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06章 犀首为韩献最后一策@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初夏之际,风调雨顺的韩国正直艳阳高照,韩都新郑晴空万里。

    犀首公孙衍策马入城,与其同行的是一满载粮草军械重器的队伍浩浩荡荡不断驶入韩都城新郑,赫然便是卫峥送来的一份“大礼”,此刻不断进入韩国都城的粮草器械只是卫峥这份大礼的一部分,属于韩国的这一份公孙衍亲自带到了新郑,而另一部分也亲自送到了魏王手中。

    魏王不但欣然笑纳,更大喜之际对犀首感激不尽,却不知道收下这份“大礼”的那一刻,魏国已经半只脚迈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犀首已然归心卫国,现在是身在韩都心在卫了。

    一入新郑,韩王得知公孙衍为他带来了一批丰盛的粮草辎重,为此高兴万分。

    韩王宫。

    与韩王因为得到一批急缺的粮草器械而高兴有所不同的是,次座的公孙衍却并不太高兴。

    “犀首为何如此闷闷不乐?”韩王诧异的问道。

    “王上真要打算与秦开战吗?”公孙衍拱手而道,虽然心已归卫,但此刻终究仍是韩臣,纵横策士虽然被天下人不齿,因为他们是“势利之徒”,毫无忠心可言,实际上并非如此,纵横家虽然飘忽不定,今日事这国,明日也许就与敌国谋,确实不假,但纵横家们事一国便会终于一国而为其谋国利也是不假。

    犀首知道伐秦韩国必败,不想让韩国做无畏的牺牲,虽然准备辞官而别,但如今还是韩臣,就得为韩国谋,古人讲气节,必先公而后私,纵使心以在卫国也不会改变原则。

    “犀首为何出此言?”韩王听到这样的言论和带着悲观的语气是从公孙衍口中而出,实在太出乎意料:“伐秦不是犀首一直以来所期盼的吗?”

    “王上容禀!”公孙衍了无振气的拱手,喟然而道:“臣数日前与魏王见了一面,大致已经猜测魏王怕是无合纵伐秦之意了,齐国自诩东方第一强国,与秦并强却难堪大任,瞻前顾后而不愿出兵伐战。”

    “那依先生之意,与秦开战便只有韩国一国了?独韩以伐秦,韩国能战否?韩能胜否?”韩王略有慌乱却故作镇静的说道,但却瞒不过公孙衍敏锐的眼睛,心下唯有苦笑长叹,韩王、魏王的确与卫峥这样的雄主相差不知几千里啊。

    “尚未开战,结果已定,韩国必败!”公孙衍摇头苦笑,片刻之后又道:“韩国万不能独战强秦,一战必败进而大伤元气,韩国危矣!”

    “那韩国该当如何?”这下韩王真慌了。

    “为今之计,只能与秦修好。”公孙衍说道,这也算是为韩国最后保存一丝苟延残喘之力,也是最后为韩献一策,犀首当然知道秦、韩开战是对卫国有利的,但此刻为韩臣,他不得不这么做。也明白卫峥即便知道了也不会责难于他,心下不由得对卫峥道了一声愧疚。

    韩王一听却是大怒:“函谷关一战秦斩首我五万韩卒,修鱼一战又损八万二千韩卒,与秦修好?寡人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偌大一国,王上不能意气用事啊,韩国不能独战强秦,战必败而动摇国本,韩国就要完了!”公孙衍微微拔高了音量。

    “唉……”韩王终是一叹,摇了摇头略感无力的转头看向了犀首,问:“韩主动修好,秦未必会受之。”

    “秦国一定接受。”公孙衍斩钉截铁的说道。

    “何以见得?”韩王一听不由带着期希之色看向了犀首,谁也不想做亡国之君。

    “王上容禀。目下秦楚因巴蜀之争而剑拔弩张,相互对峙。韩至今未能伐秦是在等齐国出兵以合纵,无奈合纵破灭;秦国却没有道理容韩挑衅至今而不出战,为何?因为秦楚目下相互对峙,秦若攻韩,则必分兵,于是国力不弱于秦国的楚国就会乘虚而入,秦便会面临两线作战,所以韩国虽叫战伐秦报仇却隐忍至今未主动出兵开战,虎狼之秦也绝不会主动伐战而使己方置于险境。”

    公孙衍显然对局势看的很明了,要不是有来自楚国这个不弱于秦国国力的强国带来的压力,怎能容许韩国嚣张?否则以虎狼强秦的性子早就出兵三川伐韩了,之所以至今按兵不动是担心陷入两线作战的局面,能扛住还好,扛不住秦国就会出大事,只要有一线失利就可能导致合纵攻秦再次发生,所以秦国不敢赌,不到万不得,能忍则忍。

    “所以,王上若是主动与秦修好,那是秦国求之不得,与秦修好便盟秦伐楚,夺回楚国所占韩国南境新城一郡,王上在与民休养,如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养精蓄锐,如此国能存矣。”

    犀首如此一说,韩王连连点头,这也是公孙衍最后一次为韩国谋了,站在韩国的角度,这样的策略既能保证避免秦韩战端,又能有极大的机会夺回韩国失地,目下局势只有这样是对韩国最好的选择,但韩王采不采纳就不是公孙衍能左右的了。

    “好,依犀首之意便是,与秦修好。”韩王当即拍板,不再犹豫。

    “王上,臣此次还有一事。”公孙衍又说道。

    “但说无妨!”韩王俯首饮酒一樽,笑道。

    公孙衍犹豫了一会儿,终是说道:“臣此次入宫也是向王上辞官,恳请王上准许。”

    韩王一听顿时放下青铜酒杯发出“哐”的一声,瞪大了眼睛看向了对方:“什么?犀首为何要离寡人而去?可是韩国或寡人有何处怠慢了?”

    “王上误会了!”

    “既如此,为何请辞而别?”

    “世人皆知,公孙衍以抗秦大业为毕生宏愿,韩与秦修好,衍从此再无国策献于王上。”

    “先生要去哪一国?”韩王问道,语气已改称“先生”,抗秦这一点韩王知道,所以才用他,而此刻也知道公孙衍已经无心事韩。

    “卫!”

    “准——!”

    难怪卫国会送韩国一份如此厚礼?此刻的韩王自认为卫国之主是想要公孙衍,所以才会送此大礼,加上犀首还在最后为韩献上一策,如此一来韩王也不好不放人了。

    只是,韩王不知道卫峥此举也许有这一层意思,但最重要的是为了攻打魏梁而给魏王下的圈套。

    秦、韩、魏合兵伐楚,这本就是卫峥想要看到的结果。公孙衍献此一策的初衷是为了回报与韩王君臣一场的情分,却无意中也帮了卫国一个天大的忙。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