”韩使臣说罢便要离去。

    张仪忽然横手拦截,怒道:“韩欲毁盟伐战,出兵便是,何须下战书多此一举?依我之见,无非就是想要告诉天下人,韩国死了十几万还有不怕死的人,还要死个十万八万,顺带拉其他一同与韩赴死,韩国想要聚众壮胆,楚国还不够,还想要拉上更多人,再来个五国伐秦,秦可以第一次败五国之兵,也可以有第二次!”

    “告辞——!”韩使臣不想与暴走状态的张仪争口舌,自知争不过。

    张仪吐着口沫星子一路跟着而说到:“回去之后告诉韩王,目下绝无一国敢主动伐秦,然韩王定以为楚国会!哈哈哈……楚若敢伐秦便早已动手,何须与秦国陈兵对峙今日?这明摆着是楚国使诈,要坑韩国……韩王还不知道自己被楚当作了一枚棋子!!!”大笑的张仪长呼吸了一口气,说道:“韩王若是有点脑子,就不会上当,请吧——!”

    “告辞——!”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