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02章 公孙衍求见@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苏秦离开齐国而佐士燕国,这让齐国大怒,尤其是还为此在天下人面前丢了面子的齐宣王从此耿耿于怀,尽管对苏秦去了燕国的事情怒不可制,但还有个更可恶的秦国,如果不是秦国从中挑唆,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随着时间的推移,消息传播了出去,远在韩国为相的公孙衍听到齐王遭秦蛊惑错失苏秦,齐王为此大怒,秦国就这样得罪了齐国,这让犀首很是意外,秦惹怒齐国现在又与楚国在汉中蜀地陈兵对峙。

    犀首看到了合纵攻秦的时机又到了。

    这天下没安生多久便再起风云。

    卫国,朝歌。

    今日朝会,卫峥例行上朝,右丞相剧辛、百司长璟仓还有谋士苏代均在朝堂之上。

    “启禀君上,名士公孙衍先生求见!”来报的老内侍躬身而道。

    “犀首来朝歌了?”卫峥倍感吃惊的说道,旋即抬了抬手,道:“快快有请,寡人可不能落了个怠慢名士的恶名!”

    心下却飞快的思量着,公孙衍跑到自家底盘来到底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且慢——!”就在这时,璟仓出列拱手而道:“启奏君上,臣有话要说。”

    “说!”卫峥干脆利落,璟仓已经成为了卫国有名的谏臣,让人羡慕嫉妒的是这百司长最喜欢跟君上作对,就像楚国的左徒屈原一样,但又却深得国主赏识。

    卫国庙堂上的群臣纷纷把目光落在了璟仓身上,只见他拱手躬身礼闭而说道:“君上,臣以为还是不见公孙衍的好!”

    “何解?”卫峥愣道,这璟仓又要怼上了?有点意思!

    “公孙衍此人,我卫国万万不能容之,更不能留之,容之留之必误国累国,臣恳请君上将此人打发走了便是。”璟仓说道。

    卫峥笑了,道:“纵横者流,犀首大才也,战能统兵,谋能定国,璟卿言之不堪,恐有偏见吧。”

    璟仓放下了双手,站在庙堂上继续回应道:“君上一笺‘招贤令’网罗天下名士,我卫国庙堂人才济济,臣并非想逞口舌之利,更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乃公孙衍这等说客以国之重器而报私仇的危士有太多前车之鉴,不得不防啊。”

    “何以然?”卫峥问道。

    璟仓再而拜礼,于是便说道:“公孙衍本为魏国人,助秦夺河西重地而拜秦大上造,张仪入秦而失势转归母国,便鼓吹合纵伐秦,实乃公报私仇尔,三晋受其蛊惑而惨遭大败,河西雕阴一战魏将士折损八万,合纵伐秦,函谷关一战三晋合兵又损十万,修鱼一战韩又损八万,便是二十六万呐,受其蛊惑之三晋几乎流尽了血,公孙衍在魏国丢了官又厚着脸皮去韩国要官,目下来我卫国定是不怀好意,欲惑我主,昔日公孙衍想把我卫国也拉下水,我主英明,未受其惑,故免遭此难。君上既知道公孙衍这等说客乃祸害社稷之乱臣,为何还要见他呢?”

    “寡人不在乎,三晋者流,去赵王赵雍,当今韩王、魏王皆酒囊饭袋两个,寡人不屑。”卫峥淡淡的说道。

    “可君上想过没有,公孙衍鼓吹之合纵其意谋,虽首要伐秦,秦灭,便调转兵锋攻打齐国、楚国,三晋正是受其蛊惑而使其遂愿,结果惨败,兵挫地削。楚与三晋历来宿愿难消,楚国旬日不久便伐韩国,得了新城一郡,楚国知道会做何感想?秦国就更不用说了,还有齐国?君上要见公孙衍,齐、楚、秦三国会作何感想?”说到这里,璟仓躬身一拜,道:“此等不祥之人不见为好,望君上三思!”

    “哈哈哈……”卫峥朗声一笑,声音响彻大殿:“大争之世,敌友只在转瞬之间,景卿忧国,寡人甚慰。然卿之忧虑不足道也,楚国大军目下与秦国在汉中蜀地对峙,又伐韩国,根本腾不出手来伐我卫国。”

    “况且敌若伐国,卫国敢战亦能胜!”卫峥自信的说道,显然与三晋害怕三强相比,卫峥却不怕,又道:“至于秦国,秦已然有忌我之心欲伐我,福兮祸兮,是福是祸都躲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此话一出让苏代等人精神大振,无疑振奋士气,卫峥继续言道:“齐国?齐国刚刚负我,失去了一旷世大才,难道还想要再失去一个战国铁杆盟友?齐国庙堂还是有明白人的,璟卿以为犀首,见还是不见?”

    “君上定夺便是!”璟仓无话可说,旋即拱手一礼便退去一边。

    “宣!”卫峥干脆利落的说道。

    “宣公孙衍觐见——!”

    卫峥兴致使然的面朝大殿正前方,不一会儿,公孙衍小步快走而入,来到殿中便拱手长身一躬,礼道:“公孙衍拜见卫侯!”

    于殿上政委禁坐的卫峥不动声色的说道:“先生免礼,寡人记得上一次与犀首一见还是九年以前五国相王,六国会盟东都的时候了吧,啊?”

    “卫侯好记性,确实九年了!”公孙衍说道。

    “不知犀首此行意欲何为?”卫峥笑的和颜悦色,很是的客气的说道。

    “合纵伐秦!”公孙衍没有任何拐弯抹角,直入正题。

    此话一出,卫国庙堂的群臣百官顿时议论纷纷,本就不对付的璟仓当即出列带着讥讽语气质问道:“当真可笑,公孙先生四年前伐秦之战大败而归,而今如此,还敢言战?”

    “初战落败,应当再战!”站立在殿中的公孙衍一动不动,面朝卫峥而说道。

    璟仓怒极反笑,道:“这就更可笑了,你公孙衍把三晋的血流干了、耗尽了、打完了,就想拿我卫国开刀?我主上次未曾受尔之蛊惑,今此也绝不会受你之惑言,此路不通,先生还是去别国碰碰运气吧,比如燕国,哼!”

    “三晋还没有完,只要一息尚存便可再战。”公孙衍气势昂扬的说道。

    “既如此,先生在韩国发兵便是,来我卫国做什么?”璟仓冷笑道。

    “合三晋之兵,再盟卫、齐、楚,御共敌之虎狼秦国!”公孙衍清晰明了的说道。

    “据我所知,楚国刚刚夺了韩国三百里地,韩王忍得下这口气?”璟仓又问。

    “国都要灭了,三百里地与一国,敢问上大夫孰轻孰重?”公孙衍首次面向了璟仓,问道。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