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00章 苏秦事燕@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齐王后悔和懊恼苏秦的不辞而别,这一离去齐国国相之位便空了出来,显然偌大的强齐不能没有国相,齐王在物色人选的时候立刻想到了孟尝君田文,能够第一时间想到田文还要得益于苏秦的夸耀,齐王记得苏秦曾经对孟尝君田文的评价非常之高,言之乃出将入相之大才也。

    苏秦离开齐国,齐王最终把相印交给了孟尝君田文,由其接替苏秦的位置成为齐国之相。

    而苏秦本人在离开齐国之后便一路北上燕国。

    燕王欲招揽天下贤才而置黄金台千金买骨的事迹早已经传遍列国,中原士子纷至沓来,苏秦和他们一样也进入了燕国之地,和列国士子一入燕地便直奔蓟城去燕王那里求个一官半职不同的是,苏秦入燕之后选择遍访燕境,亲自游列燕国的各大重镇体察燕国民情们,这是为了后面见到燕王时的一些准备。

    苏秦何许人也,寻常士子岂能与之比肩?

    衣衫褴褛苦访燕地三个月后方才入了蓟城。

    这一日,正值燕国朝会之际,只见宫中老内侍匆匆来报:“启禀大王,名士苏秦求见!”

    “可是曾任齐国之相的那位苏秦?”位列群臣之首的郭隗老先生连忙问道,但闻老内侍回道:“回太师,正是!”

    郭隗老先生大喜不已的面转燕王而道:“恭喜我王,如此大才名士入我燕国,我王切莫怠慢了苏秦,务必要留下他事王助燕啊!”

    燕昭王此刻欣喜的应声而起,连忙小步快走的离开王座朝着殿外而去,一时间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苏秦竟然来到了燕国,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结果,三个月前名相苏秦离开齐廷早已传遍天下,天下士子都在惋叹苏秦于齐功败垂成而黯然离去之事,三个月以来一时间竟是销声匿迹了。

    没想到如此大才竟然突现燕国,让燕昭王喜不自胜的是苏秦原本是齐国之相,齐国错失如此大才,燕昭王没有理由不高兴,而齐王错失的大才却来到了燕国,这更加让他高兴万分。

    “苏秦见过燕王!”身在殿外的苏秦也倍感意外,本来静等燕王召见却没想到王亲自前来迎接。

    “先生入燕,当真是喜从天降啊,先生请入偏殿再说。”燕王喜不自胜的说道,揽着对方的手臂入殿,可见其重视之心,没办法,苏秦之名远播天下,这是与秦相张仪比肩的大才,名声在外,去了任何一国,国君都不能怠慢,燕王从来没有想过这般拥有经天纬地之才的名士会离开齐国而入燕国。

    怎能不高兴。

    一时间,燕王直接散了朝会把苏秦请到偏殿,自此喜色不减,又急不可耐的说道:“先生入破燕,若能佐士燕国,寡人必以客礼待之!”

    此话一出倒是让苏秦受宠若惊了,燕王欲以客礼而待,苏秦事燕,燕王这是不把他当作臣子来对待,而是以王的尊贵客人来看待,这份礼遇不可不谓不重。

    燕昭王太渴望人才了,一个张仪事秦、一个苏秦事齐国,两国东西并强,而今苏秦离齐,这对齐国而是一种巨大的损失,纵横者流,所在国重,所去国轻,燕王很清楚眼前这位名士的才华。

    “燕王不可,苏秦仓皇离齐,惶惶犹若丧家之犬,何德何能岂敢受以王之客礼!”苏秦连忙推脱的说道。

    “先生胸腹经天纬地之才,岂是无德无能之辈?先生不要推脱了!”燕王诚恳无比的说道。

    但苏秦仍旧再三推让,燕王许诺受以客礼而待,人家把你当国宾对待,那也不能坦然受之,身为鬼谷一派深得捭阖之术的苏秦自然深谙人情世故,方今天下虽说是一个礼坏乐崩的的时代,但还是要恪守君臣之礼的,所以百般推让,连连声称受之有愧。

    苏秦很清楚,燕王对他以客礼而待那是高看他,可自己不能因为燕王的高看就坦然受之,这就太不会做人了。

    然而苏秦百般推让,但求贤若渴的燕昭王却并非是礼节性的推崇,而是真心实意的就想这么对待苏秦,后者再三推让之际也发现了燕王的诚恳,心下不由得感慨万千,燕国新君果然贤明,也难怪天下名士开始不远千里纷至沓燕而来。

    “先生可愿助我?”燕王迫不及待的问道,双眼带着期待和忐忑,深怕这样的大才就此错失。

    “燕王之贤明,在下感佩!”苏秦说着拱手一礼,又补充道:“燕王盛情,苏秦难却,然苏秦原为齐国之臣,今而入燕得王之盛情,苏秦无以为报,遂委质为臣,以示其诚!”

    “好好好!”燕昭王大喜,委质为臣,这是要以书面保证以示宣布效忠燕王,佐士燕国,从此甘愿做燕国的臣子了。

    本以为苏秦这样的大才不愿委身破燕之国,实在是惊喜连连。

    苏秦委质为臣,燕王也不能怠慢,当下便道:“先生事燕,姬职许以先生上卿之礼,掌燕国相印,统领国政!”

    “臣,谢我王!”苏秦旋即拜首而道。

    入燕三月,初见燕王便被拜为国相,以苏秦当下的名望,燕国群臣也无以不服,别人出入齐国之相已久,做燕国之相没有人不服。

    燕王得此大才辅国,而齐国却污蔑一位大才促使其离国而被燕国所得,这是燕王即位以来头一回如此高兴,大喜之余忍不住问道:“天下云,仪、秦、衍纵横者流,所在国重,所去国轻,寡人闻相国乃纵横者流,但却不知何为纵横之学?”

    “我王容禀!”苏秦见燕王此问,旋即振作精神,道:“纵横之学,乃争霸天下之术,臣所得孙膑绝学乃鬼谷传承,谓之捭阖之术,经天纬地,匡盛霸业,臣既效命我王,定当倾尽毕生之学助我王遂志!”

    “寡人继燕国大位,山河涂炭皆为齐国所致,寡人毕生之愿必报此仇……”燕王悠然长叹便真挚的看向了苏秦,问道:“先生教我——!”

    燕王问计,这是在苏秦预料之中,为此花了三个月的时间遍访燕国便是为了回答燕王此问,更对列国的局势了解的透彻,对天下形势的了解程度也远在燕王之上,加上遍访燕国深入了解燕国的实际情况,这些准备足以让他对答如流。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